乱炖

  • 乱炖

     淋湿的风 更新于 4 年, 7 月 前 1 成员 · 1 发布
  • 淋湿的风

    会员
    2016/02/05在22:07
    0 信用
    10 教钻
    8 学币

    走出单位大门,迎面看到16路从中山路拐到步行街上,停在单位门口的对面。
    阳光灿灿,小风拂过,干爽的感觉,让人舒适。
    秋天了。
    想起来,公交公司为了缓解主要干道的压力,这个月开始把中山路上原有的10路车减至6路。
    怪不得16路跑这儿来了。越来越方便了。
    世事在变。悄无声息或者惊天动地。
    怎么独独单位拆迁的事儿停滞不前。

    小女去军训了,昨天走的。老公还要一小时左右才能到家。
    我决定,先不回家。去图书大厦。
    兰小龙的《零号特工》让我最迫不及待,再有就是《欲说》,连续半年了总是借满,垂延已滴,滴了又滴。
    结果不出所料:《零号》因为是新书,机子里没有码,沐童的那本新书也是如此;梁晓声的又是借满;《元红》因为机子里的价格和实际价格不符不能借……
    《三岔口》是周德东去年的作品,早被李少红拍成了电影《门》。
    李少红也是我喜欢的导演。
    但是因为左上角的“773恐怖系列”,我一直不敢拜读。
    我胆小。小的很。
    从图书大厦出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三岔口》。
    地面湿湿的,一场雷阵雨被我错过。
    恍然知道:原来手里如果没有一本书可读的话,那境况比看恐怖故事还要恐怖。

    雨后初晴的傍晚街道熙熙攘攘。
    车拐到四中路上之后,陡然增加了从校园涌出的一群又一片,变得挤挤挨挨。
    那些各个短发齐耳的小女生,一看就知道是初一的新生。
    刚刚军训回来,露在迷彩T恤外面的胳膊、脖子和脸黑得耀眼。
    想起昨天下午去军训的小家伙,现在干什么呢?
    在操场列队?在食堂吃饭?在和同学嘻闹?还是在想我?
    小家伙走的时候说要带上我的照片。
    我说就那么几天,你发什么妖精。
    小家伙说:我走了你肯定不想我,恨不得我永远不回来烦你。
    我说:对啊。你怎么这么了解我。
    小家伙恨恨的:臭妈妈!

    到家,老公已经回来。
    我突然说:赶快吃饭。吃完饭去看看那个跟屁虫!
    老公看着我:就这么几天,你发什么妖精!
    不去就不去。
    我做饭。
    西红柿、茄子、南瓜、青椒、扁豆、白菜和土豆,再加上蘑菇和豆泡,做个乱炖,营养又省事。
    乱炖是道典型的东北菜,在天津上学的时候,偶尔逃离食堂改善伙食,和“小四平”吃的最多的就是东北乱炖,好吃又实惠。
    红黄绿蓝的端上桌,鲜艳且入味。
    原来,日子是天边的虹。

登录 回复。

原始帖
00 文章 2018 年 6 月
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