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说苑治要

增补说苑治要

说 苑  刘向

  群书治要卷四十三

  君 道
  河间献王曰。尧存心于天下。加志于穷民。痛万姓之罹罪。忧众生之不遂也。有一民饥。则曰。此我饥之也。有一民寒。则曰。此我寒之也。一民有罪。则曰。此我陷之也。仁昭而义立。德博而化广。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先恕而后教。是尧道也。
  河间献王曰。禹称民无食则我不能使也。功成而不利于民。则我不能劝也。故疏河而道之。凿江通于九派。洒五湖而定东海。民亦劳矣。然而不怨苦者。利归于民也。
  禹出见罪人。下车问而泣之。左右曰。罪人不顺道使然。君王何为痛之至于此也。禹曰。尧舜之民。皆以尧舜之心为心。今寡人为君也。百姓各自以其心为心。是以痛之也。
  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田畴。夔为乐正。倕为工师。伯夷为秩宗。皋陶为大理。益掌驱禽。尧不能为一焉。尧为君而九子者为臣。其何故也。尧知九职之事。使九子各受其事。皆胜其任以成功。尧遂乘成功以王天下。是故知人者主道也。知事者臣道也。主道知人。臣道知事。毋乱旧法。而天下治矣。
  明主者有三惧。一曰处尊位而恐不闻其过。二曰得意而恐骄。三曰闻天下之至言而恐不能行。
  师经鼓琴。魏文侯起舞。赋曰。使我言而无见违。师经援琴而撞文侯。不中。中旒。溃之。文侯顾谓左右曰。为人臣而撞其君。其罪何如。左右曰。罪当烹。提师经下堂一等。师经曰。臣可得一言而死乎。文侯曰。可。师经曰。昔尧舜之为君也。唯恐言而人不违。桀纣之为君也。唯恐言而人违之。臣撞桀纣。非撞吾君也。文侯曰。释之。是寡人之过也。悬琴于城门。以为寡人符。不补旒。以为寡人戒。

  臣 术
  人臣之行有(本书有作行)六正则荣。犯六邪则辱。何谓六正。一曰萌牙未动。形兆未见。昭然独见。存亡之机。得失之要。豫禁乎未然前(前上有之字)。使主超然立乎显荣之处。如此者。圣臣也。二曰虚心白意。进善通道。勉主以礼义。谕主以长策。将顺其美。匡救其恶。如此者。大臣也。三曰夙兴夜寐。进贤不懈。数称于往古之行事。以厉主意。如此者。忠臣也。四曰明察极。见成败。早防而救之。塞其间。绝其源。转祸以为福。使君终以无忧。如此者。智臣也。五曰守文奉法。任官职事。不受赠遗。衣服端齐。食饮节俭。如此者。贞臣也。六曰国家昏乱。所为不谀(谀作道)。敢犯主之严颜。面言主之过失。如此者。直臣也。是谓六正也。
  何谓六邪。一曰安官贪禄。不务公事。与世沉浮。左右观望。如此者。具臣也。二曰主所言皆曰善。主所为皆曰可。隐而求主之所好而进之。以快主之耳目。偷合苟容。与主为乐。不顾其后害。如此者。谀臣也。三曰中实险诐。外貌小谨。巧言令色。又心疾贤。所欲进则明其美。隐其恶。所欲退则明其过。匿其美。使主赏罚不当。号令不行。如此者。奸臣也。四曰智足以饰非。辩足以行说。内离骨肉之亲。外妒乱朝廷。如此者。谗臣也。五曰专权擅势。以为轻重。私门成党。以富其家。擅矫主命。以自显贵。如此者。贼臣也。六曰谄主以邪。坠主于不义。朋党比周。以蔽主明。使白黑无别。是非无闻。使主恶布于境内。闻于四邻。如此者。亡国之臣也。是谓六邪。贤臣处六正之道。不行六邪之术。故上安而下治。生则见乐。死则见思。此人臣之术也。
  汤问伊尹曰。三公九卿。大夫列士。其相去何如。对曰。智通于大道。应变而不穷。辨于万物之情。其言足以调阴阳。正四时。节风雨。如是者。举以为三公。故三公之事。常在于道也。不失四时。通于地理。能通不通。能利不利。如此者举以为九卿。九卿之事。常在于德也。通于人事。行猷举绳。通于关梁。实于府库。如是者。举以为大夫。大夫之事。常在于仁也。忠正强谏而无有奸诈。去私立公而言有法度。如是者。举以为列士。列士之事。常在于义也。故道德仁义定而天下正。凡此四者。明王臣而不臣。汤曰。何谓臣而不臣。对曰。君之所不名臣者四。诸父。臣而不名。诸兄。臣而不名。先王之臣。臣而不名。盛德之士。臣而不名。是谓大顺也。

