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文子治要

增补文子治要

文 子

  群书治要卷三十五

  道 原
  夫至人之治也。弃其聪明。灭其文章。依道废智。与民同出乎公。约其所守。寡其所求。去其诱慕。除其嗜欲。损其思虑。约其所守即察矣。寡其所求即得矣。
  水之性欲清。沙石秽之。人之性欲平。嗜欲害之。唯圣人能遗物反己。不以智(本书智作身)役物。不以欲滑和。是以高而不危。安而不倾也。故听善言便计。虽愚者知悦之。称圣德高行。虽不肖者知慕之。悦之者众而用之者寡。慕之者多而行之者少。

  精 诚
  夫水浊者鱼噞。政苛即(即作者)民乱。上多欲即下多诈。上烦扰即下不定。上多求即下交争。不治其本。而救之于末。无以异于凿渠而止水。抱薪而救火也。圣人事省而治。求寡而赡。不施而仁。不言而信。不求而得。不为而成。怀自然。保至真。抱道推诚。天下从之。如响之应声。影之象形。所修者本也。
  冬日之阳。夏日之阴。万物归之。而莫之使也。至精之感。弗召自来。不去自往。不知所为者。而功自成。待目而照见。待言而使令。其于以治难矣。皋陶喑而为大理。天下无虐刑。师旷瞽而为大宰。晋国无乱政。不言之令。不视之见。圣人所以为师也。民之化上。不从其言。从其所行也。故人君好勇。而国家多难。人君好色。而国多昏乱。故圣人精诚形于内。好憎明于外。出言以副情。发号以明旨。是故刑罚不足以移风。杀戮不足以禁奸。唯神化为贵也。夫至精为神。精之所动。若春气之生。秋气之杀也。故治人者慎所以感也。
  圣人之从事也。所由异路而同归。其存亡定倾若一。志不忘乎欲利人也。故秦。楚。燕。魏之歌。异转而皆乐。九夷八狄之哭。异声而皆哀。夫歌者乐之征也。哭者哀之效也。愔愔于中而应于外。故在所以感之矣。圣人之心。日夜不忘乎欲利人。其泽之所及亦远也。
  夫至人精诚内形。德流四方。见天下有利。喜而不忘。见天下有害。忧若有丧。夫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人之乐者。人亦乐其乐。故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大人行可悦之政。人而(人而作而人)莫不顺其令。令顺即从小而致大。令逆即以善为害。以成为败。

  九 守(九作十)
  神者。智之渊也。神清则智明。智者心之符也。智公既心平。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澄水(二十子全书水作潦)者。以其清且静也。故神清意平。乃能形物之情也。天道极即反。盈则损。物盛则衰。日中而移。月满则亏。乐终而悲。是故聪明广智守以愚。多闻博辨守以俭。武力勇毅守以畏。富贵广大守以狭。德施天下守以让。此五者。先王所以守天下也。

  符 言
  人之情。服于德。不服于力。故古之圣王。以其言下人。以其身后人。即天下推而不厌。戴而不重。此德有余而气顺也。故知与之为得(得作取)。知后之为先。即几道矣。

  道 德
  文子问道老子曰。夫道者。小行之小得福。大行之大得福。尽行之天下服。
  文子问德。仁。义。礼。老子曰。德者民之所贵也。仁者人之所怀也。义者民之所畏也。礼者民之所敬也。此四者。圣人之所以御万物也。君子无德即下怨。无仁即下争。无义即下异(异作暴)。无礼即下乱。四经不立。谓之无道。无道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心之精者。可以神化而不可以说道。故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令而行。行在令外。圣人在上。民化如神。情以先之也。动于上不应于下者。情令殊也。三月婴儿。未知利害。而慈母之忧(之忧作爱之)喻焉(喻焉作逾笃)者。情也。故言之用者小。不言之用者大矣。夫信。君子之言也。忠。君子之意也。忠信形于内。感动应乎外。贤圣之化也。
  能成霸王者。必得胜者也。能胜敌者。必强者也。能强者。必用人力者也。能用人力者。必得人心者也。能得人心者。必自得者也。能自得者。必柔弱者也。

  上 德
  日月欲明。浮云盖之。河水欲清。沙土秽之。丛兰欲修。秋风败之。人性欲平。嗜欲害之。蒙尘而欲无眯。不可得也。山致其高而云雨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龙生焉。君子致其道而德泽流焉。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隐行者必有昭名。

