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毛诗治要

增补毛诗治要

毛诗
  群书治要卷三
  

        周南

  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故用之鄕人焉。用之邦国焉。风。讽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衷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发。犹见也。声。谓宫商角征羽。声成文者。宫商上下相应也。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易俗。故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自诫。故曰风。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吿于神明者也。是谓四始。诗之至也。始者。王道兴衰之所由也。至于王道衰。礼义废。政教失。国异政。家殊俗。而变风变雅作矣。(以一至至也。本书在变雅作矣下。)周南邵南。正始之道。王化之基。是以关雎乐得淑女以配君子。忧在进贤。不婬其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是关雎之义也。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兴也。关关。和声也。雎鸠。王雎也。鸟挚而有别。后妃悦乐君子之德。无不和谐。又不淫其色。若雎鸠之有别焉。然后可以风化天下。夫妇有别。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敬。君臣敬则朝廷正。朝廷正则王化成也。窈窕淑女。君子好仇。窈窕。幽闲也。淑。善也。仇。逑也。后妃有关雎之德。是幽闲贞专之善女。宜为君子仇逑也。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荇。接荼也。流。求也。后妃有关雎之德。乃能供荇菜。备庶物。以事宗庙也。左右助之。言三夫人九嫔以下。皆乐后妃之事也。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寤。觉也。寐。寝也。言后妃觉寐则常求此贤女。欲与之共己职。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服。事也。求贤女而不得。觉寐则思己职事。当与谁共之也。悠哉悠哉。展转反侧。悠。思也。言己诚思之也。卧而不周曰展也。

 

  卷耳。后妃之志也。又当辅佐君子。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内有进贤之志。而无险诐私谒之心。朝夕思念。至于忧勤。谒。请也。

  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忧者之兴也。采采。事采之也。卷耳。苓耳也。倾筐。畚属也。易盈之器也。器之易盈而不盈者。志在辅佐君子。忧思深也。嗟我怀人。置彼周行。怀。思也。置。置也。行。列也。思君子官贤人。置之周之列位也。周之列位。谓朝廷之臣也。

 

  邵南
  甘棠。美邵伯也。邵伯之教。明于南国。邵伯。姬姓。名奭。作上公。为二伯。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邵伯所茇。蔽芾。小貌。甘棠。杜也。茇。草舍也。邵伯听男女之讼。不重烦劳百姓。止舍小棠之下而听断焉。国人被其德。悦其化。敬其树也
  何彼秾矣。美王姬也。虽则王姬。亦下嫁于诸侯。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雍之德。
  何彼秾矣。唐棣之华。兴也。秾。犹戎戎也。唐棣。栘也。云何乎彼戎戎者。乃栘之华。兴者。喻王姬颜色之美盛也。曷弗肃雍。王姬之车。肃。敬也。雍。和也。曷。何也。之。往也。何不敬和乎。王姬往乘车。言其嫁时始乘车则已敬和矣。

 

  鄁风
  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衞顷公时。仁人不遇。小人在侧。
  泛彼栢舟。亦泛其流。兴也。泛泛。流貌也。柏木所以宜为舟也。泛其流。不以济渡也。舟。载渡物也。今不用而与众物泛泛然具流水中。兴者。喻仁人之不用。与群小人并列。亦犹是也。耿耿不寐。如有隐忧。耿耿。犹儆儆也。隐。痛也。仁人既不遇。忧在见侵害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悄悄。忧貌也。愠。怒也。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闵。病也。

  谷风。刺夫妇失道也。衞人化其上。淫于新婚。而弃其旧室。夫妇离绝。国俗伤败焉。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兴也。习习。和舒之貌。东风言之谷风。阴阳和而谷风至。夫妇和则室家成也。黾勉同心。不宜有怒。言黾勉思与君子同心也。所以黾勉者。以为见谴怒非夫妇之宜也。采葑采菲。无以下体。葑。蕦也。菲。芴也。下体。根茎也。二菜皆上下可食。然而其根有美时。有恶时。采之者不可以根恶之时。并弃其叶。喻夫妇以礼义合。以颜色亲。亦不可以颜色衰而弃其相与之礼。德音莫违。及尔同死。莫。无也。及。与也。夫妇之言。无相违者。则可长相与处至死。颜色。斯须之有也。

 

  鄘风
  相鼠。刺无礼也。衞文公能正其群臣。而刺在位承先君之化无礼仪也。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相。视也。仪。威仪也。视鼠有皮。虽居高显之处。偷食苟得。不知廉耻。亦与人无威仪者同也。人而无仪。不死胡为。人以有威仪为贵。今反无之。伤化败俗。不如其死无所害也。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体。支体也。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干旄。美好善也。衞文公之臣子多好善。贤者乐告以善道也。贤者。时处士也。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孑孑。干旄貌。注旄于干首。大夫之旗也。浚。卫邑。时有建此旄来至浚之郊。卿大夫好善者也。素丝纰之。良马四之。纰。所以织组也。总纰于此。成文于彼。愿以素丝纰组之法御四马也。彼姝者子。何以畀之。姝。顺貌。畀。与。时贤者既悦此大夫有忠顺之德。又欲以善道与之。诚爱厚之至焉。

 