  贵 德
  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有一人独索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圣人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有一人不得其所者。则孝子不敢以其物荐进也。

  复 恩
  晋文公亡时。陶叔狐从。文公反国。三行赏而不及。见咎犯曰。吾从君而亡。十有三年。颜色黧黑。手足胼胝。今君反国三行赏而不及我。意者君忘我与。我有大故与。咎犯言之文公。文公曰。噫。我岂忘是子哉。夫耽我以道。说我以仁。昭明我名。使我为成人者。吾以为上赏。防我以礼。谏我以义。使不得为非者。吾以为次赏。勇壮强御。难在前则居前。难在后则居后。免我于患难中者。吾复以为次赏。且子独不闻乎。死人者不如存人之身。亡人者不如存人之国。三行赏之后。而劳苦之士次之。劳苦之士。子固为首矣。吾岂敢忘子哉。周内史叔兴闻之曰。文公其霸乎。昔者。圣王先德后力。文公其当之矣。
  楚庄王赐群臣酒。日暮酒酣。华(华作灯)烛灭。乃有引美人衣者。美人援绝其冠缨。告王曰。今烛灭。有引妾衣者。援得其缨。待(待作持)之矣。促上火视绝缨者。王曰。赐人酒。使醉失礼。奈何欲显妇人节而辱士乎。乃命左右。今与寡人饮。不绝冠缨者不欢。群臣皆绝缨而上火。尽欢而罢。居二(二作三)年。晋与楚战。有一臣常在前。五合五获首而却敌。卒得胜之。庄王怪而问之。对曰。臣往者醉失礼。王隐忍不暴而诛。常愿肝脑涂地。用颈血湔敌久(久旧作人。改之)矣。臣乃夜绝缨者也。
  阳虎得罪。北见简子曰。自今以来。不复树人矣。简子曰。何哉。对曰。夫堂上之人。臣所树者过半矣。朝廷之吏。臣所立者亦过半矣。边境之士。臣所立者亦过半矣。今夫堂上之人。亲却臣于君。朝廷之吏。亲危臣于法。边境之士。亲劫臣于兵。简子曰。唯贤者为能复恩。不肖者不能。夫树桃李者。夏得休息。秋得食焉。树蒺藜者。夏不得休息。秋得其刺焉。今子之所种(种作树)者蒺藜也。非桃李也。自今已来。择人而树之。毋已树而择之也。

