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尚书治要

增补尚书治要

尚书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言圣德之远著。作尧典。典者常也。言可为百代常行之道。曰。若稽古帝尧。言能顺考古道而行之者。帝尧也。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勋。功也。言尧放上世之功化。而以敬明文思之四德。安天下之当安者也。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既有四德。又信恭能让。故其名闻充溢四外。至于天地也。克明俊德。以亲九族。能明俊德之士任用之。以睦高祖玄孙之亲也。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百官。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时。是也。雍。和也。言天下众人。皆变化从上。是以风俗大和也。

 

        虞舜侧微。尧闻之聪明。侧。侧陋。微。微贱。将使嗣位。历试诸难。历试之以难事。慎徽五典。五典克从。五典五常之教也。谓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舜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五教能从。无违命也。纳于百揆。百揆时叙。揆。度也。舜举八凯以度百事。百事时叙也。宾于四门。四门穆穆。宾。迎也。四门。宫四门也。舜流四凶族。诸侯来朝者。舜宾迎之。皆有美德。无凶人也。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纳舜于尊显之官。使大录万机之政。于是阴阳清和。烈风雷雨。各以期应。不有迷错愆伏。明舜之行合于天心也。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尧天禄永终。舜受之也。文祖。是五庙之大名也。五载一巡狩。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敷奏。犹遍进也。诸侯每见。皆以次序遍进而问焉。以观其才。既则效试其居国为政。以着其功。赐之车服。以旌其所用任也。象以典刑。典。常也。象用之者。谓上刑赭衣不纯。中刑杂履。下刑墨幪,以居州里。而民耻之。而反于礼。流宥五刑。流。放也。宥。三宥也。言所流宥。皆犯五刑之罪也。眚灾肆赦。眚。过也。灾。害也。肆。失也。言罪过误失。以为当赦之也。怙终贼刑。怙。谓怙赦宥而为者也。终为残贼。当刑之也。流共工于幽洲。共工。穷奇也。幽洲。北裔也。放欢兜于崇山。欢兜。浑敦。崇山。南裔也。窜三苗于三危。三苗。国名也。缙云氏之后。为诸侯。号饕餮也。三危。西裔也。殛鲧于羽山。鲧。梼杌也。殛。诛也。羽山。东裔也。四罪而天下咸服。美舜之行。故本其征用之功也。二十有八载。放勋乃徂落。百姓如丧考妣。三载。四海遏密八音。遏。绝也。密。止也。尧崩。百姓如丧父母。绝止金石八音之乐也。舜格于文祖。询于四岳。辟四门。开辟四方之门。广致众贤也。明四目。明视四方也。达四听(本书听作恩)听达于四方也。柔远能迩。能安远者。则能安近也。不能安近。则不能安远也。敦德允元。所厚而尊者德也。所信而行者善也。而难任人。任。佞也。辩给之言。易悦耳目。以理难之也。蛮夷率服。远无不服。迩无不定。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黜。退也。陟。升也。三岁考功。九载三考。退其幽暗无功者。升其昭明有功者也。庶绩咸熙。九载三考。众功皆兴也。

 

  曰若稽古大禹。曰。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敏。疾也。能知为君之难。为臣不易。则其政治。而众民皆疾修德也。 帝曰。兪。允若兹。嘉言罔攸伏。野无遗贤。万邦咸宁。攸。所也。嘉言无所伏。言必用也。如此。则贤材在位。天下安也。稽于众。舍己从人。弗虐无吿。弗废困穷。惟帝时克。帝谓尧也。舜因嘉言无所伏。遂称尧德以成其义。考众从人。矜孤愍穷。凡人所轻。圣人所重也。

        益曰。都。帝德广运。乃圣乃神。乃武乃文。益因舜言又美尧也。广谓所覆者大。运谓所及者远。圣无不通。神妙无方。文经纬天地。武定祸乱也。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言尧有此德。故为天所命。所以勉舜也。

  禹曰。惠迪吉。从逆凶。惟影响。迪。道也。顺道吉。从逆凶。吉凶之报。若影之随形。响之应声。言不虚。

  益曰。吁。戒哉。敬戒无虞。罔失法度。罔游于逸。罔淫于乐。淫。过也。游逸过乐。败德之源。富贵所忽。故特以为戒也。任贤勿贰。去邪勿疑。疑谋勿成。百志惟熙。一意任贤。果于去邪。疑则勿行。道义所存于心者日以广也。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干。求也。失道求名。古人贱之也。罔咈百姓以从己之欲。咈。戾也。专欲难成。犯众兴祸。故戒也。无怠无荒。四夷来王。言天子常戒慎。无怠惰荒废。则四夷归往之也。

  禹曰。于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言养民之本。在先修六府也。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正德以率下。利用以阜财。厚生以养民。三者和。所谓善政也。九功惟序。九序惟歌。言六府三事之功。有次序。皆可歌乐。乃德政之致。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劝之以九歌。俾勿坏。休。美也。董。督也。言善政之道。美以戒之。威以督之。歌以劝之。使政勿坏。在此三者也。

  帝曰。兪。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水土治曰平。五行叙曰成。因禹陈九功而叹美之。言是汝之功也。

  帝曰。咎繇。惟兹臣庶。罔或干予正。或。有也。无有干我正。言顺命也。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欲其能以刑辅教。当于治体也。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时乃功。懋哉。虽或行刑。以杀止杀。终无犯者。刑期于无所刑。民皆合于大中。是汝之功勉之也。

  咎繇曰。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愆。过也。善则归君。人臣之义也。罚弗及嗣。赏延于世。嗣亦世也。延。及也。父子罪不相及也。而及其赏。道德之政也。宥过无大。刑故无小。过误所犯。虽大必宥。不忌故犯。虽小必刑也。罪疑惟轻。功疑惟重。刑疑附轻。赏疑从重。忠厚至也。与其杀弗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兹用弗犯于有司。咎繇因帝勉己。遂称帝之德。所以明民不犯上也。宁失不常之罪。不枉不辜之善。仁爱之道也。