  卫风
  淇澳。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听规谏。以礼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诗。
  瞻彼淇澳。绿竹猗猗。兴也。猗猗。美貌也。武公质美德盛。有康叔之余烈也。有斐君子。如切如瑳。如琢如磨。斐。文章貌。治骨曰切。象曰瑳。玉曰琢。石曰磨。道其学而成也。听其规谏。以礼自修饰。如玉石之见琢磨。

  芄兰。刺惠公也。骄而无礼。大夫刺之。惠公以幼童即位。自谓有才能而骄慢于大臣。但习威仪。不知为政以礼也。
  芄兰之支。兴也。芄兰。草柔弱。恒延蔓于地。有所依缘则起。兴者。喻幼穉之君。任用大臣。乃能成其政也。童子佩觿。觿。所以解结。成人之佩也。人君治成人事。虽童子犹佩觿。以早成其德也。虽则佩觿。能不我知。此幼稚之君。虽佩觿焉。其才能实不如我众臣之所知为也。惠公自谓有才能而骄慢。所以见刺也。

 

  王风
  葛蔂。王族刺桓王也。周室道衰。弃其九族焉。
  绵绵葛蔂。在河之浒。水涯曰浒。葛也蔂也。生河之涯。得其润泽。以长而不绝。兴者。喻王之同姓。得王恩施以生长其子。终远兄弟。谓他人父。兄弟。族亲也。王寡于恩施。今以远弃族亲矣。是我以他人为己父也。

  采葛。惧谗也。桓王之时。政事不明。臣无大小。使出者则为谗人所毁。故惧之也。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兴也。葛所以为絺纮也。事虽小。一日不见于君。忧惧于谗矣。兴者以采葛喻臣。以小事使出者也。

 

  郑风
  风雨。思君子也。乱世则思君子。不改其度焉。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兴也。风且雨凄凄然。鸡犹守时而鸣喈喈然。兴者。喻君子虽居乱世。不改其节度也。既见君子。云胡不夷。夷。悦也。思而见之。云何不悦也。

  子衿。刺学校废也。乱世则学校不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青衿。青领。学子之所服。学子而具在学校之中。己留彼去。故随而思之。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嗣。续也。汝曾不传声问我。我以恩责其忘己也。

 

  齐风
  鸡鸣。思贤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鸡鸣朝盈。夫人也君也。可以起之常礼也。匪鸡则鸣。苍蝇之声。夫人以蝇声为鸡鸣。则以作早于常时。敬也。

  甫田。大夫刺襄公也。无礼义而求大功。不修其德而求诸侯。志大心劳。所以求者非其道也。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兴也。甫。大也。大田过度而无人功。终不能获。兴者。喻人君欲立功致治。必勤身修德。积小以成高大也。无思远人。劳心忉忉。忉忉。忧劳。此言无德而求诸侯。徒劳其心忉忉然。

 

  魏风
  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君子不得进仕尔。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伐檀以俟世用。若俟河水清且涟漪。是谓君子之人不得进仕也。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貆兮。一夫之居曰廛。貆。兽名也。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素。空。彼君子者。斥伐檀之人。仕有功。乃肯受禄。

  硕鼠。刺重敛也。国人刺其君之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硕。大也。大鼠大鼠者。斥其君。汝无复食我黍。疾其君税敛之多。我事汝已三岁矣。曾无教令恩德来顾眷我。又疾其不修德政。逝将去汝。适彼乐土。往矣将去汝。与之诀别之辞。乐土。有德之国也。

 

  唐风
  杕杜。刺时也。君不能亲其宗族。骨肉离散。独居而无兄弟。将为沃所并尔。
  有杕之杜。其叶湑湑。兴也。杕。特生貌。杜。赤棠也。湑湑。枝叶不相次比之貌。独行踽踽。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踽踽。无所亲也。他人。谓异姓也。言昭公远其宗族。独行国中踽踽然。此岂无异姓之臣乎。顾恩不如同姓之亲亲耳。

 

  秦风
  晨风。刺康公也。忘穆公之业。始弃其贤臣焉。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兴也。鴥。疾飞貌也。晨风。鹯也。郁。积也。先君招贤人。贤人归往之。驶疾如晨风之飞入北林也。未见君子。忧心钦钦。言穆公始未见君子之时。思望而忧钦钦然也。如何如何。忘我实多。此言穆公之意。责康公如何乎如何乎。汝忘我之事实多大也。

  渭阳。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晋献公之女。文公遭孋姬之难。未反而秦姬卒。穆公纳文公。康公时为太子。赠送文公于渭之阳。念母之不见也。我见舅氏。如母存焉。及其即位。思而作是诗也。
  我送舅氏。曰至渭阳。渭。水名也。何以赠之。路车乘黄。赠。送也。乘黄。驷马皆黄也。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赠之。琼瑰玉佩。琼瑰。美石而次玉者也。

  权舆。刺康公也。忘先君之旧臣。与贤者有始而无终也。
  于我乎。夏屋渠渠。夏。大也。屋。具也。渠渠。犹勤勤也。言君始于我厚。设礼食大具以食我。其意勤勤然。今也。每食无余。言君今遇我薄。其食我裁足也。于嗟乎。不承权舆。承。继也。权舆。始也。

 

  曹风
  蜉蝣。刺奢也。昭公国小而迫。无法以自守。好奢而任小人。将无所依焉。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兴也。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犹有羽翼以自修饰。楚楚。鲜明貌。兴者。喻昭公之朝。其群臣皆小人也。徒整饰其衣裳。不知国将迫胁。君臣死亡之无日。如渠略然也。心之忧矣。于我归处。归。依归也。君当于何依归。言有危亡之难。将无所就往也。