  政 理
  政有三品。王者之政化之。霸者之政威之。强国之政胁之。夫此三者各有所施。而化之为贵矣。夫化之不变而后威之。威之不变而后胁之。胁之不变而后刑之。夫至于刑者。则非王者之所贵也。是以圣王先德教而后刑罚。立荣耻而明防禁。崇礼义之节以示之。贱货利之弊以变之。则下莫不慕义节之荣。而恶贪乱之耻。其所由致之者。化使然也。
  治国有二机。刑德是也。王者尚其德而稀其刑。霸者刑德并凑。强国先其刑而后其德。夫刑德者。化之所由兴也。德者养善而进之(进之作进阙)者也。刑者惩恶而禁后者也。故德化之崇者至于赏。刑罚之甚者至于诛。夫诛赏者。所以别贤不肖而列有功与无功也。诛赏缪则善恶乱矣。夫有功而不赏。则善不劝矣。有过而不诛。则恶不惧矣。善不劝而能以行化乎天下者。未尝闻也。
  齐桓公逐鹿而远。入山谷之中。见一老公。问之曰。是为何谷。对曰。为愚公之谷也。公曰。何故。对曰。以臣名之。公曰。何为以公名之。对曰。臣故畜牸牛。子大。卖之而买驹。少年曰。牛不能生马。遂持驹去。傍邻闻之。以臣为愚。故名此谷为愚公之谷。桓公曰。诚愚矣。夫何为而与之。桓公遂归。以告管仲。管仲曰。此夷吾之过也。使尧在上。咎繇为理。安有取人之驹。见暴如此叟者也。是公知狱讼不正。故与之耳。请退而修政。孔子曰。弟子记之。桓公。霸君也。管仲。贤佐也。犹有以智为愚者。况不及桓公、管仲者乎。
  宓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马期亦治单父。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处。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巫马期问其故于子贱。子贱曰。我之谓任人。子之谓任力。任力者固劳。任人者固(旧无固字。补之)逸也。人曰。宓子贱则君子矣。逸四支。全耳目。平心气。而百官治。巫马期则不然。弊性事情。劳烦教诏。虽治犹未至也。
  孔子谓宓子贱曰。子治单父而众悦。语丘所以为之者。曰。不齐父其父。子其子。恤诸孤而哀丧纪。孔子曰。善。小节也。小人附矣。犹未足也。曰。不齐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一人。孔子曰。父事三人。可以教孝矣。兄事五人。可以教悌矣。友十一人。可以教学矣。中节也。中民附矣。犹未足也。曰。民有贤于不齐者五人。不齐事之。皆教不齐所以治之术。孔子曰。欲其大者。乃于此在矣。昔者。尧舜清微其身。务来贤人。夫举贤者。百福之宗也。而神明之主也。惜也不齐之所治者小。所治者大。其与尧舜继矣。
  齐桓公问于管仲曰。国何患。对曰。患夫社鼠。桓公曰。何谓也。对曰。夫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托焉。熏之则恐烧其木。灌之则恐坏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杀者。以社故也。夫国亦有社鼠。人主左右是也。内则蔽善恶于君上。外则卖权重于百姓。不诛之则为乱。诛之则为人主所案据腹有之。此亦国之社鼠也。人有酤酒者。为器甚洁清。置表甚长。而酒酸不售。问之里人其故。里人曰。公之狗猛。人挈器而入。且酤公酒。狗迎而噬之。此酒所以酸不售之故也。夫国亦有猛狗。用事者也。有道术之士。欲明万乘之主。而用事者迎而龁之。此亦国之猛狗也。左右为社鼠。用事者为猛狗。则道术之士不得用矣。此治国之所患也。
  齐侯问于晏子曰。为政何患。对曰。患善恶之不分。公曰。何以察之。对曰。审择左右。左右善。则百僚各获其所宜而善恶分矣。孔子闻之曰。此言信矣。善进。则不善无由入矣。不善进。则善亦无由入矣。

