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六韬治要

增补六韬治要

六 韬

  群书治要卷三十一

        序

        文王田乎渭之阳,见太公坐茅而钓,问之曰:“子乐得鱼耶?”太公曰:“夫钓以求得也。其情深,可以观大矣。”文王曰:“愿闻其情,”太公曰:“夫鱼食其饵,乃牵于缗;人食其禄,乃服于君。故以饵取鱼,鱼可杀;以禄取人,人可竭;以国家取国,国可拨:以国取天下,天下可毕也。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之天下也。与天下同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者,义也。义之所在,天下归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得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之。

  文 韬
  文王问太公曰。天下一乱一治。其所以然者何。天时变化自有之乎。太公曰。君不肖则国危而民乱。君贤圣则国家安而天下治。祸福在君。不在天时。文王曰。古之贤君可得闻乎。太公曰。昔帝尧。上世之所谓贤君也。尧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弗服。锦绣文绮弗衣。奇怪异物弗视。玩好之器弗宝。淫佚之乐弗听。宫垣室屋弗崇。茅茨之盖不翦。衣履不敝尽不更为。滋味重累不食。不以役作之故。留耕种之时。削心约志。从事乎无为。其自奉也甚寡。役赋也甚薄。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视其君如父母。文王曰。大哉贤君之德矣。
  文王问太公曰。愿闻为国之道。太公曰。爱民。文王曰。爱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败。生而勿杀。与而勿夺。乐而勿苦。喜而勿怒。文王曰。奈何。太公曰。民不失其所务。则利之也。农不失其时业。则成之也。省刑罚。则生之也。薄赋敛。则与之也。无多宫室台池。则乐之也。吏清不苛。则喜之也。民失其务。则害之也。农失其时。则败之也。无罪而罚。则杀之也。重赋敛。则夺之也。多营宫室游观以疲民。则苦之也。吏为苛扰。则怒之也。故善为国者。御民如父母之爱子。如兄之慈弟也。见之饥寒则为之哀。见之劳苦则为之悲。文王曰。善哉。
  文王问于太公曰。贤君治国何如。对曰。贤君之治国。其政平。吏不苛。其赋敛节。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赏赐不加于无功。刑罚不施于无罪。不因喜以赏。不因怒以诛。害民者有罪。进贤者有赏。后宫不荒。女谒不听。上无淫匿。下无阴害。不供宫室以费财。不多游观台池以罢民。不雕文刻镂以逞耳目。官无腐蠹之藏。国无流饿之民也。文王曰。善。
  文王问师尚父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止。尚父曰。上贤下不肖。取诚信。去诈伪。禁暴乱。止奢侈。故王人者有六贼七害。六贼者。一曰大作宫殿台池游观淫乐歌舞。伤王之德。二曰不事农桑。作业作势(作业作势作任气作业)。游侠犯历法禁。不从吏教。伤王之化。三曰结连朋党。比周为权。以蔽贤智。伤王之权。四曰抗智高节。以为气势。伤吏威(吏威作王之威)。五曰轻爵位。贱有司。羞为上犯难。伤功臣之劳。六曰强宗侵夺。陵侮贫弱。伤庶民矣。七害者。一曰无智略大谋。而以重赏尊爵之故。强勇轻战。侥幸于外。王者慎勿使将。二曰有名而无用。出入异言。扬美掩恶(扬美掩恶作掩善扬恶)。进退为巧。王者慎勿与谋。三曰朴其身躬。恶其衣服。语无为以求名。言无欲以求得。此伪人也。王者慎勿近。四曰。博文辨辞。高行论议。而非时俗。此奸人也。王者慎勿宠。五曰果敢轻死。苟以贪得尊爵重禄。不图大事。待利而动。王者慎勿使。六曰为雕文刻镂。技巧华饰。以伤农事。王者必禁之。七曰为方伎咒诅。作蛊道鬼神不验之物。不详讹言(不详讹言作不祥之言)。欺诈良民。王者必禁止之。故民不尽其力非吾民。士不诚信而巧伪非吾士。臣不忠谏非吾臣。吏不平洁爱人非吾吏。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不能富国强兵。调和阴阳。以安万乘之主。简练群臣。定名实。明赏罚。令百姓富乐。非吾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也。故王人之道。如龙之首。高居而远望。徐视而审听。神其形。散其精(散其精作隐其情)。若天之高不可极。若川之深不可测也。