  帝曰。来。禹。汝惟弗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弗伐。天下莫与汝争功。自贤曰矜。自功曰伐。言禹推善让人而不失其能。不有其劳而不失其功。所以能绝众人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危则难安。微则难明。故戒以精一。信执其中也。无稽之言勿听。弗询之谋勿庸。无考。无信验也。不询。专独也。终必无成。故戒勿听用也。可爱非君。可畏非民。众非元后何戴。后非众罔与守邦。庶民以君为命。故可爱。君失道。民叛之。故可畏。言众戴君以自存。君恃众以守国。相须而成也。惟口出好兴戎。朕言弗再。好谓赏善。戎谓伐恶。言口荣辱之主。虑而宣之。成于一也。

  帝曰。咨。禹。惟时有苗弗率。汝徂征。三苗之民。数干王诛。率。循也。徂。往也。不循帝道。言乱逆也。命禹讨之。

  禹乃会群后誓于师曰。济济有众。咸听朕命。会诸侯共伐有苗也。军旅曰誓。济济。众盛之貌也。蠢兹有苗。昏迷弗恭。蠢。动也。昏。暗也。言其所以宜讨也。侮嫚自贤,反道败德。狎侮先王。轻嫚典教。反正道败德义也。君子在野。小人在位。废仁贤。任奸佞。民弃弗保。天降之咎。言民叛之。天灾之也。肆予以尔众士。奉词伐罪。肆。故也。尔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勋。

  三旬。有苗民逆命。益赞于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自满者。人损之。自谦者。人益之。是天道之常。至诚(诚作諴)感神。矧兹有苗。至和感神。况有苗也。言易感也。

  禹拜昌言曰。兪。班师振旅。以益言为当。故拜受遂班师。兵入曰振旅。言整众也。帝乃诞敷文德。远人不服。大布文德以来之也。儛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讨而不服。不讨自来。明御之必有道也。

 

  咎繇曰。允迪厥德。谟明弼谐。迪。蹈。厥。其也。其古人谟谋也。言人君当信蹈行古人之德。谋广聪明以辅谐其政也。

  禹曰。兪。如何。然其言问所以行也。咎繇曰。都。慎厥身修思永。叹美之重也。慎修其身。思为长久之道也。惇叙九族。庶明厉翼。迩可远在兹。言慎修其身。厚次叙九族。则众庶皆明其教而自勉厉。翼戴上命。迩可推而远者。在此道也。

  禹拜昌言曰。兪。以咎繇言为当。故拜受而然之。咎繇曰。都在知人。在安民。叹修身亲亲之道。在知人所信任。在能安民也。

  禹曰。吁。咸若时。惟帝其难之。言帝尧亦以知人安民为难也。知人则哲。能官人。安民则惠。黎民怀之。哲。知也。无所不知。故能官人。惠。爱也。爱则民归之也。能哲而惠。何忧乎欢兜。何迁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孔。甚也。壬。佞也。巧言。静言庸违也。令色。象恭滔天也。禹言有苗欢兜之徒。甚佞如此。尧畏其乱政。故迁放之也。

  咎繇曰。都。亦行有九德。言人性行有九德。以考察真伪。则可知也。宽而栗。性宽弘而能庄栗也。柔而立。和柔而能立事。愿而恭。悫愿而恭恪也。乱而敬。乱。治也。有治而能谨敬也。扰而毅。扰。顺也。致果为毅也。直而温。行正直而气温和也。简而廉。性简大而有廉隅也。刚而塞。刚断而实塞也。强而义。无所屈挠。动必合义。彰厥有常。吉哉。彰。明也。吉。善也。明九德之常以择人而官之。则政之善也。

  九德咸事。俊乂在官。使九德之人皆用事。则俊德治能之士并在官也。百僚师师。百工惟时。僚工皆官也。师师。相师法也。百官皆是。言政无非也。庶绩其凝。凝。成也。言百事功皆成也。无教逸欲有邦。不为逸豫贪欲之教。是有国者之常也。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兢兢。戒慎。业业。危惧。戒惧万事微也。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旷。空也。位非其人为空官。言人代天理官。不可以天官私非其才也。政事懋哉。言无非天意者。故人君居天官。听政治事。不可以不自勉也。 

 

 

  帝曰。吁。臣哉邻哉。邻哉臣哉。禹曰。兪。邻。近也。言君臣道近。相须而成也。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言大体若身也。予欲左右有民。汝翼。左右。助也。助我所有之民。富而教之。汝翼成我也。予欲观古人之象。欲观示法象之服制也。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天子服日月以下。诸侯自龙衮以下。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以五采明施于五色。作尊卑之服。汝明制之也。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以出纳五言。汝听。言欲以六律和声音。出纳仁义礼智信五德之言。施于民以成化。汝当听审之。予违。汝弼。汝无面从。退有后言。我违道。汝当以义辅正我。无得面从我违。退后言我不可弼也。

  禹曰。兪哉。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惟帝时举。敷纳以言。明庶以功。车服以庸。献。贤也。万国众贤共为帝臣。帝举是而用之。使陈布其言。明之皆以功大小为差。以车服旌其能用之也。谁敢弗让。敢弗敬应。上唯贤是用。则下皆敬应上命而让善也。帝弗时。敷同日奏罔功。帝用臣不是。则远近布同。而日进于无功。以贤愚并位。优劣共流故也。

  无若丹朱奡。惟慢游是好。丹朱。尧子。举以戒也。傲虐是作。罔昼夜额额。傲戏而为虐。无昼夜常额额。肆恶不休息也。罔水行舟。朋淫于家。用殄厥世。朋。群也。丹朱习于无水陆地行舟。言无度也。群淫于家。妻妾乱也。用是绝其世。不得嗣也。帝其念哉。

  夔曰。于。予击石拊石。百兽率儛。庶尹允谐。尹。正也。众正官之长。信皆和谐。言神人治也。始于任贤。立政以礼。治成以乐。所以致太平也。帝庸作歌曰。敕天之命。惟时惟几。敕。正也。奉正天命以临民。惟在顺时。惟在慎微也。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元首。君也。股肱之臣。喜乐尽忠。君之治功乃起。百官之业乃广也。

  咎繇拜手稽首。乃赓载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赓。续也。载。成也。帝歌归美股肱。义未足。故续歌先君后臣。众事乃安。以成其义也。又歌曰。元首丛脞哉。股肱惰哉。万事堕哉。丛脞。细碎无大略也。君如此则臣懈惰。万事堕废。其功不成。歌以申戒也。

  帝拜曰。兪。钦哉。拜受其歌。戒群臣自今已往敬职也。

 

