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政要论治要

增补政要论治要

政要论 桓范

  群书治要卷四十七

  为君难
  或曰。仲尼称为君难。夫人君者。处尊高之位。执赏罚之柄。用人之才。因人之力。何为不成。何求不得。功立则受其功。治成则厚其福。故官人。舜也。治水。禹也。稼穑。弃也。理讼。皋陶也。尧无事焉。而由之圣治。何为君难耶。
  曰。此其所以为难也。夫日月照于昼夜。风雨动润于万物。阴阳代以生杀。四时迭以成岁。不见天事。而犹贵之者。其所以运气陶演。协和施化。皆天之为也。
  是以。天。万物之覆。君。万物之焘也。怀生之类。有不浸润于泽者。天以为负。员首之民。有不沾濡于惠者。君以为耻。
  是以在上者体人君之大德。怀恤下之小心。阐化立教。必以其道。发言则通四海。行政则动万物。虑之于心。思之于内。布之于天下。正身于庙堂之上。而化应于千里之外。虽黈纩塞耳。隐屏而居。照幽达情。烛于宇宙。动作周旋。无事不虑。
  服一彩则念女功之劳。御一谷则恤农夫之勤。决不听之狱。则惧刑之不中。进一士之爵。则恐官之失贤。赏毫牦之善。必有所劝。罚纤芥之恶。必有所沮。
  使化若春气。泽如时雨。消凋污之人。移薄伪之俗。救衰世之弊。反之于上古之朴。至德加于天下。惠厚施于百姓。故民仰之如天地。爱之如父母。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
  且佐治之臣。历世难遇。庸人众而贤才寡。是故君人者不能皆得稷契之干。伊吕之辅。犹造父不能皆得骐骥之乘。追风之匹也。御踶啮必烦辔衔。统庸臣必劳智虑。是以人君其所以济辅群下。均养小大。审核真伪。考察变态。在于幽冥窈妙之中。割毫折芒纤微之间。非天下之至精。孰能尽于此哉。
  故臣有立小忠以售大不忠。效小信以成大不信。可不虑之以诈乎。
  臣有貌厉而内荏。色取仁而行违。可不虑之以虚乎。
  臣有害同侪以专朝。塞下情以壅上。可不虑之以嫉乎。
  臣有进邪说以乱是。因似然以伤贤。可不虑之以奸乎。臣有因赏以恩(恩上恐有脱字)。因罚以佐威。可不虑之以奸乎。臣有外显相荐。内阴相谋。事托公而实侠私。可不虑之以欺乎。
  臣有事左右以求进。托重臣以自结。可不虑之以伪乎。臣有和同以取谐。苟合以求荐。可不虑之以祸乎。
  臣有悦君意以求亲。悦主言以取容。可不虑之以佞乎。此九虑者。所以防恶也。
  臣有辞拙而意工。言逆而事顺。可不恕之以直乎。臣有朴拙而辞讷。外疏而内敏。可不恕之以质乎。
  臣有犯难以为士(士疑当作上或主)。离谤以为国。可不恕之以忠乎。臣有守正以逆众意。执法而违私志。可不恕之以公乎。
  臣有不曲己以求合。不耦世以取容。可不恕之以贞乎。
  臣有从侧陋而进显言。由卑贱而陈国事。可不恕之以难乎。
  臣有孤特而执节。分立而见毁。可不恕之以劲乎。
  此七恕者。所以进善接下之理也。御臣之道。岂徒七恕九虑而已哉。