  尊 贤
  人君之欲平治天下而垂荣名者。必尊贤而下士。易曰。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又曰。以贵下贱大得民。夫明王之施德而下下。将怀远而致近也。朝无贤人。犹鸿鹄之无羽翼。虽有千里之望。犹不能致其意之所欲至矣。是故绝江海者托于船。致远道者托于乘。欲霸王者托于贤。非其人而欲有功。若夏至之日而欲夜之长也。射鱼指天而欲发之当也。虽舜禹犹亦困。而又况乎俗主哉。
  禹以夏王。桀以夏亡。汤以殷王。纣以殷亡。阖庐以吴战胜无敌于天下。而夫差以见禽于越。穆公以秦显名尊号。而二世以劫于望夷。其所以君王者同。而功迹不等者。所任异也。是故成王处襁褓而朝诸侯。周公用事也。赵武灵王年五十而饿于沙丘。任李兑故也。桓公得管仲。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失管仲。任竖刁。易牙。而身死不葬。为天下笑。一人之身。荣辱具施焉。在所任也。故魏有公子无忌。削地复得。赵任蔺相如。秦兵不敢出。楚有申包胥。而昭王反位。齐有田单。襄王得国。由此观之。国无贤佐俊士而能以成功立名。安危继绝者。未尝有也。故国不务大而务得民心。佐不务多而务得贤俊。得民心者民往之。有贤佐者士归之。文王请除炮烙之刑而殷民从。汤去张网之三面而夏民从。以其所为顺于民心也。故声同则处异而相应。德合则未见而相亲。贤者立于本朝。则天下之豪相率而趍之矣。故无常安之国。无恒治之民。得贤者则安昌。失之者则危亡。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
  周公摄天子位七年。布衣之士。执贽而所师见者十人。所友见者十二人。穷巷白屋所先见者四十九人。进善者百人。教士者千人。官朝者万人。当此之时。诚使周公骄而且吝。则天下贤士至者寡矣。苟有至者。则心心作必。贪而尸禄者也。尸禄之臣。不能存君也。
  齐桓公设庭燎。期年而士不至。于是有以九九之术见者。公曰。九九足以见乎。对曰。臣非以九九为足以见。臣闻主君待士期年而士不至。夫士之所以不至者。君天下之贤君也。四方之士。皆自以不及。故不至也。夫九九。薄能耳。而君犹礼之。况贤于九九者乎。公曰。善。乃因礼之。期月。四方之士相携而并至。
  齐宣王坐。淳于髡侍。王曰。先生论寡人何好。髡曰。古者所好四。王所好三焉。王曰。可得闻乎。髡曰。古者好马。王亦好马。古者好味。王亦好味。古者好色。王亦好色。古者好士。王独不好士。王曰。国无士耳。有则寡人亦悦之矣。髡曰。古者有骅骝、骐骥。今无有。王选于众。王好马矣。古者有豹象之胎。今无有。王选于众。王好味矣。古者有毛嫱、西施。今无有。王选于众。王好色矣。王必将待尧、舜、禹、汤之士而后好之。则禹、汤之士亦不好王矣。宣王默然无以应。
  衞君问于田让曰。寡人封侯尽千里之地。赏赐尽御府缯帛。而士不至。何也。对曰。君之赏赐不可以功及。君之诛罚不可以理避。犹举杖而呼狗。张弓而祝鸡矣。虽有香饵而不能致者。害之必也。
  魏文侯从中山奔命安邑。田子方后。太子击遇之。下车而趍。子方坐乘如故。告太子曰。为我请君。待我朝哥。太子不悦。谓子方曰。不识贫穷者骄人乎。富贵者骄人乎。子方曰。贫穷者骄人。富贵者安敢骄人。人主骄人而亡其国。大夫骄人而亡其家。贫穷者若不得意。纳履而去。安往而不得贫穷乎。太子及文侯。道子方之语。文侯叹曰。微吾子之故。吾安得闻贤人之言。吾下子方以仁(仁作行)。得而友之。自吾友子方也。君臣益亲。百姓益附。吾是以得友士之功。我欲伐中山。吾以武下乐羊。三年而中山为献于我。我是以得友武之功。吾所以不少进于此者。吾未见以智骄我者也。若得以智骄我者。岂不及古之人乎。
  齐桓公使管仲治国。对曰。贱不能临贵。桓公以为上卿而国不治。公曰。何故。对曰。贫不能使富。公赐之齐国之市租一年。而国不治。公曰。何故。对曰。疏不能制亲。公立以为仲父。齐国大安。而遂霸天下。孔子曰。管仲之贤。不得此三权者。亦不能使其君南面而霸矣。
  桓公问于管仲曰。吾欲使爵腐于酒。肉腐于俎。得毋害于霸乎。管仲对曰。此极非其贵者耳。然亦无害于霸也。桓公曰。何如而害霸乎。对曰。不知贤害霸也。知而不用害霸也。用而不任害霸也。任而不信害霸也。信而复使小人参之害霸也。桓公曰。善。
  田忌去齐奔楚。楚王问曰。楚、齐常欲相并。为之奈何。对曰。齐使申孺将。则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将之。至。禽将军首而反耳。齐使眄子将。则楚悉发四封之内。王自出将。仅存耳。于是齐使申孺将。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将。斩其首而反。于是齐王更使眄子将。楚悉发四境之内。王自出将。仅而得免。至舍。王曰。何先生知之早耶。忌曰。申孺为人侮贤者而轻不肖者。贤不肖具不为用。是以亡也。眄子之为人也。尊贤者而爱不肖者。贤不肖具负任。是以王仅得存耳。

  正 谏
  易曰。王臣謇謇。匪躬之故。人臣之所以謇謇为难而谏其君者。非为身也。将欲以匡君之过。矫君之失也。君有过失。危亡之萌也。见君之过失而不谏。是轻君之危亡也。夫轻君之危亡者。忠臣不忍为也。

  法 诫(法诫作敬慎)
  昔成王封伯禽于鲁。将辞去。周公戒之曰。往矣。子其无以鲁国骄士也。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今王之叔父也。又相天子。吾于天下不轻矣。然尝一沐而三捉发。一食而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士。吾闻之曰。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禄位尊盛而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聪明睿智而守以愚者益。博闻多记而守以浅者广。此六守者。皆谦德也。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德不谦者失天下。亡其身。桀、纣是也。可不慎乎。故易曰(无曰字)。有一道。大足以守天下。中足以守国家。小足以守其身。谦之谓也。夫天道毁满而益谦。地道变满而流谦。鬼神害满而福谦。人道恶满而好谦。易曰。谦亨。君子有终。吉。子其无以鲁国骄士矣。
  孙叔敖为楚令尹。一国吏民皆来贺。有一老父后来吊。叔敖曰。楚王不知臣不肖。使臣受吏民之垢。人尽来贺。子独后来吊。岂有说乎。父曰。有。身已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已高而擅权者。君恶之。禄已厚而不知足者。患处之。叔敖再拜曰。敬受命。愿闻余教。父曰。位已高而意益下。官益大而心益小。禄已厚而慎不敢取。君谨守此三者。足以治楚矣。
  魏公子牟东行。穰侯送之曰。先生独无一言以教冉乎。公子牟曰。夫官不与势期而势自至。势不与富期而富自至。富不与贵期而贵自至。贵不与骄期而骄自至。骄不与罪期而罪自至。罪不与死期而死自至。穰侯曰。善。