  太康尸位以逸豫。启。子也。尸。主也。以尊位为逸豫。不勤也。灭厥德。黎民咸贰。君丧其德。则众民二心也。乃盘游无度。盘乐游逸。无法度也。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洛水表也。

  有穷后羿因民弗忍。拒于河。有穷。国名。羿。诸侯名也。拒太康于河。遂废之也。

  厥弟五人。御其母以从。御。侍。言从畋也。俟于洛之汭。五子咸怨。待太康。怨其久畋失国也。述大禹之戒以作歌。述。循也。

  其一曰。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言人君当固民以安国也。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言能敬畏小民。所以得众心也。怨岂在明。不见是图。不见是谋。备其微也。予临兆民。廪乎若朽索之驭六马。廪。危貌也。朽。腐也。腐索御马。言危惧甚也。为人上者。奈何弗敬。能敬则不骄。在上不骄。则高而不危也。

  其二曰。训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迷乱曰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弗亡。此六者有一。必亡。况兼有乎。

        其三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陶唐。帝尧氏。都冀州也。今失厥道。乱其纪纲。乃底灭亡。言失尧之道。乱其法制。自致亡灭也。

        其四曰。明明我祖。万邦之君。有典有则。贻厥子孙。典。谓经籍也。则。法也。荒堕厥绪。覆宗绝祀。言古制存而太康失其业以亡也。

        其五曰。乌虖曷归。予怀之悲。曷。何也。言思而悲也。万世仇予。予将畴依。仇。怨也。言当依谁以复国乎。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郁陶。言哀思也。颜厚。色愧。忸怩。心惭也。惭愧于仁人贤士也。弗慎厥德。虽悔可追。言人君行己。不慎其德。以速灭败。虽欲改悔。其可追及乎。言无益也。

 

成汤放桀于南巢。惟有惭德。有惭德。惭德不及古也。曰。予恐来世以台为口实。恐来世论道我放天子。常不去口也。仲虺乃作诰。陈义告汤可无惭也。曰。乌虖。惟天生民有欲。无主乃乱。民无君主。则恣情欲。必致必祸乱也。惟天生聪明。时乂。言天生聪明。是治民乱也。有夏昏德。民坠涂炭。夏桀暗乱。不恤下民。民之危险。若陷泥坠火。无救之者。

  惟王弗迩声色。弗殖货利。迩。近也。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用人惟己。改过弗吝。勉于德者。则勉之以官。勉于功者。亦勉之以赏。用人之言。若自己出。有过则改。无所吝惜。所以能成王业者也。克宽克仁。彰信兆民。言汤宽仁之德。明信于天下也。 乃葛伯仇饷。初征自葛。东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葛伯游行。见农民之饷于田者。杀其人。夺其饷。故谓之仇饷。仇。怨也。曰。奚独后予。怨者辞也。攸徂之民。室家相庆。曰。徯予后。后来其苏。汤所往之民。皆喜曰。待我君。君来其可苏息也。

  右贤辅德。显忠进良。贤则助之。德则辅之。忠则显之。良则进之。明王之道。推亡固存。邦乃其昌。有亡道则推而亡之。有存道则辅而固之。王者如此。国乃昌盛也。德日新。万邦惟怀。志自满。九族乃离。日新。不懈怠也。自满。志盈溢也。

  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义制事。以礼制心。乖裕后昆。欲王自勉明大德。立大中之道于民。率义奉礼。垂优足之道示后世也。予闻曰。能自得师者王。求圣贤而事之。谓人莫己若者亡。自多足。人莫之益。己亡之道。好问则裕。自用则小。问则有得。所以足也。不问专固。所以小也。

  乌虖。慎厥终。惟其始。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故戒慎终如其始也。殖有礼。覆昏暴。有礼者封殖之。昏暴者覆亡之。钦崇天道。永保天命。王者如此上事。则敬天安命之道也。

 

  王归自克夏。至于亳。诞告万方。诞。大也。以天命大义告万方之众人。曰。夏王灭德作威。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夏桀灭道德。作威刑。以布行虐政于天下百官。言残酷也。肆台小子。将天命明威。弗敢赦。其尔万方有罪。在予一人。自责化不至也。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无用汝万方。言非所及也。乌虖。尚克时忱。乃亦有终。忱。诚也。庶几能是诚道。乃亦有终世之美也。

 

  成汤既殁。伊尹作伊训。作训以教道太甲也。曰。乌虖。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灾。先君。谓禹以下少康以上贤王。言能以德禳灾也。于其子孙弗率。皇天降灾。假手于我有命。言桀不循其祖道。天下祸灾。借手于我。有命商王诛讨之也。 惟我商王。布昭圣武。代虐以宽。兆民允怀。言汤布明武德。以宽政代桀虐政。兆民以此皆信怀我商王之德也。 今王嗣厥德。罔弗在初。言善恶之由。无不在初。欲其慎始也。立爱惟亲。立敬惟长。始于家邦。终于四海。言立爱敬之道。始于亲长。则家国并化。终洽四海也。 

 

  乌虖。先后敷求哲人。俾辅于尔后嗣。敷求贤智。使师辅于尔嗣王。言仁及后世也。制官刑。儆于有位。言汤制治官刑法。儆戒百官也。

  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常舞则荒淫也。乐酒曰酣。事鬼神曰巫也。敢有徇于货色。恒于游畋。时谓淫风。徇。求也。昧求财货美色。常游戏田猎。是淫过之风俗。敢有侮圣言。逆忠直。远耆德。比顽童。时谓乱风。狎侮圣人之言而不行。拒逆忠直之规而不纳。耆年有德。疏远之。童稚顽嚣。亲比之。是谓荒乱之风俗也。 惟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有一过则德义废。失位亡家之道也。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诸侯犯此。国亡之道也。臣下弗匡。其刑墨。邦君卿士。则以争臣自匡正。臣不正君。服墨刑。凿其额。涅以墨也。

  乌虖。嗣王祗厥身。念哉。言当敬身念祖德也。惟上帝弗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祥。善也。天之祸福。唯善恶所在。不常在一家也。尔惟德罔小。万邦惟庆。修德无小。则天下赖庆也。尔惟弗德罔大。坠厥宗。苟为不德无大。必坠失宗庙。此伊尹至忠之训也。

 

