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 Flipped Classroom

翻转课堂 Flipped Classroom

翻转课堂 Flipped Classroom

又译为翻转教室、颠倒教室,是一种新的教学策略,也是一种混合学习(Blended learning)方式。通过在课堂之外提供教学内容(通常是在线),来扭转传统的学习环境。它将教学活动,包括传统上被认为是家庭作业的活动,转移到教室里。在翻转课堂上,学员们观看在线讲座,协作在线讨论,或在课堂外进行研究,并在导师的指导下在教室里运用所学的概念和技能。

在传统的课堂教学模式中,教师通常是课堂的中心焦点,也是课堂上信息的主要传播者。 单个的课程可能侧重于通过演讲的风格进行内容解释。学生们的参与可能仅限于学生独立或在小组里完成由老师设计的学习任务。讨论也以老师为中心,他通常控制着班级讨论的流程。通常情况下,这种教学模式还包括让学生阅读教科书或通过课堂外研究某项问题来实践所学概念。

翻转课堂有意将教学转移到以学生为中心的模式,使用在线教学等技术来提供课堂外的内容和基本知识,从而在面对面的课堂时间里可以更深入地探索学习主题,创造有意义的学习机会。在翻转的教室中,内容传递可能采取各种形式。通常,教师或第三方准备的在线(视频)课程可用于提供内容,也可能会使用在线协作讨论,在线研究和文本阅读。 

翻转课堂也重新定义了课堂活动,让宝贵的面对面时间尽可能包括重要的学习活动或实践机会,让学生参与到内容中。班级活动可能包括:使用数学建模,深层次的实验室实验,原始文件分析,辩论或演讲呈现,当前活动讨论,同学切磋评议,基于项目的学习,技能开发或概念实践。由于这些主动的学习活动需要高度差异化的教学, 更多课堂时间需要花费在高阶思维技能上,如问题鉴别,项目协作,设计和解决问题,当学生解决困难问题时,在老师和同龄人的帮助下,可以更有效地团队合作,进行研究和构建知识。  在翻转课堂中,教师与学生的互动可以更个性化,更少教条化,学生们积极参与知识的获取和建设,同时他们也可以参与和评估他们的学习效果。 

 

历史

1993年,Alison King 出版了“From Sage on the Stage to Guide on the Side”,着重讨论了利用课堂时间来构建意义而非信息传播的重要性。虽然没有直接说明“翻转”教室的概念,但King的作品经常被认为是翻转的初衷,在教育领域引入了主动学习。

哈佛大学教授 Eric Mazur 通过发展一种称为同伴教学的教学策略,也影响了翻转课堂概念的发展。马祖尔在1997年出版了一本书,概述了这一战略,题为“Peer Instruction: A User’s Manual”。他发现他的方法—-在课堂课堂外传递信息和将外在信息同化转移到课堂—-使他能够真正辅导学生而不仅仅是讲课。 

Lage,Platt和Treglia发表了题为“Inverting the Classroom: A Gateway to Creating an Inclusive Learning Environment”(2000)的论文,讨论了他们在大学翻转课堂的研究。 Lage,Platt和Treglia在他们关于两门大学经济学课程的研究中断言,课堂翻转后人们可以将宝贵的课堂时间(课堂上需要讲授的信息已转移到计算机或VCR等媒体上)用来满足各种学习风格的学生的需求。 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J. Wesley Baker在Cedarville大学尝试了这些相同的想法。他在2000年的一次教育会议上提出了一篇讨论他所谓的“课堂翻转Classroom Flip”的论文,这可能是与这种教学模式有关的第一个被提及的“翻转Flip”一词。

2007年,由美国科罗拉多州洛矶山林地公园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两位化学老师贝格曼(Jonathan Bergmann)与山森(Aaron Sams),为解决学生缺课问题并进行补救教学,于是先录制影片上传至YouTube,让学生自己上网自学;课堂上则增加与学生的互动,或解惑、或实验,启动了翻转教室序幕。