  臣不易
  昔孔子言。为臣不易。或人以为易。言臣之事君。供职奉命。敕身恭己。忠顺而已。忠则获宠安之福。顺则无危辱之忧。曷为不易哉。此言似易。论之甚难。
  夫君臣之接。以愚奉智不易。以明事暗为难。唯以贤事圣。以圣事贤为可。然贤圣相遭既稀。又周公之于成王。犹未能得。斯诚不易也。且父子以恩亲。君臣以义固。恩有所为亏。况义能无所为缺哉。苟有亏缺。亦何容易。
  且夫事君者。竭忠义之道。尽忠义之节。服劳辱之事。当危(危字上下。疑有脱文)之难。肝脑涂地。膏液润草而不辞者。以安上治民。宣化成德。使君为一代之圣明。己为一世之良辅。辅千乘则念过管晏。佐天下则思丑稷禹。岂为七尺之躯。宠一官之贵。贪充家之禄。荣华嚣之观哉。
  以(以上疑脱是字)忠臣之事主。投命委身。期于成功立事。便国利民。故不为难易变节。安危革行也。然为大臣者。或仍旧德。借故势。或见拔擢重任。其所以保宠成功。承上安下。则当远威权之地。避嫌疑之分。知亏盈之数。达止足之义。动依典礼。事念忠笃。乃当匡上之行。谏主之非。献可济否。匪躬之故。刚亦不吐。柔亦不茹。所谓大臣以道事君也。然当托于幽微。当行于隐密。使怨咎从己身。而众善自君发。为群寮之表式。作万官之仪范。岂得偷乐容悦而已哉。然或为邪臣所谮。幸臣所乱。听一疑而不见信。事似然而不可释。忠诡计而为非。善事变而为恶。罪结于天。无所祷请。激直言而无所诉。深者即时伏剑赐死。浅者以渐斥逐放弃。盖比干龙逢所以见害于飞廉恶来。孔子周公所以见毁于管蔡季孙也。斯则大臣所以不易也。
  为小臣者。得任则治其职。受事(事下疑脱则字)修其业。思不出其位。虑不过其责。竭力致诚。忠信而已。
  然或困辱而不均。厌抑而失所。是以贤者或非其议。预非其事。不着其陋。不嫌其卑。庶贯一言而利一事。
  然以至轻至微。至疏至贱。干万乘之主。约以礼义之度。匡以行事之非。忤执政之臣。暴其所短。说合则裁。自若不当。则离祸害。或计不欲人知。事不从人豫。而己策谋适合。陈偶同上者。或显戮其身以神其计。在下者或妒其人而夺其策。盖关思见杀于郑。韩非受诛于秦。庞涓刖孙膑之足。魏齐折应侯之胁。斯又孤宦小臣所以为难也。
  为小臣者。一当恪恭职司。出内惟允。造膝诡辞。执心审密。忠上爱主。媚不求奥灶而已。若为苟若(若为苟若疑有误字)此。患为外人所弹。邪臣所嫉。以职近而言易。身亲而见信。奉公侠私之吏求害之以见直。怀奸抱邪之臣欲除之以示忠。言有若是。事有似然。虽父子之间。犹不能明。况臣之于君而得之乎。故上官毁屈平。爰盎谮晁错。公孙排主父。张汤陷严助。夫数子者。虽示纯德。亦亲近之臣所以为难也。
  为外臣者。尽力致死。其义一也。不以远而自外。疏而自简。亲涉其事而掌其任。苟有可以兴利除害。安危定乱。虽违本朝之议。诡常法之道。陈之于主。行之于身。志于忠上济事。忧公无私。善否之间。在已典(典恐当作与)主可也。然患为左右所轻重。贵臣所壅制 。或逆而毁之。使不得用。或用而害之。使不得成。或成而谮之。使不得其所。吴起见毁于魏。李牧见杀于赵。乐毅见谗于燕。章邯畏诛于秦。斯又外臣所以为危也。此举梗槩耳。曲折纤妙。岂可得备论之哉。