  微 明
  相坐之法立。即百姓怨。减爵之令张。即功臣叛。故察于刀笔之迹者。即不知治乱之本。习于行陈之事者。即不知庙战之权。圣人先见福于重关之内。虑患于冥冥之外。愚者惑于小利而忘大害。故事有利于小而害于大。得于此而亡于彼。故仁莫大于爱人也。智莫大于知人也。爱人即无冤刑。知人即无乱政。
  见本而知末。执一而应万。谓之术。居知所为。行知所之。事知所乘。动知所止。谓之道。言出于口。不可止于人。行发于近。不可禁于远。事者难成易败。名者难立易废。凡人皆以轻小害。易微事。以至于大患也。
  夫积爱成福。积憎成祸。人皆知救患。莫知使患无生。夫使患无生。易于救患。今人不务使患无生。而务于救之。虽神圣人。不能为谋也。患祸之所由来。万万无方。故圣人深居以避害。静默以待时。小人不知祸福之门。动作(无作字)而陷于刑。虽曲为之备。不足以全身。故上士先避患而后就利。先远辱而后求名。故圣人常从事于无形之外。而不留心尽虑(无尽虑二字)于已成之内。是以患祸无由至。非誉不能尘垢也。
  凡人之道。心欲小。志欲大。智欲圆。行欲方。能欲多。事欲少。所谓心小者。虑患未生。戒祸慎微。不敢纵其欲者也。志大者。兼包万国。一齐殊俗。是非辐凑。中为之毂也。智圆者。终始无端。方流四远。深(深作渊)泉而不竭也。行方者。直立而不挠。素白而不污。穷不易操。达不肆志也。能多者。文武备具。动静中仪也。事少者。执约为治广。处静以持躁也。故心小者。禁于微也。志大者。无不怀也。智圆者。无不知也。行方者。有不为也。能多者。无不治也。事少者。约所持也。故圣人之于善也。无小而不行。其于过也。无微而不改。行不用巫祝。而鬼神不敢先。可谓至贵矣。然而战战栗栗。日慎一日。是以无为而有成。
  有功。离仁义者即见疑。有罪。不失仁心(不失仁心作有仁义)者必见信。故仁义者。事之常顺也。天下之尊爵也。虽谋得计当。虑患而患解。图国而国存。其事有离仁义者。其功必不遂矣。言虽(言虽字倒)无中于策。其计无益于国。而心周于君。合于仁义者。身必存矣。故曰。百言百当。不若舍趣而审仁义也。
  教本乎君子。小人被其泽。利本乎小人。君子享其功。使君子小人。各得其宜。即通功易食而道达矣。人多欲即伤义。多忧即害智。故治国乐其所以存。亡(亡作虐)国乐其所以亡。水下流而广大。君下臣而聪明。君不与臣争功而治道通。故君根本也。臣枝叶也。根本不美而枝叶茂者。未之有也。
  慈父之爱子也。非求报也。不可内解于心。圣人之养民。非求为己用也。性不能已也。及恃其力。赖其功勋。而必穷矣。有以为。即恩不接矣。故用众人之所爱。即得众人之力。举众人之所善。即得众人之心。见所始。即知所终矣。
  人之将疾也。必先不甘鱼肉之味。国之将亡也。必先恶忠臣之语。故疾之将死者。不可为良医。国之将亡者。不可为忠谋。古者亲近不以言。来远不以言。使近者悦。远者来。与民同欲即和。与民同守即固。与民同念即智。得民力者富。得民誉者显。行有召寇。言有致祸。

