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曾子治要

增补曾子治要

曾 子

  群书治要卷三十五

  修 身
  曾子曰。君子攻其恶。求其过。强其所不能。去私欲。从事于义。可谓学矣。君子爱日以学。及时以行。难者弗避。易者弗从。唯义所在。日旦就业。夕而自省思。以没其身。亦可谓守业矣。君子学必由其业。问必以其序。问而不决。承间观色而复之。君子既学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习也。既习之。患其不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患其不能以让也。君子之学。致此五者而已矣。君子博学而浅(大戴礼浅作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行欲先人。言欲后人。见利思辱。见难思诟。嗜欲思耻。忿怒思患。君子终身守此。战战也。君子己善。亦乐人之善也。己能。亦乐人之能也。君子好人之为善而弗趍也。恶人之为不善而弗疾也。不先人以恶。不疑人以不信。不说人之过。而成人之美。朝有过。夕改则与之。夕有过。朝改则与之。君子终日言。不在尤之中。小人一言。终身为罪矣。君子之于不善也。身勿为。可能也。色勿为。不可能也。心勿为。不可能也。太上乐善。其次安之。其下亦能自强也。太上不生恶。其次生而能夙绝之。其下复而能改。复而不改。陨身覆家。大者倾社稷。是故君子出言愕愕。行身战战。亦殆免于罪矣。昔者。天子日旦思其四海之内。战战唯恐不能乂也。诸侯日旦思其四封之内。战战唯恐失损之也。大夫日旦思其官。战战唯恐不能胜也。庶人日旦思其事。战战唯恐刑罚之至也。是故临事而栗者。鲜不济矣。

  立 孝
  曾子曰。君子立孝。其忠之用也。礼之贵也。故为人子而不能孝其父者。不敢言人父不能畜其子者。为人弟而不能承其兄者。不敢言人兄不能顺其弟者。为人臣而不能事其君者。不敢言人君不能使其臣者。故与父言。言畜子。与子言。言孝父。与兄言。言顺弟。与弟言。言承兄。与君言。言使臣。与臣言。言事君。君子之孝也。忠爱以敬(敬上有庄字)反是乱也。尽力而有礼。敬而安之。微谏不倦。听从不怠。欢欣忠信。咎故不生。可谓孝矣。尽力而无礼。则小人也。致敬而不忠。则不入也。是故礼以将其力。敬以入其忠。诗言。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不耻其亲。君子之孝也。是故未有君而忠臣可知者。孝子之谓也。未有长而顺下可知者。悌弟之谓也。未有治而能仕可知者。先修之谓也。故孝子善事君。悌弟善事长。君子壹孝壹悌。可谓知终矣。

  制 言
  曾子曰。夫行也者。行礼之谓也。夫礼。贵者敬焉。老者孝焉。幼者慈焉。小者友焉。贱者惠焉。此礼也。弟子毋曰。不我知也。鄙夫鄙妇。相会于墙阴。可谓密矣。明日则或扬其言者。故士执仁与义而不闻。行之未笃也。故蓬生麻中。不扶乃直。白沙在泥。与之皆黑。是故人之相与也。譬如舟车然。相济达也。己先则援之。彼先则推之。是故人非人不济。马非马不走。土非土不高。水非水不流。弟子问于曾子曰。夫士何如则可为达矣。曾子曰。不能则学。疑则问。欲行则比贤。虽有险道修(修作循)行。达矣。今之弟子。病下人。不知事贤。耻不知而又不问。是以惑暗终其世而已矣。是谓穷民。

  疾 病
  曾子曰。君子之务盖有矣。夫华繁而实寡者。天也。言多而行寡者。人也。鹰隼以山为庳而巢其上。鱼鳖鼋鼍以川为浅而窟穴其中。卒其所以得者。饵也。是故君子苟毋以利害义。则辱何由至哉。亲戚不悦。不敢外交。近者不亲。不敢来(来作求)远。小者不审。不敢言大。故人之生也。百岁之中。有疾病焉。故君子思其不可复者而先施焉。
  亲戚既没 。虽欲孝。谁为孝乎。年既耆 艾。虽欲悌。谁为悌乎。故孝有不及。悌有不时。其此之谓与。言不远身 。言之主也。行不远身。行之本也。言有主。行有本。谓之有闻 也。
  君子尊其所闻。则高明矣。行其所闻。则广大矣。高明广大。不在于他。加 (加上有在字)之志 而已矣。与君子游 。苾 乎如入兰芷 之室。久而不闻。则与之化 矣。与小人游。腻 (腻作贷)乎如入鱼次之室(鱼次之室作鲍鱼之次 )。久而不闻。则与之化矣。是故君子慎其所去就 。与君子游。如长日加益 。而不自知也。与小人游。如履薄冰 。每履而下 。几何而不陷乎哉。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