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盐铁论治要

增补盐铁论治要

群书治要卷四十二

  盐铁论

  行远道者假于车。济江海者因于舟。故贤士之立功成名。因于资而假物者也。公输子能因人主之材木以构宫室台榭。而不能自为专屋狭庐。材不足也。欧冶能因君之铜铁以为金炉大钟。而不能自为壶鼎槃杅。无其用也。君子能因人主之政(政作正)朝以和百姓。润众庶。而不能自饶其家。势不便也。故舜耕于历山。恩不及州里。太公屠牛于朝歌。利不及妻子。及其见用。恩流八荒。德溢四海。故舜假之尧。太公因之周。君子能修身以假道者。不能枉道而假财也。
  扁鹊不能治不受鍼药之疾。贤圣不能正不食(食疑受)善言之君。故桀有关龙逢而夏亡。纣有三仁而商灭。故不患无夷吾。由余之论。患无桓。穆之听耳。是以孔子东西无所遇。屈原放逐于楚国也。故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此所以言而不见从。行不得(不得作而不)合者也。
  古者笃教以导民。明辟以正刑。刑之于治。犹策之于御也。良工不能无策而御。有策而勿用也。圣人假法以成教。教成而刑不施。故威厉而不杀。刑设而不犯。今废其纪纲而不能张。坏其礼义而不能防。民陷于罪。从而猎之以刑。是犹开其阑牢。发以毒矢也。不尽不止矣。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夫不伤民之不治而伐己之能得奸。犹弋者睹鸟兽挂罻罗而喜也。今天下之被诛者。不必有管。蔡之邪。邓皙之伪也。孔子曰。人而不仁。疾之以甚。乱也。故民乱反之政。政乱反之身。身正而天下定。是以君子嘉善而矜不能。恩及刑人。德润穷夫。施惠悦尔。行刑不乐也。
  周公之相成王也。百姓饶乐。国无穷人。非代之耕织也。易其田畴。薄其税敛。则民富矣。上以奉君亲。下无饥寒之忧。则教可成也。语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教之以德。齐之以礼。则民徙义而从善。莫不入孝出悌。夫何奢侈暴慢之有乎。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故富民易与适礼。
  古者政得则阴阳调。星辰理。风雨时。故行修于内。声闻于外。为之(为之作为善)于下。福应于天。周公在上而天下太平。国无夭伤。岁无荒年。当此时。雨不破块。风不鸣条。旬而一雨必以夜。无丘陵高下皆孰。今不省其所以然。而曰阴阳之运也。非所闻也。孟子曰。野有死殍。不知收也。狗豕食人食。不知敛(敛作捡)也。为民父母见饥而死。则曰。非我。岁也。何异乎以刃杀之。则曰。非我。兵也。方今之务。在除饥寒之患。罢盐铁。退权利。分土地。趣本业。养桑麻。尽地力也。寡功节用。则民自富。如是。则水旱不能忧。凶年不能累也。
  王者崇礼施德。尚仁义而贱怪力。故圣人绝而不言。孔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之蛮貊。不可弃也。今万方绝国之君。奉贽献见者。怀天子之威德。而欲观中国之礼(礼下有仪字)。宜设明堂辟廱以示之。扬干戚。昭雅颂以风之。今乃以玩好不用之器。奇虫不畜之兽。角抵之戏。炫耀之物。陈夸之。殆与周公之待远方殊也。
  昔周公处谦让以交卑士。执礼德以下天下。故辞越裳之贽。见恭敬之礼也。既与入文王之庙。是见大孝之礼也。目睹威仪干戚之容。耳听升歌雅颂之声。心充(充下旧有以字。删之)至德。欣然以归。此四夷所以慕义内附。非重译狄鞮来观猛兽熊罴也。夫犀象兕虎。南夷之所多也。驴骡馲驼。北狄之常畜也。中国所鲜。外国贱之。南越以孔雀珥门户。昆山之旁。以玉璞抵鸟鹊。今贵人之所贱。珍人之所饶。非所以厚中国而明盛德也。隋和。世之名宝也。而不能安危存亡。故喻德示威。唯贤臣良相。不在戎马珍怪也。是以圣王以贤为宝。不以珠玉为宝。昔晏子修之樽俎之间。而折冲乎千里。不能者虽隋和满箧。无益于存亡矣。
  衞灵公当隆冬兴众穿池。海春(海春作宛春)以谏曰。天寒。百姓冻馁。愿公之罢役也。公曰。天寒乎哉。寒乎哉(天寒乎哉云云七字。作天寒哉。我何不寒哉)。海春曰。人之言曰。安者不能恤危。饱者不能食饥。故余粱肉者。难为言隐约。处逸乐者。难为言勤苦。夫高堂邃宇。广厦洞房者。不知专屋狭庐。上漏下湿者之痛也。系马百驷。货财充内。储陈纳新者。不知有旦无暮称贷者之急也。乘坚驱良。列骑成行者。不知负担步行者之劳也。匡床荐席。侍御满侧者。不知服辂挽船。登高绝流者之难也。衣轻暖。处温室。载安车者。不知乘长城。眺胡代。向清风(风者下有之字)者危寒也。妻子好合。子孙保之者。不知老母之憔悴。匹妇之悲恨也。耳听五音。目视弄优者。不知蒙流矢。推敌方外之死亡也。东向仗几振笔而调文者。不知木索之急。捶楚之痛也。昔商鞅之任秦也。刑人若刈菅茅。用师若弹丸。从军旅者暴骨长城。戍漕者辎车相望。生而往。死而还。彼独非人子耶。故君子仁以恕。义以度。所好恶与天下共之。
