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周易治要

增补周易治要

乾。元亨利贞。文言备也。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处下体之极。居上体之下。纯修下道。则居上之德废。纯修上道。则处下之礼旷。故终日乾乾。至于夕。惕有若厉也。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不行不跃。而在乎天。故曰飞龙也。龙德在天。则大人之路亨也。夫位以德兴。德以位叙。以至德而处盛位。万物之观。不亦宜乎。上九。亢龙有悔。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大明乎终始之道。故六位不失其时而成也。升降无常。随时而用。处则乘潜龙。出则乘飞龙。故曰时乘六龙也。保合大和。乃利贞。不和而刚暴也。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万国所以宁。各以有君也。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君子终日干干。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居下体之上。在上体之下。明夫终敝。故不骄也。知夫至至。故不忧也。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惕。怵惕之谓也。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亢龙有悔。何谓也。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下无阴也。贤人在下位而无辅。贤人虽在下而当位。不为之助。是以动而有悔也。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辨之。以君德而处下体。实纳于物者也。宽以居之。仁以行之。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坤。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文言曰。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含万物而化光。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

屯。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君子经纶之时。彖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屯体不宁。故利建诸侯也。屯者天地造始之时也。造物之始。始于冥昧。故曰草昧也。处造始之时。所宜之善。莫善于建侯。

蒙。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彖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我谓非童蒙者。闇者求明者。明者不求谘闇。故蒙之为义。匪我求蒙童。蒙童求我也。童蒙之来求我,志应故也。蒙以养正。圣功也。
 

师。象曰。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初六。师出以律。否臧凶。为师之始。齐师者也。失令有功。法所不赦。故师出不以律。否藏皆凶也。上六。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处师之极。师之终也。大君之命。不失功也。开国承家。以宁邦也。小人勿用。非其道也。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乱邦也。

比。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万国以比建。诸侯以比亲。

履。象曰。上天下泽。履。君子以辩上下。定民志。

泰。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上下大通。则物失其节。故财成而辅相。以左右民也。彖曰。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否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避难。不可荣以禄。彖曰。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内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系于苞桑。居否之世。能全其身者。唯大人耳。巽为木。木莫善于桑。人虽欲有亡之者。众根坚固。弗能拔之也。

同人。象曰。天与火。同人。天体于上。而火炎上。同人之义。君子以类族辩物。君子小人。各得所同。彖曰。文明以健。中正而应,君子正也。行健不以武。而以文明用之。相应不以邪。而以中正应之。君子正也。唯君子为能通天下之志。君子以文明为德者也。

大有。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大有。包容之象也。故遏恶扬善。成物之美。顺奉天德。休物之命也。彖曰。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处尊以柔。居中以大。上下应之。靡所不纳。大有之义也。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德应于天。则行不失时矣。刚健不滞。文明不犯。应天则大。时行无违。是以元亨也。上九。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居大有之上。而不累于位。志尚于贤者也。

谦。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多者用谦以为衰(?)少者用谦以为益。随物耳与。施不失平也。彖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能体谦谦。其唯君子。用涉大难。物无害也。象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牧。养也。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劳谦匪懈。是以吉也。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豫  。象曰。雷出地奋。豫。彖曰。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随 。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泽中有雷。动悦之象也。物皆悦随。可以无为。不劳明监。故君子向晦入宴息也。彖曰。随时之义大矣哉。得时则天下随之矣。随之所施。唯在于时。时异而不随。否之道也。故随时之义。大矣哉。

观  。象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彖曰。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居观之时。最近至尊。观国之光者也。居近得位。明习国仪者也。故曰利用宾于王也。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上之化下。犹风靡草。故观民之俗。以查己道。百姓有罪。在余一人。君子风著。己乃无咎。上为化主。将欲自观。乃观民也。

噬嗑。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敕法。彖曰。刚柔分。动而明。雷电合而彰。刚柔分动。不涃乃明。雷电并合。不乱乃章。皆利用狱之义也。

