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抱朴子治要

增补抱朴子治要

抱朴子 葛洪

  群书治要卷五十

  酒 诫
  抱朴子曰。目之所好。不可从也。耳之所乐。不可不慎(原书不慎作顺一字)也。鼻之所喜。不可任也。口之所嗜。不可随也。心之所欲。不可恣也。故惑目者必逸容鲜藻也。惑耳者必妍音淫声也。惑鼻者必芷蕙芥馥也。惑口者必珍羞嘉旨也。惑心者必势利功名也。五者毕惑。则或承之祸。为身患者。不亦信哉。
  是以其抑情也。剧乎堤防之备决。其御性也。过乎腐辔之乘奔。故能内保永年。外免舋累也。
  夫酒醴之近味。生病之毒物。无豪锋之细益。有丘山之巨损。君子以之败德。小人以之速罪。耽之惑之。尠不及祸。世之士人。亦知其然。既莫能绝。又不肯节。纵口心之近欲。轻召灾之根原。似热肠之恣冷。虽适己而身危。小大乱丧。亦罔非酒。(以下须再edit)

然而俗人是酣是湎,其初筵也,抑抑济济,言希容整,咏《湛露》之“厌厌”,歌“在镐”之“恺乐”,举“万寿”之觞,育“温克”之义。日未移晷,体轻耳热。夫琉璃海螺之器并用,满酌罚余之令遂急。醉而不止,拔辖投井。

於是口涌鼻溢,濡首及乱。屡舞跹跹,舍其坐迁;载号载呶,如沸如羹。或争辞尚胜,或哑哑独笑,或无对而谈,或呕吐几筵,或值厥足良倡,或冠脱带解。

贞良者流华督之顾眄,怯懦者效庆忌之蕃捷,迟重者蓬转而波扰,整肃者鹿踊而鱼跃。口讷於寒暑者,皆摇掌而谱声,谦卑而不竞者,悉裨瞻以高交。廉耻之仪毁,而荒错之疾发;阘茸之性露,而傲佷之态出。

精浊神乱,臧否颠倒。或奔车走马,赴阬谷而不惮,以九折之阪为虫岂封;或登危蹋颓,虽堕坠而不觉,以吕梁之渊为牛迹也。或肆仇於器物,或酗醟於妻子;加枉酷於臣仆,用剡锋乎六畜;炽火烈於室庐,掊宝玩於渊流;迁威怒於路人,加暴害於士友。亵严主以夷戮者,有矣;犯凶人而受困者,有矣。

言虽尚辞,烦而叛理;拜伏徒多,劳悲非敬。臣子失礼於君亲之前,幼贱悖慢於耆宿之坐。谓清谈为诋詈,以忠告为侵己。於是白刃抽而忘思难之虑,棒杖奋而罔顾乎前後。构漉血之雠,招大辟之祸。

以少凌长,则乡党加重责矣;辱人父兄,则子弟将推刃矣;发人所讳,则壮士不能堪矣;计数深克,则醒者不能恕矣。起众患於须臾,结百疒阿於膏肓。奔驷不能追既往之悔,思改而无自反之蹊。盖智者所深防,而愚人所不免也。其为祸败,不可胜载。

然而欢集,莫之或释,举白盈耳,不论於能否。计沥雨留於小余,以稽迟为轻己。倾匡注於所敬,殷勤变而成薄。劝之不持,督之不尽,怨色丑音所由而发也。

夫风经府藏,使人惚怳,及其剧者,自伤自虞。或遇斯疾,莫不忧惧,吞苦忍痛,欲其速愈。至於醉之病性,何异於兹。而独居密以逃风,不能割情以节酒。若畏酒如畏风,憎醉如憎病,则荒沈之咎塞,而流连之失止矣。夫风之为疾,犹展攻治,酒之为变,在乎呼吸。及其闷乱,若存若亡,视泰山如弹丸,见沧海如盘盂,仰嚾天堕,俯呼地陷,卧待虎狼,投井赴火,而不谓恶也。夫用身之如此,亦安能惜敬恭之礼,护喜怒之失哉!

昔仪狄既疏,大禹以兴。糟丘酒池,辛癸以亡。丰侯得罪,以戴尊衔怀。景升荒坏,以三雅之爵。刘松烂肠,以逃暑之饮。郭珍发狂,以无日不醉。信陵之凶短,襄子之乱政,赵武之失众,子反之诛戮,汉惠之伐命,灌夫之灭族,陈遵之遇害,季布之疏斥,子建之免退,徐邈之禁言,皆是物也。世人好之乐之者甚多,而戒之畏之者至少,彼众我寡,良箴安施?且愿君节之而已。(以上须再edit)

