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昌言治要

增补昌言治要

群书治要卷四十五

  昌 言 仲长子

  德教者。人君之常任也。而刑罚为之佐助焉。古之圣帝明王所以能亲百姓。训五品。和万邦。蕃黎民。召天地之嘉应。降鬼神之吉灵者。实德是为。而非刑之攸致也。至于革命之期运。非征伐用兵。则不能定其业。奸宄之成群。非严刑峻法。则不能破其党。时势不同。所用之数。亦宜异也。教化以礼义为宗。礼义以典籍为本。常道行于百世。权宜用于一时。所不可得而易者也。故制不足则引之无所至。礼无等则用之不可依。法无常则网罗当道路。教不明则士民无所信。引之无所至。则难以致治。用之不可依。则无所取正。罗网当道路。则不可得而避。士民无所信。则其志不知所定。非治理之道也。诚令方来之作。礼简而易用。仪省而易行。法明而易知。教约而易从。篇章既着。勿复刊剟。仪故既定。勿复变易。而人主临之以至公。行之以忠仁。壹德于恒久。先之用己身。又使通治乱之大体者。总纲纪而为辅佐。知稼穑之艰难者。亲民事而布惠利。政不分于外戚之家。权不入于宦竖之门。下无侵民之吏。京师无佞邪之臣。则天神可降。地衹可出。
  大治之后。有易乱之民者。安宁无故。邪心起也。大乱之后。有易治之势者。创艾祸灾。乐生全也。刑繁而乱益甚者。法难胜避。苟免而无耻也。教兴而罚罕用者。仁义相厉。廉耻成也。任循吏于大乱之会。必有恃仁恩之败。用酷吏于清治之世。必有杀良民之残。此其大数也。我有公心焉。则士民不敢念其私矣。我有平心焉。则士民不敢行其险矣。我有俭心焉。则士民不敢放其奢矣。此躬行之所徴者也。开道涂焉。起堤防焉。舍我涂而不由。逾堤防而横行。逆我政者也。诰之而知罪。可使悔遏于后矣。诰之而不知罪。明刑之所取者也。教有道。禁不义。而身以先之。令德者也。身不能先。而聪略能行之。严明者也。忠仁为上。勤以守之。其成虽迟。君子之德也。谲诈以御其下。欺其民而取其心。虽有立成之功。至德之所不贵也。
  廉隅贞洁者。德之令也。流逸奔随者。行之污也。风有所从来。俗有所由起。疾其末者刈其本。恶其流者塞其源。夫男女之际。明别其外内。远绝其声音。激厉其廉耻。涂塞其亏隙。由尚有胸心之逸念。睇盼之过视。而况开其门。导其径者乎。今嫁娶之会。捶杖以督之。戏谑酒醴以趣其情欲。宣淫佚于广众之中。显阴私于族亲之间。污风诡俗。生淫长奸。莫此之甚。不可不断者也。
  汉兴以来。皆引母妻之党为上将。谓之辅政。而所赖以治理者甚少。而所坐以危乱者甚众。妙采于万夫之望。其良犹未可得而遇也。况欲求之妃妾之党。取之于骄盈之家。徼天幸以自获其人者哉。夫以丈夫之智。犹不能久处公正。长思利害。耽荣乐宠。死而后已。又况妇人之愚。而望其遵巡正路。谦虚节俭。深图远虑。为国家校计者乎。故其欲关豫朝政。恇快私愿。是乃理之自然也。昔赵绾白不奏事于大后。而受不测之罪。王章陈日蚀之变。而取背叛之诛。夫二后不甚名为无道之妇人。犹尚若此。又况吕后。飞燕。傅昭仪之等乎。