  治本(旧无,补之)
  夫治国之本有二。刑也。德也。二者相须而行。相待而成矣。天以阴阳成岁。人以刑德成治。故虽圣人为政。不能偏用也。故任德多。用刑少者。五帝也。刑德相半者。三王也。杖刑多。任德少者。五霸也。纯用刑强而亡者。秦也。夫人君欲治者。既达专持刑德之柄矣。位必使当其德。禄必使当其功。官必使当其能。此三者。治乱之本也。位当其德。则贤者居上。不肖者居下。禄当其功。则有劳者劝。无劳者慕。未之有也(未之有也衍)
  凡国无常治。亦无常乱。欲治者治。不欲治者乱。后之国土人民。亦前之有也。前之有。亦后之有也。而禹独以安。幽。厉独以危。斯不易天地。异人民。欲与不欲也。吴坂之马。庸夫统衔则为弊乘。伯乐执辔即为良骥。非马更异。教民亦然也。故遇禹。汤则为良民。遭桀。纣则为凶顽。治使然也。故善治国者。不尤斯民而罪诸己。不责诸下而求诸身。传曰。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由是言之。长民治国之本在身。故詹何曰。未闻身治而国乱者也。若詹者。可谓知治本矣。

  政 务
  凡吏之于君。民之于吏。莫不听其言而则其行。故为政之务。务在正身。身正于此。而民应于彼。诗云。尔之教矣。民胥效矣。是以叶公问政。孔子对曰。子帅而正。孰敢不正。又曰。苟正其身。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故君子为政。以正己为先。教禁为次。若君正于上。则吏不敢邪于下。吏正于下。则民不敢僻于野。国无倾君。朝无邪吏。野无僻民。而政之不善者。未之有也。凡政之务。务在节事。事节于上。则民有余力于下。下有余力。则无争讼之有乎民。民无争讼。则政无为而治。教不言而行矣。

  节 欲
  夫人生而有情。情发而为欲。物见于外。情动于中。物之感人也无穷。而情之所欲也无极。是物至而人化也。人化也者。灭天理矣。夫欲至无极。以寻难穷之物。虽有贤圣之姿。鲜不衰败。故修身治国也。要莫大于节欲。传曰。欲不可纵。历观有家有国。其得之也。莫不阶于俭约。其失之也。莫不由于奢侈。俭者节欲。奢者放情。放情者危。节欲者安。
  尧、舜之居。土阶三等。夏日衣葛。冬日鹿裘。禹卑宫室而菲饮食。此数帝者。非其情之不好。乃节俭之至也。故其所取民赋也薄。而使民力也寡。其育物也广。而兴利也厚。故家给人足。国积饶而群术也以(群术也以恐有脱文误字)。仁义兴而四海安。孔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且夫闭情无欲者上也。咈心消除者次之。昔帝舜藏黄金于崭岩之山。抵珠玉于深川之底。及仪狄献旨酒而禹甘之。于是疏远仪狄。纯(纯当作绝)上旨酒。此能闭情于无欲者也。楚文王悦妇人而废朝政。好獠猎而忘归。于是放逐丹姬。断杀如黄。及共王(庄王误作共王)破陈而得夏姬。其艳(其艳当作艳其)国色。王纳之宫。从巫臣之谏。坏后垣而出之。此能咈心消除之也。既不能闭情欲。能抑除之斯可矣。故舜禹之德。巍巍称圣。楚文用朝邻国。恭王终谥为恭也。

  详 刑
  夫刑辟之作。所从尚矣。圣人以治。乱人以亡。故古今帝王。莫不详慎之者。以为人命至重。壹死不生。一断不属故也。夫尧、舜之明。犹惟刑之恤也。是以后圣制法。设三槐九棘之吏。肺石嘉石之讯。然犹复三判。佥曰可杀。然后杀之。罚若有疑。即从其轻。此盖详慎之至也。故苟详、则死者不恨。生者不忿。忿恨不作。则灾害不生。灾害不生。太平之治也。
  是以圣主用其刑也。详而行之。必欲民犯之者寡。而畏之者众。明刑至于无刑。善杀至于无杀。此之谓矣。夫暗乱之主。用刑弥繁。而犯之者益多。而杀之者弥众。而慢之者尤甚者何。由用之不详而行之不必也。不详则罪不值。所罪不值则当死反生。不必则令有所亏。令有所亏则刑罚不齐矣。失此二者。虽日用五刑。而民犹轻犯之。故乱刑之刑。刑以生刑。恶杀之杀。杀以致杀。此之谓也。

