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尉缭子治要

增补尉缭子治要

尉缭子

  群书治要卷三十七

  天 官
  梁惠王问尉缭子曰。吾闻黄帝有刑德。可以百战百胜。其有之乎。尉缭曰。不然。黄帝所谓刑德者。以刑伐之。以德守之。非世之所谓刑德也。世之所谓刑德者。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者也。黄帝者人事而已矣。何以言之。今有城于此。从其东西攻之。不能取。从其南北攻之不能取。此四者。岂不得顺时乘利者哉。然不能取者何。城高池深。兵战(本书战作器)备具。谋而守之也。若乃城下池浅守弱。可取也。由(由旧作犹。改之)是观之。天官时日。不若人事也。
  故按刑德天官之陈曰。背水陈者为绝地。向坂陈者为废军。武王之伐纣也。背济水。向山之坂。以万二千人。击纣之亿有八万人。断纣头悬之白旗。纣岂不得天官之陈哉。然不得胜者何。人事不得也。黄帝曰。先稽己智者。谓之天官。以是观之。人事而已矣。

  兵 谈
  王者民望之如日月。归之如父母。归之如流水。故曰明乎禁舍开塞。其取天下若化。故曰。国贫者能富之。地不任者任之。四时不应者能应之。故夫土广而任。则其国不得无富。民众而制。则其国不得无治。且富治之国。兵不发刃。甲不出暴。而威服天下矣。故曰。兵胜于朝廷。胜于丧绝(绝疑纪)。胜于土功。胜于市井。暴甲而胜。将胜也。战而胜。臣胜也。战再胜当一败。十万之师出。费日千金。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胜。善之善者也。

  战 威
  令所以一众心也。不审所出。则数变。数变则令虽出。众不信也。出令之法。虽有小过毋更。小疑毋申。事所以待众力也。不审所动则数变。数变。则事虽起。众不安也。动事之法。虽有小过毋更。小难毋戚。故上无疑令。则众不二听。动无疑事。则众不二志。
  古率民者。未有不能得其心。而能得力者也。未有不能得其力。而能致其死者也。故国必有礼信亲爱之义。而后民以饥易饱。国必有孝慈廉耻之俗。而后民以死易生。故古率民者。必先礼信而后爵禄。先廉耻而后刑罚。先亲爱而后托其身焉。
  民死其上如其亲。而后申之以制。古为战者。必本气以厉志。厉志以使四枝。四枝以使五兵。故志不厉则士不死节。士不死节。虽众不武。厉士之道。民之所以生。不可不厚也。爵列之等。死丧之礼。民之所以营也。不可不显也。必因民之所生以制之。因其所营以显之。因其所归以固之。田禄之实。饮食之粮。亲戚同乡。乡里相劝,死丧相救。丘墓(丘墓作兵役)相从。民之所以归。不可不速也。如此。故什伍如亲戚。阡陌如朋友。故止如堵墙。动如风雨。车不结轨。士不旋踵。此本战之道也。
  地。所以养民也。城。所以守地也。战。所以守城也。故务耕者其民不饥。务守者其地不危。务战者其城不围。三者。先王之本务也。而兵最急矣。故先王务尊于兵。尊于兵。其本有五。委积不多。则事不行。赏禄不厚。则民不劝。武士不选。则士不强。备用不便。则士横刑。诛不必。则士不畏。先王务此五者。故静能守其所有。动能成其所欲。
  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仓府。是谓上溢而下漏。故患无所救。故曰举贤用能。不时日而事利。明法审令。不卜筮而事吉。贵政(政作功。上事作和)养劳。不祷祠而得福。故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事。圣人所贵。人事而已矣。
  勤劳之事。将必从己先。故暑不立(立作张)盖。寒不重裘。有登降之险。将必下步。军井通(通作成)而后饮。军食熟而后食。垒成而后舍。军不毕食。亦不火食。饥饱、劳逸、寒暑。必身度之。如此。则师虽久不老。虽老不弊。故军无损卒。将无惰志。

  兵 令
  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王者所以伐暴乱而定仁义也。战国所以立威侵敌也。弱国所以不能废。
  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以武为表。以文为里。以武为外。以文为内。能审此二者。知所以胜败矣。武者所以凌敌分死生也。文者所以视利害。观安危。武者所以犯敌也。文者所以守之也。兵用文武也。如响之应声也。如影之随身也。
  将有威则生。无威则死。有威则胜。无威则败。卒有将则斗。无将则北。有将则死。无将则辱。威者赏罚之谓也。卒畏将(畏将之将下旧无甚字。补之)甚于敌者战胜。卒畏敌甚于将者战北。夫战而知所以胜败者。固称将于敌也。敌之与将也。犹权衡也。将之于卒也。非有父母之恻。血肤之属。六亲之私。然而见敌走之如归。前虽有千仞之溪。不测之渊。见入汤火如蹈者。前见全明之赏。后见必死之刑也。将之能制士卒。其在军营之内。行阵之间。明庆赏。严刑罚。陈斧钺。饰章旗。有功必赏。犯令必死。及至两敌相至。行阵薄近。将提枹而鼓之。存亡生死。存枹之端矣。虽有天下善兵者。不能图大鼓之后矣。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