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补中论治要

增补中论治要

中 论 徐干
 

 群书治要卷四十六

  慌其瞻视。轻其辞令。而望民之则我者。未之有也。莫之则者。必慢之者至矣。小人见慢而致怨乎人。患己之卑而不思其所以然。哀哉。是故君子敬孤独而慎幽微。虽在隐翳。鬼神不得见其隙。况于游宴乎。君子口无戏谑之言。言必有防。身无戏谑之行。行必有检。言必有防。行必有检。虽妻妾不可得而黩也。虽朋友不可得而狎也。是以不愠怒而教行于闺门。不谏谕而风声化乎乡党。传称大人正己而物正者。盖此之谓也。徒以匹夫之居犹然。况得志而行于天下乎。故唐帝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成汤不敢怠遑而掩有九域。文王只畏而造彼区夏也。
  民心莫不有治道。至于用之。则异矣。或用乎人。或用乎己。用乎己者谓之务本。用乎人者谓之追末。君子之治之也。先务其本。故德建而怨寡。小人之治之也。先追其末。故功废而雠多。夫见人而不自见者谓之矇。闻人而不自闻者谓之聩。虑人而不自虑者谓之瞀。故明莫大于自见。聪莫大于自闻。睿莫大于自虑。此三者。举之甚轻。行之甚迩。而人莫之知也。故知者举甚轻之事以任天下之重。行甚迩之路以穷天下之远。故位(位作德)弥高。基弥固。胜弥众。受(受作爱)弥广。君子之于己也。无事而不惧焉。我之有善。惧人之未吾好也。我之有不善。惧人之必吾恶也。见人之善。惧我之不能修也。见人之不善。惧我之必若彼也。故君子不恤年之将衰。而忧志之有倦。不寝道焉。不宿义焉。言而不行。斯寝道矣。行而不时。斯宿义矣。是故君子之务以行前言也。民之过。在于哀死而不爱生。悔往而不慎来。善语乎已然。好争乎遂事。堕(堕下有于字)今日而懈于后旬。如斯以及于老。故孔子抚其心(抚其心作谓子张)曰。师。吾欲闻彼。将以改此也。闻彼而不以改此。虽闻何益。小人朝为而夕求其成。坐施而立望其及(及作反)。行一日之善。而问终身之誉。誉不至。则曰善无益矣。遂疑圣人之言。背先王之教。存其旧术。顺其常好是以身辱名贱。而永为人役也。
  人之为德。其犹器欤。器虚则物注。满则止焉。故君子常虚其心志。恭其容貌。不以逸群之才加乎众人之上。视彼犹贤。自视犹不肖也。故人愿告之而不厌。诲之而不倦。君子之于善道也。大则大识之。小则小识之。善无大小。咸载于心。然后举而行之。我之所有。既不可夺。而我之所无。又取于人。是以功常前人而人后之也。故夫才敏过人。未足贵也。博辨过人。未足贵也。勇决过人。未足贵也。君子之所贵者迁善惧其不及。改恶恐其有余。故孔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夫恶犹疾也。攻之则日益悛。不攻则日甚。故君子之相求也。非特与善也。将以攻恶也。恶不废则善不兴。自然之道也。先民有言。人之所难者二。乐知(知作攻)其恶者难。以恶告人者难。夫唯君子。然后能为己之所难。能致人之所难也。夫酒食人之所爱也。而人相见莫不进焉。不吝于所爱者。以彼之嗜之也。使嗜忠言甚于酒食。人岂其爱之乎。故忠言之不出。以未有(未有旧作未良。改之)嗜之者也。诗云。匪言不能。胡其畏忌。