  兵 要
  圣人之用兵也。将以利物。不以害物也。将以救亡。非以危存也。故不得已而用之耳。然以战者危事。兵者凶器。不欲人之好用之。故制法遗后。命将出师。虽胜敌而反。犹以丧礼处之。明弗乐也。故曰。好战者亡。忘战者危。不好不忘。天下之王也。
  夫兵之要。在于修政。修政之要。在于得民心。得民心。在于利之。利之之要。在于仁以爱之。义以理之也。故六马不和。造父不能以致远。臣民不附。汤。武不能以立功。故兵之要在得众者。善政之谓也。善政者恤民之患。除民之害也。故政善于内。兵强于外。
  历观古今用兵之败。非鼓之日也。民心离散。素行豫败也。用兵之胜。非阵之朝也。民心亲附。素行豫胜也。故法天之道。履地之德。尽人之和。君臣辑穆。上下一心。盟誓不用。赏罚未施。消奸慝于未萌。折凶邪于殊俗。此帝者之兵也。德以为卒。威以为辅。修仁义之行。行恺悌之令。辟地殖谷。国富民丰。赏罚明。约誓信。民乐为之死。将乐为之亡。师不越境。旅不涉场。而敌人稽颡。此王者之兵也。

  辨 能
  夫商鞅。申。韩之徒。其能也。贵尚谲诈。务行苛克。则伊尹。周。邵之罪人也。然其尊君卑臣。富国强兵。有可取焉。宁成。郅都辈。放商。韩之治。专以残暴为能。然其抑强抚弱。背私立公。尚有可取焉。其晚世之所谓能者。乃犯公家之法。赴私门之势。废百姓之务。趣人间之事。决烦理务。临时苟辨。但使官无谴负之累。不省下民吁嗟之寃。复是申。韩。宁。郅之罪人也。而俗犹共言其能执政者。选用不废者。何也。为贵势之所持。人间之士(士字似衍)所称。听声用名者众。察实审能者寡。故使能否之分不定也。
  夫定令长之能者。守相也。定守相之能者。州牧刺史也。然刺史之徒。未必能考论能否也。未必能端平也。或委任下吏。听浮游之誉。或受其戚党贵势之托。其整顿(其整顿当作整顿其)传舍。待望迎宾。听其请谒。供其私求。则行道之人言其能也。
  治政以威严为先。行事务邀时取辨。悕望上官之指。敬顺监司之教。期会之命。无(无字恐衍)降身以接士之来。违法以供其求欲。人间之事无不循。言说之谈无不用。则寄寓游行幅巾之士言其能也。有此三者为之谈。听声誉者之所以可惑。能否之所以不定也。

  尊 嫡
  凡光祖祢。安宗庙。传国土。利民人者。在于立嗣继世。继世之道。莫重于尊嫡别庶也。故圣人之制礼贵嫡。异其服数。殊其宠秩。所以一群下之望。塞变争之路。杜邪防萌。深根固本之虑。历观前代后妻贱而侄媵贵。太子卑而庶子尊。莫不争乱以至危亡。是以周有子带之难。齐有无知之祸。晋有庄伯之患。衞有州吁之篡。故传曰。并后匹嫡。两政耦国。乱之本也。

  谏 争
  夫谏争者。所以纳君于道。矫枉正非。救上之谬也。上苟有谬而无救焉。则害于事。害于事。则危道也。故曰。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扶之之道。莫过于谏矣。故子从命者不得为孝。臣苟顺者不得为忠。
  是以国之将兴。贵在谏臣。家之将盛。贵在谏子。若托物以风喻。微生(生疑言)而不切。不切则不改。唯正谏直谏可以补缺也。诗云。衮职有缺。仲山甫补之。柔亦不茹。刚亦不吐。正谏者也。易曰。王臣謇謇。传曰。愕愕者昌。直谏者也。
  然则咈人之耳。逆人之意。变人之情。抑人之欲。不尔。不为谏也。虽有父子兄弟。犹用生怨隟焉。况臣于君。有天壤之殊。无亲戚之属。以至贱干至贵。以至稀间至亲。何庸易耶。恶死亡而乐生存。耻困辱而乐荣宠。虽甚愚人。犹知之也。况士君子乎。今正言直谏。则近死辱而远荣宠。人情何好焉。此乃欲忠于主耳。夫不能谏则君危。固谏则身殆。贤人君子。不忍观上之危而不爱身之殆。故蒙危辱之灾。逆人主之鳞。及罪而弗避者。忠也。义也。深思谏士之事。知进谏之难矣。