  夫母之于我尊且亲。于其私亲。亦若我父之欲厚其父兄子弟也。妻之于我爱且媟。于其私亲。亦若我之欲厚我父兄子弟也。我之欲尽孝顺于慈母。无所择事矣。我之欲效恩情于爱妻妾。亦无所择力矣。而所求于我者。非使我有四体之劳苦。肌肤用(用恐衍)之疾病也。夫以此欬唾盼睇之间。至易也。谁能违此者乎。唯不世之主。抱独断绝异之明。有坚刚不移之气。然后可庶几其不陷没流沦耳。
  宦竖者。传言给使之臣也。拚扫是为。超(超疑趁)走是供。传延房卧之内。交错妇人之间。又亦实刑者之所宜也。孝宣之世。则以弘恭为中书令。石显为仆射。中宗严明。二竖不敢容错其奸心也。后暨孝元常抱病而留好于音乐。悉以枢机委之石显。则昏迷雾乱之政起。而仇忠害正之祸成矣。呜呼。父子之间相监至近。而明暗之分若此。岂不良足悲耶。孝桓皇帝起自蠡吾而登至尊。侯览。张让之等。以乱承乱。政令多门。权利并作。迷荒帝主。浊乱海内。高命士恶其如此。直言正谕。与相摩切。被诬见陷。谓之党人。灵皇帝登自解犊。以继孝桓。中常侍曹节。侯览等。造为维纲。帝终不寤。宠之日隆。唯其所言。无求不得。凡贪淫放纵。僭凌横恣。挠乱内外。螫噬民化。隆自顺桓之时。盛极孝灵之世。前后五十余年。天下亦何缘得不破坏耶。古之圣人。立礼垂典。使子孙少在师保。不令处于妇女小人之间。盖犹见此之良审也。
  和神气。惩思虑。避风湿。节饮食。适嗜欲。此寿考之方也。不幸而有疾。则鍼石汤药之所去也。肃礼容。居中正。康道德履仁义。敬天地。恪宗庙。此吉祥之术也。不幸而有灾。则克己责躬之所复也。然而有祷祈之礼。史巫之事者。尽中正。竭精诚也。下世(世下有脱文)其本而为奸邪之阶。于是淫厉乱神之礼兴焉。侜张变怪之言起焉。丹书厌胜之物作焉。故常俗忌讳可笑事。时世之所遂往。而通人所深疾也。且夫掘地九仞以取水。凿山百步以攻金。入林伐木不卜日。适野刈草不择时。及其构而居之。制而用之。则疑其吉凶。不亦迷乎。简郊社。慢祖祢。逆时令。背大顺。而反求福佑于不祥之物。取信诚于愚惑之人。不亦误乎。彼图家画舍。转局指天者。不能自使室家滑利。子孙贵富。而望其能致之于我。不亦惑乎。
  今有严禁于下而上不去。非教化之法也。诸厌胜之物。非礼之祭。皆所宜急除者也。情无所止。礼为之俭。欲无所齐。法为之防。越礼宜贬。逾法宜刑。先王之所以纪纲人物也。若不制此二者。人情之纵横驰骋。谁能度其所极者哉。表正则影直。范端则器良。行之于上。禁之于下。非元首之教也。君臣士民。并顺私心。又大乱之道也。
  顷皇子皇女有夭折。年未及殇。爵加王主之号。葬从成人之礼。非也。及下殇以上。已有国邑之名。虽不合古制。行之可也。王侯者所与共受气于祖考。干合而支分者也。性类纯美。臭味芬香。孰有加此乎。然而生长于骄溢之处。自恣于色乐之中。不闻典籍之法言。不因师傅之良教。故使其心同于夷狄。其行比于禽兽也。长幼相效。子孙相袭。家以为风。世以为俗。故姓族之门。不与王侯婚者。不以其五品不和睦。闺门不洁盛耶。所贵于善者。以其有礼义也。所贱于恶者。以其有罪过也。今以所贵者教民。以所贱者教亲。不亦悖乎。可令王侯子弟悉入大学。广之以他山。肃之以二物。则腥臊之污可除。而芬芳之风可发矣。