  道自然(二十子全书无道字)
  昔者。尧之治天下。其导民也。水处者渔。山处者木(山处者木作林处者采)。谷处者牧。陆处者田。地宜其事。事宜其械。械便其人。如是。则民得以所有易所无。以所巧易所拙也。是以离叛者寡。听从者众。若风之过箭(箭作萧)忽然感之。各以清浊应矣。物莫不就其所利。避其所害。是以邻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而足迹不接于诸侯之境。车轨不结于千里之外。皆安其居也。夫乱国若盛。治国若虚。亡国若不足。存国若有余。虚者非无人。各守其职也。盛者非多人。皆徼于末也。有余者非多财。欲节事寡也。不足者非无货。民躁(躁作鲜)而费多也。故先王之法。非所作也。所因也。其禁诛。非所为也。所守也。上德之道也。
  以道治天下。非易民性也。因其有而条畅之。故渎水者因水之流。产稼者因地之宜。征伐者因民之欲。能因即无敌于天下矣。故先王之制法。因民之性。而为之节文。无其性。无其养(养作资)不可使遵道也。人之性有仁义之资。非圣王为之法度。不可使向方也。因其所恶以禁奸。故刑罚不用。威行如神矣。因其性。即天下听从。咈其性。即法度张而不用。
  帝者贵其德也。王者尚其义也。霸者迫(迫作通)于理也。道狭然后任智。德薄然后任刑。明浅然后任察。
  王道者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因循任下。责成不劳。谋无失策。举无过事。进退应时。动静循理。美丑弗好憎。赏罚不喜怒。其听治也。虚心弱志。是故群臣辐凑并进。无愚智不肖。莫不尽其能。君得所以制臣。臣得所以事君。即治国之道明矣。
  智而好问者圣。勇而好同者胜。乘众人之知。即无不任也。用众人之力。即无不胜也。用众人之力。乌获不足恃也。乘众人之势。天下不足用也。故圣人举事。未尝不因其资而用之也。有一功者处一位。有一能者服一事。力胜其任。即举者不重也。能胜其事。即为者弗难也。圣人兼而用之。故人无弃人。物无弃财矣。
  所谓无为者。非谓其引之不来。推之不往。迫而不应。感而不动。坚滞而不流。卷握而不散也。谓其私志不入公道。嗜欲不枉正术。循理而举事。因资而立功。推自然之势也。圣人不耻身之贱。恶道之不行。不忧命之短。忧百姓之穷也。故常虚而无为。抱素见朴。不与物杂。
  古之立帝王者。非以奉养其欲也。圣人之践位者。非以逸乐其身也。为天下之民强掩(掩作陵)弱。众暴寡。诈者欺愚。勇者侵怯。又为其怀智诈不以相教。积财货不以相分。故立天子以齐一之。为一人明不能遍照海内。故立三公九卿以辅翼之。为绝国殊俗不得被泽。故立诸侯以教诲之。是以地无不任。时无不应。官无隐事。国无遗利。所以衣寒食饥。养老弱。息劳倦。无不以也。神农形悴。尧瘦癯。舜梨黑。禹胼胝。伊尹负鼎而干汤。吕望鼓刀而入周。百里奚传卖。管仲束缚。孔子无黔突。墨子无暖席。非以贪禄慕位。将欲起天下之利。除万民之害也。自天子至于庶人。四体不勤。思虑不用。于事赡者。未之闻也。

