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孙子兵法治要

增补孙子兵法治要

孙子兵法

  群书治要卷三十三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兴兵深入长驱。据其都邑。绝其外内。敌举国来服为上。以兵击破服得之为次也。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未战而敌自屈服也。
  故上兵伐谋。敌始有谋。伐之易也。其次伐交。交。将合也。其次伐兵。兵形已成。下攻攻城。敌国已收其外粮城守。攻之为下。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不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钝而利可全也。
  兵形象水。水行避高而就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故水因地而制行。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定势。水无常形。能与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君命有所不受。苟便于事。不拘于君命也。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能待之也。无恃其不攻。恃吾之不可攻也。
  夫唯无虑而易于敌者。必禽于人。故卒未附亲而罚之。即不服。不服即难用也。卒已附亲而罚不行者。即不可用矣。故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则民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全于主。国之宝也。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具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全(全作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恩不可专用。罚不可专任。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胜之半者。未可知也。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赴。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不得已而用兵。主不可以怒而兴军。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复喜。愠可复悦。亡国不可复存。死者不可复生也。故曰。明王慎之。良将敬之。此安国之道也。
  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千金。内外骚动。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古者八家为邻。一家从军。七家奉之。言十万之师(师下有举字)。不事不耕(不耕作耕稼)者凡七十万家也。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非民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故明王圣主。贤君胜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祷祀以求也。不可象于事也。不可以事类求也。不可验于度。不可以行事度也(不可以行事度也作不可以度数推)。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