  候人。刺近小人也。共公远君子而好近小人焉。
  彼候人兮。荷戈与祋。候人。道路送迎宾客者也。荷。揭也。祋。殳也。言贤者之官。不过候人也。彼其之子。三百赤芾。芾。韠也。大夫以上。赤芾乘轩之子。是子也。佩赤芾者三百人。

 

  小雅
  鹿鸣。燕群臣嘉宾也。既饮食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然后忠臣嘉宾得尽其心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兴也。苹。大萍也。鹿得苹草。呦呦然鸣而相呼。恳诚发于中。以兴嘉乐宾客。当有恳诚相招呼以成礼也。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筐。篚属。所以行币帛也。承犹奉也。

  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也。送之以礼乐。言远而有光华也。言臣出使能扬君之美。以延其誉于四方。则为不辱君命也。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皇皇。犹煌煌也。忠臣奉使。能光君命。无远无近。如华不以高下易其色矣。无远无近。惟所之则然也。駪駪征夫。每怀靡及。駪駪。众多之貌也。征夫。行人也。众行夫既受君命当速行。每人怀其私。相稽留。则于王事将无所及也。

  常棣。燕兄弟也。闵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周公吊二叔之不咸。而使兄弟之恩疏。召公为作是诗而歌之以亲之。
  常棣之华。萼不炜炜。承华者曰萼。不当作跗。跗。萼足也。萼足得华之光明炜炜然也。兴者。喻弟以敬事兄。兄以荣覆弟。恩义之显。亦炜炜然也。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人之恩亲。无如兄弟之最厚。鹡鸰在原。兄弟急难。鹡鸰。雍渠也。飞则鸣。行则摇。不能自舍 尔。急难。言兄弟之相救于急难矣。每有良朋。况也永叹。况。兹也。永。长也。每。虽也。良。善也。当急难之时。虽有善同门来。兹对之长叹而已。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阋。狠也。御。禁也。兄弟虽内阋。外犹御侮也。

  伐木。燕朋友故旧也。自天子以下。至于庶人。未有不须友以成者。亲亲以睦。友贤不弃。不遗故旧。则民德归厚矣。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丁丁嘤嘤。相切直也。言昔日未居位。与友生于山岩伐木。为勤苦之事。犹以道德相切正也。嘤嘤。两鸟声也。其鸣之志。似于有朋友道然。故连言之。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迁。徙也。谓向时之鸟。出从深谷。今移处高木也。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君子虽迁处于高位。不可以忘其朋友也。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矧。况也。相。视也。鸟尚知居高木呼其友。况是人乎。可不求乎。

  天保。下报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则臣亦归美以报其上焉。
  天保定尔。俾尔戬谷。罄无不宜。受天百禄。保。安也。尔。汝也。戬。福也。谷。禄也。罄。尽也。天使汝所福禄之人。谓群臣也。其举事尽得其宜。受天之多福禄。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恒。弦也。升。出也。言具进也。月上弦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也。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骞。亏。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或之言有也。如松柏之枝叶。常茂盛。青青相承。无衰落也。

  南山有台。乐得贤也。得贤者。则能为邦家立太平之基矣。人君得贤者。则其德广大坚固。如山之有基趾也。
  南山有台。北山有莱。台。夫须也。兴者。山之有草木以自覆盖。成其高大。喻人君有贤臣自以尊显也。乐只君子。邦家之基。基。本也。只之言是也。人君既得贤者。置之于位。又尊敬以礼乐乐之。则能为国家之本也。

  蓼萧。泽及四海也。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兴也。蓼。长大貌。萧。蒿也。湑湑然。萧上露貌。兴者。萧香物之微者。喻四海之诸侯。亦国君之贱者。露。天所以润万物。喻王者恩泽。不为远国则不及之。既见君子。我心写兮。既见君子者。远国之君朝见于天子也。我心写者。舒(舒作输)。其情意。无留恨者。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天子与之燕而笑语。则远国之君。各得其所。是以称扬德美。使声誉常处天子也。

  湛露。天子燕诸侯也。
  湛湛露斯。匪阳不晞。晞。干也。露虽湛湛然。见阳则干。兴者。露之在物湛湛然。使物柯叶低垂。喻诸侯受燕爵。其威仪有似醉之貌。唯天子赐爵则自变。肃敬承命。有似露见日而晞也。厌厌夜饮。不醉无归。厌厌。安也。

  六月。宣王北伐也。鹿鸣废。则和乐缺矣。四牡废。则君臣缺矣。皇皇者华废。则忠信缺矣。常棣废。则兄弟缺矣。伐木废。则朋友缺矣。天保废。则福禄缺矣。采薇废。则征伐缺矣。出车废。则功力缺矣。杕杜废。则师众缺矣。鱼丽废。则法度缺矣。南陔废。则孝友缺矣。白华废。则廉耻缺矣。华黍废。则畜积缺矣。由庚废。则阴阳失其道理矣。南有嘉鱼废。则贤者不安。下民不得其所矣。崇丘废。则万物不遂矣。南山有台废。则为国之基坠矣。由仪废。则万物失其道理矣。蓼萧废。则恩泽乖矣。湛露废。则万国离矣。彤弓废。则诸夏衰矣。菁菁者莪废。则无礼仪矣。小雅尽废。则四夷交侵。中国微矣。
  六月栖栖。戎车既餝。栖栖。简阅貌。饬。正也。记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炽。盛也。孔。甚也。此序吉甫之意也。北狄来侵甚炽。故王以是急遣我也。

