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礼记治要

增补礼记治要

礼 记

  群书治要卷七

  曲 礼

  曲礼曰。毋不敬。礼主于敬。俨若思。言人坐思。貌必俨然。安定辞。审言语也。安民哉。此三句可以安民也。
  傲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此四者。慢游之道。桀纣所以自祸也。
  贤者狎而敬之。狎。习也。近也。习其所行。畏而爱之。心服曰畏。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不可以己心之爱憎。诬人以善恶。
  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
  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感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班。次也。莅。临也。庄。敬也。
  富贵而知好礼。则不骄不淫。贫贱而知好礼。则志不慑。慑犹怯惑。
  国君春田不围泽。大夫不掩群。士不取麛卵。生乳之时。重伤其类。
  岁凶。年谷不登。登。成也。君膳不祭肺。马不食谷。驰道不除。祭事不县。大夫不食粱。士饮酒不乐。皆自为贬损。忧民也。礼。食杀牲祭先。不祭肺。则不杀。除。治也。县。乐器。钟磬之属也。

 

  檀 弓
  知悼子卒。未葬。悼子。晋大夫荀盈也。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历阶而升堂。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三酌皆罚爵。平公呼而进之曰。蒉。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纣以甲子死。桀以乙卯亡。王者谓之疾日。不以举乐。所以自戒惧也。知悼子之丧在堂。未葬。斯其为子卯也。大矣。言大夫丧重于疾日。旷也。大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诏。吿也。太师典司奏乐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言调贪酒食也。亵。嬖也。近臣亦当规君。疾。忧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供。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也。防。禁放溢者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闻义则服。杜蒉洗爵而扬觯。举爵于君。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斯爵。欲后世以为戒。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此爵遂因杜蒉为名。毕献。献宾与君也。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怪其哀甚也。使子贡(子贡作子路)。问之。曰。昔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之父曰舅。夫子曰。何为不去。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阳门之介夫死。阳门。宋国门也。介夫。甲胄衞士。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子罕。乐喜也。晋人之觇宋者。反报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悦。殆不可伐也。觇。窥视也。孔子闻之曰。善哉。觇国乎。善其知微。

 

  王 制
  凡官民材。必先论之。论。谓考其德行道艺也。论辨。然后使之。辨。谓考问得其定也。任事。然后爵之。爵。谓正其秩次。位定。然后禄之。爵人于朝。与士共之。刑人于市。与众弃之。必共之者。所以审慎之。
  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豺祭兽。然后田猎。鸠化为鹰。然后设罻罗。草木零落。然后入山林。昆虫未蛰。不以火田。取物必顺时候也。昆虫者。得阳而生。得阴而藏也。
  国无九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也。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然后天子食日举以乐。民无食菜之饥色。天子乃日举乐以食也。

 

  月 令
  孟春之月。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于东郊。命相布德和令。行庆施惠。下及兆民。相。谓三公相王之事者也。德。谓善教也。令。谓时禁也。庆。谓休其善也。惠。谓恤其不足也。是月也。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谓以上辛郊祭天也。郊祀后稷以祈农事也。上帝。太微之帝也。乃择元辰。天子亲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耕躬帝籍。元辰。盖郊后吉辰也。帝借。为天神借民力所治之田也。禁止伐木。盛德所在。毋覆巢。毋杀孩虫。胎夭飞鸟。毋麛毋卵。为伤萌幼之类。毋聚大众。毋置城郭。为妨农之始也。掩骼埋胔。为死气逆生气也。骨枯曰骼。肉腐曰胔也。不可称兵。称兵必有夭殃。逆生气也。
  仲春之月。养幼少。存诸孤。助生气也。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顺阳气也。省。减也。肆。谓死刑暴尸。毋竭川泽。毋漉陂池。毋焚山林。顺阳养物。
  季春之月。天子布德行惠。命有司发仓廪。赐贫穷。振乏绝。振犹救也。开府库出币帛。聘名士。礼贤者。聘。问也。名士不仕者。命司空曰。时雨将降。下水上腾。修利堤坊。导达沟渎。开通道路。毋有鄣塞。所以除水潦。便民事也。田猎罝罦罗罔毕翳餧兽之药。无出九门。为逆天时也。天子九门也。命野虞毋伐桑柘。爱蚕食也。野虞谓主田及山林之官。后妃斋戒。亲帅(无帅字)东向躬桑。禁妇女无观。省妇使以劝蚕事。后妃亲采桑。示帅先天下也。东向者。向时气。无观。去容饰也。妇使缝线组紃之事。命工师。百工咸理。监工日号。无悖于时。毋或作为淫巧以荡上心。咸。皆也。于百工皆治理其事之时。工师则监之。日号令戒之。以此二事。百工作器物各有时。逆之则功不善也。淫巧。谓伪饰不如法也。荡。谓动之使生奢泰。

