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论语治要

增补论语治要

说明:黑色原文为《群书治要》所载《论语》原文。蓝色为《群书治要》中点评。绿色为申时义增补《论语》治要条目,橙色乃申时义所添点评。

 

群书治要 卷九

  学 

  有子曰。孔子弟子有若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仁之本与。先能事父兄。然后仁可成。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子。孔子。巧言。好其言语。令色。善其颜色。皆欲令人悦之。少能有仁也。

  曾子曰。孔子弟子。曾参也。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言凡所传之事。得无素不讲习而传之者也。

  子曰。导千乘之国。导谓为之政教也。敬事而信。为国者举事必敬慎。与民必诚信也。节用而爱人。节用。不奢侈也。国以民为本。故爱养之。使民以时。不妨夺农务也。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文者。古之遗文。

  子夏曰。孔子弟子卜商也。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尽忠节。不爱其身也。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主。亲也。惮。难也。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慎终者。丧尽其哀。追远者。祭尽其敬。人君行此二者。民化其德。皆归于厚也。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人知礼贵和而每事从和。不以礼为节。亦不可行也。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不患莫己之,求为可知也。患己知之不早,则屈学以阿世。患不知人也。

  为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德者无为。犹北辰之不移。而众星共之。

  子曰。诗三百。篇之大数。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归于正也。

  子曰。导之以政。政谓法教。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苟免。导之以德。德谓道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格。正也。

        子曰。视其所以。以。为也。为善者。为君子。为恶者,为小人。观其所由。由。径也。言观其所径从。所有者。言其事迹来历从由也。察其所安。所安者,言其本心所主定止之处也。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廋。慝也。言观人始终。安所慝其情。

           子曰。君子不器。器者,各适其能而不能相通。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忠信为周。阿党为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内不以自诬。外不以自欺。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哀公。鲁君谥也。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错。置也。举正直之人用之。废置邪枉之人。则民服其上。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康子。鲁卿季孙肥也。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庄。严也。君临民以严。则民敬上也。孝慈则忠。君能上孝于亲。下慈于民。则民忠矣。举善而教不能则劝。举用善人而教不能者则民劝。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无信。其余终无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大车。牛车。輗。辕端横木以缚轭者。小车。驷马车。軏。辕端上曲钩衡者也。

   

  林放问礼之本。林放。鲁人。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易。和易。言礼之本意。失于奢不如俭也。丧失于和易。不如哀戚。

  祭如在。言事死如事生。祭神如神在。谓祭百神。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定公。鲁君谥。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造次。急遽也。颠沛。僵仆也。虽急遽僵仆。不违仁也。

  子曰。民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此党谓族亲也。过厚则仁。过薄则不仁也。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何有者。言不难也。不能以礼让为国乎。如礼何。如礼何者。言不能用礼也。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具不得中。奢则骄溢招祸。俭约则无忧患也。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讷。迟钝也。言欲迟。行欲疾。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孔文子。卫大夫孔圉。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敏者。识之疾也。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子产。公孙侨也。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其思之至三者,特以世故太深,过为谨慎。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足恭。便僻貌也。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丘明。鲁大史也。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孔子之志如此。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讼犹责也。言人有过莫能自责也。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颜回。孔子弟子也。迁者移也。不贰过。有不善未尝复行也。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言教人者,当随其高下而告与之。

   

   子曰。默而识之。识,记也。学而不厌。厌。满足。诲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也。不善不能改也。是吾忧也。夫子常以此四者为忧也。

  子之所慎。齐。战。疾。慎齐。尊祖考。慎战。重民命。慎疾。爱性命也。

  子曰。我三人行。必得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言我三人行。本无贤愚。择善从之。不善改之。故无常师。

  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道不远。行之则是。

            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葸。畏惧之貌也。言慎而不以礼节之。则常畏惧。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绞。刺。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偸。兴。起也。能厚于亲属。不遗忘其故旧。行之美者也。则皆化之。起为仁厚之行。不偷薄。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大也。毅。强而能断也。士弘毅然后能负重任致远路也。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仁以为己任。重莫重焉。死而后已。远莫远焉。

         子曰。兴於诗。立於礼。成於乐。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欲各专一于其职也。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言此者。勉人学也。

  子曰。巍巍乎。舜禹有天下。而不与焉。美其有成功。能择任贤臣。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则。法也。美尧能法天而行化也。荡荡乎。民无能名焉。荡荡。广远之称也。言布其(本书布其作其布)德广远。民无能识名焉。焕乎。其有文章也。焕。明也。其立文垂制 又着明。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禹。稷。契。皋陶。伯益也。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乱。治也。治官者十人。谓周公。召公。太公。毕公。荣公。大颠。闳夭。散宜生。南宫适。其一人谓文母也。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斯。此也。言尧舜交会之间。比于此周。周冣盛多贤。然尚有一妇人。其余九人而已。人才难得。岂不然乎。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力下脱乎字)沟洫。禹。吾无间然矣。间。非也。菲。薄也。致孝于鬼神。谓祭祀丰洁也。黻。祭服之衣。冕。冠名也。

   