  地广而不德者国危。兵强而陵敌者身亡。虎兕相搏而蝼蚁得志。两敌相机而匹夫乘闲。是以圣王见利虑害。见远存近。
  道径。众民不知所由也。法令。众人不知所避也。故王者之制法也。昭乎如日月。故民不迷。旷乎若大路。故民不惑。幽隐远方。折乎知之。愚妇童妇。咸知所避。是故法令不犯。而狱犴不用也。昔秦法繁于秋荼。而网密于凝脂。然而上下相遁。奸伪萌生。有司治之。若救烂捌焦不能禁。非网疏而罪漏。礼义废而刑罚任也。方今律令百有余篇。文章繁。罪名重。群国用之。疑惑或浅或深。自吏明习者不知所处。而况愚民乎。律令尘蠹于栈阁。吏不能遍睹。而况愚民乎。此断狱所以滋众而民犯禁滋多也。亲服之属甚众。上附下附。而服不过五。五刑之属三千。上杀下杀。而罪不过五。故治民之道。务笃于教也。
  法能刑人而不能使人廉。能杀人而不能使人仁。所贵良医者。贵其审消息而退邪气也。非贵其下鍼石而钻肌肤也。所贵良吏者。贵其绝恶于未萌。使之不为非。非贵其拘之囹圄而刑杀之也。今之所谓良吏者。文察则以祸其民。强力则以厉其下。不本法之所由生。而专己之残心。文诛假法以陷不辜。累无罪。以子及父。以弟及兄。一人有罪。州里惊骇。十家奔亡。若痈疽之相漫。色淫之相连。一节动而百枝摇。诗云。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无罪。沦胥以铺。伤无罪而累也。非患铫锄之不利。患其舍草而芸苗也。非患无准平。患其舍枉而绳直也。故亲近为过不必诛。是锄不用也。疏远有功不必赏。是苗不养也。故世不患无法。而患无必行之法也。
  古者周其礼而明其教。礼周教明。不从者。然后等之以刑。刑罚中。民不怨矣。故舜施四罪而天下咸服。诛不仁也。轻重各伏其诛。刑必加而无赦。赦维疑者。若此。则世安得不轨之人而罪之乎。今废其德教而责之礼义。是虐民也。春秋传曰。子有罪。执其父。臣有罪。执其君。听失之大者也。今以子诛父。以弟诛兄。亲戚相坐。什伍相连。若引根本而及华叶。伤小指而累四体也。如此。则以有罪反诛无罪。反诛无罪。则天下之无罪者寡矣。故吏不以多断为良。医不以多刺为工。子产杀一人刑二人。道不拾遗。而民无诬心。故为民父母。似养疾子。长恩厚而已。自首匿。相坐之法立。骨肉之恩废。而刑罪多矣。闻父母之于子。虽有罪犹匿之。其不欲服罪尔。子为父隐。父为子隐。未闻父子之相坐也。闻兄弟能缓追以免贼。未闻兄弟之相坐也。闻恶恶止其人。疾始而诛首恶。未闻什伍而相坐也。
  纣为炮烙之刑。而秦有收孥之法。赵高以峻文决罪于内。百官以峭法断割于外。死者相枕席。刑者相望。百姓侧目重足。不寒而栗。方此之时。岂特冒火蹈刃哉。然父子相背。兄弟相嫚。至于骨肉相残。上下相杀。非刑轻而罚不必。令太严而仁恩不施也。故政宽则下亲其上。政严则臣谋其主。晋厉以幽。二世以弑。恶在峻法之不犯。严家之无挌虏也。圣人知之。是以务和(和作恩)而不务威。故高皇帝约秦苛法。以慰怨毒之人。而长和睦之心。唯恐刑之重而德之薄也。是以恩施无穷。泽流后世。商鞅。吴起以秦。楚之法为轻而累之。上危其主。下没其身。或非特慈母乎(或以下六字本书同。疑有误)。
  民之仰法。犹鱼之仰水。水清则静。浊则扰。扰则不安其居。静则乐其业。乐其业则富。富则仁生。赡则争止。是以成。康之世。赏无所施。法无所加。非可刑而不刑。民莫犯禁也。非可赏而不赏。民莫不仁也。若斯。则吏何事而可理乎。今之治民者。若拙御之御马也。行则顿之。止则击之。身创于捶。吻伤于衔。而求其无失。何可得也。故疲马不畏鞭捶。疲民不畏刑法。虽增而累之。其有益乎。
  古者明其仁义之誓。使民不逾。不教而杀。是虐民也。与其刑不可逾。不若义之不可逾也。闻礼义行而刑罚中。未闻刑罚任(任作行)而孝悌兴也。高墙狭基。不可立也。严刑峻法。不可久也。二世信赵高之计。深督责而任诛断。刑者半道。死者日积。杀人多者为忠。敛民悉者为能。百姓不胜其求。黔首不胜其刑。海内同忧而具不聊生。故过任之事。父不得于子。无已之求。君不得于臣。知死不再。穷鼠啮狸。匹夫奔万乘。舍人折弓。陈胜。吴广是也。闻不一朞而社稷为虚。恶在其能长制群下而久守其国也。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