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商君子治要

增补商君子治要

商君子 商鞅

  群书治要卷三十六

  六 法
  先王当时而立法。度务而制事。法宜其时则治。事适其务故有功。然则法有时而治。事有当而功。今时移而法不变。务易而事以古。是法与时诡。而事与务易也。故法立而乱益。务为而事废。故圣人之治国也。不法古。不循今。当时而立功。在难而能免。今民能变俗矣。而法不易。国形更势矣。而务以古。夫法者民之治也。务者事之用也。国失法则危。事失用则不成。故法不当时而务不适用而不危者。未之有也。

  修 权
  国之所以治者三。一曰法。二曰信。三曰权。法者。君臣之所共操也。信者。君臣之所共立也。权者。君之所独制也。人主失守则危。君臣释法任私则乱。故立法明分而不以私害法则治。权制独断于君则威。民信其赏则事功。不信其刑。则奸无端矣。唯明主爱权重信。而不以私害法也。故上多惠言而不克其赏。则下不用。数加严命而不致其刑。则民傲罪。凡赏者文也。刑者武也。文武者。法之约也。故明主慎法。不蔽之谓明。不欺之谓察。故赏厚而信。刑重而必。不失疏远。不私亲近。故臣不蔽主而下不欺上。
  世之为治者。多释法而任私议。此国之所以乱也。先王悬权衡。立尺寸。而至今法之。其分明也。夫释权衡而断轻重。废尺寸而意长短。虽察。商贾不用。为其不必也。故法者国之权衡也。夫背法度而任私议。皆不知类者也。故立法明分。中程者赏。毁公者诛。赏诛之法。不失其议。故民不争。不以爵禄便近亲。则劳臣不怨。不以刑罚隐疏远。则下亲上。故官贤选能。不以其劳。则忠臣不进。行赏赋禄。不称其功。则战士不用。
  凡人臣之事君也。多以主所好事君。君好法则臣以法事君。君好言则臣以言事君。君好法则端直之士在前。君好言则毁誉之臣在侧。公私之分明。则小人不嫉贤。而不肖者不妒功。故三王以义亲。五伯以法正诸侯。皆非私天下之利也。乱世之君臣。区区然皆欲擅一国之利。而搜一官之重(本书搜作当)以便其私。国之所以危也。夫废法度而好私议。则奸臣鬻权以约禄。秩(秩旧作杖。下同。改之)官之吏。隐下而渔民。谚曰。蠹众而木折。隙大而墙坏。故大臣争于私而不顾其民。则下离上。下离上者。国之隙也。秩官之吏。隐下以渔百姓。此民之蠹也。故国有隙蠹而不亡者。天下鲜矣。故明主任法去私。而国无隙蠹矣。

  定 分
  法令者。民之命也。为治之本也。所以备民也。智者不得过。愚者不得不及。名分不定。而欲天下之治。是犹欲无饥而去食(去食下旧无欲字。补之)。欲无寒而去衣也。其不几亦明矣。一兔走而百人追之。非以兔为可分以为百。由名之未定也。夫卖兔者满市。盗不敢取。由名分之定也。故名分未定。尧。舜。禹。汤且皆加务而逐之。名分已定。贪盗不取。今法令不明。其名不定。天下之人得议之。此所谓名分不定也。夫名分不定。尧。舜犹将皆折而奸之。而况众人乎。故圣人必为法令置官也。置吏也。为天下师。所以定分(分上有名字)也。名分定则大诈真(真作贞)信。巨盗愿悫。而各自治也。故夫名分定。势治之道也。名分不定。势乱之道也。故势治者不可乱也。势乱者不可治也。夫势乱而欲治之。愈乱矣。势治而治之。则治矣。故圣人治治。不治乱也。
  圣人为民法。必使之明白易知。愚智遍能知之。万民无陷于险危也。故圣人立天下而天下无刑死者。非可刑杀而不刑杀也。万民皆知所以避祸就福而皆自治也。明主因治而治之。故天下大治也。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