  目也者。远察天际而不能近见其眦。心亦如之。君子诚知心之似目也。是以务鉴于人以观得失。故视不过垣墙之里。而见邦国之表。听不过阈耎之内。而闻千里之外。因人之耳目也。人之耳目尽为我用。则我之聪明无敌于天下矣。是谓人一之。我万之。人塞之。我通之。故其高不可为员。其广不可为方。
  先王之礼。左史记事。右史记言。师瞽诵诗。庶僚箴诲。器用载铭。筵席书戒。月考其为。岁会其行。所以自供正也。昔衞武公年过九十。犹夙夜不怠。思闻训道。命其群臣曰。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朝夕交戒我。凡兴国之君。未有不然者也。下愚反此道。以为己既仁矣。知矣。神明矣。何求乎众人。是以辜罪昭著。腥德发闻。百姓伤心。鬼神怨痛。若有告之者。则曰。斯事也。徒生乎予心。出乎子口。于是刑焉。戮焉。辱焉。不然。则曰。与我异德故也。未达我道故也。又安足责。是己之非。遂初之谬。至于身危国亡。可痛矣已(矣已疑倒)
  事莫贵乎有验。言莫弃乎无征。言之未有益也。不言未有损也。水之寒也。火之热也。金石之坚刚也。彼数物未尝有言。而人莫不知其然者。信着乎其体也。使吾所行之信若彼数物。谁其疑我哉。今不信吾所行。而怨人之不信己。犹教人执鬼缚魅。而怨人之不得也。惑亦甚矣。孔子曰。欲人之信己。则微言而笃行之。笃行之。则用日久。用日久。则事着明。事着明。则有目者莫不见也。有耳者莫不闻也。其可诬乎。故根深而枝叶茂。行久而名誉远。
  人情也莫不恶谤。而卒不免乎谤。其故何也。非爱智力而不已之也。已之之术反也。谤之为名也。逃之而愈至。拒之而愈来。讼之而愈多。明乎此。则君子不足为也。暗乎此。则小人不足得也。帝舜屡省。禹拜昌言。明乎此者也。厉王加戮。吴起刺之。暗乎此者也。夫人也。皆书名前策。着行列图。或为世法。或为世戒。可不慎欤。
  夫闻过而不改。谓之丧心。思过而不改。谓之失体。失体丧心之人。祸乱之所及也。君子舍旃 。君子不友不如己者。非羞彼而大我也。不如己者须己慎(慎作植)者也。然则扶人不暇。将谁相我哉。吾之偾也。亦无日矣。故坟庳则水纵。友邪则己僻。是以君子慎所友。孔子曰。居而得贤友。福之次也。夫贤者言足听。貌足象。行足法。加乎(乎疑之误)善奖人之美。而好摄人之过。其不隐也如影。其不讳也如响。故我之惮之。若严君在堂。而神明处室矣。虽欲为不善。其敢乎。
  夫利口者。心足以见小数。言足以尽巧。辞给足以应切问。难足以断俗疑。然而好说不倦。谍谍如也。夫类族辨物之士者寡。而愚暗不达之人者多。孰知其非乎。此其所以无用而不见废也。至贱而不见遗也。先王之法。析言破律。乱名改作。行僻而坚。言伪而辨者。杀之。为其疑众惑民而浇乱至道也。
  古之制爵禄也。爵以居有德。禄以养有功。功大者其禄厚。德远者其爵尊。功小者其禄薄。德近者其爵卑。是故观其爵则别其人之德。见其禄则知其人之功。不待问之也。古之君子贵爵禄者。盖以此也。爵禄者。先王所重也。爵禄之贱也。由处之者不宜也。贱其人。斯贱其位矣。其贵也。由处之者宜之也。贵其人。斯贵其位矣。黻衣绣裳。君子之所服。爱其德。故美其服也。暴乱之君。非无此服。民弗美也。