  有天下者。莫不君之以王。而治之以道。道有大中。所以为贵也。又何慕于空言高论难行之术。而台榭则高数十百尺。壁带加珠玉之物。木土被绨锦之饰。不见夫之女子成市于宫中。未曾御之。妇人生幽于山陵。继体之君。诚欲行道。虽父之所兴。可有所坏者也。虽父之美人。可有所嫁者也。至若门庭足以容朝贺之会同。公堂足以陈千人之坐席。台榭足以览都民之有无。防闼足以殊五等之尊卑。宇殿高显敞。而不加以雕采之巧。错涂之饰。是自其中也。苑囿池沼。百里而还。使刍荛雉菟者得时往焉。随农郄而讲事。因田狩以教战。上虔郊庙。下虞宾客。是又自其中也。嫡庶之数。使从周制。妾之无子与希幸者。以时出之。均齐恩施。以广子姓。使令之人。取足相供。时其上下。通其隔旷。是又自然其中也。
  在位之人。有乘柴马弊车者矣。有食菽藿者矣。有亲饮食之蒸烹者矣。有过客不敢沽酒市脯者矣。有妻子不到官舍者矣。有还奉禄者矣。有辞爵赏者矣。莫不称述以为清邵。非不清邵。而不可以言中也。好节之士。有遇君子而不食其食者矣。有妻子冻餧而不纳善人之施者矣。有茅茨蒿屏而上漏下湿者矣。有穷居僻处求而不可得见者矣。莫不叹美以为高洁。此非不高洁。而不可以言中也。
  夫世之所以高此者。亦有由然。先古之制休废。时王之政不平。直正不行。诈伪独售。于是世俗同共知节义之难复持也。乃舍正从邪。背道而驰奸。彼独能介然不为。故见贵也。如使王度昭明。禄除从古。服章不中法。则诘之以典制。货财不及礼。则间之以志故。向所称以清邵者。将欲何矫哉。向所叹云高洁者。欲以何厉哉。故人主能使违时诡俗之行。无所复剀摩。困苦难为之约。无所复激切。步骤乎平夷之涂。偃息乎大中之居。人享其宜。物安其所。然后足以称贤圣之王公。中和人君子(人尝作之)矣。
  古者君之于臣。无不答拜也。虽王者有变。不必相因。犹宜存其大者。御史大夫。三公之列也。今不为起。非也。为太子时太傅。即位之后。宜常答其拜。少傅可比三公。为之起。周礼。王为三公六卿锡衰。为诸侯缌衰。为大夫士疑衰。及于其病时。皆自问焉。古礼虽难悉奉行。师傅三公。所不宜阙者也。凡在京师。大夫以上疾者。可遣使修赐问之恩。州牧郡守远者。其死。然后有吊赠之礼也。坐而论道。谓之三公。作而行之。谓士大夫。论道必求高明之士。干事必使良能之人。非独三太三少可与言也。凡在列位者皆宜及焉。故士不与其言。何知其术之浅深。不试之事。何以知其能之高下。与群臣言议者。又非但用观彼之志行。察彼之才能也。乃所以自弘天德。益圣性也。犹十五志学(犹上恐脱圣人二字)。朋友讲习。自强不息。德与年进。至于七十。然后心从而不逾矩。况于不及中规者乎。而不自勉也。
  公卿列校。侍中尚书。皆九州之选也。而不与之从容言议。谘论古事。访国家正事。问四海豪英。琢磨珪璧。染练金锡。何以昭仁心于民物。广令闻于天下哉。人主有常不可谏者五焉。一曰废后黜正。二曰不节情欲。三曰专爱一人。四曰宠幸佞谄。五曰骄贵外戚。废后黜正。覆其国家者也。不节情欲。伐其性命者也。专爱一人。绝其继嗣者也。宠幸佞谄。壅蔽忠正者也。骄贵外戚。淆乱政治者也。此为疾痛。在于膏肓。此为倾危。比于累卵者也。然而人臣破首分形所不能救止也。不忌(忌恐当作忘)初故。仁也。以计御情。智也。以严专制。礼也。丰之以财而勿与之位。亦足以为恩也。封之以土而勿与之权。亦足以为厚也。何必友(友恐当作久)年弥世。惑贤乱国。然后于我心乃快哉。