  太甲既立。弗明。不用伊尹之训。不明居丧之礼。伊尹放诸桐。汤葬地也。王徂桐宫居忧。往入桐宫居忧位也。克终允德。言能思念其祖。终其信德也。

 

  惟三祀。伊尹奉嗣王归于亳。王拜稽首曰。予小子弗明于德。自底弗类。类。善也。暗于德。故自致不善也。欲败度。纵败礼。以速戾于厥躬。速。召也。言己放纵情欲。毁败礼仪法度。以召罪于其身也。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弗可逭。孽。灾也。逭。逃也。言天灾可避。自作灾不可逃也。既往背师保之训。弗克于厥初。尚赖匡救之德。圆惟厥终。言己已往之前。不能言修德于其初。今庶几赖教训之德。谋终于善。悔过之辞也。

  伊尹拜手稽首。拜手。首至手也。曰。修厥身。允德协于下。惟明后。言修其身。使信德合于群下。惟乃明君。先王子惠困穷。民服厥命。罔有弗悦。言汤子爱困穷之人。使皆得其所。故民心服其教令。无有不欣喜也。奉先思孝。接下思恭。以念祖德为孝。以不骄慢为恭也。视远惟明。听德惟聪。言当以明视远。以聪听德。朕承王之休无斁。王所行如此。则我承王之美无厌也。

 

  伊尹申诰于王曰。乌虖。惟天无亲。克敬惟亲。言天于人无所亲疏。唯亲能敬身者。民无常怀。怀于有仁。民所归无常。以仁政为常也。鬼神无常享。享于克诚。言鬼神不保一人。能诚信者。则享其祀。 天位难哉。言居天子之位难。以此三者。德惟治。否德乱。为政以德则治。不以德则乱也。与治同道罔弗兴。与乱同事罔弗亡。言安危在所任。治乱在所法也。

  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迩。言善政有渐。如登高升远。必用下近为始。然后致高远也。无轻民事惟难。无轻为力役之事。必重难之乃可也。无安厥位惟危。言当常自危惧。以保其位也。慎终于始。于始虑终。于终虑始。

  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诸道。人以言咈违汝心。必以道义求其意。勿拒逆之也。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逊。顺也。言顺汝心。必以非道察之。勿以自臧也。

  乌虖。弗虑胡获。弗为胡成。一人元良。万邦以贞。胡。何也。贞。正也。言常念虑道德。则得道德。念为善政。则成善政也。一人。天子也。天子有大善。则天下得正也。君罔以辩言乱旧政。利口覆国家。故特慎焉。臣罔以宠利居成功。成功不退。其志无限。故为之极以安之也。邦其永孚于休。言君臣各以其道。则国长信保于美也。

 

  伊尹既复政厥辟。还政太甲。将告归。乃陈戒于德。告老归邑。陈德以戒。曰。乌虖。天难忱。命靡常。以其无常。故难信也。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人能常其德。则安其位。九有。诸侯也。

  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言桀不能常其德。不敬神明。不恤下民。皇天弗保。言天不安桀所为。眷求一德。俾作神主。天求一德使代桀。为天地神祗之主。惟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享。当也。

  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于一德。非天私商而王之也。祐助一德。所以王也。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非商以力求民。民自归于一德。德惟一。动罔弗吉。德二三。动罔弗凶。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灾祥在德。行善则吉。行恶则凶。是不差也。德一。天降之福。不一。天降之灾。是在德也。

  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其命。王命也。新其德。戒勿怠也。终始惟一。时乃日新。言德行终始不衰杀。是乃日新之义也。

  任官惟贤材。左右惟其人。官贤才而任之。非贤才不可任也。选左右必忠良。不忠良非其人也。其难其慎。惟和惟一。其难。无以为易也。其慎。无以轻之也。群臣当和一心事君。政乃善也。

  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君以使民自尊。民以事君自生。无自广以狭人。匹夫匹妇。弗获自尽。民主罔与成厥功。上有狭人之心。则下无所自尽矣。言先尽其心。然后乃能尽其力。人君所以成功也。

 

  高宗梦得说。小乙子也。名武丁。梦得贤相。其名曰说也。使百工营求诸野。得诸傅岩。使百官以所梦之形象经营求之于外野。得之于傅岩之溪也。曰。朝夕纳诲。以辅台德。言当纳谏诲直辞以辅我。

  若金。用汝作砺。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若岁大旱。用汝作霖雨。启乃心。沃朕心。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开汝心以沃我心。如服药。必瞑眩极。其病乃除。欲其出切言以自警也。若跣弗视地。厥足用伤。跣必视地。足乃无害。言欲使为己视听也。惟暨乃僚。罔弗同心。以匡乃辟。与汝并官。皆当倡率。无不同心。以匡正汝君也。

  说复于王曰。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言木以绳直。君以谏明也。后克圣。臣弗命其承。君能受谏。则臣不待命。其承意而谏也。谁敢弗祗若王之休命。言如此。谁敢不敬顺王之美命而谏也。

 

  惟说命总百官。在冢宰之任也。乃进于王曰。乌虖。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设都。天有日月五星。皆有尊卑相正之法。言明王奉顺此道以立国设都也。树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师长。言立君臣上下也。将陈为治之本。故先举其始也。弗惟逸豫。惟以乱民。不使有位者逸豫于民上也。言立之主使治民也。
  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言不可轻教令易用兵也。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言服不可加非其人。兵不可任非其才也。王惟戒兹。允兹克明。乃罔弗休。言王戒慎四惟之事。信能明。政乃无不美也。

  惟治乱在庶官。所官得人则治。失人则乱也。官弗及私昵。惟其能。不加私昵。唯能是官也。爵弗及恶德。惟其贤。言非贤不爵也。虑善以动。动惟厥时。非善非时。不可动也。
  有其善。丧厥善。矜其能。丧厥功。虽天子亦必让以得之。无启宠纳侮。开宠非其人。则纳侮之道也。无耻过作非。耻过误而文之。遂成大非。

  王曰。旨哉。说。乃言惟服。旨。美也。美其所言皆可服行也。乃弗良于言。予罔闻于行。汝若不善于所言。则我无闻于所行之事。

  说拜稽首曰。非知之艰。行之惟艰。言知之易而行之难。以勉高宗也。

 

  王曰。来。汝说。尔惟训于朕志。言汝当教训于我。使我志通达也。若作酒醴。尔惟麴蘖。酒醴须麴蘖以成。亦我须汝以成也。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盐醎。梅酢。羹须醎酢以和之。