  车攻。宣王复古也。宣王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复文武之境土。修车马。备器械。复会诸侯于东都。因田猎而选车徒焉。东都。王城。
  我车既攻。我马既同。攻。坚也。同。齐也。四牡庞庞。驾言徂东。庞庞。充实。东。雒邑也。萧萧马鸣。悠悠斾旌。言不欢哗也。之子于征。有闻无声。有善闻而无欢哗。

  鸿鴈。美宣王也。万民离散。不安其居。而能劳来还定安集之。至乎鳏寡。无不得其所焉。宣王承厉王衰乱之獘而兴。复先王之道。以安集众民为始。
  鸿鴈于飞。集于中泽。中泽。泽中。鸿鴈之性。安居泽中。今飞而又集于泽之中。犹民去其居而离散。今见还定安集之也。之子于垣。百堵皆作。侯伯卿士又于坏灭之国。征民起屋舍。筑墙壁。百堵同时起。言趋事也。虽则劬劳。其究安宅。此劝万民之辞。汝今虽病劳。终有所安居也。

  白驹。大夫刺宣王也。刺其不能留贤也。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絷之维之。以永今朝。宣王之末。不能用贤。贤者有乘白驹而去者。絷。绊也。维。系也。永。久也。愿此去者乘白驹而来。使食我场中之苗。我则绊之系之。以久今朝。爱之欲留也。所谓伊人。于焉逍遥。乘白驹而去之贤人。今于何游息乎。思之甚矣。

  节南山。家父刺幽王也。家父字。周大夫也。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兴也。节。高峻貌。岩岩。积石貌。兴者。喻三公之位。人所尊严也。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师。大师。周之三公。尹氏为大师。具。具也。此言尹氏汝居三公之位。天下之民。具视汝之所为也。国既卒斩。何用不监。卒。尽也。斩。断也。监。视也。天下之诸侯。日相侵伐。其国已尽绝灭。汝何用为职。不监察之。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正月。夏之四月也。繁。多也。夏之四月霜多。急恒寒若之异。伤害万物。故我心为之忧伤也。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将。大也。讹。伪也。人以伪言相陷入。使王行酷暴之刑。致此灾异。故言甚大。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局。曲也。蹐。累足也。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之言也。哀今之人。胡为虺蜴。虺蜴之性。见人则走。哀哉。今之人。何为如是。伤时政也。燎之方扬。宁或烕之。烕之以水也。燎之方盛之时。炎炽熛怒。宁有能灭息之者乎。言无有也。以无有喻有之者为甚也。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宗周。镐京也。褒。国名也。姒。姓也。烕。灭也。有褒之女。幽王惑焉而以为后。诗人知其必灭周也。

  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
  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蚀之。亦孔之丑。之交。日月之交会也。丑。恶也。周十月。夏之八月也。日食。阴侵阳。臣侵君之象也。日为君。辰为臣。辛。金也。卯。木也。又以卯侵辛。故甚恶之。彼月而蚀。则维其常。此日而蚀。于何不臧。臧。善也。百川沸腾。山冢崒崩。沸。出也。腾。乘也。山顶曰冡。崒者崔嵬也。百川沸出相乘淩者。由贵小人也。山顶崔嵬者崩。喻君道坏也。高岸为谷。深谷为陵。言君子居下。小人处上也。哀今之人。胡憯莫惩。憯。曾也。变异如此。祸乱方至。哀哉。今在位之人。何曾无以道德止之。黾勉从事。不敢告劳。诗人贤者见时如是。自勉以从王事。虽劳不敢自谓劳。畏刑罚也。无罪无辜。谗口嚣嚣。嚣嚣。众多貌也。时人非有辜罪。其被谗口见椓谮嚣嚣然。

  小旻。大夫刺幽王也。
  谋臧不从。不臧覆用。臧。善也。谋之善者不从之。其不善者。反用之。我龟既厌。不我告犹。犹。图也。卜筮数而渎龟。龟灵厌之。不复告其所图之吉凶。谋夫孔多。是用不集。集。就也。谋事者众多而非贤者。是非相夺。莫适可从。故所为不成也。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谋事者众。讻讻满庭。而无能决当是非。事若不成。谁云己当受其咎责者。言小人争智而让过。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溃。遂也。如当路筑室。得人而与之谋所为。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遂成也。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冯。淩也。人皆知暴虎冯河立至之害。而无知当畏慎小人。能危亡己也。

  小宛。大夫刺幽王也。
  温温恭人。温温。和柔貌。如集于木。恐坠也。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恐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衰乱之世。贤人君子虽无罪犹恐惧也。

  小弁。刺幽王也。太子之傅作焉。
  踧踧周道。鞠为茂草。踧踧。平易貌。周道。周室之通道也。鞠。穷也。我心忧伤。惄焉如捣。假寐永叹。维忧用老。心之忧矣。疢如疾首。惄。思也。捣。心疾也。不脱冠衣而寐曰假寐。疢。犹病也。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父之所树。己尚不敢不恭敬也。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属于毛。不离于里。此言人无不瞻仰其父取法则者。无不依恃其母以长大者。今我太子独不受父之皮肤之气乎。不处母之胞胎乎。何曾无恩于我也。无逝我梁。无发我笱。逝。之也。之人梁。发人笱。此必有盗鱼之罪。以言褒姒以淫色来嬖于王。盗我太子母子之宠也。我躬不阅。遑恤我后。念父孝也。念父孝者。太子念王将受谗言不止。我死之后。惧复有被谗者。无如之何。故自决云。身尚不能得自容。何暇乃忧我死之后乎。