山森与贝格曼认为,“翻转教室”的重点不在于老师自制课堂影片来教学,而是能真正思考如何更有效益的运用课堂互动时间。老师作为知识领域的专家,可以将比较属于单向传授的部分,让学生自行学习,而将面对面的时间用于解决个别问题,且更进一步地用以发展高阶的能力 (如:Bloom’s Taxonomy 中知识应用、分析、综合及评估等能力)。而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让学生主动地去了解、探索问题及深入思考,才能真正地让学习深化,而所培养的自主学习态度也是一切创新研究的根本。

“翻转教室”的最大推手是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他为了指导亲戚小孩数学而录制教学影片上传网路,这模式受到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注意进而投资。后来影片内容慢慢扩及各科,成为今天的“可汗学院”(Khan Academy)。至今,每月都有超过百万名学生会上网来使用可汗学院,影片点阅次数高达四亿七千万次,影响力愈来愈大。

 

内涵

随着时代的演进,各国教育逐渐朝向以“教师”及“学生”为主体的方向发展,课程与教学的意义也随之转变。虽然在狭义的“翻转教室”定义中,影片是个重要元素,但随着“翻转”的概念不断延伸,讨论也从“教学流程”进展到“教育价值观”层面。

如目前使用率极高的免费教学资源网站“可汗学院”、以及大规模线上开放课程的三大巨头Coursera、Udacity和edX,即颠覆过去传统的学习方式—-教师在教室中教学,学生听讲之后再回家练习—-而是学生自行在家就可以看影片就可以“上课”,由学生主动掌控和参与学习。

翻转教室目前普遍的核心概念大致包括:扭转过去课堂上纯粹“老师说、学生听”的单向填鸭,转而重视“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把学习的发球权还到孩子手上;更看重启发学生学习动机,帮助学生建构自主学习能力,并认同多元评量与多元价值。 翻转教学的关键有三:第一是把学习主体还给学生,第二是让天赋自由,第三是因材施教。

 

如今,“翻转”概念的影响力仍不断扩大中。“让学生先看影片”成为其中一种方法,但许多教学法也都开始吸纳翻转的精神,透过转化与在地化,以老师认为最适合自己班上学生的方式,造就“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课堂风貌。

 

Summits EELMS 实践

加拿大峻茂管理学院认为翻转课堂尤其适合组织(公司)学习,并基于翻转课堂理念推出“峻茂延展企业教学管理系统( Summits EELMS)”,通过同一个系统切实帮助组织进行知识管理、学习管理和创新管理。峻茂相信任何组织无论其资源如何,在合适的教学管理理念和技术资源支持下,都可以“以自己为主,整合其他教学资源”来解决自身员工开发的挑战。

按照峻茂管理学院教研总监、领导力和组织学习专家申时义老师的介绍,Summits EELMS 包含如下三个要点:

首先,这是一个学习管理系统,Summits EELMS可以帮助组织搭建一个教学平台,将整个组织发展、人员开发和管理开发的学习需求分析、课程的设计和开发、课程的实施和促进以及学习效果的评估等整合到一个在线平台,并与线下实践和执行相结合。

其次,这是一个企业环境下的学习管理、知识管理和协同工作平台。学习路径图的设计、学员注册、学籍管理、学习效果评价等的合理运用将满足组织学习场景的特定需求。而且,随着全员学习和经验萃取,组织知识沉淀和迭代,可以促进组织的知识资产增值。当然,学员还可以通过借助这个平台协同学习和工作,提高交流的质量和提供学员个人表现的平台,从而激活组织活力。

最后,这是一个延展的系统。所谓延展,就是组织不仅仅要培养自己的管理人员和员工,还要延展到培养供应商、经销商、最终客户或者未来雇员。一家优秀的企业,应该将自己定位在行业领导的角色,而采用Summits EELMS可以通过教育的方式,帮助行业领域内的相关人员成功。这对于组织品牌的塑造,也是一个独辟蹊径的方式。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