贲  。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处贲之时。止物以文明。不可以威刑。故君子以明庶政。而无敢折狱也。彖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为饰之主。饰之盛者也。施饰于物。其道害矣。施饰丘园。盛莫大焉。故曰贲于丘园。束帛戋戋。用莫过俭。泰而能约。故必吝焉。乃得终吉也。

大畜。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物之可畜于怀。令德不散。尽于此也。彖曰。大畜。刚健笃实。晖光日新其德。凡物能晖光日新其德者。唯刚健笃实者也。

颐  。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言语饮食。犹慎而节之。而况其余乎。彖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大矣哉。

习坎。象曰。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至险未夷。教不可废。故以常德行。而习教事也。习于坎。然后能不以险难为困。而德行不失常。彖曰。习坎。重险也。天险不可升也。不可得升。故得保其威尊。地险,山川丘陵也。有山川丘陵。故物得保以全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国之为卫。恃于险也。言自天地以下。莫不须险也。险之时用大矣哉。非用之常。用有时也。

离  。象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继谓不绝。彖曰。离。丽也。丽犹著也。各得所著之宜者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

咸  。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以虚受人。物乃感应也。彖曰。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天地感而万物化生。二气相与。乃化生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天地万物之情。见于所感也。

恒  。象曰。雷风。恒。长阳长阴。合而相与。可久之道也。君子以立不易方。得其所久。故不易也。彖曰。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得其所久。故不已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时变化而能久成。圣人久于其道而天下化成。言各得所恒。故皆能久长也。观其所恒。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天地万物之情。见于所恒也。九三。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德行无恒。自相违错。不可致诘。故或承之羞也。不恒其德。无所容也。

遁  。象曰。天下有山。遁。天下有山。阴长之象也。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九五。嘉遁。贞吉。遁而得正。反制于内。小人应命。率正其志。不恶而严。得正之吉。遁之嘉者也。象曰。嘉遁贞吉。以正志也。上九。肥遁。无不利。最处外极。无应于内。超然绝志。心无疑顾。忧患不能累。矰缴不能及。是以肥遁无不利也。 象曰。肥遁无不利。无所疑也。

大壮。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壮而违礼则凶。凶则失壮矣。故君子以大壮而顺礼也。彖曰。大壮利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天地之情。正大而已。弘正极大。则天地之情可见矣。

晋。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以顺着明。自显之道。

明夷。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莅众显明。蔽伪百姓者也。故以蒙养正。以明夷莅众矣。用晦而明。藏明于内。乃得明也。显明于外。乃所避也。彖曰。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家人。象曰。风自火出。家人。由内相成。炽也。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家人之道。修于近小而不妄者也。故君子言必有物。而口无择言。行必有恒。而身无择行也。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睽  。象曰。上火下泽。睽。君子以同而异。同于通理。异于职事。彖曰。睽。火动而上。泽动而下。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万物睽而其事类也。睽之时用大矣哉。睽离之时。非小人之所能用也。

蹇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除难莫若反身修德也。彖曰。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处难之时。履当其位。执心不回。志匡王室者也。故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也。履中行义。以存其上。处蹇以此。未见其尤也。象曰。王臣蹇蹇。终无尤也。

解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过宥罪。彖曰。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天地否结。则雷雨不作。交通感散。雷雨乃作也。雷雨之作。则险厄者亨。否结者散。故百果草木皆甲坼也。解之时大矣哉。无所而不释也。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处非其位。履非其正。以附于四。用夫柔邪以自媚者也。乘二负四。以容其身。寇之来也。自己所致矣。虽幸而免。正之所贱也。

损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可损之善。莫善损忿欲也。彖曰。损益盈虚。与时偕行。自然之质。各定其分。损益将何加焉。非道之常。故必与时偕行也。

益  。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矣。从善改过。益莫大焉。彖曰。益。损上益下。民悦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庆。五处中正。自上下下。故有庆也。以中正有庆之德。有攸往也。何适而不利哉。

