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春秋外传国语治要

增补春秋外传国语治要

国 语

  群书治要卷八

  周 语

  景王二十一年。将铸大钱。单穆公曰。不可。古者天灾降戾。降。下也。戾。至也。灾。谓水旱蝗螟之属。于是乎量资币。权轻重。以振救民。量。犹度也。资。财也。权。称也。振。拯也。民患轻则为之作重币以行之。民患币轻而物贵。(则作重)以行其轻。于是乎有母权子而行。民皆得焉。重曰母。轻曰子。贸物。物轻则子独行。物重则以母权而行之也。子母相权(本书相权之权作通)。民皆得其欲也。若不堪重。则多作轻而行之。亦不废重。于是乎有子权母而行。小大利之。堪。任也。不任之者。币重物轻。妨其用也。故作轻币杂而用之。以重者贸其贵。以轻者贸其贱也。子权母者。母不足则以子平之而行之也。故钱小大民皆以为利也。
  今王废轻而作重。民失其货(其货作其资)能无匮乎。废轻而作重。则本竭而末寡也。故民失其货。若匮。王用将有所乏。民财匮无以供上。故王用将乏也。乏。则将厚取于民。厚取。厚敛也。民不给。将有远志。是离民也。给。共也。远志。逋逃也。且夫备有未至而设之。备。国备也。未至而设之。谓预备不虞。安不忘危。有至而后救之。至而后救之。谓若救火疗疾量资币平轻重之属。是不相入也。二者前后各有宜。不相入。不相为用。可先而不备。谓之怠。怠。缓也。可后而先之。谓之召灾。谓民未患轻而重之。离民匮财。是为召灾。周固羸国也。天未厌祸焉。而又离民以佐灾。无乃不可乎。言周故已为羸病之国。天降祸灾未厌已。将民之与处而离之。将灾是备御而召之。则何以经国。君以善政为经。臣奉而成之为纬也。国无经。何以出令。令之不从。上之患也。故圣王树德于民以除之。树。立也。除。除令不从之患也。
  绝民用以实王府。绝民用。谓废小钱敛而铸大也。犹塞川原为潢污也。其竭也无日矣。大曰潢。小曰污。竭。尽也。无日。无日数也。若民离财匮。灾至备亡。王其若之何。备亡。无救灾之备也。王弗听。
  二十三年。王将铸无射。无射。钟名。律中无射。单穆公曰。不可。作重币以绝民货(民货作民资)。又铸大钟以鲜其继。鲜。寡也。寡其继者。用物过度妨于财也。若积聚既丧。又鲜其继。生何以殖。积聚既丧。谓废小钱也。生。财也。殖。长也。今王作钟也。无益于乐而鲜民财。将焉用之。
  夫乐不过以听耳。而美不过以观目。若听乐而震。观美而眩。患莫甚焉。夫耳目。心之枢机也。枢机。发动也。心有所欲。耳目发动也。故必听和而视正。听和则聪。视正则明。习于和正。则不眩惑也。聪则言听。明则德昭。听言昭德。民歆而德之。则归心焉。歆。犹欣歆。喜服也。言发德教。是以作无不济。求无不获。然则能乐。夫耳纳和声而口出美言。耳闻和声则口有美言。此感于物也。以为宪令。宪。法也。而布诸民。民以心力行之不倦。成事不贰。乐之至也。贰。变也。若视听不和。而有震眩。于是乎有狂悖之言。有眩惑之明。出令不信。有转易也。刑政放纷。动不顺时。民无据依。不知所力。各有离心。不知所为尽力。上失其民。作则不济。求则不获。其何以能乐。三年之中。而有离民之器二焉。二。谓作大钱铸大钟。国其危哉。
  王弗听问之。伶州鸠。伶。司乐官。州鸠。名也。对曰。夫匮财用。疲民力。以逞淫心。逞。快也。听之不和。比之不度。无益于教。而离民怒神。非臣之所闻也。王不听。卒铸大钟。财匮故民离。乐不和故神怒也。二十四年。钟成。伶人告和。伶人。乐人。王谓伶州鸠曰。钟果和矣。对曰。未可知也。州鸠以为钟实不和。伶人媚王谓之和。故曰未可知。王曰。何故。对曰。上作器。民备乐之。则为和。言声音之道与政通也。今财亡民疲。莫不怨恨。臣不知其和也。乱世之音怨以怒。故曰不知其和。且民所曹好。鲜其不济。曹。群也。其所曹恶。鲜其不废。谚曰。众心成城。众心所好。莫之能败。其固如城。众口铄金。铄。消也。众口所毁。虽金石犹可消。今三年之中。而害金再兴焉。害金害民之金。谓钱钟也。惧一之废也。二金中其一必废也。王曰。尔老耄矣。何知。二十五年。王崩。钟不和。王崩而言不和。明乐人之谀。

 