  人之事亲也。不去乎父母之侧。不倦乎劳辱之事。唯父母之所言也。唯父母之所欲也。于其体之不安。则不能寝。于其飡之不饱。则不能食。孜孜为此以没其身。恶有为此人父母而憎之者也。人之事君也。言无小大。无愆也。事无劳逸。无所避也。其见识知也。则不恃恩宠而加敬。其见遗忘也。则不怀怨恨而加勤。安危不贰其志。险易不革其心。孜孜为此。以没其身。恶有为此人君长而憎之者也。人之交士也。仁爱笃恕。谦逊敬让。忠诚发乎内。信效着乎外。流言无所受。爱憎无所偏。幽闲攻人之短。会友述人之长。有负我者。我又加厚焉。有疑我者。我又加信焉。患难必相及。行潜德而不有。立潜功而不名。孜孜为此。以没其身。恶有与此人交而憎之者也。故事亲而不为亲所知。是孝未至者也。事君而不为君所知。是忠未至者也。与人交而不为人所知。是信义未至者也。
  父母怨咎人。不以正己。审其不然。可违而不报也。父母欲与人以官位爵禄。而才实不可。可违而不从也。父母欲为奢泰侈靡以适心快意。可违而不许也。父母不好学问。疾子孙之为之。可违而学也。父母不好善士。恶子孙交之。可违而友也。士友有患故待己而济。父母不欲其行。可违而往也。故不可违而违。非孝也。可违而不违。亦非孝也。好不违。非孝也。好违。亦非孝也。其得义而已也。
  昔高祖诛秦项而陟天子之位。光武讨篡臣而复已亡之汉。皆受命之圣主也。萧。曹。丙。魏。平。勃。霍光之等。夷诸吕。尊太宗。废昌邑。而立孝宣。经纬国家。鎭安社稷。一代之名臣也。二主数子之所以震威四海。布德生民。建功立业。流名百世者。唯人事之尽耳。无天道之学焉。然则王天下。作大臣者。不待于知天道矣。所贵乎用天之道者。则指星辰以授民事。顺四时而兴功业。其大略吉凶之祥。又何取焉。故知天道而无人略者。是巫医卜祝之伍。下愚不齿之民也。信天道而背人事者。是昏乱迷惑之主。覆国亡家之臣也。
  问者曰。治天下者。壹之乎人事。抑亦有取诸天道也。曰。所取于天道者。谓四时之宜也。所壹于人事者。谓治乱之实也。周礼之冯相。保章。其无所用耶。曰。大备于天人之道耳。是非治天下之本也。是非理生民之要也。曰。然则本与要奚所存耶。曰。王者官人无私。唯贤是亲。勤恤政事。屡省功臣。赏锡期于功劳。刑罚归乎罪恶。政平民安。各得其所。则天地将自从我而正矣。休祥将自应我而集矣。恶物将自舍我而亡矣。求其不然。乃不可得也。
  王者所官者。非亲属则宠幸也。所爱者。非美色则巧佞也。以同异为善恶。以喜怒为赏罚。取乎丽女。怠乎万机。黎民冤枉类残贼。虽五方之兆不失四时之礼。断狱之政不违冬日之期。蓍龟积于庙门之中。牺牲群丽碑之间。冯相坐台上而不下。祝史伏坛旁而不去。犹无益于败亡也。从此言之。人事为本。天道为末。不其然与。故审我已善而不复恃乎天道。上也。疑我未善。引天道以自济者。其次也。不求诸己而求诸天者。下愚之主也。令(令当作今)夫王者诚忠心于自省。专思虑于治道。自省无愆。治道不谬。则彼嘉物之生。休祥之来。是我汲井而水出。爨灶而火燃者耳。何足以为贺者耶。故欢于报应。喜于珍祥。是劣者之私情。夫可谓大上之公德也。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