升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慎德。积小以成高大。

革  。象曰。泽中有火。革。彖曰。革。水火相息。凡不合而后变生。火欲上。泽欲下。水火相战。而后变生者也。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居变之终。变道已成。君子处之。能成其文。小人乐成。则变面以顺上也。

鼎  。象曰。木上有火。鼎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亨者,鼎之所为也。革去故而鼎成新,故为亨饪调和之器也。去故取新,圣贤不可失也。饪。熟也。天下莫不用之。而圣人用之。乃上以亨上帝。下以大亨养圣贤焉。

震  。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威震惊乎百里。则足可以不丧匕鬯矣。匕所以载鼎实。鬯。香酒,奉宗庙之盛者也。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威震惊乎百里。则惰者惧于近矣。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明所以堪长子之义也。不丧匕鬯。则已出可以守宗庙也。

艮。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各止其所。不侵官也。彖曰。艮。止也。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止道不可常用。必施于不可以行。适于其时。道乃光明。

丰。亨。王假之。大而亨者。王之所至也。勿忧。宜日中。丰之为义。阐弘微细。通夫隐滞者也。为天下之主。而令微隐者不亨。忧未已也。故至丰亨。乃得勿忧也。用夫丰亨不忧之德。宜处天中以遍照者也。故曰宜日中也。象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文明以动。不失情理。彖曰。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丰之为用。困于昃食者也。施于未足则尚丰。施于已盈则方溢。不可以为常。故具陈消息之道也。

兑  。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彖曰。兑。说也。刚中而柔外。说以利贞。说而违刚则谄。刚而违悦则暴。刚中而柔外。所以说以利贞也。是以顺乎天而应乎人。天刚而不失悦者也。悦以先民。民忘其劳。悦以犯难。民忘其死。悦之大。民劝矣哉。

涣。象曰。风行水上。涣。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处尊履正。居巽之中。散汗大号。以汤险扼者也。为涣之主。唯王居之。乃得无咎也。

节  。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度数。议德行。彖曰。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为节过苦。则物不能堪也。物不能堪。则不可复正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无悦而行险。过中而为节。则道穷也。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中孚。象曰。泽上有风。中孚。君子以议狱缓死。信发于中。虽过可亮。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有上四德。然后乃孚。孚。乃化邦也。信立而后邦乃化也。柔在内而刚得中。各当其所也。刚得中。则直而正。柔在内。则静而顺。悦而以巽。则乖争不作。如此。则物无巧竞。敦实之行着。而笃信发乎其中矣。豚鱼吉。信及豚鱼。鱼者,虫之潜隐者也。豚者。兽之微贱者也。争竞之道不兴。忠信之德淳着。则虽微隐之物。信皆及之也。中孚以利贞。乃应天。盛之至也。

小过。象曰。山上有雷。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彖曰。小过。小者过而亨也。小者。谓凡诸小事也。过于小事而通者也。过以利贞。与时行也。过而得以利贞。应时宜也。施过于恭俭。利贞者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刚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成大事者。必在刚也。柔而侵大。剥之道也。

既济。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存不忘亡。既济不忘未济也。彖曰。既济。亨。利贞。刚柔正而位当。刚柔正而位当。则邪不可以行矣。故唯正乃利贞也。九五。东邻之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实受其福。牛。祭之盛者也。禴。祭之薄者也。居既济之时。而处尊位,物皆济矣。将何为焉。其所务者。祭祀而已。祭祀之盛。莫盛修德。故沼沚之毛。苹蘩之荣。可羞之于鬼神。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是以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禴祭。实受其福也。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刚动而柔止也。动止得其常体。则刚柔之分着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方有类。物有群。则有同有异。有聚有分也。顺其所同则吉。乘其所趣则凶。故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象。况日月星辰。形。况山川草木也。悬象运转以成昏明。山泽通气而云行雨施。故变化见也。是故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干道成男。坤道成女。干知大始。坤作成物。干以易知。坤以简能。天地之道。不为而善始。不劳而善成。故曰易简。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有易简之德。则能成可久可大之功。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天地易简,万物久载其形。圣人不为。群方各遂其业。德业既成。则入于形器。故以贤人目其德业也。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