疾谬

  抱朴子曰。世故继有。礼教斯颓。敬让莫崇。傲慢成俗。畴类饮会。或蹲或踞。暑夏之月。露首袒体。盛务唯在樗蒲弹碁。所论极于声色之间。举足不离绮襦纨绔之侧。游步不去势利酒客之门。不闻清言讲道之言。专以丑辞嘲弄为先。以如此者为高远。以不尔者为騃野。
  于是驰逐之庸民。偶俗之近人。慕之者犹宵虫之赴明烛。学之者犹轻毛之应飙风。嘲戏之言。或上及祖考。或下逮妇女。往者务其深焉。报者恐不重焉。唱之者不虑见答之后患。和之者耻于言轻之不塞。以不应者为拙劣。以先止者为负败。如此、交恶之辞。焉得嘿哉。
  其有才思者之为之也。犹善于依因机会。言微理举。雅而可笑。中而不伤。若夫疏拙者之为之也。则枉曲直凑。使人愕然。妍之与蚩。其于宜绝。岂唯无益而已哉。
  乃有使酒之客。及于难侵之性。不能堪之。拂衣拔棘。而手足相及。丑言加于所尊。欢心变而成雠。绝交坏厚。构隙致祸。以杯螺相掷者有矣。以阴私相讦者有矣。昔陈灵之被矢。灌氏之泯族。匪降自天。口实为之。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三缄之戒。岂欺我哉。
  激电不能追既往之失辞。班输(输原作轮)不能磨斯言之既玷。虽不能三思而吐情谈。犹可息谑调以杜祸萌也。然而迷谬者无自见之明。触情者讳逆耳之规。恢(恢作疾。疾当作疢)美而无直亮之鍼艾。群惑而无指南以自反。谄媚小人。欢笑以赞善。面从之徒。拊节以称功。益使惑者不觉其非。自谓有端晏之捷。过人之辨。而不寤斯乃招患之旌。召害之符也。岂徒减其方策之令问。亏其没世之德音而已哉。
  然敢为此者。非必笃顾(顾作为)也。率多冠盖之后。势援之门。素颇力行善事。以窃虚名。名既粗立。本情便放。或假财色以交权豪。或因时运以叨荣位。或以婚姻而成贵戚。故并(并作弄)毁誉以合威柄。器盈志溢。态发病出。党成交广。道通步高。清论所不能复制。绳墨所不能复弹。遂成鹰头之蝇。庙垣之鼠。
  所未及者。则低眉扫地以奉望之。其下者。作威作福以鞚御之。故胜己者则不得闻。闻亦阳不知也。减己者则不敢言。言亦不能禁也。
  刺 骄
  盖劳谦虚己。则附之者众。骄慢倨傲。则去之者多矣。附之者众。则安之征也。去之者多。则危之诊也。
  存亡之机。于是乎在。轻而为之。不亦蔽哉。自尊重之道。乃在乎以贵下贱。卑以自牧也。非此之谓也。乃衰薄之弊俗。膏盲之废疾。安共为之可悲者也。不修善事。即为恶人。无事于大。则为(旧无人无至则为七字。补之)小人。纣为无道。见称独夫。仲尼陪臣。谓为素王。即君子不在乎富贵矣。今为犯礼之行。而不喜闻遄死之讥。是负豕而憎人说其臭。投泥而讳人言其污也。
  夫节士不能使人敬之。而志不可夺也。不能使人不憎之。而道不可屈也。不能令人不辱之。而荣在我也。不能令人不摈之。而操之不可改也。故分定计决。劝沮不能干。乐天知命。忧惧不能入。困瘁而益坚。穷否而不悔。诚能用心如此者。亦安肯草靡萍浮。效礼之所弃者之所为哉。
  俗之伤破人伦。剧于寇贼之来。不能经(旧无经字。补之)久。其所损坏。一时而已。若夫贵门子孙。及在位之士。不惜典刑。而皆科头袒体。踞见宾客。毁辱天官。又移染庸民。后生晚出。见彼或已经清资。或叨窃虚名。而躬自为之。则凡夫便谓立身当世。莫此之为美也。夫守礼防者苦且难。而其人多穷贱焉。恣骄放者乐且易。而为者皆速达焉。于是俗人莫不委此而就彼矣。
  世间或有少无清白之操业。长以买官而富贵。或亦其所知足以自饰也。其党与足以相引也。而无行之子。便指以为证曰。彼纵清恣欲。而不妨其赫奕矣。此整身履道。而不免于贫贱矣。而不知荣显者有幸。而顿沦者不遇。皆不由其行也。
  博 喻
  抱朴子曰。民财匮矣。而求不已。下力极矣。而役不休。欲怨叹之不生。规其宁之惟永。犹断根以续枝。剜背以裨腹。刻目以广明。割耳以开聪也。
  抱朴子曰。法无一定。而慕权宜之随时。功不倍前。而好屡变以偶俗。犹剸高马以适卑车。削跗踝以就褊履。断长剑以赴短鞞。剖尺璧以纳促匣也。
  抱朴子曰。禁令不明。而严刑以静乱。庙筭不精。而穷兵以侵邻。犹钐禾以计蝗虫。伐木以杀蛣(蛣作蠹)蝎。减食(减食作食毒)以中蚤虱。撤舍以逐雀鼠也。
  广 譬
  抱朴子曰。三辰蔽于天。则清景暗于地。根茇蹶于此。则柯条瘁于彼。道失于近。则祸及于远。政缪于上。而民困于下。
  抱朴子曰。贵远而贱近者。常人之用情也。信耳而疑目者。古今之所患也。是以秦王叹息于韩非之书。而想其为人。汉武慷慨于相如之文。而恨不同世。及既得之。终不能拔。或纳谗而诛之。或放之乎冘散。此盖叶公之好伪形。见真龙而失色也。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