   子绝四。毋意。意,测度也。毋必。必,期必也。毋固。固,执滞也。毋我。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君子法之,自强不息。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篑。土笼也。此劝人于道德也。为山者其功虽已多。未成一笼而中道止者。我不以其前功多而善之。见其志不遂。故不与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平地者将进加功。虽始覆一篑。我不以其功少而薄之。据其欲进而与之。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谷之始生曰苗。吐华曰秀。成谷曰实。君子贵自勉也。

        子曰。岁寒。然後知松柏之後雕也。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君子乐天知命故不忧。审物明辨故不惑。定心致公故不惧。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权者。反经而善者也。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克己。约身。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一日犹见归。况终身乎。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行善在己。不在人。曰。请问其目。知其必有条目。故请问之。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此四者。克己复礼之目。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敬事此语。必行之。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仁之道。莫尚乎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在邦为诸侯。在家为卿大夫。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诉。不行焉。可谓明也已。子张。孔子弟子颛孙师也。谮人之言。如水之浸润。以渐成之。肤受。皮肤外语。非其内实也。浸润之谮。肤受之诉。不行焉。可谓远也已。无此二者。非但为明。其德行高远。人莫之及也。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死者。古今常道。人皆有之。治邦不可失信。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对曰。盍彻乎。盍。何不也。周法什一而税。谓之彻也。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二。谓什二而税。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子张问崇德辨惑。辨。别。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徙义。见义则徙意从之。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爱恶当有常。一欲生之。一欲死之。是心惑也。

  子曰。听讼吾犹人。与人等。必也使无讼乎。化之在前。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季康子问政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而正。孰敢不正。康子。鲁上卿。诸臣之帅。

  季康子患盗。问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言民化于上。不从其令。从其所好。

  季康子问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就。成也。欲多杀以止奸也。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风。必偃。亦欲康子先自正也。偃。仆也。加草以风。无不仆者。犹民之化于上也。

  樊迟曰。敢问崇德。修慝。辨惑。孔子弟子樊须也。慝。恶也。修。治也。治恶为善。子曰。先事后得。非崇德与。先劳于事。然后得报。攻其恶。毋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

  樊迟问智。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措诸枉。能使枉者直。举正直之人用之。废邪枉之人。则皆化为直也。樊迟退。见子夏。曰。何谓也。子夏曰。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言舜。汤有天下。选择于众。举皋陶。伊尹。则不仁者远。仁者至矣。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孔子弟子仲由也。先导之以德。使人信之。然后劳之。易曰。悦以使民。民忘其劳。请益。曰。毋倦。子路嫌其少。故请益。曰无倦者。行此上事无倦则可矣。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孔子弟子冉雍也。言为政当先任有司。而后责其事也。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汝所不知者。人将自举之。各举其所知。则贤才无遗矣。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问往将何所先行之也。子曰。必也正名乎。正百事之名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礼以安上。乐以移风。二者不行。则有淫刑滥罚矣。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言之必可行也。所名之事。必可得而明言也。所言之事。必可得而遵行。

  子曰。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情。情实也。言民化上各以实应也。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令。教令也。

  子适卫。冉子仆。冉有御也。子曰。庶矣哉。庶。众也。言卫民多也。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子曰。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胜残。胜残暴之人使不为恶也。去杀。不用刑杀也。诚哉是言也。古有此言。孔子信之。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三十年曰世。如有受命王者。必三十年仁政乃成。

  子曰。苟正其身。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国。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者是。其几也。以其大要。一言不能兴国也。几。近也。有近一言兴国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事不可一言而成知。如此则可近之。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言无乐于为君。所乐者。唯乐其言而不见违也。如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人君所言善。无违之者。则善也。所言不善。而无敢违之者。则近一言而丧国矣。

  叶公问政。叶公名诸梁。子曰。近者悦。远者来。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莒父。鲁下邑也。子曰。毋欲速。毋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事不可以速成。而欲其速。则不达矣。小利妨大。则大事不成矣。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虽之夷狄无礼义之处。犹不可弃去而不行之。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南国之人也。言巫医不能治无常之人。善夫。善南人之言也。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心和。然其所见各异。故曰不同。小人所嗜好者同。然各争利。故曰不和也。

  子贡问曰。鄕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鄕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鄕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善人善己。恶人恶己。是善善明。恶恶著也。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悦也。不责备于一人。故易事也。悦之不以道。不悦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度才而官之。小人难事而易悦也。悦之虽不以道。悦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君子自纵泰。似骄而不骄。小人拘忌。而实自骄矜也。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言用不习之民使之战。必破败。是为弃之。

  宪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有勇者不必有仁。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虽曰君子。犹未能备也。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公叔文子。卫大夫。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也。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也。

  子谓卫灵公之无道也。季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言虽无道。所任者各当其才。何为当亡也。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而犯之。事君之道。义不可欺。当犯颜谏争。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履而行之。今之学者为人。徒能言之。

  子曰。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有人来。不逆之以为诈。不亿疑之以为有不信。然而人有诈不信。有以先发知之。是人贤逆诈亿不信。所以恨耻之也。

        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敬其身也。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病犹难也。

    