  位也者。立德之机也。势也者。行义之杼也。圣人蹈机握杼。织成天地之化。使万物顺焉。人伦正焉。六合之内。各充其愿。其为大宝。不亦宜乎。夫登高而建旌。则所示者广矣。顺风而奋铎。则所闻者远矣。非旌色之益明。非铎声之益长 。所托者然也。况居富贵之地而行其政令者也。
  人君之大患也。莫大乎详于小事而略于大道。察于近物而暗于远数。自古及今。未有如此而不亡也。详于小事。察于近物者。谓耳听于丝竹歌谣之和。目明乎雕琢采色之章。口给乎辨慧切对之辞。心通乎短言小说之文。手习乎射御书数之功。体比乎俯仰般旋之容。凡此数者。观之足以尽人之心。学之足以勤(劝作动)人之思(思作志)。且先王之末教也。非有小才智。则亦不能为也。是故能之者莫不自悦乎其事。而无取于人。皆以(皆以作以人皆三字)不能故也。
  夫君居南面之尊。秉杀生之权者。其势固足以胜人矣。而加之以胜人之能。怀足己之心。谁敢犯之者乎。以匹夫行之。犹莫敢规也。而况于人君哉。故罪恶若山而己不见。谤声若雷而己不闻。岂不甚乎。
  夫小事者味甘。而大道者醇淡。而近物者易验。而远数者难效。非大明君子则不能兼通也。故皆惑于所甘而不能至乎所淡。眩于所易而不能及于所难。是以治君世寡而乱君世多也。故人君之所务者。其在大道远数乎。大道远数者。谓仁足以覆焘群生。惠足以抚养百姓。明足以照见四方。智足以统理万物。权足以应变无端。义足以阜生财用。威足以禁遏奸非。武足以平定祸乱。详于听受而审于官人。达于废兴之源。通于安危之分。如此。则君道毕矣。
  今使人君视如离娄。听如师旷。御如王良。射如夷羿。书如史籀。计如隶首。走追驷马。力折门键。有此六者。可谓善于有司之职。何益于治乎。无此六者。可谓乏于有司之职。何增于乱乎。必以废仁义。妨道德矣。何则。小器不能兼容。治乱又不系于此。而中才之人所好也。昔潞丰舒。晋智伯瑶之亡。皆怙其三材。恃其五贤。而以不仁之故也。故人君多伎艺。好小智。而不通于大道者。衹足以拒谏者之说而钳忠直之口也。衹足以追亡国之迹而背安家之轨也。不其然耶。不其然耶。
  帝者昧旦而视朝。南面而听天下。将与谁为之。岂非群公卿士欤。故大臣不可以不得其人也。大臣者。君股肱耳目也。所以视听也。所以行事也。先王知其如是。故博求聪明睿哲君子措诸上位。使执邦之政令焉。执政聪明睿哲。则其事举。其事举。则百僚莫不任其职。百僚莫不任其职。则庶事莫不致其治。庶事莫不致其治。则九牧之人莫不得其所。故书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
  凡亡国之君。其朝未尝无致治之臣也。其府未尝无先王之书也。然而不免乎亡者。何也。其贤不用。其法不行也。苟书法而不行其事。爵贤而不用其道。则法无于异路说。而贤无异于木主也。
  昔桀奔南巢。纣踣于京。厉流于彘。幽灭于戏。当是时也。三后之典尚在。而良谋之臣犹存也。下及春秋之世。楚有伍举。左史倚相。右尹子革。而灵王丧师。衞有大叔仪。公子鱄。蘧伯玉。而献公出奔。晋有赵宣孟。范武子。而灵公被弑。鲁有子家羁。叔孙婼。而昭公野死。齐有晏平仲。南史氏。而庄公不免弑。虞。虢有宫之奇。舟之侨。而二公绝祀。由是观之。 苟不用贤。虽有无益也。然彼亦知有马必待乘之然后远行。有医必待使之而后愈疾。至于有贤。则不知必待用之而后兴治也。且六国之君。虽不用贤。及其致人也。犹修礼尽意。不敢侮慢也。