易与天地准。作易以准天地也。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也。幽明者。有形无形之象。死生者。始终之数也。

知鬼神之情状。与天地相似。德合天地。故曰相似也。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知周万物。则能以道济天下也。乐天知命。故不忧。顺天之化。故曰乐也。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范围者。拟范天地而周备其理也。曲成万物而不遗。曲成者。乘变应物。不系一方者也。则物得宜矣。故神无方。而易无体。神则阴阳不测。易则唯变所适。不可以一方一体明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君子体道以为用者也。体斯道者。不亦鲜乎。

显诸仁。藏诸用。衣被万物。故曰显诸仁。日用而不知。故曰藏诸用也。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广大悉备。故曰富有。日新之谓盛德。体化合变。故曰日新。生生之谓易。阴阳转易。以成化生。阴阳不测之谓神。神也者。变化之极也。妙万物而为言。不可以形诘者也。故曰阴阳不测也。

夫易。广矣大矣。以言乎天地之间则备矣。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易之所载。配此四义也。子曰。易其至矣乎。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穷理入神。其德崇也。兼济万物。其业广也。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矣。

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干刚坤柔。各有其体。故曰拟诸其形容也。拟之而后言。议之而后动。拟议以成其变化。拟议以动。则尽变化之道也。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縻之。鹤鸣则子和。修诚则物应。我有好爵。与物散之。物亦以善应也。鹤鸣乎阴。气同则和。出言户庭。千里应之。出言犹然。况其大者乎。千里或应。况其迩者乎。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制动之主。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可不慎乎 。同人。先号啕而后笑。 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人终获后笑者。以有同心之应也。夫所况同者。岂系乎一方哉。君子出处默语。不违其中。则其迹虽异。道同则应也。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初六借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错诸地而可矣。借之用白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劳谦。君子有终。吉。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不出户庭。无咎。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子曰。为易者。其知盗乎。言盗亦乘衅而至也。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此四存乎器象。可得而用者也。是以君子将有为也。将有行也。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响。无有远近幽深。遂知来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与于此。 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下作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于此。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务。极未形之理则曰深。适动微之会则曰几也。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圣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谓也。四者由圣道以成。故曰圣人之道也。

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冒。覆也。言易通万物之志。成天下之务。其道可以覆冒天下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其孰能与于此哉。古之聪明睿智。神武而不杀者夫。服万物而不以威刑者也。是以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以神明其德。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见乃谓之象。兆见曰象。形乃谓之器。成形曰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悬象着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贵。位。所以一天下之动而济万物也。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善乎蓍龟。子曰。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天地之道。贞观者也。明夫天地万物。莫不保其贞以全其用也。日月之道。贞明者也。天下之动。贞夫一者也。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财所以资物生也。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

易曰。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据而据焉。身必危。子曰。小人不耻不仁。不畏不义。不见利不劝。不威不惩。小惩而大诫。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屦校灭趾。无咎。此之谓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灭耳。凶。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子曰。知几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谄。下交不渎。其知几乎。几者。动之微。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定之于始。故不待终日。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万夫之望 。此知几其神者也。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衹悔。元吉。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

子曰。履。德之基也。基所蹈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固不倾移也。损。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能益物者。其德宽大也。困。德之辨也。困而益明。

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德行恒易以知险。夫坤。天下之至顺也。德行恒简以知阻。能悦诸心。能研诸侯之虑。诸侯物主有为者也。能悦万物之心。能精为者之务也。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凡易之情。近而不相得。则凶。近况比爻也。将叛者其辞惭。中心疑者其辞枝。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诬善之人其辞游。失其守者其辞屈。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