  文王问太公曰。君务举贤而不获其功。世乱愈甚。以致危亡者。何也。太公曰。举贤而不用。是有举贤之名也。无得贤之实也。文王曰。其失安在。太公曰。其失在好用世俗之所誉。不得其真贤。文王曰。好用世俗之所誉者何也。太公曰。好听世俗之所誉者。或以非贤为贤。或以非智为智。或以非忠为忠。或以非信为信。君以世俗之所誉者为贤智。以世俗之所毁者为不肖。则多党者进。少党者退。是以群邪比周而蔽贤。忠臣死于无罪。邪臣以虚誉取爵位。是以世乱愈甚。故其国不免于危亡。文王曰。举贤奈何。太公曰。将相分职。而各以官举人。案名察实。选才考能。令能当其名。名得其实。则得贤人之道。文王曰。善哉。
  文王问太公曰。愿闻治国之所贵。太公曰。贵法令之必行。必行则治道通。通则民大利。大利则君德彰矣。君不法天地而随世俗之所善以为法。故令出必乱。乱则复更为法。是以法令数变。则群邪成俗。而君沉于世。是以国不免危亡矣。
  文王问太公曰。愿闻为国之大失。太公曰。为国之大失。作而不法法。国君不悟。是为大失。文王曰。愿闻不法法。国君不悟。太公曰。不法法则令不行。令不行则主威伤。不法法则邪不止。邪不止则祸乱起矣。不法法则刑妄行。刑妄行则赏无功。不法法则国昏乱。国昏乱则臣为变。不法法则水旱发。水旱发则万民病。君不悟则兵革起。兵革起则失天下也。
  文王问太公曰。人主动作举事善恶。有福殃之应。鬼神之福无。太公曰。有之。主动作举事恶则天应之以刑。善则地应之以德。逆则人备之以力。顺则神授之以职。故人主好重赋敛。大宫室。多游台。则民多病温。霜露杀五谷。丝麻不成。人主好田猎毕弋。不避时禁。则岁多大风。禾谷不实。人主好破坏名山。壅塞大川。决通名水。则岁多大水伤民。五谷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则日月薄蚀。太白失行。故人主动作举事善。则天应以之德。恶。则人备之以力。神夺之以职。如响之应声。如影之随形。文王曰。诚哉。
  文王问太公曰。君国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与也。人君有六守三宝。六守者。一曰仁。二曰义。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谋。是谓六守。文王曰。慎择此六者奈何。太公曰。富之而观其无犯。贵之而观其无骄。付之而观其无转(转作专)。使之而观其无隐。危之而观其无恐。事之而观其无穷。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贵之而不骄者义也。付之而不转(转作专)者忠也。使之而不隐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穷者谋也。人君慎此六者。以为君用。君无以三宝借人。以三宝借人。则君将失其威。大农。大工。大商。谓之三宝。六守长则国昌。三宝完则国安。
  文王问太公曰。先圣之道。可得闻乎。太公曰。义胜欲则昌。欲胜义则亡。敬胜怠则吉。怠胜敬则灭。故义胜怠者王。怠胜敬者亡。
  武王问太公曰。桀纣之时。独无忠臣良士乎。太公曰。忠臣良士。天地之所生。何为无有。武王曰。为人臣而令其主残虐。为后世笑。可谓忠臣良士乎。太公曰。是谏者不必听。贤者不必用。武王曰。谏不听。是不忠。贤而不用。是不贤也。太公曰。不然。谏有六不听。强谏有四必亡。贤者有七不用。武王曰。愿闻六不听。四必亡。七不用。太公曰。主好作宫室台池。谏者不听。主好忿怒妄诛杀人。谏者不听。主好所爱无功德而富贵者。谏者不听。主好财利巧夺万民。谏者不听。主好珠玉奇怪异物。谏者不听。是谓六不听。四必亡。一曰强谏不可止。必亡。二曰强谏知而不肯用。必亡。三曰以寡正强正众邪。必亡。四曰以寡直强正众曲。必亡。七不用。一曰主弱亲强。贤者不用。二曰主不明。正者少。邪者众。贤者不用。三曰贼臣在外。奸臣在内。贤者不用。四曰法政阿宗族。贤者不用。五曰以欺为忠。贤者不用。六臼忠谏者死。贤者不用。七曰货财上流。贤者不用。
  武王伐殷。得二丈夫。而问之曰。殷之将亡。亦有妖乎。其一人对曰。有。殷国尝雨血、雨灰、雨石。小者如椎。大者如箕。六月雨雪深尺余。其一人曰。是非国之大妖也。殷君喜以人餧虎。喜割人心。喜杀孕妇。喜杀人之父。孤人之子。喜夺。喜诬。以信为欺。欺者为真。以忠为不忠。忠谏者死。阿谀者赏。以君子为下。急令暴取。好田猎。出入不时。喜治宫室。修台池。日夜无已。喜为酒池肉林糟丘。而牛饮者三千。饮人无长幼之序。贵贱之礼。喜听谗用举。无功者赏。无德者富。所爱专制而擅令。无礼义。无忠信。无圣人。无贤士。无法度。无升斛。无尺丈。无称衡。此殷国之大妖也。

