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庄子治要

增补庄子治要

庄 子

  群书治要卷三十七

  胠 箧
  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戏氏、神农氏、当是之时。民结绳而用之。足以纪要而已。甘其食。美其服。适故常甘。当故常美。若思夫侈靡。则无时慊意矣。乐其俗。安其居。邻国相望。鸡犬之音相闻。人至老死而不相往来。无求之至。若此之时。则至治已。今遂至使民延颈举踵曰。某所有贤者。赢粮而趣之。则内弃其亲。而外弃(本书弃作去)其主之事。足迹接乎诸侯之境。车轨结乎千里之外。至治之迹。犹致斯弊。则是上好智之过也。上谓至治(至治作好知)之君。智而好之。则有斯过矣。上诚好智而无道。天下大乱矣。何以知其然耶。夫弓弩毕弋机变之智多。则鸟乱于上矣。钩饵罟罛罾笱之智多。则鱼乱于水矣。削格罗落罝罘之智多。则兽乱于泽矣。攻之逾密。避之逾巧。则虽禽兽犹不可图之以智。而况人哉。故治天下者唯不任知。任知则无妙也。智诈同异之变多。则俗惑于辩矣。上之所多者。下不能安其少也。性少而以逐多。则迷矣。

  天 地
  尧观乎华。华封人曰。嘻。圣人。请祝圣人。使圣人寿。尧曰。辞。使圣人富。尧曰。辞。使圣人多男子。尧曰。辞。封人曰。寿、富、多男子。人之所欲也。汝独不用。何。尧曰。多男子则多惧。富则多事。寿则多辱。是三者。皆非所以养意(意作德)。故辞。封人曰。始也以汝为圣人也。今然君子也。天生烝民。必授之职。多男子而授之职。则何惧之有。物皆得所而志定。富而使分之。则何事之有。寄之天下。故无事也。圣人鹑居。无事而斯安也。而鷇食。仰物而足。鸟行而无章。率性而动。无常迹也。天下有道。则与物皆昌。天下无道。则修德就闲。虽汤、武之事。苟顺天应人。未为不闲。故无为而无不为者。非不闲也。千岁厌世。去而上仙。夫至人极寿命之长。任穷通之变。其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故云厌世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气之散无不至之。三患莫至。身常无殃。则何辱之有。
  尧治天下。伯成子高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禹。伯成子高辞为诸侯而耕。禹往见之。则耕在野。禹趋就下风。立而问焉。曰。昔尧治天下。吾子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予。而吾子辞为诸侯而耕。敢问其故何也。子高曰。昔尧治天下。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畏。今子赏罚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后世之乱。自此始矣。

  天 道
  夫帝王之德。以天地为宗。以道德为主。以无为为常。无为也。则用天下而有余。有余者闲暇之谓也。有为也。则为天下用而不足。不足者汲汲然欲为物用者也。欲为物用。故可得而以(以作臣)也。故古之人贵夫无为也。上无为也。下亦无为也。是下与上同德也。下与上同德则不臣。下有为也。上亦有为也。是上与下同道也。上与下同道则不主。夫工人无为于刻木。而有为于用斧。主上无为于亲事。而有为于用臣。臣能亲事。主能用臣。斧能刻木。而工能用斧。各当其能。则天理自然。非有为也。若乃主代臣事。则非主矣。臣秉主用。则非臣也。故各司其任。则上下咸得。而无为之理至矣。上必无为而用天下。下必有为为天下用。此不易之道也。
  故古之王天下者。智虽落天地。不自虑也。辩虽雕万物。而不自说也。能虽穷海内。不自为也。夫在上者。患于不能无为也。而代人臣之所司。使咎繇不得行其明断。后稷不得施其播殖。则群才失其任。而主上困于役矣。冕旒垂目而付之天下。天下皆得其自为。斯乃无为而无不为者也。故上下皆无为矣。但上之无为则用下。下之无为则自用矣。天不产而万物化。地不长而万物育。所谓自尔。帝王无为而天下功成。功自彼成。
  故曰。莫神于天。莫富于地。莫大于帝王。故曰。帝王之德配天地。同乎天地之无为也。此乘天地。驰万物。而用人群之道也。本在于上。末在于下。要在于主。详在于臣。三军五兵之运。德之末也。赏罚利害。五刑之辟。教之末也。礼法数度。刑名比详。治之末也。钟鼓之音。羽旄之容。乐之末也。哭泣衰绖降杀之服。哀之末也。此五末者。须精神之运。心术之动。然后从者也。夫精神心术者。五末之本也。任自然而运动。则五事之末。不振而自举也。
  末学者。古之人有之。而非所以先也。所先者本也。君先而臣从。长先而少从。男先而女从。夫尊卑先后。天地之行也。故圣人取象焉。言此先后虽是人事。然皆在至理中来。非圣人之所作也。天尊地卑。神明之位也。春夏秋冬。四时之序也。万物化作。盛衰之杀。变化之流也。夫天地至神也。而有尊卑先后之序。而况人道乎。明夫尊卑先后之序固有。物之所不能无也。宗庙尚亲。朝廷尚尊。乡党尚齿。行事尚贤。大道之序也。言非但人伦之所尚也。愚智处宜。贵贱履位。官各当其才也。必分其能。无相易业。必由其名。名当其实。故由名而实不滥也。以此事上。以此畜下。以此治物。以此修身。智谋不用。必归其天。此之谓太平。治之至也。礼法数度。刑名比详。古之人有之。此下之所以事上。非上之所以畜下也。寄此事于群下。斯乃畜下者也。
  昔者。舜问于尧曰。天王之用心何如。尧曰。吾不傲无告。无告者所谓顽民也。不废穷民。恒加恩也。苦死者。嘉孺子。而哀妇人。此吾所以用心已。舜曰。美则美矣。而未大也。尧曰。然则何如。舜曰。天德而出宁。与天合德。则虽出而静也。日月照而四时行。若昼夜之有经。云行雨施矣。此皆不为。而自然者也。尧曰。子天之合也。我人之合也。夫天地者。古之所大也。而黄帝、尧、舜之所共美也。故古之王天下者奚为哉。天地而已矣。

  知北游
  圣人行不言之教。任其自行。斯不言之教也。道不可致也。道在自然。非可言致也。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礼者道之华乱之首也。礼有常则。故矫效之所由生也。故曰。为道者日损。损华伪也。损之又损之。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也。华去而朴全。则虽为而非为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此孔子之所云予欲无言。至人无为。任其自为而已。大圣不作。唯因任也。观于天地之谓也。观其形容。象其物宜。与天地无异者。

  徐无鬼
  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寓骖乘。张苦謵扅(扅作朋)。前马。昆阍、滑稽后车。至襄城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涂。适遇牧马童子问涂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曰。知大隗之所存乎。曰。然。黄帝曰。异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下。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何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马既过分为害。黄帝再拜稽首。称天师而退。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