  说曰。王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有获。王者求多闻以立事。学古训乃有所得也。事弗师古。以克永世。匪说攸闻。事不法古训。而以能长世。非所闻。

  王曰。乌虖。说。四海之内。咸仰朕德。时乃风。风。教也。使天下皆仰我德。是汝教也。股肱惟人。良臣惟圣。手足具乃成人。有良臣乃成圣也。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保衡。伊尹也。作。起也。正。长也。言先世长官之臣也。乃曰。予弗克俾厥后惟尧舜。其心愧耻。若挞于市。言伊尹不能使其君如尧舜。则心耻之。若见挞于市也。一夫弗获。则曰。时予之辜。伊尹见一夫不得其所。则以为己罪也。右我烈祖。格于皇天。言以此道左右成汤。功至大天。

  尔尚明保予。罔俾阿衡专美有商。汝庶几明安我。事与伊尹同美也。惟后非贤弗乂。惟贤非后弗食。言君须贤以治。贤须君以食也。其尔克绍乃辟于先王。永绥民。能继汝君于先王。长安民。则汝亦有保衡之功也。

  说拜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之休命。受美命而称扬之也。

 

  武王伐殷。师渡盟津。王曰。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沈湎冒色。敢行暴虐。沈湎嗜酒。冒乱女色。敢行酷暴。虐杀无辜也。罪人以族。官人以世。一人有罪。刑及父母兄弟妻子。言淫滥也。官人不以贤才而以父兄。所以政乱也。焚炙忠良。刳剔孕妇。忠良无罪。焚炙之。怀子之妇。刳剔视之。言暴虐也。

  皇天震怒。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衹。遗厥先宗庙弗祀。悛。改也。言纣纵恶无改心。平居无故废天地百神宗庙之祀。慢甚也。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惩其侮。纣言吾所以有兆民。有天命故也。群臣畏罪不争。无能止其慢心。 同力度德。同德度义。力钧则有德者胜。德钧则秉义者强。揆度优劣。胜负可见。受其臣亿万。惟亿万心。人执异心。不和谐也。予有臣三千。惟一心。三千一心。言同欲也。商罪贯盈。天命诛之。予弗顺天。厥罪惟钧。纣之为恶。一以贯之。恶贯已满。天毕其命。今不诛纣。则为逆天。与纣同罪。 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矜。怜也。言天除恶树善。与民同也。时哉不可失。言今我伐纣。正是天人合同之时。不可违失也。

 

  王次于河朔。次。止。群后以师毕会。王乃徇师而誓曰。我闻吉人为善。惟日弗足。凶人为不善。亦惟日弗足。言吉人竭日以为善。凶人亦竭日以行恶者也。 

  今商王受。力行无度。播弃犂老。昵比罪人。鲐背之耇称犂老。布弃。不礼敬也。昵。近也。罪人。谓天下逋逃小人也。剥丧元良。贼虐谏辅。剥。伤害也。贼。杀也。元。善之长。良。善也。以谏辅纣。纣反杀之。谓己有天命。谓敬弗足行。谓祭无益。谓暴无伤。天其以予乂民。用我治民。当除恶也。

  受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平人。凡人也。虽多而执心用德不同也。予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我治理之臣虽少。而心德同也。今朕必往。百姓廪廪。若崩厥角。言民畏纣之虐。危惧不安。若崩摧其角。无所容头也。乌虖。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克永世。汝同心立功。则能长世以安也。

 

  王曰。商王受。自绝于天。结怨于民。不敬天。自绝之也。酷虐民。结怨也。斫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崇信奸回。放黜师保。屛弃典刑。囚奴正士。屛弃常法而不顾也。箕子正谏而以为囚奴也。郊社弗修。宗庙弗享。作奇伎淫巧以悦妇人。

  古人有言曰。抚我则后。虐我则雠。武王述古言以明义。言非唯今恶纣也。独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雠。言独夫。失君道也。大作威杀无辜。乃是汝累世雠。明不可不讨也。树德务滋。除恶务本。立德务滋长。除恶务除本。言纣为天下恶本也。肆予小子诞以尔众士。殄歼乃雠。言欲行除恶之义。绝尽纣也。

 

  武王与受战于牧野。王曰。古人有言。牝鸡无晨。言无晨鸣之道。牝鸡之晨。惟家之索。索。尽也。喻妇知外事。雌代雄鸣则家尽。妇夺夫政则国亡也。 

  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妲己惑纣。纣信用之。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言纣弃其忠臣。而尊长逃亡罪人信用之。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尔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使四方罪人暴虐奸宄于都邑也。今予发惟龚行天之罚。

 

  王来自商。至于丰。乃偃武修文。倒载干戈。示不复用也。行礼射。设庠序。修文教也。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示天下不复乘用也。

  王若曰。今商王为天下逋逃主。肆予东征。陈于商郊。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壹戎衣天下大定。一着戎服而灭纣。言与众同心。动有成功(旧无功字。补之。)也。

  释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闾。封。益(旧无益字。补之。)其土也。商容。贤人。纣所黜退。散鹿台之财。发巨桥之粟。纣所积之府仓也。皆散发以赈贫民也。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施舍己责。救乏赒无。所谓周有大赉也。天下皆悦仁服德也。

 

  西旅献獒。西旅。远国也。贡大犬。大保乃作旅獒。用训于王。陈贡獒之义。以训谏也。曰。乌虖。明王慎德。四夷咸宾。言明王慎德以怀远。故四夷皆宾服。无有远近。毕献方物。惟服食器用。天下万国尽贡方土所生之物。惟可以供服食器用者。言不为耳目华侈。

  王乃昭德之致于异姓之邦。无替厥服。德之所致。谓远夷之贡也。以分赐异姓诸侯。使无废其职也。分珤玉于伯叔之国。时庸展亲。以宝玉分同姓之国。是用诚信其亲亲之道也。人弗易物。惟德其物。言物贵由人也。有德则物贵。无德则物贱。所贵在德也。

  德盛弗狎侮。盛德必自敬。何狎易侮慢之有也。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以虚受人。则人尽其心矣。狎侮小人。罔以尽其力。以悦使民。民忘其劳则尽力矣。玩人丧德。玩物丧志。以人为戏弄。则丧其德矣。以器物为戏弄。则丧其志矣。弗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弗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游观为无益。奇巧为异物。言明王之道。以德义为益。器用为贵。所比化俗生民。