  孟夏之月。无起土功。毋发大众。为妨蚕农之事。命野虞劳农。命农勉作。毋休于都。急趣农事。
  仲夏之月。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乃命百县雩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实。阳气盛而恒旱。山川百原。能兴云雨者也。雩帝。谓雩五精之帝也。百辟卿士。古者上公以下。若句龙。后稷之类。
  季夏之月。树木方盛。无有斩伐。为其未坚靭也。毋发令而待。以妨神农之事。发令而待。谓出徭役之令以豫惊民。民惊则心动。是害土神之气也。土神称曰神农者。以其主于稼穑也。水潦盛昌。举大事则有天殃。

  孟秋之月。乃命将帅选士厉兵。命大理审断刑。命百官完堤坊。谨壅塞。以备水潦。
  仲秋之月。养衰老。授几杖。乃命有司趣民收敛。务蓄菜。多积聚。为御冬之备也。乃劝民种麦。毋或失时。麦者。接绝续乏之谷。尤重之也。
  季秋之月。命冢宰举五谷之要。定其租税簿。藏帝籍之收于神仓。霜始降。百工咸休。寒而胶漆作不坚好。

  孟冬之月。赏死事。恤孤寡。死事。谓以国事死也。命百官谨盖藏。谓府库囷仓也。固封疆。备边境。完要塞。谨关梁。大饮烝。十月农功毕。天子诸侯与其群臣饮酒于大学以正齿位。谓之大饮。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祀(祀作祠)于公社。及门闾。腊先祖五祀。此周礼所谓蜡祭也。天宗。谓日月星辰也。五祀。门。户。中霤。灶。行。劳农以休息之。党正属民饮酒正齿位是也。天子乃命将帅讲武。习射御。
  仲冬之月。天子乃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山林薮泽。有能取蔬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导之。务收敛野物也。大泽曰薮。草木之实为蔬食。
  季冬之月。命取冰。冰已入。令吿民出五种。命田官告民出五种。明大寒气过。农事将起。命农计耦耕事。修耒耜。具田器。天子乃与公卿大夫共饬国典。论时令。以待来岁之宜。饬国典者。和六典之法也。周礼以正月为之也。

 