  晋 语
  武公伐翼。弑哀侯止。栾共子曰。苟无死。共子。晋大夫共叔成也。吾以子为上卿。制晋国之政。辞曰。成闻之。民生于三。事之如一。三。君父师也。如一。服勤至死也。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食。谓禄也。唯其所在。则致死焉。在君父为君父。在师为师也。人之道也。臣敢以私利废人道乎。私利。谓不死为上卿也。君何以训矣。无以教为忠也。从君而贰。君焉用臣。贰。二心也。遂鬬而死。
  文公问于郭偃。郭偃。卜偃。曰。始也吾以国为易。易。易治也。今也难。对曰。君以为易。其难也将至矣。君以为难。其易也将至矣。以为难而勤修之。故其易将至。
  赵宣子言韩献子于灵公。为司马。宣子。赵宣孟也。献子。韩厥也。司马。掌军大夫也。河曲之役。赵孟使人以其乘车干行。干。犯也。行。军列也。献子执而戮之。宣子召而礼之。曰。吾闻事君者。比而不党。比。比义也。阿私曰党。夫周以举义。比也。忠信曰周。举以其私。党也。夫军事有死无犯。犯而不隐。义也。在公为义。吾言汝于君。惧汝不能也。举而不能。党孰大焉。事君而党。吾何以从政。勉之。苟从是行也。勉之。劝修其志。是行。今所行也。临长晋国者。非汝其谁。临。监也。长。帅也。皆告诸大夫曰。二三子可以贺我矣。吾举厥也而中。吾乃今知免于罪矣。
  叔向见司马侯之子。抚而泣之曰。自其父之死。吾莫与比而事君矣。昔者。其父始之。我终之。谓有所造为及谏争。相为终始成其事也。我始之。夫子终之。无不可。无不可。言皆从。借偃在侧。曰。君子有比乎。君子周而不比。故偃问之。叔向曰。君子比而不别。比德以赞事。比也。赞。佐。引党以封己。引。取也。封。厚也。利己而忘君。别也。别为朋党。

 

  楚 语
  灵王为章华之台。章华。地名。与伍举升焉。曰。美夫。对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服宠。谓以贤受宠服。以是为美。安民以为乐。以能安民为乐。听德以为聪。听用有德也。致远以为明。能致远人。不闻其以土木之崇高彤镂为美。彤谓丹楹。镂谓刻桷也。
  先君庄王为匏居之台。匏居。台名。高不过望国氛。氛。祲气也。大不过容宴豆。言宴有折俎笾豆之陈。木不妨守备。不妨城郭守备之材。用不烦官府。财用不出府藏也。民不废时务。官不易朝常。先君是以除乱克敌而无恶于诸侯。今君为此台也。国民疲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败废其时务也。百官烦也。为之征发。数年乃成。臣不知其美也。
  夫美也者。上下外内小大远迩皆无害焉。故曰美也。若于目观则美。于目则美。德则不也。财用则匮。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为。封。厚也。胡。何。何以为美。夫君国者。将民之与处。民实瘠。君安得肥。安得独肥。言将有患。
  故先王之为台榭也。积土为台。无室曰榭。榭。不过讲军实。讲。习也。军实。戎士也。台。不过望氛祥。凶气为氛。吉气为祥。其所不夺穑地。稼穑之地。其为不匮财用。为。作也。其事不烦官业。业。事也。其日不废时务。以农隙也。瘠硗之地。于是乎为之。不害谷土也。硗。硧。城守之木。于是乎用之。城守之余。然后用之。官寮之暇。于是乎临之。暇。闲也。四时之隙。于是乎成之。隙。空闲时。夫为台榭。将以教民利也。台所以望氛祥而备灾害。榭所以讲军实而御寇乱。皆所以利民也。不知其以匮之也。知犹闻。若君谓此美而为之正。以为得事之正也。楚其殆矣。殆。危也。
  鬬且廷见令尹子常。鬬且。楚大夫。子常。囊瓦。子常与之语。问畜货聚马。归以语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不免乎。吾见令尹。问畜聚积实。如饿豺狼。实。财也。殆必亡者。
  昔鬬子文三舍令尹。无一日之积。恤民之故也。积。储也。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后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对曰。夫从政者以庇民也。庇。覆也。民多旷者。而我取富焉。旷。空也。是勤民以自封也。勤。劳也。封。厚也。死无日矣。我逃死。非恶富也。故庄王之世。灭若敖氏。唯子文之后在。至于今为楚良臣。是不先恤民而后已之富乎。
  今子常先大夫之后。先大夫子囊也。而相楚君。无令名于四方。四境盈垒。盈。满也。垒。壁也。言垒壁满四境之内。道殣相望。道冢曰殣。是之不恤。而畜聚不厌。其速怨于民多矣。速。召也。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期年。子常奔郑。
  王孙圉聘于晋。王孙圉。楚大夫也。定公飨之。赵简子相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犹在乎。珩。佩上之横者。对曰。然。简子曰。其为宝也几何矣。几何世也。曰。未尝为宝。楚之所宝者观射父。言以贤为宝也。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言以训辞交结诸侯也。使无以寡君为口实。口实。毁弄也。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训典以叙百物。叙。次也。物。事也。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悦于鬼神。悦。媚也。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痛。疾也。又有薮曰云。金木竹箭之为生也。楚有云梦之薮泽也。龟珠齿角。皮革羽毛。所以备赋。以戒不虞者也。龟所以备吉凶。珠所以衞火灾。角所以为弓弩。齿所以为弭。赋。兵赋也。所以供币帛以亨于诸侯。亨。献也。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而国民保焉。保。安也。此楚国之宝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宝焉。玩。玩弄之物也。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