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厚重的过往也只适合挂墙上

有人伤春,有人悲秋,有人不悲不伤,春不春秋不秋,都是一辈子。

春天我会念故里、秋日我会思北京、冬季我则躲躲藏藏,只有夏季是轻巧又斑斓的,让我乖乖活在当季里,踏实走在日子中。大概因为夏天是我的幸运季,不管是发奋图强的读书时节,还是昼夜不息的工作岁月,好的事情大都发生在夏天。

天气晴朗,有风无雨晒太阳,我就常在夏日出来走走,大都会回望来路,反刍风景里的故事,念起最初的梦想。轻巧的就开心着幸福,偏离的就细心扳回轨道。这让我洗礼着心灵,审视着过着的日子,是不是最初的梦想,是不是自己喜欢的模样。

每次行走都会感慨良多。就像刚离开北京的那几年,秋风起时,呆站在地铁口上,仰望着地王大厦纤长的身影,痴痴的绝望着希望,有心无力的修补着渴望。一年年重复,一次次添补,显得那样沉重不可撼动,那样真实不可忽视,以为那样就是一辈子。现在才发现,原来一辈子很长,长的不管多么厚重的过往都会变成一幅画像,只适合挂墙上。

偶尔代入故事,侧耳倾听着也弄不清当年的呐喊声响。年代越久远,越模糊不真实,以至于不得不怀疑那些痛彻心扉是不是演出来的一场场闹剧。

多少人在劝导着对方:时间会抚平一切,顺便治愈所有伤口。很少有人会加多一句:时间也会钝化感觉,封锁住敏锐真实。那样,你不会再容易流泪,也不会再容易激动,更不会再容易伤感。你可能会活成大部分人期望的模样,因为那样就不用精疲力竭的与整个世界作战。只是,你也可能失去了自己,变得不那么容易一眼被识别、一次被定型。

被旁人提醒着衣服穿得符合身份,头发修剪得适合年龄,原来会让我这么悲伤。遵循着教导,我竟然发现活在了框架里,贴在了门脸上,被封印的洪荒之力怕是无法再开启重放。

这么沉重的真实,总有一天也只适合挂墙上。于是,一步步行走在来路上,贪婪呼吸着似乎从没变化过的空气中的味道。

不悲不伤,我们携着或轻巧或滞重的躯体,行走在另一条注定会定格成画像的道路上。求时间慢一点把一辈子拉长。活得很好。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