  文王世子
  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鸡初鸣而起。衣服至于寝门外。问内竖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竖。小臣之属。掌外内之通令者。御。如今小吏直日也。内竖曰。安。文王乃喜。及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其有不安节则内竖以吿文王。文王色忧。行不能正履。节。谓居处故事也。履。蹈地也。王季复膳。然后亦复初。食上。必在视寒暖之节。在。察也。食下。问所膳。膳。所食也。然后退。武王帅而行之。帅。循也。文王有疾。武王不脱冠带而养。言常在侧。文王壹饭亦壹饭。文王再饭亦再饭。欲知气力箴药所胜。
  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礼乐。乐所以修内也。礼所以修外也。礼乐交错于中。发形于外。立太傅少傅以养之。养犹教也。言养者积浸成长。太傅审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为之行其礼也。少傅奉世子以观太傅之德行而审谕之。为之说其义也。太傅在前。少傅在后。谓其在学时也。入则有保。出则有师。谓燕居出入时也。是以教谕而德成也。以有四人维持之。师也者。教之以事而谕诸德者也。保也者。慎其身以辅翼之而归诸道者也。慎其身者。谨安护之。是故知为人子。然后可以为人父。知为人臣。然后可以为人君。知事人。然后能使人。君之于世子也。亲则父也。尊则君也。有父之亲。有君之尊。然后兼天下而有之。是故养世子不可不慎也。处君父之位。览海内之士。而近不能以教其子。则其余不足观之也。
  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唯世子而已。其齿于学之谓也。物犹事也。故世子齿于学。国人观之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有父在则礼然。然而众知父子之道矣。其二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有君在则礼然。然而众知君臣之义也。其三曰。将君我。而与我齿让。何也。曰。长长也。然而众知长幼之节。故父在斯为子。君在斯谓臣。居子与臣之节。所以尊君亲亲也。故学之为父子焉。学之为君臣焉。学之为长幼焉。学。教也。父子君臣长幼之道得。而国治。语曰。乐正司业。父师司成。一有元良。万国以贞。世子之谓也。司。主也。一。一人也。元。大也。良。善也。贞。正也。

 

  礼 运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腊者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亦祭宗庙。时孔子仕鲁而在助祭之中。事毕。出游于观之上。喟然而叹。观。阙也。言偃在侧曰。君子何叹。言偃。孔子弟子子游也。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公犹共也。禅位授圣。不家之也。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孝慈之道广也。使老有所终。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无匮乏者。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是谓大同。同犹和平。
  今大道既隐。隐犹去也。天下为家。传位于子也。各亲其亲。各子其子。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乱贼繁多。为此以服之。大人。诸侯也。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兵由此起。以其违大道敦朴之本。其弊则然。老子曰。法令滋章。盗贼多有也。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由。用也。能用礼义成治者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
  言偃复问曰。如此乎。礼之急也。孔子曰。夫礼者。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诗云。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故圣人以礼示之。天下国家可得而正。民知礼则易教也。
  是故礼者。君之大柄。所以治政安君。故圣王修义之柄。礼之序。以治人情。治者。去瑕秽。养精华也。故人情者。圣王之田也。修礼以耕之。和其刚柔。陈义以种之。树以善道。讲学以耨之。存是去非类也。本仁以聚之。合其所盛。播乐以安之。感动使之坚固。
  故治国不以礼。犹无耜而耕也。无以入之也。为礼不本于义。犹耕而不种也。嘉谷无由生也。为义而不讲以学。犹种而不耨也。苗不殖。草不除。讲之以学而不合以仁。犹耨而不获也。无以知收之丰荒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以乐。犹获而不食也。不知味之甘苦。安之以乐而不达于顺。犹食而不肥也。功不见也。
  四体既正。肤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职相序。君臣相正。国之肥也。天子以德为车。以乐为御。诸侯以礼相与。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谓大顺。
  故无水旱昆虫之灾。民无凶饥妖孼之疾。言大顺之时阴阳和也。昆虫之灾。螟螽之属也。故天不爱其道。地不爱其宝。人不爱其情。言嘉瑞出。人情至也。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凤皇骐驎。皆在郊棷,龟龙在宫沼。其余鸟兽之卵胎。皆可俯而窥也。膏。犹甘也。器。谓若银瓮丹甑也。马图。龙马负图而出也。棷。丛草也。沼。池也。则是无故。非有他故使之然。先王能修礼以达义。体信而达顺。故此顺之实也。

 