  犬马非其土生弗畜。非此土所生不畜。以不习其用。珍禽奇兽。弗育于国。皆非所用。有所损害故也。弗珤远物。则远人格。不侵夺其利则来服。所珤惟贤。则迩人安。宝贤任能。则近人安。近人安则远人安矣。

  乌虖。夙夜罔或弗勤。言当常勤于德。弗务细行。终累大德。轻忽小物。积害毁大。故君子慎其微也。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谕向成也。未成一篑。犹不为山。故曰功亏一篑。是以圣人乾乾日侧。慎终如始也。允迪兹。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言其能信蹈行此诫。则生民安其居。天子乃世世王天下也。武王虽圣。犹设此诫。况其非圣。可以无诫乎。其不免于过则亦宜矣。

 

  王若曰。小子封。封。康叔名。惟乃丕显考文王。克明德慎罚。弗敢侮鳏寡。庸庸祗祗。威威显民。惠恤穷民。不慢鳏夫寡妇。用可用。敬可敬。刑可刑。明此道以示民也。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诞受厥命。天美文王。乃大命之杀兵殷。大受其王命。

  往尽乃心。无康好逸豫。往当尽汝心为政。无自安好逸豫也。我闻曰。怨弗在大。亦弗在小。惠弗惠。懋弗懋。不在大。起于小也。不在小。小至于大也。言怨不可为。故当使不顺者顺。不勉者勉也。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爱养民如赤子。不失其欲。惟民其皆安治也。

  非汝封刑人杀人。言得刑杀人也。无或刑人杀人。无以得刑杀人而有妄刑杀也。非汝封劓刵人。劓。截鼻也。刵。截耳也。无或劓刵人。所以举轻刑以戒。为人轻行之也。

  王曰。封。元恶大憝。矧惟弗孝弗友。言人之罪恶。莫大于不孝不友。乃其速由文王作罚。刑兹无赦。言当亦速用文王所作违教之罚。刑此无得赦也。敬哉。无作怨。勿用非谋非彝。言当修己以敬。无为可怨之事。勿用非善之谋。非常之法。小子封。惟命弗于常。当念天命之不于常也。行善则得之。行恶则失之。

 

  王若曰。乃穆考文王。诰庶邦御事。朝夕曰。祀兹酒。文王所告众国治事吏。朝夕敕之。唯祭祀而用此酒。不常饮也。曰小大邦用丧。亦罔非酒惟辜。于小大之国所用丧。无不以酒为罪也。饮惟祀。德将无醉。饮酒惟当因祭祀。以德自将。无至醉。

  在昔殷先哲王。惟御事。弗敢自暇自逸。惟殷御治事之臣。不敢自宽暇自逸豫。矧曰。其敢崇饮。崇。聚也。自逸暇犹不敢。况敢聚会饮酒乎。弗惟弗敢。亦弗暇。非徒不敢。志在助君敬法。亦不暇饮。

  在今后嗣王酣身。嗣王。纣也。酣乐其身。不忧政也。惟荒腆于酒。弗惟自息。言纣大厚于酒。昼夜不念自息。庶群嗜酒。腥闻在上。故天降丧于殷。纣众群臣用酒耽荒。腥秽闻在天。故下丧亡于殷也。天非虐。惟人自速辜。言凡为天所亡。天非虐人。惟人所行恶自召罪。

  古人有言曰。人无于水鉴。当于民鉴。古贤圣有言。人无于水鉴。当于民鉴也。视水见己形。视民行事见吉凶。今惟殷坠命。我其可弗大鉴。今惟殷纣无道。坠失天命。我其可不大视为戒也。

 

  周公作无逸。中人之性好逸豫。成王即政。恐其逸豫。故以所戒名篇。周公曰。乌虖。君子所其无逸。叹美君子之道。所在念德。其无逸豫也。君子且犹然。况王者乎。先知稼穑之艰难。乃逸。则知小人之依。稼穑农夫之艰难事。先知之。乃谋逸豫。则知小民所依怙。

  我闻曰。昔在殷王中宗。大戊也。治民祗惧。弗敢荒宁。为政敬。身畏惧。不敢荒怠自安。享国七十有五年。以敬畏之故。得寿考之福也。其在高宗。嘉靖殷邦。至于小大。无时或怨。善谋殷国。至于小大之政。民无时有怨也。享国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汤孙太甲。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弗侮鳏寡。知小人以所依。依仁政也。故能安顺于众民。不敢侮慢惸独也。享国三十有三年。

  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从是三王。各承其后而立者。生则逸豫无法度也。弗知稼穑之艰难。弗闻小人之劳。惟耽乐之从。过乐谓之耽。惟耽乐之从。言荒淫。亦罔或克寿。以耽乐之故。无有能寿者也。或十年。或七八年。或四三年。高者十年。下者三年。言逸乐之损寿也。

  惟我周大王。王季。克自抑畏。大王。周公曾祖。王季即祖也。言皆能以义自抑。畏敬天命也。文王卑服。文王节俭。卑其衣服。自朝至于日中昃。弗皇暇食。用咸和万民。从朝至日昳不暇食。思虑政事。用皆协和万民者也。厥享国五十年。

  自殷王中宗。及我周文王。兹四人迪哲。言此四人皆蹈智明德以临下也。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则皇自敬德。其有告之言小人怨詈者。则大自敬德。增修善政也。

  此厥弗听。人乃或诪张为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则信之。此其不听中正之君。有人诳惑之。言小人怨憾詈汝。则信受之也。乱罚无罪。杀无辜。怨有同是丛于厥身。信谗含怒。罚杀无罪。则天下同怨雠之。丛聚于其身也。

  乌虖。嗣王其监于兹。视此乱罚之祸以为戒也。

 

  蔡叔既没。以罪放而卒也。王命蔡仲践诸侯位。王。成王也。父卒命子。罪不相及。王若曰。小子胡。胡。仲名也。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天之于人。无有亲疏。惟有德者则辅佐之。民心于上无有常主惟爱己者则归往之。为善弗同。同归于治。为恶弗同。同归于乱。尔其戒哉 慎厥初。惟其终。康济小民。率自中。无作聪明乱旧章。汝为政当安小民之业。循用大中之道。无敢为小聪明。作异辩。以变乱旧典文章也。详乃视听。罔以侧言改厥度。则予一人汝嘉。详审汝视听。非礼义勿视听也。无以邪巧之言。易其常度。必断之以义。则我一人善汝矣。小子胡。汝往哉。无荒弃朕命。汝往之国。无废我命。欲其终身奉行之。