  下 德
  治身。太上养神。其次养形。神清意平。百节皆宁。养生之本也。肥肤。充腹肠。开(开作供)嗜欲。养生之末也。治国。太上养化。其次正法。民交让。争处卑。财利争受少。事力争就劳。日化上而迁善。不知其所以然。治之也。利赏而劝善。畏刑而不敢为非。法令正于上。百姓服于下。治之末也。上世养本。而下世事末。
  欲治之主不世出。可与治之臣不万一。以不世出求不万一。此至治所以千岁不一至。霸王之功不世立也。顺其善意。防其邪心。与民同出一道。即民性可善。风俗可美矣。所贵圣人者。非贵其随罪而作刑也。贵其知乱之所生也。若纵之放僻淫逸。而禁之以法。随之以刑。虽残天下。不能禁其奸矣。
  目悦五色。口欲滋味。耳淫五声。七窍交争以害一性。日引邪欲竭其天和。身且不能治。柰天下何。所谓得天下者。非谓其履势(势下有位字)称尊号也。言其运天下心。得天下力也。有南面之名。无一人之誉。此失天下者也。故桀纣不为王。汤武不为放也。天下得道。守在四夷。天下失道。守在左右。故曰。无恃其不吾夺。恃吾不可夺也。行可夺之道。而非篡杀之行。无益于持天下矣。
  治世之职易守也。其事易为也。其礼易行也。其责易偿也。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事。农士(农士作士农)商工。乡别州异。故农与农言藏。士与士言行。工与工言巧。商与商言数。是以士无遗行。工无苦事。农无废功。商无折货。各安其性也。夫先知远见。人材之盛也。而治世不以责于民。博闻强志。口辨辞给。人智之溢也。而明主不以求于下。傲世贱物。不污于俗。士之伉行也。而治世不以为民化。故高不可及者。不以为人量。行不可逮者。不以为国俗。故人材不可专用。而度量道术。可世传也。故国治可与愚守。而军旅可与性(与性作以法)同。不待古之英俊。而人自足者。所有而并用之也。末世之法。高为量而罪不及。重为任而罚不胜。危为难而诛不敢。民困于三责。即饰智而诈上。犯邪而行危。虽峻法严刑。不能禁其奸。兽穷即触。鸟穷即啄。人穷即诈。此之谓也。
  国有亡主。世无亡道。人有穷而理无不通也。故不因道理之数而专己之能。其穷不远矣。夫君人者。不出户以知天下者。因物以识物。因人以知人也。故积力之所举。既(既恐即)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即无不成也。工无二技。士不兼官。人得所宜。物得所安。是以器械不恶。而职事不慢也。夫责小易偿也。职寡易守也。任轻易劝也。上操约少之分。下效易为之功。是以君臣久而不相厌也。
  地广民众。不足以为强也。甲坚兵利。不足以恃胜也。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也。严刑利杀(利杀作峻罚)不足以为威也。为存政者。无小必存。为亡政者。无大必亡。故善守者无与御。善战者无与斗。乘时势。因民欲。而取天下也。故善为政者积其德。善用兵者蓄其怒。德积而民可用也。怒蓄而威可立也。故材(材作文)之所加者浅(浅作深)。即权之所服者大。德之所施者博。即威之所制者广。广即我强而敌弱矣。善用兵者。先弱敌而后战。费不半而功十倍。故千乘之国。行文德者王。万乘之国。好用兵者亡。王兵先胜而后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此不明于兵道也。

  上 行(作上仁)
  非漠真(漠真作淡漠)无以明德。非宁静无以致远。非宽大无以并覆。非平正无以制断。以天下之目视。以天下之耳听。以天下之智虑。以天下之力争。故号令能下究而臣情得上闻。百官修通。群臣辐凑。喜不以赏赐。怒不以罪诛。法令察而不苛。耳目通(通作聪)而不暗。善否之情。日陈于前而不逆。贤者尽其智。不肖者竭其力。近者安其性。远者怀其德。用人之道也。
  夫乘舆马者。不劳而致千里。乘舟楫者。不能游而济江海。使言之而是。虽在匹夫刍荛。犹不可弃也。言之而非。虽在人君卿相。不可用也。是非之处。不可以贵贱尊卑论也。其计可用。不羞其位矣。其言可行。不贵其辨矣。
  文子问曰。何行而民亲其上。老子曰。使之以时而敬慎之。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天地之间。善即吾畜也。不善即吾雠也。昔日夏商之臣。反雠桀纣而臣汤武。宿沙氏之民。自攻其君而归神农氏。故曰。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
  治大者道不可以小。地广者制不可以狭。位高者事不可以烦。民众者教不可以苛。事烦难治。法苛难行。求多难赡。寸而度之。至丈必差。铢而称之。至石必过。石称丈量。径而寡失。大较易为智。曲辨难为惠(惠作慧)。故无益于治。有益于乱者。圣人不为也。无益于用。有益于费者。智者不行也。故功不厌约。事不厌寡。功约易成。事省易治。求寡易赡。
  夫调音者。小弦急。大弦缓。立事者。贱者劳。贵者逸。道之言曰。芒芒昧昧。与天同气。同气者帝。同义者王。同功者霸。无一焉者亡。故不言而信。不施而仁。不怒而威。是以天心动化者也。施而仁。言而信。怒而威。是以精诚为之者也。施而不仁。言而不信。怒而不威。是以外貌为之者也。故有道以理之。法虽少足以治矣。无道以临之。命虽众。足以乱矣。
  鲸鱼失水而制于蝼蚁。人君舍其所守而与民争事。则制于有司。以无为持位守职者。以听从取容。臣下藏智而弗用。反以事专其上。君人者不任能而好自为。则智日困而数穷于下。智不足以为治。威不足以行刑。即无以与下交矣。喜怒形于心。嗜欲见于外。即守职者离正而阿上。有司枉法而从风矣。赏不当功。诛不应罪。即上下乖心。群臣相怨矣。百官烦乱而智不能解。非誉萌生而明弗能照。非己之失而反自责。即人主愈劳。人臣愈逸矣。是代大匠斫者。希不伤其手也。与马逐远。筋绝不能及也。上车摄舆。马服衔(衔作衡)下。伯乐相之。王良御之。明主乘之。无御相之劳。而致千里。善乘人之资也。
  国之所以存者。得道也。所以亡者。理塞也。故得生(生疑存)道者。虽小必大。有亡征者。虽成必败。国之亡也。大不足恃。道之行也。小不可轻。故存在得道。不在于小。亡在失道。不在于大。故乱国之主。务于广地而不务于仁义。务于高位而不务于道德。是舍其所以存。而造其所以亡也。
  主与之以时。民报之以财。主遇之以礼。民报之以死。生而贵者骄。生而富者奢。故富贵不以明道自鉴。而能无为非者。寡矣。