 

  武 韬
  文王在酆。召太公曰。商王罪杀不辜。汝尚助余忧民。今我何如。太公曰。王其修身。下贤。惠民。以观天道。天道无殃不可以先唱。人道无灾不可以先谋。必见天殃。又见人灾。乃可以谋。与民同利。同病相救。同情相成。同恶相助。同好相趣。无甲兵而胜。无冲机而攻。无渠堑而守。利人者天下启之。害人者天下闭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取天下若逐野兽。得之而天下皆有分肉。若同舟而济。济则皆同其利。舟败皆同其害。然则皆有启之。无有闭之矣。无取于民者。取民者也。无取于国者。取国者也。无取于天下者。取天下者也。取民者。民利之。取国者。国利之。取天下者。天下利之。故道在不可见。事在不可闻。胜在不可知。微哉微哉。鸷鸟将击。卑飞翕翼。猛兽将击。俯(俯作弭)耳俯伏。圣人将动。必有过(过作愚)色。唯文唯德。谁为之惑。弗观弗视。安知其极。今彼殷商。众口相惑。吾观其野草茅胜谷。吾观其群众曲胜直。吾观其吏暴虐残贼。败法乱刑。而上下不觉。此亡国之时也。夫上好货。群臣好得。而贤者逃伏。其乱至矣。太公曰。天下之人如流水。鄣之则止。启之则行。动之则浊。静之则清。呜呼神哉。圣人见其所始。则知其所终矣。文王曰。静之奈何。太公曰。夫天有常形。民有常生。与天下共其生而天下静矣。
  文王在岐周。召太公曰。争权于天下者何先。太公曰。先人。人与地称。则万物备矣。今君之位尊矣。待天下之贤士。勿臣。而友之。则君以得天下矣。文王曰。吾地小而民寡。将何以得之。太公曰。可。天下有地。贤者得之。天下有栗。贤者食之。天下有民。贤者收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也。莫常有之。唯贤者取之。夫以贤而为人下。何人不与。以贵从人曲直。何人不得。屈一人之下。则申万人之上者。唯圣人而后能为之。文王曰。善。请着之金板。于是文王所就而见者六人。所求而见者七十人。所呼而友者千人。
  文王曰。何如而可以为天下。太公对曰。大盖天下。然后能容天下。信盖天下。然后可约天下。仁盖天下。然后可以求天下。恩盖天下。然后王天下。权盖天下。然后可以不失天下。事而不疑。然后天下恃。此六者备。然后可以为天下政。故利天下者天下启之。害天下者天下闭之。生天下者天下德之。杀天下者天下贼之。彻天下者天下通之。穷天下者天下仇之。安天下者天下恃之。危天下者天下灾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唯有道者得天下也。
  武王问太公曰。论将之道奈何。太公曰。将有五才十过。所谓五才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则不可犯。智则不可乱。仁则爱人。信则不欺人。忠则无二心。所谓十过者。将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喜利者。有仁而不忍于人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于人者。有廉洁而不爱民者。有智而心缓者。有刚毅而自用(用作任)者。有愞心而喜用人者。勇而轻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贪而喜利者。可遗也。仁而不忍于人者。可劳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信而喜信于人者。可诳也。廉洁而不爱人者。可侮也。智而心缓者。可袭也。刚毅而自用者。可事也。愞心而喜用人者。可欺也。故兵者。国之大器。存亡之事。命在于将也。先王之所重。故置将不可不审察也。
  武王问太公曰。王者举兵。欲简练英雄。知士之高下。为之奈何。太公曰。知之有八徴。一曰微察(无微察二字)问之以言。观其辞。二曰穷之以辞。以观其变。三曰与之间谍。以观其诚。四曰明白显问。以观其德。五曰使之以财。以观其贪(贪作廉)。六曰试之以色。以观其贞。七曰告之以难。观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观其态。八徴皆备。则贤不肖别矣。

