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还能在红尘打滚

商务车停在广州一个叫GOGO的商场外,车窗外下着大雨。隔着玻璃和雨水,我拍下一张模糊得看不清楚外面世界的照片。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招聘会,真不适应。不由得忆起上周的一场小面试……

女孩看起来很小,装起来却很老。从自我介绍开始就“轻言细语式的优雅”,听得我整张毛孔都酥酥哒。我留意起她的第二份工作,某身心灵工作坊,她待了十个月。难怪了,经过身心灵磨练的人,说话动作那都贼修身养性的。第一个特点是,慢,慢得让人恼火。第二个特点是绕,绕得让人暴力。耐着性子,我等姑娘说完,最后听得她几声轻笑,双目似水看着我,柔声道:“我已分享完毕,您有需要探讨的可以提问。”

回过神来,我看着26岁的她,自问当年的自己都做不到这样不愠不火,风雨不浸……瞧那小手一摆的恰到好处,咱可得在舞蹈室里学上个两三月吧?

这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呢?“请问你是什么星座的?”带着笑意,我看着她心灵的窗户突然发问。那是双轻柔得善良的眼睛。这个问题似乎惊着了她,恍惚了几秒她缓缓作答:“什么……哦,我是白羊座的。”继续礼貌的微笑,看起来依旧得体,毫无破绽。

“哦?你不太白羊啊?她们直率而单纯,少见你这样的克制。”我声音不大,笑得却很饱满……

“是啊,白羊很冲动的……”看得出来,她依然错愕,还措手不及,但似乎开心起来,笑意在她嘴角浮开,越来越大,绕着大圈,荡漾开去。

我很满意看到这种荡漾。“过往工作中,哪段历程最深刻?”我往后一靠,抬起双腿,旋着椅背,想听她的故事……

“某身心灵的工作对我影响很大。因为它让我知道了接纳和包容,了解了职场的基本规则……”

“为什么离开它?”我越来越感兴趣。

“因为我的阅历不够,它所主张的东西我越来越不能理解……”

“可以说详细一点吗?”我笑吟吟的继续问。

“我觉得我能学到很多说话的方式,礼仪和动作,但是我理解不了……”

“也无法做到,是吗?”

“是的,我觉得很虚……”

“你心里很想打滚,滚到红尘里恶狠狠的挣扎几下,哪怕被摔也值得,是吧?”

“是的是的,我需要真正的体验,去经历一些事情……”

“嗯,你不想旁观,只想参与。”

“是的,我觉得只是站着看看,学到的只是表面……”

“但实际上你的内心在克制,即使那些礼貌的仪态,也许有一天你都没法保证做到周正?”

“是的,内心冲动,外表却要得体……”

“你及时更换工作是对的。”

人生一世,哪能只做旁观的指点者呢?没有摸爬滚打,即使身在身心灵的作坊里,灵魂依然会哭泣。哪有什么修炼出来的宽容,全都是滚得头破血流后的教训。没有阅历,哪有包容?没有体验,哪有臣服?

我们还可以红尘里滚滚,真是种幸运。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