  礼 器
  礼释回。增美质。措则正。施则行。释犹去也。回。邪僻也。质犹性也。措犹置也。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如松柏之有心。二者居天下之大端。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箭。篠也。端。本也。四物于天下。最得气之本也。或柔靭于外。或和泽于内。以此不变伤。伤作易。人之得礼亦犹然。君子有礼。则外谐而内无怨。故物无不怀仁。鬼神飨德。怀。归。
  先王之立礼也。有本有文。忠信礼之本。义理礼之文。无本不立。无文不行。言必外内具也。礼也者。合于天时。设于地财。顺于鬼神。合于人心。理万物者。故天不生。地不养。君子不以为礼。鬼神弗飨。天不生。谓非其时物也。地不养。谓非其地所生也。
  是故昔者先王之制礼也。因其财物而致其义焉。故作大事必顺天时。大事。祭祀也。为朝夕必放于日月。日出东方。月生西方也。为高必因丘陵。谓冬至祭天于圜丘之上。为下必因川泽。谓夏至祭地于方泽之中。
  是故因天事天。天高。因高者以事之。因地事地。地下。因下者以事之。因名山升中于天。名犹大也。升犹上也。中犹成也。谓巡狩至于方岳。燔柴祭天。告以诸侯之成功也。因吉土以飨帝于郊。吉土。王者所卜而居之土也。飨帝于郊。以四时所兆祭于四郊者也。升中于天而凤皇降。龟龙格。功成而太平。阴阳气和而致象物也。飨帝于郊而风雨节。寒暑时。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气和而庶征得其序。五行。木为雨。金为旸。火为燠。水为寒。土为风。是故圣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
  是故先王制体也以节事。动反本也。修乐以导志。劝之善也。故观其礼乐而治乱可知。乱国礼慢而乐淫也。

 

  内 则
  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冠緌缨。端毕绅。缙笏。咸。皆也。緌。缨之饰也。端。玄端。士服也。庶人深衣也。绅。大带也。左右佩用。必佩者。备尊者使令也。以适父母舅姑之所。
  及所。下气怡声。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温。借也。承尊者必和颜色也。
  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悦则复谏。父母怒不悦。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挞。击。
  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
  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食忠养之。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于犬马尽然。而况于人乎。

 

  玉 藻
  年不顺成。则天子素服。乘素车。食无乐。自贬损也。
  君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故。谓祭祀之时。君子远庖厨。凡有血气之类。弗身践也。践当为翦。声之误。翦犹杀也。

 

  大 传
  圣人南面而听天下。所且先者有五。民不得与焉。且先言未遑余事。一曰治亲。二曰报功。三曰举贤。四曰使能。五曰存爱。功。功臣也。存。察也。察有仁爱者。五者一得。于天下民无不足。无不赡。五者一物纰缪。民不得其死。物犹事。纰犹错也。五事得则民足。一事失则民不得其死。明政之难也。圣人南面而治天下。必自人道始矣。人道谓此五事也。
  是故人道亲亲。言先有恩。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收族故宗庙严。宗庙严故重社稷。重社稷故爱百姓。爱百姓故刑罚中。刑罚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财用足。财用足故百志成。百志成故礼俗刑。礼俗刑然后乐。收族。序以昭穆也。严犹尊也。百志。人之志意所欲也。刑犹成也。诗云。不显不承。无斁于人斯。此之谓也。斁。厌也。言文王之德不显乎。不承先人之业乎。言其显且承之。乐之无厌。

 

