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列子治要

增补列子治要

列 子

  群书治要卷三十四

  天 瑞
  子列子曰。天地无全功。圣人无全能。万物无全用。全犹备也。故天职生覆。地职形载。圣职教化。物职所宜。职。主也。生各有性。性各有宜。然则天有所短。地有所长。圣有所否。物有所通。夫职适于一方者。余涂则罔(本注罔作阂)矣。形必有所分。声必有所属。若温也则不能凉。若宫也则不能商。何则。生覆者不能形载。形载者不能教化。教化者不能违所宜。宜定者不出所位。皆有素分。不可逆也。故天地之道。非阴则阳。圣人之教。非仁则义。万物之宜。非刚则柔。此皆随所宜而不能出所位者也。方圆靖躁。理不得兼。

  殷汤问
  大禹曰。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异作其)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圣人顺天地之道。因万物之性。任其所适。通其所逆。使群异各得其方。寿夭尽其分。

  力 命
  管夷吾有病。小白问之。曰。仲父之病。病矣。至于大病。则寡人恶乎属国而可。夷吾曰。公谁欲欤。小白曰。鲍叔牙可。曰。不可。其为人洁廉善士。清己而已。其于不己若者。不比之人。欲以己善齐物也。一闻人之过。终身不忘。不能弃瑕录善。使之治国。上且钩乎君。下且逆乎民。必引君令其道不弘。道苟不弘。则逆民而不能纳矣。其得罪于君。将弗久矣。小白曰。然则孰可。对曰。勿已则隰朋可。其为人也。愧不若黄帝。而哀不己若者。惭其道之不及圣。矜其民不以逮己。故能无弃人也。以德分人。谓之圣人。化之使合道。而不宰割。以财分人。谓之贤人。既以与人。已愈有也。以贤临人者。未有得人者也。求备于人。则物所不与也。以贤下人者。未有不得人者也。与物升降者。物必归之也。其于国。有不闻也。其于家。有不见也。道行则不赖(赖作烦)闻见。故曰不瞽不聋。不能成功。勿已。则隰朋可。若有闻见。则事钟于己。而群生无所措手足。故遗之可。未能尽道。故仅可耳。然则管夷吾非薄鲍叔也。不得不薄。非厚隰朋也。不得不厚。厚薄之去来。弗由我也。皆天理也。

  说 符
  晋国苦盗。有却雍者。能视盗之貌。察其眉睫之间。而得其情。晋侯使视盗。千百无遗一焉。晋侯大喜。告赵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国盗为尽。奚用多为。文子曰。吾君恃伺察而得盗。盗不尽矣。且却雍必不得其死焉。俄而群盗谋曰。吾所穷者却雍也。遂共盗而戕。杀之也。晋侯闻而大骇。召文子而告之曰。果如子言。却雍死。然取盗何方。文子曰。周谚有言。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且君欲无盗。莫若举贤而任之。使教明于上。化行于下。人有耻心。则何盗之为。于是用随会知政。而群盗奔秦焉。用聪明以察是非者。群诈之所逃。用少(少作先)识以擿奸伏者。众恶之所疾。智之为患。岂虚也哉。
  孔子自卫反鲁。息驾乎河梁而观焉。其悬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鱼鳖弗能游。鼋鼍弗能居。有丈夫方将厉之。孔子使人止之曰。此悬水三十仞。圜流九十里。鱼鳖鼋鼍弗能居也。意者难可以济乎。丈夫不以措意。遂度而出。孔子问之曰。巧乎。有道术乎。所以能入而出者何也。丈夫对曰。始吾之入也。先以忠信。吾之出也。又从以忠信。措吾躯于波流。而吾不敢用私。所以能入而复出者以此也。孔子谓弟子曰。二三子识之。水且犹可以忠信亲之。而况人乎。
  楚庄王问詹何曰。治国奈何。詹何盖隐者也。詹何对曰。何明于治身。而不明于治国也。楚王曰。寡人得奉宗庙社稷。愿学所以守之。詹何对曰。臣未尝闻身治而国乱者也。又未尝闻身乱而国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对以末。楚王曰。善。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