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韩子治要

增补韩子治要

韩 子

  群书治要卷四十

  十 过
  十过。一曰。行小忠。则大忠之贼也。二曰。顾小利。则大利之残也。三曰。行僻自用。无礼诸侯。则亡身之至也。四曰。不务听治而好五音。则穷身之事也。五曰。贪愎喜利。则灭国杀身之本也。六曰。耽于女乐。不顾国政。则亡国之祸也。七曰。离内远游。忽于谏士。则危身之道也。八曰。过而不听于忠臣。而独行其意。则灭高名为人笑之始也。九曰。内不量力。外恃诸侯。则削国之患也。十曰。国小无礼。不用谏臣。则绝世之势也。

  说 难
  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跀。弥子母病。人间有夜吿弥子。弥子矫驾君车以归。君曰。孝哉。为母故犯跀罪。异日。与君游于果园。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啖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而啖寡人。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于君。君曰。是故尝矫驾吾车。又尝啖我以余桃。故弥子之行未移于初也。而前所以见贤。后获罪者。人主爱憎之变也。故有爱于主。则智当而加亲。有憎于主。则智不当而加疏。

  解 老
  工人数变业。则失其功。作者数摇徙。则亡其功。一人之作。日亡半日。十日则亡五人之功。万人之作。日亡半日。十日则亡五万人之功。然则数变业。其民弥众。其亏弥大矣。凡法令更。则利害易。利害易。则民务变。民务变。谓之变业。故以理观之。事大众而数摇之。则少成功。藏大器而数徙之。则多败伤。烹小鲜而数桡之。则贼其宰。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虚静。而重变法。故曰。治大国者。若烹小鲜。

  说林上
  乐羊为魏将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遗之。乐羊尽一杯。文侯谓堵师赞曰。乐羊以我故食其子之肉。答曰。其子而食之。且谁不食。乐羊罢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旧无巴字。补之。下巴同)持之以归。其母随而呼。秦西巴以不忍而与之。孟孙大怒。逐之。居三月。复召为其子傅。其御曰。曩将罪之。今使傅子何也。孟孙曰。夫不忍麑。又且忍吾子乎。故曰。巧诈不如拙诚。乐羊以有功见疑。秦西巴以有罪益信。

  观 行
  古之人目短于自见。故以镜观面。智短于自知。故以道正己。目失镜则无以正须眉。身失道。则无以知迷惑。西门豹之性急。故佩韦以缓己。董阏于之心缓。故佩弦以自急。故以有余补不足。以长续短之谓明主。天下有信数三。一曰。智有所不能立。二曰。力有所不能攀。三曰。强有所不能胜。故虽有尧之智。而无众人之助。大功不立。有乌获之劲。而不得人助。不能自举。有贲育之强而无术法不得长生。故势有不可得。事有不可成。故乌获轻千钧而重其身。非其身重于千钧也。势不便也。离娄易百步而难眉睫。非百步近而眉睫远也。道不可也。故明主不穷乌获以其不能自举。不困离娄以其不能自见。因可势求易道。故用力寡而功名立。

  用 人
  释法术而心治。尧不能正一国。去规矩而妄意。奚仲不能成一轮。使中主守法术。拙匠执规矩。则万不失也。君人者。能去贤巧之所不能。而守中拙之所万不失。则人力尽而功名立。

  功 名
  明君之所以立功成名者四。一曰。天时。二曰。人心。三曰。伎能。四曰。势位。非天时。虽十尧不能冬生一穗。逆人心。虽贲、育不能尽人力。故得天时。则不务而自生。得人心。则不趣而自劝。因伎能。则不急而自疾。得势位。则不进而成名。若水之流。若船之浮。守自然之道。行毋穷之令。故曰明主。

  大 体
  古之全大体者。望天地。观江海。因山谷。日月照。四时行。云布风动。不以智累心。(本书下心作私)不以心累己。寄治乱于法术。托是非于赏罚。属轻重于权衡。不逆天理。不伤情性。不吹毛而求小疵。不洒垢而察难知。守成理。因自然。荣辱之责。在乎己。而不在乎人。上不天。则下不遍覆。心不地。则物不毕载。大山不立好恶。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小助。故能成其富。故大人寄形于天地。而万物备。措心于山海。而国家富。上无忿怒之志。(志作毒。怨旧作愆。改之)下无伏怨之患。故长利积。大功立。名成于前。德垂于后。治之至也。