  乐 记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宫商角征羽杂比曰音。单出曰声。形犹见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其性也。感于物而后动。言人声在所见。非有常也。噍。踧也。啴。宽绰貌。发犹扬也。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者。故礼以导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
  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音声之道。与政通矣。言八音和否随政。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征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怠懘之音矣。五者君臣民事物也。凡声浊者尊,清者卑。怠懘。敝败不和之貌也。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陂。其臣坏。角乱则忧。其民怨。征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君臣民事物其道乱。则其音应而乱也。荒犹散也。陂。倾也。郑衞之音。乱世之音。比于慢矣。比犹同也。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其政散。其民流。诬上行私而不可止也。濮水之上。地有桑间者。亡国之音。于此水出也。
  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禽兽知此为声耳。不知其宫商之变。八音并作克谐曰乐。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是故不知声者。不可与言音。不知音者。不可与言乐。知乐者则几于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几。近也。听乐而知政之得失。则能正君臣民事物之礼也。
  乐之隆非极音。食飨之礼非致味。隆犹盛。极犹穷。是故先王之制礼乐(旧无先王至礼乐六字。补之)。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教之使知好恶。先王之制礼乐。人为之节。言为作法度以遏其欲也。衰麻哭泣。所以节丧纪也。钟鼓干戚。所以和安乐也。婚姻冠筓。所以别男女也。射鄕食飨。所以正交接也。男二十而冠。女许嫁而筓。成人之礼也。射。大射鄕。鄕。饮酒也。食。食礼飨。飨。礼也。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乐由中出。和在心也。礼自外作。敬在貌也。大乐必易。大礼必简。易简若于清庙大飨然也。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至犹达行。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言顺天地之气与其数也。和。故百物不失。不失性也。节故祀天祭地。成万物有功报焉也。明则有礼乐。教人者也。幽则有鬼神。助天地成物者也。如此。则四海之内。合敬同爱。
  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功主于王业。治主于教民。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言其有损益也。故圣人作乐以应天。制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官犹事也。各得其事。地气上跻。天气下降。鼓之以雷霆。奋之以风雨。动之以四时。暖之以日月。而百化兴焉。如此。则乐者天地之和也。
  礼者。所以缀淫也。缀犹止也。是故先王有大事。必有礼以哀之。有大福。必有礼以乐之。哀乐之分。皆以礼终。大事谓死丧也。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数。制之礼义。合生气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阳而不散。阴而不密。刚气不怒。柔气不慑。四畅交于中。而发作于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夺也。生气。阴阳气也。五常。五行也。密之言闭也。慑犹恐惧也。
  土弊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气衰则生物不遂。世乱则礼慝而乐淫。是故其声哀而不庄。乐而不安。慢易以犯节。流湎以忘本。感条畅之气而灭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贱之也。遂犹成也。慝。秽也。感。动也。动人条畅之善气使失其所也。凡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逆气成象而淫乐兴焉。正声感人而顺气应之。顺气成象而和乐兴焉。唱和有应。回邪曲直。各归其分。而万物之理。各以类相动。成象谓人乐习焉。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类以成其行。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慝礼。不接心术。惰慢邪僻之气。不设于身体。使耳目鼻口心智百体皆由顺正以行其义。反犹本也。术犹道也。
  然后发以声音而文以琴瑟。动以干戚。饰以羽旄。从以箫管。奋至德之光。动四气之和。以着万物之理。奋犹动。动至德之光。谓降天神。出地祗。格祖考也。着。犹成也。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言乐用则正人理。和阴阳也。伦谓人道也。
  魏文侯问于子夏曰。吾端冕而听古乐。则唯恐卧。听郑衞之音。则不知倦。敢问古乐之如彼何也。新乐之如此何也。古乐。先王之正乐也。对曰。今君之所问者乐也。所好者音也。相近而不同。铿锵之类皆为音。应律乃为乐。文公曰。敢问何如。欲知音乐异意。对曰。夫古者天地顺而四时当。民有德而五谷昌。疾疫不作而无妖祥。此之谓大当。然后圣人作为父子君臣。以为纲纪。纲纪既正。天下大定。天下大定。然后正六律。和五声。弦歌诗颂。此之谓德音。德音之谓乐。当谓乐不失其所也。今君之所好者。其溺音乎。
  郑音好滥淫志。宋音燕女溺志。衞音趋数烦志。齐音敖僻骄志。四者淫于色而害于德。是以祭祀弗用也。言四国出此溺音也。为人君者。谨其所好恶而已矣。君好之则臣为之。上行之则民从之。诗云。诱民孔易。此之谓也。诱。进也。孔。甚也。民从君之所好恶。进之于善无难也。
  君子曰。礼乐不可斯须去身。致乐以治心。乐由中出。故治心也。致礼以治躬。礼自外作。故治身也。心中斯须不和不乐。而鄙诈之心入之矣。鄙诈入之。谓利欲生也。外貌斯须不庄不敬。而易慢之心入之矣。易。轻易也。故乐也者。动于内者也。礼也者。动于外者也。乐极则和。礼极则顺。内和而外顺。则民瞻其颜色而不与争也。望其容貌而民不生易慢焉。是故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鄕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是先王立乐之方也。