  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言任官得其人。故无为也。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行乎哉。言不可行也。子张书诸绅。绅。大带也。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而害仁。死而后成仁。则志士仁人不爱其身也。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据见万物之生。以为四时之始。取其易知也。乘殷之辂。大辂越席。昭其俭也。服周之冕。取其黈纩塞耳。不任视听。乐则韶舞。韶。舜乐也。尽善尽美。故取之。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危。具能惑人心使淫乱危殆。故当放远之也。

  子曰。人而无远虑。必有近忧。

  子曰。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文仲。鲁大夫也。柳下惠。展禽也。知贤不举。为窃位也。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责己厚。责人薄。所以远怨咎也。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言临事而惧,好谋而成也。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言终无成。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君子责己。小人责人。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有言者不必有德。故不可以言举人也。不以人废言。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终身行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乱大谋。巧言利口。则乱德义。小不忍。则乱大谋。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或众阿党比周。或其人特立不群。故好恶不可不察也。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材大者道随大。材小者道随小。故不能弘人也。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是故有大略者不可责以捷巧。有小智者不可任以大功。

       子曰。君子贞而不谅。唯义所在。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归咎于季氏。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周任。古之良史也。言当陈才力。度己所任以就其位。不能则当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言辅相人者。当能持危扶颠。若不能。何用相为也。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柙。槛也。椟。柜也。失虎毁玉。非典守者过耶。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固。城郭完坚。兵甲利也。费。季氏邑。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疾如汝言。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舍其贪利之说。而更作他辞。是所疾。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土地人民之寡少。患政治之不均平。不患贫而患不安。忧不能安民耳。民安国富。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政教均平。则不患贫矣。上下和同。则不患寡矣。大小安宁。不倾危矣。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萧之言肃也。墙谓屏也。君臣相见之礼。至屏而加肃敬焉。是以谓之萧墙。后季氏家臣阳虎果囚季桓子也。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便辟。巧避人所忌以求容媚。友善柔。面柔者也。友便佞。损矣。便。辩也。谓佞而辩。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动则得礼乐之节。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恃尊贵以自恣。乐佚游。佚游。出入不节。乐宴乐。损矣。宴乐。沈荒淫黩也。三者自损之道。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躁。不安静。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隐。匿。不尽情实。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未见君子颜色所趋向而便逆先意语者。犹瞽者也。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得。贪得也。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顺吉逆凶天之命。畏大人。大人即圣人。与天地合德也。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谓有所不通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孔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得而称焉。千驷。四千疋也。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首阳。山名。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此所谓以德为称。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君子慎所习。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不见侮也。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应事疾,则多成功。惠则足以使人。

  子曰。由。汝闻六言六蔽乎。对曰。未。居。吾语汝。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仁者爱物。不知所以裁之。则愚也。好智不好学。其蔽也荡。荡。无所适守。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父子不知相为隐之辈。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狂。妄抵触人也。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言礼非但崇此玉帛而已。所贵者乃贵其安上治民。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乐之所贵者。移风易俗也。非但谓钟鼓而已。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乡原,能伸其是非之不忤于世者。随众依违,乡之人以其合君子而贤之。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哉。言不可与事君。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患得之者。患不能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无所不至者。言邪媚无所不为。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其邪好而夺正色。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其邪音而乱雅乐。恶利口之覆邦家也。利口之人。多言少实。苟能悦媚时君。倾覆国家也。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恶者。好称说人恶。所以为恶也。恶居下流而讪上者。讪。谤毁也。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窒。塞。曰。赐也亦有恶也。恶徼以为智者。徼。抄也。抄人之意以为己有。恶不逊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讦。谓攻发人之阴私。

   

  柳下惠为士师。士师。典狱之官也。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苟直道以事人。所至之国。具当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周公谓鲁公。鲁公。周公之子伯禽也。曰。君子不施其亲。施。易也。不以他人之亲易己之亲。不使大臣怨乎不以。以。用也。怨不见听用也。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大故。谓恶逆之事也。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文。文饰其过。不言情实也。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厉。病。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阳肤。曾子弟子也。士师。典狱官也。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民之离散。为轻漂犯法。乃上之所为。非民之过也。当哀矜之。勿自喜能得其情也。

  子贡曰。纣之不善也。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纣为不善以丧天下。后世憎之甚。皆以天下之恶归之于纣也。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更。改也。

  尧 

  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无以万方。万方不与也。万方有罪。我身之过。虽有周亲。不如仁人。亲而不贤不忠。则诛之。管。蔡是也。仁人。箕子。微子。来则用之。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权。秤也。量。斗斛。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重民。国之本也。重食。民之命也。重丧。所以尽哀也。重祭。所以致敬也。宽则得众。敏则有功。公则悦。言政公平则民悦矣。凡此五(五作二)帝三王所以治。故传以示后世也。

  子张问政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屏。除也。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人所利而利之。不亦(不亦上脱斯字)惠而不费乎。利民在政。无费于财。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言君子不以寡小而慢之。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不宿戒而责目前成。为视成也。慢令致期谓之贼。与民无信而虚刻期。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谓财物具当与人。而吝啬于出内。惜难之。此有司之任耳。非人君之道。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