  上 义
  凡学者能明于天人之分。通于治乱之本。见其终始。可谓达矣。治之本。仁义也。其末。法度也。先本后末。谓之君子。先末后本。谓之小人。法之生也以辅义。重法弃义。是贵其冠履而忘其头足也。仁义者广崇也。不益其厚。而张其广者毁。不广其基。而增其高者覆。故不大其栋。不能任重。重莫若国。栋莫若德。人主之有民。犹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即本固。基厚即上安。故事不本于道德者。不可以为经。言不合于先王者。不可以为道。
  治人之道。其犹造父之御马也。内得于中心。外合乎马志。故能取道致远。气力有余。进退还曲。莫不如意。诚得其术也。今夫权势者。人主之车舆也。大臣者。人主之驷马也。身不可以离车舆之安。手不可以失驷马之心。故舆马(与马作驷马)不调。造父不能以取道。君臣不和。圣人不能以为治。执道以御之。中材可尽。明分以示之。奸邪可止。物至而观其变。事来而应其化。近者不乱。则远者治矣。不用适然之教。而行自然之道。万举而无失矣。
  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政教有道。而令行为右。苟利于民。不必法古。苟周于事。不必循俗。故圣人法与时变。礼与俗化。衣服器械。各便其用。法度制令。各因其宜。故变古未可非。循俗未足多。诵先王之书。不若闻其言。闻其言。不若得其所以言。得其所以言者。言弗能言也。故道可道者。非常道也。名可名者。非常名也。故圣人所由曰道。所为曰事。道由金石。壹调不可更。事犹琴瑟。每(每作曲)终改调。故法制礼乐者。治之具也。非所以为治也。
  法非从天下。非从地出。发于人间。反己自正也。诚达其本。不乱于末。知其要。不惑于疑。有诸己。不非诸人。无诸己。不责于下。所禁于民者。不行于身。故人主之制法也。先以自为检戒(戒作式)。故禁胜于身。即令行于民矣。夫法者。天下之准绳也。人主之度量也。悬法者。法不法也。法定之后。中绳者赏。缺绳者诛。虽尊贵者不轻其赏。卑贱者不重其刑。犯法者。虽贤必诛。中度者。虽不肖无罪。是故公道行而私欲塞也。古之置有司也。所以禁民使不得恣也。其立君也。所以制有司使不得专行也。法度道术。所以禁君使无得横断也。人莫得恣。即道胜而理得矣。故反于无为。无为者。非谓其不动也。言其莫从己出也。
  善赏者。费少而劝多。善罚者。刑省而奸禁。善与者。用约而为德。善取者。入多而无怨。故圣人因民之所善以劝善。因民之所憎以禁奸。赏一人而天下趣之。罚一人而天下畏之。至赏不费。至刑不滥。圣人守约而治广。此之谓也。
  君臣异道即治。同道即乱。各得其宜。处(处下有有字)其当。即上下有以相使也。故枝不得大于干。末不得强于本。言轻重大小有以相制也。夫得威势者。所恃甚小。所任甚大。所守甚约。所制甚广。十围之木。持千钧之屋。得势也。五寸之关。能制开阖。所居要也。下必行之令。从之者利。逆之者害。天下莫不听从者。顺也。义者。非能尽利天下之民也。利一人而天下从。暴者。非能尽害海内也。害一人而天下叛。故举措废置。不可不审也。
  屈寸而伸尺。小枉而大直。圣人为之。今人君之论臣也。不计其大功。总其细行。而求其不(不作小)善。即失贤之道也。故人有厚德。无问其小节。人有大誉。无疵其小故。夫人情莫不有所短。诚其大略是也。虽有小过。不足以为累。诚其大略非也。闾里之行。未足多也。
  自古及今。未有能全其行者也。故君子不责备于一人。夫夏后氏之璜。不能无瑕。明月之珠。不能无秽。然天下宝之者。不以小恶妨大美也。今志人之所短。而忘人之所长。而欲求贤于天下。即难矣。夫众人见位卑贱。事之洿辱。而不知其大略也。故论人之道。贵即观其所举。富即观其所施。穷则观其所不受。贱即观其所不为。视其所患难以知其勇。动以喜乐以观其守。委以货财以观其仁。振以恐惧以观其节。如此即人情得矣。
  圣人以仁义为准绳。中绳者谓之君子。弗中者谓之小人。君子虽死亡。其名不灭。小人虽得势。其罪不除。左手据天下之图。而右手刎其喉。愚者不为。身贵乎天下也。死君亲之难者。视死若归。义重于身故也。天下大利。比(比下有之仁二字)身即小。身所重也。比义即轻。此以仁义为准绳者也。
  地广民众。主贤将良。国富兵强。约束信。号令明。两敌相当。未接刃而敌人奔亡。此其次也。知土地之宜。习险隘之利。明奇正之变。察行阵之事。白刃合。流矢接。舆死扶伤。流血千里。暴骸盈野。义(义作战)之下也。
  国之所以强者。必死也。所以必死者。义也。义之所以行者。威也。威义并行。是谓必强。白刃交接。矢石若雨。而士争先者。赏信而罚明也。上视下如子。下事上如父。上视下如弟,下视上如兄。上视下如子。必王四海。下视上如父。必正天下。上视下如弟。即不难为之死。下视上如兄。即不难为之亡。故子父兄弟之寇。不可与斗。是故义君内修其政。以积其德。外塞其邪。以明其势。察其劳逸。以知饥饱。战期有日。视死如归。恩之加也。