  外储说左上
  文公反国至河。令笾豆捐之。席蓐捐之。手足胼胝。面目梨黑者后之。咎犯闻之而夜哭。文公曰。咎氏不欲寡人之反国耶。对曰。梨豆所以食也。而君捐之。席蓐所以卧也。而君弃之。手足胼胝、面目梨黑。劳有功者也。而君后之。今臣与在后中。不胜其哀。故哭也。且臣为君行诈伪以反国者众矣。臣尚自恶也。而况于君乎。再拜而辞。文公止之。乃解左骖而盟于河。
  魏文侯与虞人期猎。明日会疾风。左右止。文侯不听。曰。可以疾风之故而失信。吾不为也。遂自驱车往。犯风而罢虞人。
  曾子妻之市。其子随而泣。其母曰。汝还顾反。为汝杀彘。妻道(道作适)。市来。曾子欲捕彘杀之。其妻止之曰。特与婴儿戏也。曾子曰。婴儿者非有知也。待父母而学之者也。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遂杀彘。

  外储说左下
  文王伐崇。至黄凤墟。而韤系解。左右顾无可令结系。文王自结之。太公曰。君何为自结系。文王曰。吾闻上君之所与处者。尽其师也。中君之所与处者。尽其友也。下君之所与处者。尽其使也。今寡人虽不肖。所与处者。皆先君之人也。故无可令结之者也。
  解狐与邢伯柳为怨。赵简主问于解狐曰。孰可为上党守。对曰。邢伯柳可。简主曰。非子之雠乎。对曰。臣闻忠臣之举贤也。不避仇雠。其废不肖也。不阿亲近。简主曰。善。遂以为守。邢伯柳闻之。乃见解狐谢。解狐曰。举子公也。怨子私也。往矣。怨子如异日。

  难 势(旧无难势字。加之)
  夫良马固车。使臧获御之。则为人笑。王良御之。而日取千里。车马非异也。或至乎千里。或为人笑。则巧拙相去远矣。今以国为车。以势为马。以号令为辔衔。以刑罚为鞭策。尧舜御之。则天下治。桀纣御之。则天下乱。则贤不肖相去远矣。夫欲追远致速。不如任王良。欲进利除害。不如任贤能。此则不知类之患也。夫尧舜亦民之王良也。明主之治国也。适其时事。以致财物。论其税赋。以均贫富。厚其爵禄。以尽贤能。重其刑罚。以禁奸邪。使民以力得富。以事致贵。以过受罪。以功置赏。而不望慈惠之赐。此帝王之政也。

  奸劫弑臣
  凡奸臣者。皆欲顺人主之心。以取信幸之势者也。是以主有所善。臣从而誉之。主有所憎。臣因而毁之。凡人之大体。取舍同则相是也。取舍异则相非也。今人臣之所誉者。人主之所是也。此之谓同取。人臣之所毁者。人主之所非也。此之谓同舍。夫取舍合。同而相与逆者。未尝闻也。此人臣之所取信幸之道也。夫奸臣得乘信幸之势。以毁誉进退群臣者也。人主非有术数以御之。非有参验以审之。必将以曩之合已。信今之言。此幸臣之所以得欺主成私者也。故主必蔽于上。臣必重于下矣。此之谓擅主之臣。国有擅主之臣。则群下不得尽智力以陈其忠。百官之吏。不得奉令以致其力矣。何以明之。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人主者非目若离娄乃为明也。非耳若师旷乃为聪也。不任其数。而待目以为明。所见者少矣。非不蔽之术也。不因其势。而待耳以为聪。所闻者寡矣。非不欺之道也。明主者。使天下不得不为己视。使天下不得不为己聪。故身在深宫之中。明烛四海之内。而天下弗能蔽。弗能欺也。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