 

  祭 法
  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是故厉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夏后氏之衰。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以为社。帝喾能序星辰。尧能赏均刑法。舜能勤众事。鲧鄣洪水。禹能修鲧之功。黄帝正名百物。颛顼能修之。契为司徒而民成。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虐。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灾。此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山林川谷丘陵。民所取财用也。非此族也。不在祀典。祀典。谓祭礼也。

 

  祭 义
  祭不欲数。数则烦。烦则不敬。祭不欲疏。疏则怠。怠则忘。是故君子合诸天道。春禘秋尝。忘与不敬。违礼莫大焉。合于天道。因四时之变化。孝子感时而念亲。则以此祭之也。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怆之心。非其寒之谓也。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怵惕之心。如将见之。非其寒之谓。谓凄怆及怵惕。皆为感时念亲也。乐以迎来。哀以送往。
  致斋于内。散斋于外。斋之日。思其居处。思其笑语。思其志意。思其所乐。思其所嗜。斋三日。乃见其所为斋者。见其所为斋。思之熟也。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见乎其位。周旋出户。肃然必有闻乎其容声。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是故先王之孝也。色不忘乎目。声不绝乎耳。心志嗜欲不忘乎心。安得不敬乎。
  君子生则敬养。死则敬享。享犹祭也。飨也。唯圣人为能飨帝。孝子为能飨亲。谓祭之能使之飨之也。帝。天也。
  先王之所以治天下者五。贵有德也。贵贵也。贵老也。敬长也。慈幼也。此五者。先王之所以定天下也。贵有德。为其近于道也。贵贵。为其近于君也。贵老。为其近于亲也。敬长。为其近于兄也。慈幼。为其近于子也。言治国有家道也。
  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陈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于亲。敢不敬乎。遂犹成也。
  夫孝。置之而塞乎天地。敷之而横乎四海。施诸后世而无朝夕。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孝有三。小孝用力。中孝用劳。大孝不匮。劳犹功。思慈爱忘劳。可谓用力矣。尊仁安义。可谓用劳矣。博施备物。可谓不匮矣。思慈爱忘劳。思父母之慈爱己。而自忘己之劳苦。父母爱之。喜而弗忘。父母恶之。惧而无怨。无怨。无怨于父母之心也。父母有过。谏而不逆。顺而谏之。父母既没。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谓礼终。喻贫困犹不取恶人之物以事己(己作亡)亲。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曰。吾闻诸曾子。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跬步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弗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危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及(及作反)于身。不辱其身。不羞其亲。可谓孝矣。径。步邪趋疾也。
  虞。夏。殷。周。天下之盛王也。未有遗年者。是故天子巡狩。诸侯待见于境。天子先见(无见字)百年者。问其国君以百年者所在而往见之。

 

  祭 统
  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礼有五经。谓吉凶宾军嘉也。莫重于祭。谓以吉礼为首也。夫祭者。非物自外至也。自中出。生于心也。心怵而奉之以礼。是故唯贤者能尽祭之义。
  是故君子之教也。外则教之以尊其君长。内则教之以孝于其亲。是故君子之事君也。必身行之。所不安于上。则不以使下。所恶于下。则不以事上。非诸人。行诸己。非教之道也。必身行之。言恕己乃行之。是故君子之教也。必由其本。顺之至也。祭其是与。故曰。祭者教之本也已。教由孝顺生。祭而不敬。何以为也。

 