 

  龙 韬
  武王曰。士高下岂有差乎。太公曰。有九差。武王曰。愿闻之。太公曰。人才参差大小。犹斗不以盛石。满则弃矣。非其人而使之。安得不殆。多言多语。恶口恶舌。终日言恶。寝卧不绝。为众所憎。为人所疾。此可使要问闾里。察奸伺猾。权数好事。夜卧早起。虽遽不悔。此妻子将也。先语察事。实长希言。赋物平均。此十人之将也。切切截截。不用谏言。数行刑戮。不避亲戚。此百人之将也。讼辨好胜。疾贼侵陵。斥人以刑。欲正一众。此千人之将也。外貌咋咋。言语切切。知人饥饱。习人剧易。此万人之将也。战战栗栗。日慎一日。近贤进谋。使人以节。言语不慢。忠心诚必。此十万之将也。温良实长。用心无两。见贤进之。行法不枉。此百万之将也。动动纷纷。邻国皆闻。出入居处。百姓所亲。诚信缓大。明于领世。能教成事。又能救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四海之内。皆如妻子。此英雄之率。乃天下之主也。
  武王问太公曰。立将之道奈何。太公曰。凡国有难。君避正殿。召将而诏之曰。社稷安危。一在将军。将军受命。乃斋于太庙。择日授斧钺。君入庙。西面而立。将军入。北面立。君亲操钺持其首。授(授下有将)其柄。曰。从此以往。上至于天。将军制之。乃复操斧持柄。授将其刃。曰。从此以下至于泉。将军制之。既受命。曰。臣闻治(治似衍)国不可从外。治军不可从中。御二心不可以事君。疑志不可以应敌。臣既受命专斧钺之威。不敢还请(还请作生还)。愿君亦垂一言之命于臣。君不许臣。臣不敢将。君许之。乃辞而行。军中之事。不可闻君。命皆由将出。临敌决战。无有二心。若此。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于前。无主于后。是故智者为之虑。勇者为之鬬。气厉青云。疾若驰骛。兵不接刃。而敌降服。
  武王问太公曰。将何以为威。何以为明(为明下旧有何以为审四字。删之)。何以为禁止而令行。太公曰。以诛大为威。以赏小为明。以罚审为禁止而令行。故杀一人而三军振者杀之。赏一人而万人说者赏之。故杀贵大。赏贵小。杀及贵重当路之臣。是刑上极也。赏及牛马厮养。是赏下通也。刑上极。赏下通。是将威之所行也。夫杀一人而三军不闻。杀一人而万民不知。杀一人而千万人不恐。虽多杀之。其将不重。封一人而三军不悦。爵一人而万人不劝。赏一人而万人不欣。是为赏无功。贵无能也。若此。则三军不为使。是失众之纪也。
  武王问太公曰。吾欲令三军之众。亲其将如父母。攻城争先登。野战争先赴。闻金声而怒。闻鼓音而喜。为之奈何。太公曰。将有三礼。冬日不服裘。夏日不操扇。天雨不张盖幕。名曰三礼也。将身不服礼无以知士卒(无士卒二字)之寒暑。出隘塞。犯泥涂。将必下步。名曰力将。将身不服力。无以知士卒之劳苦。士卒军皆定次。将乃就舍。炊者皆熟。将乃敢食。军不举火。将亦不火食。名曰止欲将。不身服止欲(欲下有将字)。无以知士卒之饥饱。故上将与士卒共寒暑。共饥饱勤苦。故三军之众。闻鼓音而喜。闻金声而怒矣。高城深池。矢石繁下。士争先登。白刃始合。士争先赴。非好死而乐伤。为其将念其寒苦之极。知其饥饱之审。而见其劳苦之明也。
  武王问太公曰。攻伐之道奈何。太公曰。资(资作势)因敌家之动。变生于两阵之间。奇正传(传作登)于无穷之源。故至事不语。用兵不言。其事之成(成作至)者。其言不足听。兵之用者。其状不足见。倏然而往。忽然而来。能独转(转作专)而不制者也。善战者不待张军。善除患者。理其未生。善胜敌者。胜于无形。上战无与战矣。故争于白刃之前者。非良将也。备于已失之后者。非上圣也。智与众同。非人(人作国)师也。伎与众同。非国工也。事莫大于必成(成作克)。用莫大于必成(无用莫大于必成六字)。用莫贵于玄眇。动莫神于不意。胜(胜作谋)莫大于不识。夫必胜者。先见弱于敌而后战者也。故事半而功自倍。兵之害。犹豫最大。兵之灾。莫大于狐疑。善(善作智)者见利不失。遇时不疑。失利后时。反受其灾。善者从而不择(择作失)。巧者一决而不犹豫。故疾雷不及掩耳。卒电不及瞬目。起(起作赴)之若惊。用之若狂。当之者破。近之者亡。孰能待之。武王曰。善。
  武王问太公曰。凡用兵之极。天道。地利。人事。三者孰先。太公曰。天道难见。地利人事易得。天道在上。地道在下。人事以饥饱劳逸文武也。故顺天道不必有吉。违之不必有害。失地之利。则士卒迷惑。人事不和。则不可以战矣。故战不必任天道。饥饱劳逸文武最急。地利为宝。王曰。天道鬼神。顺之者存。逆之者亡。何以独不贵天道。太公曰。此圣人之所生也。欲以止后世。故作为谲书而寄胜于天道。无益于兵胜。而众将所拘者九。王曰。敢问九者奈何。太公曰。法令不行而任侵诛。无德厚而用日月之数。不顺敌之强弱。幸于天道。无智虑而候氛气。少勇力而望天福。不知地形而归过。敌人怯弗敢击而待龟筮。士卒不募而法鬼神。设伏不巧而任背向之道。凡天道鬼神。视之不见。听之不闻。索之不得。不可以治胜败。不能制死生。故明将不法也。
  太公曰。天下有粟。圣人食之。天下有民。圣人收之。天下有物。圣人裁之。利天下者取天下。安天下者有天下。爱天下者久天下。仁天下者化天下。