  善 说
  齐宣王出猎于社山。父老相与劳王。王曰。父老苦矣。赐父老田不租。父老皆拜。闾邱先生独不拜。王曰。父老以为少耶。赐父老无徭役。先生又不拜。王曰。父老皆拜。先生独不拜。寡人得无有过乎。闾邱先生对曰。闻大王来游。所以为劳大王。望得寿于大王。望得富于大王。望得贵于大王。王曰。天杀生有时。非寡人所得与也。无以寿先生。仓廪虽实。以备灾害。无以富先生。大官无缺。小官卑贱。无以贵先生。先生对曰。此非人臣所敢望也。愿大王选有修行者以为吏。平其法度。如此。臣少可以得寿焉。振之以时。无烦扰百姓。如是。臣可少得以富焉。愿大王出令。令少者敬老。如是。臣可少得以贵焉。今大王幸赐臣田不租。然则仓廪将虚也。赐臣无徭役。然则官府无使焉。此固非臣之所敢望也。齐王曰。善。

  修 文
  成王将冠。周公使祝雍祝王曰。达而勿多。祝雍曰。使王近于仁。远于佞。啬于时。惠于财。任贤使能。

  反 质
  秦始皇帝既兼天下。侈靡奢泰。有方士韩客侯生、齐客卢生相与谋曰。当今时不可以居。上乐以刑杀为威。下畏罪持禄。莫敢尽忠。上不闻过而日骄。下慑服以慢欺而取容。谏者不用而失道滋甚。吾党久居且为所害。乃亡去。始皇闻之。大怒曰。吾闻诸生多为妖言以乱黔首。乃使御史悉上诸生。诸生四百余人皆坑之。侯生后得。始皇召而见之。侯生曰。陛下肯听臣一言乎。始皇曰。若欲何言。生曰(生曰之生上有侯字)。今陛下奢侈失本。淫佚趣末。宫室台阁。连属增累。珠玉重宝。积袭成山。妇女倡优。数巨万人。钟鼓之乐。流漫无穷。舆马文饰。所以自奉。丽靡烂漫。不可胜极。黔首匮竭。民力殚尽。尚不自知。又急诽谤。严威刻下。下喑上聋。臣等故去。臣等不惜臣之身。惜陛下国之亡耳。今陛下之淫。万丹朱而千昆吾、桀、纣。臣恐陛下之十亡曾不一存。始皇默然久之。曰。汝何不早言。侯生曰。陛下自贤自健。上侮五帝。下凌三王。弃素朴。就末技。陛下亡征久见矣。臣等恐言之无益而自为取死。故逃而不敢言。今臣以必死。故为陛下陈之。虽不能使陛下不亡。欲使陛下自知也。始皇曰。吾可以变乎。侯生曰。刑(刑作形)已成矣。陛下坐而待亡耳。若陛下欲更之。能若尧与禹乎。不然。无冀也。始皇喟然而叹。遂释不诛。
  魏文侯问李克曰。刑罚之源安生。对曰。生于奸邪淫佚之行也。凡奸邪之心。饥寒而起。淫佚者。文饰之耗。雕文刻镂。害农事者也。文绣纂组。伤女功者也。农事害则饥之本。女功伤则寒之源也。饥寒并至而能不为奸邪者。未之有也。男女饰美以相矜。而能无淫佚者。未尝有也。故上不禁技功。则国贫民侈。国贫民侈。则贫穷者为奸邪。而富足者为淫佚。则驱民而为邪也。民已为邪。因以法随而诛之。则是为民设陷也。刑罚之起有源。人主不塞其本而督其末。伤国之道也。文侯曰。善。
  季文子相鲁。妾不衣帛。马不食粟。仲孙忌(忌作它)谏曰。子为鲁上卿。妾不衣帛。马不食粟。人其以子为爱。且不华国也。文子曰。然。吾观人之父母。衣粗食蔬。吾是以不敢。且吾闻君子以德华国。不闻以妾与马。夫德者。得于我。又得于彼。故可行。若淫于奢侈。沉于文章。不能自反。何以守国。仲孙忌惭而退。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