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吴子治要

增补吴子治要

吴 子 吴起

  群书治要卷三十六

  图 国
  吴子曰。古之图国家者。必先教百姓而亲万民。民(本书无民字)有三(三作四)不和。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阵。不和于阵。不可以进战。(进战下有不和于战。不可以决胜二句)
  凡兵所起者五。一曰争名。二曰争利。三曰积恶。四曰内乱。五曰困饥。其名又五。一曰义兵。二曰强兵。三曰刚兵。四曰暴兵。五曰逆兵。禁暴救乱曰义。恃众以伐曰强。因怒兴师曰刚。弃礼贪利曰暴。国危民疲。举事动众曰逆。五者之数。(数作服)各有其道。义必以礼服。强必以谦服。刚必以辞服。暴必以诈服。逆必以权服。此其势也。

  论 将
  夫总文武者。军之将也。兼刚柔者。兵之事也。凡人之论将。恒观之于勇。勇之于将。乃数分之一耳。夫勇者轻命而不知利。未可也。故将之所慎者五。一曰理。二曰备。三曰果。四曰戒。五曰约。理者治众如治寡。备者出门如见敌。果者迎敌不怀生。戒者虽克如始战。约者法令省而不烦。受命而不辞家。敌破而后(不辞至而后。旧作辞不。补之)言反。将之礼也。故师出之日。有死而荣。无生而辱也。
  凡制国治军。必设之以礼。厉之以义。在大足以战。在小足以守矣。然战胜易。守胜难。是故以胜得天下者稀。以亡者众。
  武侯曰。愿闻阵必定。战必胜。守必固之道。对曰。君使贤者居上。不肖处下。则阵已定矣。民安其田宅。亲其有司。则守已固矣。百姓皆是吾君(吾君二字作君一字)而非邻国。则战已胜矣。

  治 兵
  武侯问曰。兵以何为胜。吴子曰。兵以治为胜。又问不在众乎。对曰。若法令不明。赏罚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虽有百万之师。何益于用。所谓治者居则有礼。动则有威。进不可当。退不可追。前却如节。左右应麾。投之所往。天下莫当。名曰父子之兵也。

  励 士
  武侯曰。严刑明赏。足以胜敌乎。吴子曰。严明之事。非所恃也。发号布令。而民乐闻。兴师动众。而民乐战。交兵接刃。而民安死。此三者。人之所恃也。武侯曰。致之奈何。对曰。君举有功而进之飨。无功而厉之。于是武侯设坐庙庭。为三行飨士大夫。上功坐前行。肴席有重器上牢。次功坐中行。肴席器差减 。无功坐后行。肴席无重。飨毕而出。乃又班赐有功者之父母妻子于庙门之外。亦以功为差数。唯无功者不得耳。死事之家。岁使使者劳赐其父母。行之五(五作三)年。秦人兴师临于西河。魏士闻之。介胄不待吏令奋击之者以万数。吴子曰。臣闻之。人有短长。气有盛衰。君试发无功者五万人。臣请率以当之。其可乎。今使一死贼枭伏于旷野。千人追之。莫不视狼顾。何者。恐其暴起而害己也。是则(则作以)一人投命。足惧千夫。今臣以五万之众。而为一(旧无一字。补之)死贼以率讨之。固难当矣。武侯从之。兼车五百乘。骑三千匹。而以破秦五十万众。此励士之功也。
  魏武侯尝谋事。群臣莫能及。罢朝而有喜色。吴起进曰。昔楚庄王谋事。群臣莫能及。罢朝而有忧色。曰。寡人闻之。世不绝圣。国不乏贤。能得其师者王。能得其友者霸。今寡人不才。而群臣莫之过。国其殆矣。庄王所忧。而君悦之。臣窃惧矣。于是武侯乃惭。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