 

  虎 韬
  武王胜殷。召太公问曰。今殷民不安其处。奈何使天下安乎。太公曰。夫民之所利。譬之如冬日之阳。夏日之阴。冬日之从阳。夏日之从阴。不召自来。故生民之道。先定其所利而民自至。民有三几。不可数动。动之有凶。明赏则不足。不足则民怨生。明罚则民慑畏。民慑畏则变故出。明察则民扰。民扰则不安其处。易以成变。故明王之民。不知所好。不知所恶。不知所从。不知所去。使民各安其所生。而天下静矣。乐哉。圣人与天下之人。皆安乐也。武王曰。为之奈何。太公曰。圣人守无穷之府。用无穷之财。而天下仰之。天下仰之。而天下治矣。神农之禁。春夏之所生。不伤不害。谨修地利。以成万物。无夺民之所利。而农顺其时矣。任贤使能而官有材。而贤者归之矣。故赏在于成民之生。罚在于使人无罪。是以赏罚施民而天下化矣。

 

  犬 韬
  武王至殷。将战。纣之卒握炭流汤者十八人。以牛为礼以朝者三千人。举百石重沙者二十四人。趍行五百里而矫矛杀百步之外者五千人。介士亿有八万。武王惧。曰。夫天下以纣为大。以周为细。以纣为众。以周为寡。以周为弱。以纣为强。以周为危。以纣为安。以周为诸侯。以纣为天子。今日之事。以诸侯击天子。以细击大。以少击多。以弱击强。以危击安。以此五短击此五长。其可以济功成事乎。太公曰。审天子不可击。审大不可击。审众不可击。审强不可击。审安不可击。王大恐以惧。太公曰。王无恐且惧。所谓大者。尽得天下之民。所谓众者。尽得天下之众。所谓强者。尽用天下之力。所谓安者。能得天下之所欲。所谓天子者。天下相爱如父子。此之谓天子。今日之事。为天下除残去贼也。周虽细。曾残贼一人之不当乎。王大喜。曰。何谓残贼。太公曰。所谓残者。收天下珠玉美女。金钱彩帛。狗马谷粟。藏之不休。此谓残也。所谓贼者。收暴虐之吏。杀天下之民。无贵无贱。非以法度。此谓贼也。
  武王问太公曰。欲与兵深谋。进必斩敌。退必克全。其略云何。太公曰。主以礼使将。将以忠受命。国有难。君召将而诏曰。见其虚则进。见其实则避。勿以三军为贵而轻敌。勿以授命为重而苟进。勿以贵而贱人。勿以独见而违众。勿以辩士为必然。勿以谋简于人。勿以谋后于人。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寒暑必同。敌可胜也。 

标签: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