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孝经治要

增补孝经治要

群书治要卷九

  孝 经

  仲尼居。仲尼。孔子字。曾子侍。曾子。孔子弟子也。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子者。孔子。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以。用也。睦。亲也。至德以教之。要道以化之。是以民用和睦。上下无怨也。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参。名也。参不达。子曰。夫孝。德之本也。人之行莫大于孝。故曰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教人亲爱莫善于孝。故言教之所由生。复坐。吾语汝。身体髪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大雅者。诗之篇名。无念。无忘也。聿。述也。修。治也。为孝之道。无敢忘尔先祖。当修治其德矣。
  子曰。爱亲者。不敢恶于人。爱其亲者。不敢恶于他人之亲。敬亲者。不敢慢于人。己慢人之亲。人亦慢己之亲。故君子不为也。爱敬尽于事亲。尽爱于母。尽敬于父。而德教加于百姓。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故德教加于百姓也。形于四海。形。见也。德教流行见四海也。盖天子之孝也。吕刑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吕刑。尚书篇名。一人。谓天子。天子为善。天下皆赖之。
  在上不骄。高而不危。诸侯在民上。故言在上。敬上爱下。谓之不骄。故居高位而不危殆也。制 节谨度。满而不溢。费用约俭。谓之制 节。奉行天子法度。谓之谨度。故能守法而不骄逸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居高位能不骄。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虽有一国之财而不奢泰。故能长守富。富贵不离其身。富能不奢。贵能不骄。故云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上能长守富贵。然后乃能安其社稷。而和其民人。薄赋敛。省傜役。是以民人和也。盖诸侯之孝也。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恐惧。兢兢。戒慎。如临深渊。恐坠。如履薄冰。恐陷。
  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不合诗书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不合礼乐则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诗书则不言。非道不行。非礼乐则不行。口无择言。身无择行。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三者备矣。然后能守其宗庙。法先王服。言先王道。行先王德。则为备矣。盖卿大夫之孝也。诗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夙。早也。夜。暮也。一人。天子也。卿大夫当早起夜卧以事天子。勿懈惰。
  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事父与母。爱同敬不同也。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事父与君。敬同爱不同。故母取其爱。而君取其敬。兼之者父也。兼。并也。爱与母同。敬与君同。并此二者。事父之道也。故以孝事君则忠。移事父孝以事于君则为忠也。以敬事长则顺。移事兄敬以事于长则为顺矣。忠顺不失。以事其上。事君能忠。事长能顺。二者不失。可以事上也。然后能保其禄位。而守其祭祀。盖士之孝也。诗云。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忝。辱也。所生。谓父母。士为孝当早起夜卧。无辱其父母也。
  因(因上旧有子曰二字。删之)天之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顺四时以奉事天道。分地之利。分别五土。视其高下。此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行不为非为谨身。富不奢泰为节用。度财为费。父母不乏也。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己者。未之有也。总说五孝。上从天子。下至庶人。皆当孝无终始。能行孝道。故患难不及其身。未(未下九字恐有脱误)之有者。言未之有也。
  曾子曰。甚哉。孝之大也。上从天子下至庶人皆当为孝无终始。曾子乃知孝之为大。子曰。夫孝。天之经也。春秋冬夏。物有死生。天之经也。地之义也。山川高下。水泉流通。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孝悌恭敬。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天有四时。地有高下。民居其间。当是而则之。则天之明。则。视也。视天四时无失其早晚也。因地之利。因地高下所宜何等。以顺天下。是以其教不肃而成。以。用也。用天四时地利。顺治天下。下民皆乐之。是以其教不肃而成也。其政不严而治。政不烦苛。故不严而治也。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见因天地教化民之易也。是故先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先修人事。流化于民也。陈之以德义。而民兴行。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也。先之以敬让。而民不争。若文王敬让于朝。虞。芮推畔于野。上行之则下效法之。道之以礼乐。而民和睦。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示之以好恶。而民知禁。善者赏之。恶者罚之。民知禁。不敢为非也。
  子曰。昔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不敢遗小国之臣。古者诸侯岁遣大夫聘问天子。天子待之以礼。此不遗小国之臣者也。而况于公侯伯子男乎。古者。诸侯五年一朝天子。天子使世子郊迎。刍禾百车。以客礼待之。故得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诸侯五年一朝天子。各以其职来助祭宗庙。是得万国之欢心。事其先王也。治国者。不敢侮于鳏寡。而况于士民乎。治国者。诸侯也。故得百姓之欢心。以事其先君。治家者不敢失于臣妾之心。而况于妻子乎。故得人之欢心。以事其亲。夫然。故生则亲安之。养则致其乐。故亲安之也。祭则鬼飨之。祭则致其严。故鬼飨之。是以天下和平。上下无怨故和平。灾害不生。风雨顺时。百谷成熟。祸乱不作。君惠臣忠。父慈子孝。是以祸乱无缘得起也。故明王之以孝治天下也如此。故上明王所以灾害不生。祸乱不作。以其孝治天下。故致于此。诗云。有觉德行。四国顺之。觉。大也。有大德行。四方之国。顺而行之也。