  上 礼
  昔之圣王。仰取象于天。俯取度于地。中取法于人。调阴阳之气。和四时之节。察高下之宜。除饥寒之患。行仁义之道。以治人伦。列地而州之。分职而治之。立大学而教之。此其治之纲纪也。得道即举。失道即废。夫物未尝有张而不弛。盛而不败者也。唯圣人可盛而不衰。
  圣人初作乐也。以归神杜淫。反其天心。至其衰也。流而不反。淫而好色。至以亡国。其作书也。以领理百事。愚者以不忘。智者以记事。及其衰也。为奸伪以解有罪而杀不辜。其作囿也。以奉宗庙之具。简士卒。戒不虞。及其衰也。驰骋弋猎。以夺民时。其上贤也。以平教化。正狱讼。贤者在位。能者在职。泽施于下。万民怀德。至其衰也。朋党比周。各推其与。废公趍私。外内相举。奸人在位。贤者隐处。
  天地之道。极即反。益即损。故圣人治弊而改制。事终而更为矣。圣人之道。非修礼义。廉耻不立。民无廉耻。不可治也。不知礼义。不可以行法。法能教不孝。不能使人孝。能刑盗者。不能使人廉耻。圣王在上。明好恶以示人经。非誉以导之。亲贤而进之。贱不肖而退之。刑措而不用。礼义修而任贤德也。
  夫有余则让。不足则争。让则礼义生。争则暴乱起。故物多则欲省。求赡则争止。故世治则小人守正。而利不能动也。世乱则君子为奸。而法不能禁也。
  酆水之深十仞。而不受尘垢。金铁(铁作石)在中。形见于外。非不深且清也。鱼鳖莫之归。石上不生五谷。秃山不游麋鹿。无所荫蔽也。故为政以苛为察。以切为明。以刻下为忠。以计多为功。如此者。譬犹广革者也。大即大矣。裂之道也。
  夫使天下畏刑。而不敢盗窃。岂若使无有盗心哉。故知其无所用。虽贪者皆辞之。不知其无所用。廉者不能让。夫人之所以亡社稷。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未尝非欲也。知冬日之扇。夏日之裘。无用于己。则万物之变为尘垢。故以汤止沸。沸乃益甚。知其本者。去火而已。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