  经 解
  天子者与天地参焉。故德配天地。兼利万物。与日月并明。明照四海而不遗微小。其在朝廷。则道仁圣礼义之序。燕处则听雅颂之音。行步则有环佩之声。升车则有鸾和之响。居处有礼。进退有度。百官得其宜。万事得其序。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其仪不忒。正是四国。此之谓也。道犹言也。发号出令而民悦。谓之和。上下相亲。谓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谓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谓之义。义与信。和与仁。霸王之器也。有治民之意而无其器。则不成。器谓所操以作事者。义信和仁皆在(在作存)于礼也。
  夫礼之于国也。犹衡之于轻重也。绳墨之于曲直也。规矩之于方圆也。故衡诚悬不可欺以轻重。绳墨诚陈。不可欺以曲直。规矩诚设。不可欺以方圆。君子审礼。不可诬以奸诈。衡。称也。县。锤也。陈。设也。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于礼。此之谓也。
  故朝觐之礼。所以明君臣之义也。聘问之礼。所以使诸侯相尊敬也。丧祭之礼。所以明臣子之恩也。乡饮酒之礼。所以明长幼之序也。婚姻之礼。所以明男女之别也。夫礼禁乱之所由生。犹防止水之所自来也。故以旧防为无所用而坏之者。必有水败。以旧礼为无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乱患。
  故婚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而淫僻之罪多矣。乡饮酒之礼废。则长幼之序失。而斗争之狱繁矣。丧祭之礼废。则臣子之恩薄。而背死忘生者众矣。聘觐之礼废。则君臣之位失。而背叛侵陵之败起矣。苦。谓不至不荅之属。
  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正(正作上)邪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此之谓也。隆谓尊盛之也。始谓其微时也。

 

  仲尼燕居
  子曰。礼者。何也。即事之治也。治国而无礼。譬犹瞽之无相与。伥伥乎其何之。譬如终夜有求幽室之中。非烛。何以见之。若无礼。则手足无所措。耳目无所加。进退揖让无所制。是故以之居处。长幼失其别。闺门三族失其和。朝廷官爵失其序。军旅武功失其制。宫室失其度量。丧纪失其哀。政事失其施。凡众之动失其宜。

 

  中 庸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性者。生之质也。命者。人所禀受。率。循。循性行之是曰道。修。治也。治而广之。人放效之。是曰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道犹道路也。出入动作由之。须臾离之恶乎从。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慎其独者。慎其闲居之所为也。小人于隐者动作言语。自以为不见睹。不见闻。则必肆尽其情。若有占听之者。是为显见。甚于众人之中为之也。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鲜。罕也。言中庸为道至美。故人罕能久行之者。
  子曰。无忧者。其唯文王乎。以王季为父。以武王为子。父作之。子述之。圣人以立法度为大事。子能述成之。则何忧乎。尧舜之父子则有凶顽。禹。汤之父子则寡令闻。父子相成唯有文王也。武王缵大王王季文王绪(绪上有之字)。一戎衣而有天下。身不失天下之显名。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缵。继也。绪。业也。子曰。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

 

  表 记
  子曰。仁有三。与仁同功而异情。利仁。强仁。功虽与安仁者同。本情则异也。与仁同功。其仁未可知也。与仁同过。然后其仁可知也。仁者安仁。智者利仁。畏罪者强仁。功者人所贪。过者人所避。
  子曰。君子不以辞尽人。不见人之言语则以为善。言其余行或时恶也。故天下有道。则行有枝叶。天下无道。则辞有枝叶。行有枝叶。所以益德也。言有枝叶。是众虚华也。枝叶依干而生。言行亦由礼出也。是故君子于有丧者之侧。不能赙焉。则不问其所费。于有病者之侧。不能馈焉。则不问其所欲。有客不能馆焉。则不问其所舍。皆避有其言而无其实也。故君子之接如水。小人之接如醴。君子淡以成。小人甘以坏。水相得合而已。酒醴相得则败。淡。无酸酢,少味也。不以口誉人。则民作忠。故君子问人之寒则衣之。问人之饥则食之。称人之美则爵之。皆为有言不可以无实也。

 

  缁 衣
  子言之曰。为上易事也。为下易知也。则刑不烦矣。言君不苛虐。臣无奸心。则刑可以措也。
  子曰。夫民。教之以德。齐之以礼。则民有格心。教之以政。齐之以刑。则民有遁心。格。来也。遁。逃也。故君民者。子以爱之。则民亲之。信以结之。则民不背。恭以莅之。则民有逊心。莅。临也。逊犹顺也。