 

  王若曰。猷告尔四国多方。顺大道。告四方。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惟圣人无念于善。则为狂人。惟狂人能念善。则为圣人。言桀纣非实狂愚。以不念善故灭亡也。自作不和。尔惟和哉。尔室弗睦。尔惟和哉。尔邑克明。尔惟克勤乃事。大小众官。自为不和。汝有方多士当和之哉。汝亲近室家不睦。汝亦当和之。汝邑中能明。是汝惟能勤职事也。

 

  周公戒于王曰。文王罔攸兼于庶言。庶狱。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文王无所兼知于毁誉众言。及众刑狱。众所当慎之事。惟慎择有司牧夫而已。劳于求才。逸于任贤。是训用违。庶狱庶慎。文王罔敢知于兹。是万民顺法。用违法。众狱众慎之事。文王一无敢自知于此。委任贤能而已也。武王率惟敉功。弗敢替厥义德。武王循惟文王抚安天下之功。不敢废其义德。奉遵父道也。

  孺子王矣。稚子今已为王矣。不可不勤法祖考也。继自今文子文孙。其勿误于庶狱庶慎。惟正是乂之。文子文孙。文王之子孙也。从今以往。惟以正是之道治众狱众慎。其勿误也。

  王曰。若昔大猷。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言当顺古大道。制治安国。必于未乱未危之前思患豫防之。

  曰。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内有百揆四岳。外有州牧侯伯。道尧舜考古以建百官。上下相维。内外咸治也。庶政惟和。万国咸宁。官职有序。故众政惟和。万国皆安。所以为至治也。夏商官倍。亦克用乂。禹汤建官二百。亦能用治。言不及唐虞之清要也。明王立政。弗惟其官。惟其人。言圣帝明王立政修教也。不惟多其官。惟在得其人也。

  立太师。太傅。太保。兹惟三公。论道经邦。燮理阴阳。师。天子所师法。傅。傅相天子。保。保安天子于德义者也。此惟三公之任。佐王论道。以经纬国事。和理阴阳也。官弗必备。唯其人。三公之官。不必备员。惟其人有德乃处之也。

  少师。少傅。少保。曰三孤。孤。特也。卑于公。尊于卿。特置此三人也。贰公弘化。寅亮天地。弼予一人。副贰三公弘大道化。敬信天地之教。辅我一人之治。

  冢宰掌邦治。统百官。均四海。天官卿称太宰。主国政治。统理百官。均平四海之内邦国。言任大。司徒掌邦教。敷五典。扰兆民。地官卿。主国教化。布五常之教。安和天下众民。使小大协睦也。

  宗伯掌邦礼。治神人。和上下。春官卿。主宗庙天地神祗人鬼之事。及国之五礼。以和上下尊卑等列也。司马掌邦政。统六师。平邦国。夏官卿。主戎马之事。掌国征伐。统正六军。平治王邦四方之乱也。

  司寇掌邦禁。诘奸慝。刑暴乱。秋官卿。主寇贼。法禁治奸恶。刑疆暴作乱者也。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冬官卿。主国空土。以居士农工商四民。使顺天时。分地利。授之土。

  六卿分职。各帅其属。以倡九牧。阜成兆民。六卿各率其属官大夫士治其所分之职。以倡导九州之牧伯为政。大成兆民之性命。皆能其官。则政治矣。

  王曰。乌虖。凡我有官君子。钦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有官君子。大夫以上也。叹而戒之。使敬所司。慎出令。从政之本也。令出必惟行之。不惟反改。二三其令。乱之道也。 

  以公灭私。民其允怀。从政以公平灭私情。则民其信归之。学古入官。议事以制。政乃弗迷。言当先学古训。然后入官治政。凡制事必以古义议度终始。政乃不迷错也。其尔典常作师。无以利口乱厥官。其汝为政。当以旧典常故事为师法。无以利口辩佞乱其官也。弗学墙面。莅事惟烦。人而不学。其犹正墙面而立。临政事必烦矣。

  戒尔卿士。功崇惟志。业广惟勤。此戒凡有官位。但言卿士。举其掌事者也。功高由志。业广由勤也。位弗期骄。禄弗期侈。贵不与骄期而骄自至。富不与侈期而侈自来。骄侈以行。己所以速亡也。恭俭惟德。无载尔伪。言当恭俭。惟以立德。无行奸伪也。作德。心逸日休。作伪。心劳日拙。为德。直道而行。于心逸豫。而名日美。为伪。饰巧百端。于心劳苦。而事日拙。不可为之也。

  居宠思危。罔弗惟畏。弗畏入畏。言虽居贵宠。当常思危惧。无所不畏。若乃不畏。则入不可畏之刑。
  推贤让能。庶官乃和。贤能相让。俊乂在官。所以和谐也。举能其官。惟尔之能。称匪其人。惟尔弗任。所举能修其官。惟亦汝之功能也。举非其人。惟亦汝之不胜其任也。

  王曰。乌虖。三事暨大夫。敬尔有官。乱尔有政。难而敕公卿以下。各敬居汝所有之官。治汝所有之职也。以右乃辟。永康兆民。万邦惟无斁。言当敬治官政。以助汝君长安天下兆民。则天下万国惟乃无厌我周德也。

 

  周公既殁。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成王重周公所营。故命陈分居。正东郊成周之邑。王若曰。君陈。我闻曰。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所闻上古圣贤之言也。政治之至者。芬芳馨气。动于神明。所谓芬芳。非黍稷之气。乃明德之馨。厉之以德也。

  凡人未见圣。若弗克见。既见圣。亦弗克由圣。此言凡人有初无终也。未见圣道。如不能得见。已见圣道。亦不能用之。所以无成也。尔其戒哉。

  尔惟风。下民惟草。汝戒勿为凡人之行也。民从上教而变。犹草应风而偃。不可不慎也。无依势作威。无倚法以削。无乘势位作威民上。无倚法制以行刻削之政。宽而有制。从容以和。宽不失制。动不失和。德教之治也。