  巧言。刺幽王也。大夫伤于谗而作是诗。
  乱之初生。僭始既涵。僭。不信也。涵。同也。王之初生乱萌。群臣之言。信与不信。尽同之不别。乱之又生。君子信谗。君子。斥在位者。信谗人言。是复乱之所生。君子信盗。乱是用暴。盗谓小人。盗言孔甘。乱是用餤。餤。进也。

  巷伯。刺幽王也。寺人伤于谗而作是诗。巷伯。奄官。寺人。内小臣。
  萋兮斐兮。成是贝锦。兴也。萋斐。文章貌。贝锦。锦文。兴者。喻谗人集作己过以成于罪。犹女工之集采色成锦文也。彼谮人者。亦已太甚。太甚者。谓使己得重罪。取彼谮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北方寒凉而不毛也。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昊。昊天也。与昊天使制其罪也。

  谷风。刺幽王也。天下俗薄。朋友道绝焉。
  习习谷风。维风及雨。与也。风雨相感。朋友相须。风而有雨则润泽行。喻朋友同志则恩爱成。将恐将惧。维予与汝。将。且也。恐惧。喻遭厄难也。将安将乐。汝转弃予。汝今已志达而安乐。而弃恩忘旧。薄之甚也。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大德。切嗟以道。相成之谓也。

  蓼莪。刺幽王也。民人劳苦。孝子不得终养尔。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兴也。蓼蓼。长大貌也。莪已蓼蓼长大。我视之反谓之蒿。兴者。喻忧思心不精识其事也。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哀哀者。恨不得终养父母。报其生长己之苦也。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恤。忧也。孝子之心。怙恃父母。依依然以为不可斯须无也。出门则思之忧。旋入门又不见。如入无所至也。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鞠。养也。顾。旋视也。复。反覆也。腹。怀抱。欲报之德。昊天罔极。之犹是也。我欲报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无极也。

  北山。大夫刺幽王也。役使不均。己劳于从事而不得养其父母焉。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此言王之土地广大矣。王之臣又众矣。何求而不得。何使而不行乎。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贤。劳也。或燕燕以居息。燕燕。安息貌也。或尽瘁以事国。尽力劳病以从国事。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不已。犹不止也。或栖迟偃仰。或王事鞅掌。鞅。犹荷也。掌。谓捧持之也。负荷捧持以趋走。言促遽也。或耽乐饮酒。或惨惨畏咎。咎犹罪过。

  青蝇。大夫刺幽王也。
  营营青蝇。止于樊。兴也。营营。往来貌。樊。藩也。兴者。蝇之为虫。污白使黑。污黑使白。喻谗佞之人。变乱善恶也。止于藩。欲外之。令远物也。恺悌君子。无信谗言。恺悌。乐易也。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极犹已也。

  宾之初筵。衞武公刺时也。幽王荒废。媟近小人。饮酒无度。天下化之。君臣上下。沈湎淫液。武公既入。而作是诗也。淫液者。饮酒时情态也。言武公入者。入为王卿士也。
  宾之初筵。温温其恭。温温。和柔也。其未醉止。威仪反反。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僊僊。反反。言重慎也。幡幡。失威仪也。仙仙。儛也。此言宾初即筵之时。自敕戒以礼。至于旅酬。而小人之态出也。宾既醉止。载号载呶。乱我笾豆。屡舞僛僛。是曰既醉。不知其邮。侧弁之俄。屡舞傞傞。号呶。号呼欢呶也。僛僛。儛不能自正也。傞傞。不止也。邮。过也。侧。倾也。俄。倾貌也。

  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诸侯。诸侯来朝。不能锡命以礼。数征会之而无信义。君子见微而思古焉。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菽所以芼大牢而待君子也。君子来朝。何锡与之。虽无与之。路车乘马。君子。谓诸侯也。赐诸侯以车马。言虽无与之。尚以为薄也。

  角弓。父兄刺幽王也。不亲九族而好谗佞。骨肉相怨。故作是诗也。
  骍骍角弓。翩其反矣。兴也。骍骍。调和也。不善绁檠巧用。则翩然而反。兴者。喻王与九族不以恩礼御待之。则使之多怨心。兄弟婚姻。无胥远矣。胥。相也。骨肉之亲。当相亲无相疏远。相疏远则以亲亲之望。易以成怨也。尔之远矣。民胥然矣。尔之教矣。民胥效矣。尔。汝。尔幽王也。胥。皆也。言王汝不亲骨肉。则天下之人皆如斯。汝之教令无善无恶。所尚者天下之人皆学之。言上之化下。不可不慎也。

  菀柳。刺幽王也。暴虐而刑罚不中。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尚。庶几也。有菀然枝叶茂盛之柳。行路之人。岂有不庶几欲就之止息乎。兴者。喻王有盛德。则天下皆庶几愿往朝焉。忧今不然也。俾予靖之。后予极焉。靖。谋也。俾。使也。极。诛也。假使我朝王。王留我。使我谋政事。王信谗。不察功考绩。后反诛放我。是言王刑罚不中。不可朝事。