        子曰。下之事上也。不从其所令而从其所行。言民化行。不拘于言也。上好是物。下必有甚矣。甚者。甚于君也。故上之所好恶。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言民之从君。如影之逐表。子曰。禹立三年。百姓以仁遂焉。岂必尽仁。言百姓效禹为仁。非本性能仁也。子曰。上好仁。则下之为仁争先人。 

  子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言言出弥大也。纶。今有秩啬夫所佩也。綍引棺索也。故大人不唱游言。游犹浮也。不可用之言也。可言也。不可行。君子弗言也。可行也。弗可言。君子弗行也。则民言不危行。而行不危言矣。危犹高也。言不高于行。行不高于言。言行相应。子曰。君子道人以言。而禁人以行。禁犹谨也。故言必虑其所终。而行必稽其所敝。则民谨于言而慎于行。稽犹考也。诗云。慎尔出话。敬尔威仪。话。善言也。
  子曰。为上可望而知也。为下可述而志也。则君不疑于其臣。而臣不惑于其君矣。志犹知也。上人疑则百姓惑。下难知则君长劳。难知有奸心也。故君民者章好以示民俗。慎恶以御民之淫。则民不惑矣。淫。贪侈也。孝经曰。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也。
  子曰。大臣不可以不敬也。是民之表也。迩臣不可以不慎也。是民之道也。民之道。言民循从也。子曰。大人不亲其所贤而信其所贱。民是以亲失而教是以烦。亲失。失其所当亲也。教烦由信贱者也。贱者无壹德也。
  子曰。民以君为心。君以民为体。心庄则体舒。心肃则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君好之。民必欲之。心以体全。亦以体伤。君以民存。亦以民亡。庄。齐庄也。

 

  大 学
  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言民化君行也。君好货而禁民淫于财利。不能止也。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
  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悌。上恤孤而民不背。所恶于上。无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交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言治民之道无他。取于己而已。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灾必逮夫身。拂犹佹。逮。及也。

 

  昏 义
  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故曰。婚礼者。礼之本也。夫礼始于冠。本于婚。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于鄕射。此礼之大体也。
  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女。以听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妇顺。故天下内和而家理也。天子立六官。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听天下之外治。以明章天下之男教。故外和而国治也。故曰。天子听男教。后听女顺。天子理阳道。后治阴德。天子听外治。后听内治。教顺成俗。外内和顺。国家理治。此之谓盛德也。
  是故男教不修。阳事不得。讁见于天。日为之食。妇顺不修。阴事不得。讁见于天。月为之食。是故日食。则天子素服而修六官之职。荡天下之阳事。月食。则后素服而修六宫之职。荡天下之阴事。故天子之与后。犹日之与月。阴之与阳。相须而后成者也。讁之言责也。荡。荡涤。去秽恶也。

 

  射 义
  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鄕饮酒之礼。故燕礼者。所以明君臣之义也。鄕饮酒之礼者。所以明长幼之序也。言别尊卑老稚。乃后射以观德行也。
  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也。内正外直,习于礼乐有德行者。
  其节。天子以驺虞。诸侯以狸首。大夫以采苹。士以采蘩。故明乎其节之志。以不失其事。则功成而德行立。德行立则无暴乱之祸。功成则国安。故曰。射者。所以观盛德也。驺虞。采苹。采蘩。今诗篇名也。狸首亡也。
  是故古者。天子以射选诸侯卿大夫士。射者男子之事。因而饰之以礼乐也。故事之尽礼乐而可数为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选士者先考德行。乃后决之射也。男子生而有射事。长学礼乐以饰之。
  是故古者天子之制。诸侯岁献贡士于天子。天子试之于射宫。观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而中多者。得与于祭。其容体不比于礼。其节不比于乐。而中少者。不得与于祭。数与于祭而君有庆。数不与于祭而君有让。数有庆而益地。数有让而削地。故曰。天子之大射。谓之射侯。射侯者。射为诸侯也。射中。则得为诸侯。射不中。则不得为诸侯。大射谓将祭择士之射也。得为诸侯。谓有庆也。不得为诸侯。谓有让也。
  故射者仁之道也。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孔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