  殷民在辟。予曰辟。尔惟勿辟。予曰宥。尔惟勿宥。惟厥中。殷民有罪在刑法者。我曰刑之。汝勿刑也。我曰赦宥。汝勿宥也。惟其当以中正平理断也。无弗若于汝政。弗化于汝训。辟以止。辟乃辟。有不顺于汝政。不变于汝教。刑之而惩止犯刑者。乃刑之也。
  尔无忿疾于顽。无求备于一人。人有顽嚣不喻。汝当训之。无忿怒疾之。使人当器之。无责备于一夫也。

  王(王旧作命。改之)曰。乌虖。父师。毕公代周公为大师。为东伯。命之代君陈也。政贵有恒。辞尚体要。弗惟好异。政以仁义为常。辞以体实为要。故贵尚之。若异于先王。君子不好也。商俗靡靡。利口惟贤。余风未殄。公其念哉。纣以靡靡利口为贤。覆亡国家。今殷民利口。余风未绝。公其念绝之也。

  我闻曰。世禄之家。鲜克由礼。以荡陵德。实悖天道。世有禄位而无礼教。少不以放荡陵邈有德者。如此。实乱天道也。獘化奢丽。万世同流。言弊俗相化。车服奢丽。虽相去万世。若同一流者也。兹殷庶士。骄淫矜侉。将由恶终。闲之惟艰。言殷士骄恣过制。矜其所能。以自侉大。将用恶自终。以礼御其心惟难也。  惟周公克慎厥始。惟君陈克和厥中。惟公克成厥终。周公迁殷顽民以消乱阶。能慎其始也。君陈弘周公之训。能和其中也。毕公阐二公之烈。能成其终也。钦若先王成烈。以休于前政。敬顺文武成业。以美于前人之政。所以勉毕公。

 

  穆王命君牙作周大司徒。穆王。昭王子也。王若曰。乌虖。惟乃祖乃父。世笃忠贞。服劳王家。厥有成绩。纪于大常。言汝父祖世厚忠贞。服事勤劳王家。其有成功见纪录。书于王之大常。以表显之也。

  惟予小子。嗣守文武成康遗绪。亦惟先王之臣。克左右乱四方。惟我小子。继守先王遗业。亦惟父祖之臣。能佐助我治四方。言己无所能也。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言祖业之大。己才之弱。故心怀危惧也。虎噬畏噬。春冰畏陷。危惧之甚也。

  今命尔予翊。作股肱心膂。今命汝为我辅翊股肱心体之臣。言委任之也。尔身克正。罔敢弗正。民心罔中。惟尔之中。言汝身能正。则下无敢不正。民心无中。从女取中。必当正身。示民以中正之道。

  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夏月暑雨。天之常道。小民惟怨叹咨嗟。言心无中正也。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厥惟艰哉。思其艰以图其易。民乃宁。天不可怨。民犹怨嗟。治民其惟艰哉。当思虑其艰以谋其易。民乃安。

 

  王若曰。伯冏。昔在文武。聪明齐圣。小大之臣。咸怀忠良,聪明。听视远也。齐。通无滞碍也。臣虽官有尊卑。无不忠良。其侍御仆从。罔匪正人。给侍进御。仆从从官。官虽微。无不用中正之人。以旦夕承弼厥辟。出入起居。罔有弗钦。小臣皆良。仆从皆正。以旦夕承辅其君。故君出入起居。无有不敬。发号施令。罔有弗臧。下民祗若。万邦咸休。言文武发号施令。无有不善。下民敬顺其命。万国皆美其化也。

  惟予一人无良。实赖左右前后有位之士。匡其弗及。惟我一人无善。实恃左右前后有职位之士。匡正其不及。言此责群臣正己者也。绳愆纠谬。格其非心。俾克绍先烈。言恃左右之臣。弹正过误。检其非妄之心。使能继先王之功业也。

  今予命汝作大仆正。正于群仆侍御之臣。欲其教正群仆无敢佞伪也。懋乃后德。交修弗逮。言侍御之臣。无小大亲疏。皆当勉汝君为德。更代修进其所不逮也。慎简乃僚。无以巧言令色便辟侧媚。其惟吉士。当谨慎简选汝僚属侍臣。无得用巧言无实。令色无质。便辟足恭。侧媚诏谀之人。其惟皆吉良正士也。

  仆臣正。厥后克正。仆臣谀。厥后自圣。言仆臣皆正。则其君乃能正。仆臣诏谀。则其君乃自谓圣。后德惟臣。弗德惟臣。君之有德。惟臣成之。君之无德。惟误之。言君所行善恶。专在左右也。尔无昵于憸人。充耳目之官。迪上以非先王之典。汝无亲近憸利小子之人。充备侍从。在视听之官。导君上以非先王之法也。

 

  王曰。鸣呼。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孙。皆听朕言。皆王同姓有父兄弟子孙列者也。尔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虽畏勿畏。虽休勿休。汝当庶几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之戒。行事虽见畏。勿自谓可敬畏。虽见美。勿自谓有德美。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先戒以劳谦之德。次教以惟敬五刑。所以成刚柔正直之三德也。天子有善。则兆民赖之。

  王曰。吁。来。有邦有土。告尔祥刑。吁。叹也。有国有土。诸侯也。告汝以善用刑之道也。在今尔安百姓。何择非人。何敬非刑。在今汝安百官兆民之道。当何所择。非惟吉人乎。当何所敬。非惟五刑乎。
  两造具备。师听五辞。两。谓囚证也。造。至也。两至具备。则众狱官共听其入五刑之辞也。五辞简孚。正于五刑。五辞简核。信有罪验。则正之于五刑也。五刑不简。正于五罚。不简核。谓不应五刑。当出金赎罪也。五罚弗服。正于五过。不服。不应罚也。正于五过。从赦免也。 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刑疑赦。从罚。罚疑赦。从免。刑罚世轻世重。惟齐非齐。言刑罚随世轻重也。刑新国用轻典。刑乱国用重典。刑平国用中典。凡刑所以齐非齐。
  非佞折狱。惟良折狱。罔非在中。非口才可以断狱。惟平良可以断狱。无非在中正也。哀敬折狱。咸庶中正。当矜下民之犯法。敬断狱之害人。皆庶几必得中正之道也。其刑其罚。其审克之。其所刑。其所罚。其当审能之。无失中(中下有正字)也。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