  隰桑。刺幽王也。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思见君子。尽心以事之也。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隰中之桑。枝条阿然长美。其叶又茂盛。可以庇勋人。兴者。喻时贤人君子不用而野处。有覆养之德也。既见君子。其乐如何。思在野之君子而得见其在位。我喜乐无度也。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臧之。何日忘之。遐。远也。谓。勤也。臧。善也。我心爱此君子。虽远在野。岂能不勤思之乎。我心善此君子。又诚不能忘也。

  白华。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娶申女以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国化之。以妾为妻。以孽代宗。而王弗能治。申。姜姓之国。孽。支庶也。宗。适子也。王不能治。己不正故也。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英英。白云貌。白云下露。养彼可以为菅之茅。使与白华之菅。可相乱易。犹天之下妖气生褒姒。使申后见黜也。天步艰难。之子不犹。步。行也。犹。图也。天行此艰难之妖久矣。王不图其变之所由。昔夏之衰。有二龙之妖。卜藏其漦。周厉王发而观之。化为玄鼋。童女遇之。当宣王之时而生女。惧而弃之。后褒人有狱而入之幽王。幽王嬖之。是谓褒姒。鼓钟于宫。声闻于外。王失礼于内。而下国闻知而化之。王弗能治。如呜钟鼓于宫中。而欲使外人不闻。亦不可得也。念子懆懆。视我迈迈。迈迈。不悦也。言申后之忠于王也。念之懆懆然。欲谏正之。王反不悦于其所言。

  何草不黄。下国刺幽王也。四夷交侵。中国背叛。用兵不息。视民如禽兽。君子忧之。故作是诗也。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用兵不息。军旅自岁始草生而出。至岁晚矣。何草而不黄乎。草皆黄矣。于是闲将率何日不行乎。言常行劳苦甚也。何人不将。经营四方。言万民无不从役者也。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兕虎。野兽也。旷。空也。兕虎者。以比战士也。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大雅
  文王。文王受命作周也。受命。受天命而王天下。制立周邦。
  文王在上。于昭于天。在上。在民上也。于。叹辞也。昭。见。文王初为西伯。有功于民。其德着见于天。故天命之以为王也。周虽旧邦。其命惟新。乃新在文王也。济济多士。文王以宁。济济。多威仪也。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丽。数也。商之孙子。其数不徒亿。多言之也。至天已命文王之后。乃为君于周之九服之中。言众之不如德也。侯服于周。天命靡常。则见天命之无常也。无常者。善则就之。恶则去之。殷士肤敏。祼将于京。殷士。殷侯也。肤。美也。敏。疾也。祼。灌鬯也。将。行也。殷之臣壮美而敏。来助周祭也。

  大明。文王有明德。故天复命武王也。二圣相承。其明德日广大。故曰大明也。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明明。察也。文王之德。明明在于下。故赫赫然着见于天。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嫡。使不挟四方。忱。信也。挟。达也。天意难信矣。不可改易者天子也。今纣居王位。而又殷之正嫡。以其为恶。乃绝弃之。使教令不行于四方。四方共叛之。是天命无常。唯德是与耳。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国。回。违也。小心翼翼。恭慎貌也。聿。述也。怀。思也。方国。四方来附者也。

  思齐。文王所以圣也。言其非但天性。德有所由成也。
  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齐。庄也。媚。爱也。周姜。大姜。京室。王室也。常思庄敬者太任也。乃为文王之母。又常思爱大姜之配大王之礼。以为京室之妇。言其德行纯备。以生圣子。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大姒。文王之妃也。大姒十子。众妾则宜百子也。徽。美也。嗣大任之美音。谓续行其善教令。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刑。法也。寡妻。寡有之妻。言贤也。御。治也。文王以礼法接待其妻。至于其宗族。以此又能为政治于家邦。

  灵台。民始附也。文王受命。而民乐其有灵德以及鸟兽昆虫焉。文王受命而作邑于丰。立灵台也。
  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文王应天命。度始灵台之基趾。营表其位。众民则筑作。不设期日而成之。言说文王之德。劝其事。忘己劳也。经始勿亟。庶民子来。亟。急也。经始灵台之基趾。非有急成之意。众民各以子成父事而来攻之。

  行苇。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内睦于九族。外尊事黄耇。养老乞言。以成其福禄焉。乞言。从求善言。可以为政者也。
  敦彼行苇。羊牛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泥。敦。聚貌也。行。道也。叶初生泥泥然。苞。茂也。体。成形也。敦敦然道旁之苇。牧羊牛者无使蹈履折伤之。草物方茂盛。以其终将为人用。故周之先王。为此爱之。况于其人乎。黄耇台背。以引以翼。台之言鲐也。大老。则背有鲐文也。既告老人。及其来也。以礼引之。以礼翼之。在其前曰引。在其旁曰翼也。寿考维祺。以介景福。祺。吉。介。助也。养老人而得吉。所以助大福也。

  假乐。嘉成王也。
  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假。嘉也。宜民宜人。宜安民。宜官人也。天嘉乐成王有光光之善德。安民官人。皆得其宜。以受福禄于天也。千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宜君王天下也。干。求也。成王行显显之令德。求禄得百福。其子孙亦勤行而求之。得禄千亿。故或为诸侯。或为天子。言皆相勖以道也。不愆不忘。率由旧章。愆。过也。率。循也。成王之令德。不过误。不遗失。循用旧典之文章。谓周公之礼法。

