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争的狗尾巴草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 are a kid?

–Always like this.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藩。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而我却喜欢狗尾巴草。

你看它那么平凡,甚至做装饰都嫌丑,而且生长环境还那么糙,想要它做精致的植株,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

 想要观察它,就得走近它。 

和很多作物一样,它的种子经历过寒冬,在春天里顽强萌发,迅速生长。至于它的性格,刚好和动物世界的猫相反(不管你贫穷还是富贵 猫都不喜欢你) 。作为植物界里比较随和的一员,通常它总是生长在“男默女泪”的环境里,一般的荒野和无人区都会有它的身影,不知道这是孤芳自赏还是自甘堕落,反正我不想去理解。偶尔为了生存,它也抱团扎根在蔬果类种族的周围,干着“损人利己”的事,游手好闲的“杞人忧天”。

可是真的那么糟糕吗?对曰:并不。

如果非要找点思想人设来丰满,那低调和知耻应该算得上。和其他的那些精神世界不一样,不必说低头的向着大地的饱满麦穗,也不必说载着荣耀果实而转身谦卑的向日葵,狗尾巴草知道自己没什么有价值的闪光点,所以总是弯着腰埋着头静心生长,踏实的做着本分工作。

其实,它也很能拼。尽管出生卑微,还没个好名分,生长之地也十分感人,但正因有这些样子的条件,它会努力的活下来,大概是习惯了生活的总不如意吧。每当风雨来临,它总是不卑不亢的抓牢地面,靠着坚韧不拔的精神,直面着惨淡的洗礼。也许腰都折了,它还在和命运做着抗争,想尽力诠释生命的意义。没当遭遇不测风云的干旱,它的根也依然试着寻找突破,力求发现湿润的地方。同时,面对太阳的炙烤,它竭力保存着身体稀缺的水分,靠着活着的力量,与时间赛跑,坚信坚持就是胜利。综上两种情况,理性的分析主要得益于根茎的发达能力,若还有什么感情牌没出,那还剩面对害虫的侵袭做到了波澜不惊,面对酸碱土质的改变不甘堕落,这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狗坚强”。

记得有人说:“不争,争的才是全部”。这样的踩一捧一我现在都还没接受过来,仿佛字里行间的信息量在告诉我 越炫耀什么就越缺什么,那何不来个内心的简单拷问,有没有可能正因为自己没有,才会无厘头的觉得别人都在炫耀 都在争。算了 懒得在意这么多了。像它这样的野草,毫无骄傲与放纵可言,一副朴素透明的孤独样,从来没有多余的修饰,安静的看星空灿烂,心中却如画江山。肯定也有经历过失意的时候,但是从来不会拿自己的柔软去示弱,毕竟它可是了不起的顽主啊!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