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总有温暖的那些个

有个朋友,认识时,我还是个翩翩少年(少女),推开ta家大门,一汪清泉般的眼神,无邪的笑容,羞涩的表情,铭刻成为ta眼里的永恒温暖,每每念及,都像道永不消逝的青春美景,成为一道按钮,链接了ta我的韶华,回忆起来,除了美丽还是美丽,定格成一幅作品,画作般欣赏,千金难买。

每次这样描述,我都打趣,怪ta多情。多年来,在ta的每次描述里,我也一次次重回当日光景,说多了,就信了,当年的自己,有多傻冒,就有多青春;有多二楞,就有多清纯(尽管外貌并看不出来);有多羞涩,就有多真诚。

这样的朋友,很珍贵,不管男女,值得珍惜。我们有过午后的详谈,也有过彻夜的闲聊,走过风云,ta们各奔前景,大家各自安好,值得欣慰。

昨天有个朋友安慰我说:你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这是你最核心的价值。我在彷徨无助中默念:在如今这个社会,这算是可称道的价值吗?

尽管疑虑,我仍旧无路可选,只会沿路踏歌而行,因为这些年来,走在自己的路途上,不算轻松自在,倒也一帆风顺,其他的路子,没想过,没试过,更没认真思考过。

那些指望我这翩翩少女奏出精彩的朋友们,不一定站在身边,但回头看看,就能触摸,走着走着,就能听到鼓励的呼喊,感动得我快泪洒今晚。

我很少会在面对困难压力的时候哭泣,一般都会默默承受,为此被很多朋友诟病,认为我不会求助,大大的傻缺一枚。大多数的眼泪,我留给了委屈和感动:每当我觉得被辜负被背叛的时候,眼泪就如滔滔江水,不眠不休,昼夜脆弱,一呼即破,奔撒而出;每当我感受到被支持、鼓励和理解的时候,眼泪就更像决堤的江水,势不可挡,缠缠绵绵一整天,似乎吹弹可破,一点既奔。

近来,我常常感觉到泪水似乎一呼即出,需要很大的意志才能喝退。我不太喜欢当众泪洒的自己,貌似潇洒不羁才与我相衬,但是,一旦情感泛滥,确实势不可挡,泪绝成堤。我老以为这是长不大的自己,看着羞愧,想着羞惭,却不想,在有些人眼里,这样的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就如当初的那个少年(少女),即使饱经风霜,依然往昔模样,看着宠爱,忍不住摸摸头发给点爱。

前天中午,跟着几个朋友边吃边聊,午后咖啡也来了一波儿。等待咖啡的间隙,我闭着双眼就熟睡,身边朋友不忍叫醒缺觉的小孩,待我自个儿清醒。看着ta们眼里残留的怜爱,我竟然眼眶湿润,差点掉下眼泪来。

我想,在任何年纪,遇到理解和怜爱都是种幸运,且不管精彩,至少心中有爱,走得充满希望。

很多人说我:你就是个容易被忽悠的大傻冒,永远学不会世俗的标准,总存在被利用的嫌疑。

我也恨,这样不能长进的自己,这样视情如命,义无反顾的自己。但是,如果生命之歌只剩利益捆绑,只留树倒猢狲,我是不是真的能活出精彩?

我们每个人每一刻,都在被检验,检验着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无怨无悔, 衡量着自己的价值有没被低估。这真是好的活法吗?这么多年来,我并不后悔,认识的那些人,做过的那些事,走过的那些路。

关乎未来,我心里有底,即使现在泪流满脸,我依旧愿意相信自己;更遑论,那些低头怜爱着我的大小朋友。只要此刻下刻精彩,一生下来,我就没多少遗憾可供拆解,过了时日,我无怨无悔,没辜负青春,没蹉跎岁月,有脸去见钢铁炼成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