  决 壅
  夫人君为左右所壅制 。此有目而无见。有耳而无闻。积无闻见。必至乱正。故国有壅臣。祸速近邻。人臣之欲壅其主者。无国无之何也。利在于壅也。壅则擅宠于身。威权独于己。此人臣日夜所祷祝面(面恐而字误)求也。人臣之壅其君。微妙工巧。见壅之时。不知也。率至亡败。然后悔焉。
  为人君之务在于决壅。决壅之务在于进下。进下之道在于博听。博听之义。无贵贱同异。隶竖牧圉。皆得达焉。若此。则所闻见者广。所闻见者广。则虽欲求壅。弗得也。
  人主之好恶。不可见于外也。所好恶见于外。则臣妾乘其所好恶以行壅制 焉。故曰。人君无见其意。将为下饵。昔晋公好色。骊女乘色以壅之。吴王好广地。太宰陈伐以壅之。桓公好味。易牙烝首子以壅之。及薛公进美珥以劝立后。龙阳临钓鱼行微巧之诈。以壅制 其主。沉寞无端。甚可畏矣。古今亡国多矣。皆由壅蔽于帷幄之内。沉溺于谄谀之言也。而秦二世独甚。赵高见二世好淫游之乐。遗于政。因曰。帝王贵有天下者。贵得纵欲恣意。尊严若神。固可得闻。而不可得睹。高遂专权欺内。二世见杀望夷。临死。乃知见之祸(见之祸恐有误字)。悔复无及。岂不哀哉。

  赞 象
  夫讃象之所作。所以昭述勋德。思咏政惠。此盖诗颂之末流矣。宜由上而兴。非专下而作也。世考之。导实(导实疑有误字)有勋绩。惠利加于百姓。遗爱留于民庶。宜请于国。当录于史官。载于竹帛。上章君将之德。下宣臣吏之忠。若言不足纪。事不足述。虚而为盈。亡而为有。此圣人之所疾。庶几(庶几疑有误字)之所耻也。

  铭 诔
  夫渝世富贵。乘时要世。爵以赂至。官以贿成。视常侍黄门宾客。假其气势。以致公卿牧守。所在宰莅。无清惠之政。而有饕餮之害。为臣无忠诚之行。而有奸欺之罪。背正向邪。附下内上。此乃绳墨之所加。流放之所弃。
  而门生故吏。合集财货。刊石纪功。称述勋德。高邈伊周。下陵管宴。远追豹产。近逾黄邵。势重者称美。财富者文丽。后人相踵。称以为义。外若赞善。内为己发。上下相效。竞以为荣。其流之弊。乃至于此。欺曜当时。疑误后世。罪莫大焉。且夫赏生以爵禄。荣死以诔谥。是人主权柄。而汉世不禁。使私称与王命争流。臣子与君上具用。善恶无章。得失无效。岂不误哉。

  序 作
  夫著作书论者。乃欲阐弘大道。述明圣教。推演事义。尽极情类。记是贬非。以为法式。当时可行。后世可修。且古者富贵而名贱(贱疑姓)。废灭不可胜记。唯篇(篇疑笃)论俶傥之人。为不朽耳。夫奋名于百代之前。而流誉于千载之后。以其览之者益。闻之者有觉故也。岂徒转相放效。名作书论。浮辞谈说而无损益哉。而世俗之人。不解作体。而务泛溢之言。不存有益之义。非也。故作者不尚其辞丽。而贵其存道也。不好其巧慧。而恶其伤义也。故夫小辩破道。狂简之徒。斐然成文。皆圣人之所疾矣。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