  民劳。召穆公刺厉王也。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汔。几也。康。绥。皆安也。惠。爱也。今周民疲劳矣。王几可小安之乎。爱此京师之人。以安天下。京师者。诸夏之根本也。

  板。凡伯刺厉王也。
  上帝板板。下民卒瘅。出话不然。为犹不远。板。反也。上帝以称王者。瘅。病也。话。善言也。犹。谋也。王为政反先王与天之道。天下民尽瘅。其出善言而不行之也。以此为谋。不能远图。不知祸之将至也。犹之不远。是用大谏。王之谋不能图远。用是故我大谏王也。介人维藩。太师维垣。大邦维屛。太宗维翰。介。善也。藩。屏也。垣。墙也。翰。干也。太师。三公也。大邦。成国诸侯也。太宗。王之同姓世嫡子也。王当用公卿诸侯及宗室之贵者为藩屏垣干。为辅弼。无疏远之也。怀德维宁。宗子维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怀。和也。斯。离也。和汝德。无行酷暴之政。以安汝国。以是为宗子之城。使免于难。宗子城坏。则乖离而汝独居而畏矣。宗子。适子也。

  荡。召穆公伤周室大坏也。厉王无道。天下荡荡。无纲纪文章。故作是诗也。
  荡荡上帝。下民之辟。上帝以托君王也。辟。君也。荡荡。言法度废坏之貌也。厉王乃以此居人上。为天下之君。言其无可则像之甚也。疾威上帝。其命多僻。疾。病人矣。威。罪人矣。疾病人者。重赋敛也。威罪人者。峻刑法也。其政教又多邪僻不由旧章也。天生烝民。其命匪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天之生此众民。其教道之。非当以诚信使之忠厚乎。今则不然。民始皆庶几于善道。后更化于恶俗也。既愆尔止。靡明靡晦。式号式呼。俾昼作夜。使昼为夜也。愆。过也。汝既过于沈湎矣。又不为明晦有止息也。醉则号呼相效。用昼日作夜。不视政事也。文王曰。咨咨汝殷商。匪上帝不时。殷不用旧。此言纣之乱。非其生不得其时。乃不用先王之故法之所致也。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老成人。谓若伊尹。伊陟。臣扈之属也。虽无此臣。犹有常事故法可案用。曾是莫听。大命以倾。莫。无也。朝廷君臣皆任喜怒。曾无用典刑治事者。以至诛灭也。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言殷之明镜不远也。近在夏后之世。谓汤诛桀也。后武王诛纣。今之王何以不用为戒乎。

  抑。衞武公刺厉王也。亦以自警也。
  无兢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无竞。竞也。训。教也。觉。直也。竞。强也。人君为政。无强于得贤人。得贤人。则天下教化于其俗。有大德行。则天下顺从其政。言在上所以倡道之。敬慎威仪。维民之则。则。法也。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话。善言也。谓教令也。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玷。缺也。斯。此也。玉之玷缺尚可磨鑢而平。人君政教一失。谁能反复之也。

  桑柔。芮伯刺厉王也。芮伯。王卿士也。
  忧心殷殷。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东。靡所定处。宇。居也。僤。厚也。此士卒从军久不息。劳苦自伤之言也。人亦有言。进退维谷。谷。穷也。前无明君。却迫罪役。故穷也。维此良人。弗求弗迪。维彼忍心。是顾是复。迪。进也。良。善也。国有善人。王不求索。不进用之。有忍为恶之心者。王反顾念而重复之。言其忽贤者。爱小人也。大风有隧。贪人败类。听言则对。诵言如醉。类。犹等夷也。贪恶之人。见道听之言。则应答之。见诵诗书之言。则眠卧如醉。君居上位而行如此。人或效之也。

  云汉。仍叔美宣王也。宣王承厉王之烈。内有拨乱之志。遇灾而惧。侧身修行。欲消去之。天下喜于王化复行。百姓见忧。故作是诗也。仍叔。周大夫也。
  倬彼云汉。昭回于天。云汉。谓天河也。昭。光也。倬然。天河水气也。精光转运于天。时旱渴雨。故宣王夜仰视天河望其候也。王曰于乎。何辜。今之人。天降丧乱。饥馑荐臻。荐。重也。臻。至也。辜。罪也。王忧旱而嗟欢云。何罪与。今时天下之人。天仍下旱灾。亡乱之道。饥馑之害。复重至也。靡神不举。靡爱斯牲。圭璧既卒。宁莫我听。靡。莫。皆无也。言王为旱之故。求于群神。无不祭也。无所爱于三牲也。礼神之圭璧。又已尽矣。曾无听聆我之精诚而兴云雨者与。

  崧高。尹吉甫美宣王也。天下复平。能建国亲诸侯。褒赏申伯焉。尹吉甫。申伯。皆周之卿士也。
  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翰。干也。申。申伯也。甫。甫侯也。皆以贤知入为周之桢干之臣也。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揉。顺也。四国。犹言四方也。