  曾子曰。敢问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子曰。天地之性人为贵。贵其异于万物也。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者德之本。又何加焉。孝莫大于严父。莫大尊严其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尊严其父。莫大于配天。生事爱敬。死为神主也。则周公其人也。尊严其父配食天者。周公为之。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郊者祭天名。后稷者周公始祖。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文王。周公之父。明堂。天子布政之宫。上帝者。天之别名。是以四海之内。各以其职来祭。周公行孝朝。越裳重译来贡。是得万国之欢心也。夫圣人之德。又何以加于孝乎。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岂圣人所能加。圣人因严以教敬。因亲以教爱。因人尊严其父。教之为敬。因亲近于其父。教之为爱。顺人情也。圣人之教。不肃而成。圣人因人情而教民。民皆乐之。故不肃而成也。其政不严而治。其身正。不令而行。故不严而治。其所因者本也。本谓孝也。父子之道。天性也。性。常也。君臣之义也。君臣非有天性。但义合耳。父母生之。续莫大焉。父母生子。骨肉相连属。复何加焉。君亲临之。厚莫重焉。君亲择贤。显之以爵。宠之以禄。厚之至也。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人不能爱其亲而爱他人亲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不能敬其亲而敬他人之亲者。谓之悖礼也。以顺则逆。以悖为顺。则逆乱之道也。民无则焉。则。法。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恶人不能以礼为善。乃化为恶。若桀纣是也。虽得之。君子所不贵。不以其道。故君子不贵。君子则不然。言思可道。君子不为逆乱之道。言中诗书。故可传道也。行思可乐。动中规矩。故可乐也。德义可尊。可尊法也。作事可法。可法则也。容止可观。威仪中礼故可观。进退可度。难进而尽忠。易退而补过。以临其民。是以其民畏而爱之。畏其刑罚。爱其德义。则而象之。故能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诗云。淑人君子。其仪不忒。淑。善也。忒。差也。善人君子。威仪不差。可法则也。
  子曰。孝子之事亲。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乐竭欢心以事其亲。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五者备矣。然后能事亲。事亲者。居上不骄。虽尊为君而不骄也。为下不乱。为人臣下。不敢为乱也。在丑不争。丑。类也。以为善。不忿争。居上而骄则亡。富贵不以其道。是以取亡也。为下而乱则刑。为人臣下好作乱。则刑罚及其身。在丑而争则兵。朋友中好为忿争者。惟兵刃之道。三者不除。虽日用三牲之养。犹为不孝。夫爱亲者。不敢恶于人之亲。今反骄乱分争。虽日致三牲之养。岂得为孝子。
  子曰。五刑之属三千。五刑者。谓墨。劓。膑。宫(宫下旧有割字。删之)。大辟也。而罪莫大于不孝。要君者无上。事君先事而后食禄。今反要君。此无尊上之道。非圣人者无法。非侮圣人者不可法。非孝者无亲。己不自孝。又非他人为孝。不可亲。此大乱之道也。事君不忠。侮圣人言。非孝者。大乱之道也。
  子曰。教民亲爱。莫善于孝。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夫乐者感人情。乐正则心正。乐淫则心淫也。安上治民。莫善于礼。上好礼则民易使。礼者。敬而已矣。敬。礼之本。有何加焉。故敬其父则子悦。敬其兄则弟悦。敬其君则臣悦。敬一人而千万人悦。所敬者寡。悦者众。所敬一人。是其少。千万人悦。是其众。此之谓要道也。孝悌以教之。礼乐以化之。此谓要道也。
  子曰。君子之教以孝。非家至而日见之也。但行孝于内。流化于外也。教以孝。所以敬天下之为人父者也。天子父事三老。所以敬天下老也。教以悌。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兄者也。天子兄事五更。所以教天下悌也。教以臣。所以敬天下之为人君者也。天子郊则君事天。庙则君事尸。所以教天下臣。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以上三者教于天下。真民之父母。非至德。其孰能顺民如此其大者乎。至德之君。能行此三者。教于天下也。
  子曰。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欲求忠臣。出孝子之门。故可移于君。事兄悌。故顺可移于长。以敬事兄则顺。故可移于长也。居家理。故治可移于官。君子所居则化。所在则治。故可移于官也。是以行成于内。而名立于后世矣。
  曾子曰。若夫慈爱。恭敬。安亲。扬名。则闻命矣。敢问子从父之命。可谓孝乎。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昔者。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其天下。七人者。谓大师。大保。大傅。左辅。右弼。前疑。后丞。维持王者。使不危殆。诸侯有争臣五人。虽无道。不失其国。大夫有争臣三人。虽无道。不失其家。尊卑辅善。未闻其官。士有争友。则身不离于令名。令。善 也。士卑无臣。故以贤友助己。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命。又焉得为孝乎。委曲从父命。善亦从善。恶亦从恶。而心有隐。岂得为孝乎。
  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尽孝于父。则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尽孝于母。能事地察。其高下视其分。察也。长幼顺。故上下治。卑事于尊。幼顺于长。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事天能明。事地能察。德合天地。可谓彰也。故虽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虽贵为天子。必有所尊。事之若父。三老是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必有所先。事之若兄。五更是也。宗庙致敬。不忘亲也。设宗庙。四时斋戒以祭之。不忘其亲。修身慎行。恐辱先也。修身者。不敢毁伤。慎行者。不历危殆。常恐其辱先也。宗庙致敬。鬼神着矣。事生者易。事死者难。圣人慎之。故重其文。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孝至于天则风雨时。孝至于地则万物成。孝至于人则重译来贡。故无所不通也。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孝道流行。莫敢不服。
  子曰。君子之事上也。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故上下(上下下旧有治字。删之)能相亲也。君臣同心。故能相亲。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