  烝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贤使能。周室中兴焉。
  天生烝民。好是懿德。天之生众民。莫不好有美德之人也。天监有周。昭假于下。保兹天子。生仲山甫。监。视也。假。至也。天视周室之政教。其光明乃至于下。谓及于众民也。天安爱此天子宣王。故生仲山甫使佐也。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令仪令色。小心翼翼。嘉。美也。令。善也。善威仪。善颜色。容貌翼翼然。恭敬也。肃肃王命。仲山甫将之。邦国若否。仲山甫明之。将。行也。若。顺也。顺否犹臧否。谓善恶也。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夙。早也。匪。非也。一人。斥天子也。人亦有言。柔则茹之。刚则吐之。维仲山甫。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鳏寡。不畏强御。人亦有言。德輶如毛。民鲜克举之。我仪图之。輶。轻也。仪。疋也。人之言云。德甚轻。然而众人寡能独举之以行者。言政事易耳。人不能行者。无其志也。我与伦疋图之而未能为也。维仲山甫举之。仲山甫能独举是德而行之。衮职有阙。维仲山甫补之。王之职有缺。辄能补之者。仲山甫也。

  瞻仰。凡伯刺幽王大坏也。
  瞻仰昊天。降此大厉。昊天。斥王也。厉。恶也。邦靡有定。士民其瘵。瘵。病也。人有土田。汝反有之。人有民人。汝覆夺之。此言王削黜诸侯及卿大夫无罪者也。覆犹反也。此宜无罪。汝反收之。彼宜有罪。汝覆说之。收。拘收也。说。放赦也。哲夫成城。哲妇倾城。哲。谓多谋虑也。城犹国懿厥哲妇。为枭为鸱。懿。有所痛伤之声也。枭鸱。恶声之鸟也。喻褒姒之言无善也。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寺。近也。长舌。喻多言语也。今王之有此乱政。非从天而下。但从妇人出耳。又非有人教王为乱。语王为恶者。是维近爱妇人。用其言。是故致乱也。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妇人无与外政。虽王后犹以蚕织为事。识。知也。贾而有三倍之利者。小人所宜知也。而君子反知之。非其宜也。今妇人休其蚕桑织纴之事。而与朝廷之事。其为非宜。亦犹是也。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吊。至也。王之为政。德不能至于天矣。不能致征祥于神矣。威仪又不善于朝廷矣。贤人皆言奔亡。则天下邦国将尽困病也。

 

  周颂
  清庙。祀文王也。周公既成雒邑。朝诸侯。率以祀文王焉。清庙者。祭有清明之德者之宫也。谓祭文王也。天德清明。文王象也。故祭之而歌此诗也。
  于穆清庙。肃雍显相。于。叹之辞也。穆。美也。肃。敬也。雍。和。相。助也。显。光也。于乎美哉。周公之祭清庙也。其礼敬且和。又诸侯有光明着见之德者。来助祭之也。济济多士。秉文之德。对越在天。对。配也。越。于也。济济之众士。皆执行文王之德。文王精神已在天矣。犹配顺其素行。如生存焉。

  振鹭。二王之后来助祭也。二王。夏。殷也。其后。杞。宋也。
  振鹭于飞。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兴也。振。群飞之貌也。鹭。白鸟也。雍。泽也。客。二王之后也。白鸟集于西雍之泽。言所集得其处也。兴者。喻杞。宋之君。有洁白之德。来助祭于周之庙。得礼之宜也。其至止亦有此容。言威仪之善。如鹭鸟然也。

  雍。禘大祖也。禘。大祭。大祖。谓文王。
  有来雍雍。至止肃肃。相维辟公。天子穆穆。相。助也。雍雍。和也。肃肃。敬也。有是来时雍雍然。既至而肃肃然者。乃助王禘祭。百辟与诸侯也。天子是时穆穆然。言得天下之欢心也。

  有客。微子来见于祖庙也。微子代殷后。既受命。来朝见之也。
  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殷尚白也。

  敬之。群臣进戒嗣王也。
  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显。光也。监。视也。群臣见王谋即政之事。故因此时。戒之曰。敬之哉。敬之哉。天乃光明。去恶与善。其命吉凶不变易也。无谓天高又高在上。远人而不畏也。天上下其事。谓转运日月。施其所行。日视瞻近在此也。

 

  鲁颂
  閟宫。颂僖公之能复周公之宇也。宇。居。
  王曰叔父。建尔元子。俾侯于鲁。大启尔宇。为周室辅。王。成王也。元。首也。宇。居也。成王告周公。叔父我立汝首子。使为君于鲁。谓欲封伯禽也。以为周公后也。大开汝居。以为周家辅。谓封以方七百里也。乃命鲁公。俾侯于东。赐之山川。土田附庸。既告周公。乃策命伯禽使为君于东。加赐之以山川土田及附庸。令专统之也。

 

  商颂
  长发。大禘也。大禘。郊祭天也。
  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不迟。言疾也。跻。升也。九围。九州也。降。下也。假。暇也。祗。敬也。式。用也。汤之下士尊贤甚疾。其圣敬之德日进。然而能以其聪明。宽暇天下之人迟迟然。言其急于己而缓于人也。天用是故爱敬之。天于是又命之使用事于天下。言王之。不兢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百禄是遒。絿。急也。优优。和也。遒。聚也。

  殷武。祀高宗也。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不僭不滥。赏不僭。刑不滥也。封。大也。遑。暇也。天命乃下视。下民有严显之君。能明德慎罚。不敢怠惰自暇于政事者。则命之于小国。以为天子。大立其福。谓命汤使由七十里王天下也。商邑翼翼。四方之极。商邑。京师也。极。中也。商邑之礼俗。翼翼然可则效。乃四方之中正也。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