  至于王莽。既不能用。及其致之也。尚不能言。莽之为人。内实奸邪。外慕古义。亦聘求名儒。征命术士。政烦教虐。无以致之。于是胁之以峻刑。威之以重戮。贤者恐惧。莫敢不至。徒张设虚名以夸海内。莽亦卒以灭亡。且莽之爵人也。其实囚之也。囚人者。非必着桎梏。置之囹圄之谓也。拘系之。愁忧之之谓也。使在朝之人欲进。则不得陈其谋。欲退。则不得安其身。是则以纶组为绳索。以印佩为钳釱也。小人虽乐之。君子则君子则(旧则作君子情。)以为辱矣。
  故明主之得贤也。得其心也。非谓得其躯也。苟得其躯而不论其心。斯与笼鸟槛兽未有异也。则贤者之于我也。亦犹怨雠。岂为我用哉。日虽(日虽作虽曰)班万钟之禄。将何益欤。故苟得其心。万里犹近。苟失其心。同衾为远。今不修所以得贤者之心。而务修所以执贤者之身。至于社稷颠覆。宗庙废绝。岂不哀哉。
  孙子曰。人主之患。不在于言不用贤。而在于诚不用贤。言用贤者。口也。却贤者。行也。口行反而欲贤者之进。不肖之退。不亦难乎。善哉。言也。故人君苟修其道义。昭其德音。慎其威仪。审其教令。刑无颇类(类作僻)。惠泽播流。百宫乐职。万民得所。则贤者仰之如天地。爱之如其亲(其亲作亲戚)。乐之如埙篪。歆之如兰芳。故其归我也。犹决壅导滞。注之大壑。何不至之有乎。
  苟粗秽暴虐。香馨不登。谗邪在侧。杀戮不辜。宫馆崇侈。妻妾无度。淫乐日纵。征税繁多。财不匮竭。怨丧(怨丧作死莩)盈野。矜己自得。谏者被诛。外内震骚。远近怨悲。则贤者之视我容貌如蝄蜽。台殿如狴牢。采服如衰绖。歌乐如号哭。酒醴如潃涤。肴馔如粪土。众事举措。每无一善。彼之恶我也如是。其肯至哉。
  今不务明其义。而徒设其禄。可以获小人。难以得君子。君子者。行不苟合。立不易方。不以天下枉道。不以乐生害仁。安可以禄诱哉。虽强缚执之而不获已。亦杜口佯愚。苟免不暇。国之安危将何赖(赖下有焉字)
  政之大网有二。赏罚之谓也。人君明乎赏罚之道。则治不难矣。赏罚者。不在于必重。而在于必行。必行则虽不重而民肃。必不行也。则虽重而民怠。故先王务赏罚之必行也。夫当赏者不赏。则为善者失其本望。而疑其所行。当罚者不罚。则为恶者轻其国法。而怙其所守。苟如是也。虽日用斧钺于市。而民不去恶矣。日赐爵禄于朝。而民不兴善矣。是以圣人不敢以亲戚之恩而废刑罚。不敢以怨雠之忿而留庆赏。夫何故哉。将以有救也。故司马法曰。赏罚不逾时。欲使民速见善恶之报也。逾时且犹不可。而况废之者乎。赏罚不可以疏。亦不可以数。数则所及者多。疏则所漏者多。赏罚不可以重。亦不可以轻。赏轻则不劝(不劝上有民字)。罚轻则不惧(不惧上有民字)。赏重则民侥幸。罚重则民无聊。故先王明恕以听之。思中以平之。而不失其节也。夫赏罚之于万人。犹辔策之于驷马也。辔策之不调。非徒迟速之分也。至于覆车而摧辕。赏罚之不明。非徒治乱之分也。至于灭国而丧身。可不慎乎。可不慎乎。
  天地之间。含气而生者。莫知乎人。人情之至痛。莫过乎丧亲。夫创巨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迟。故圣王制三年之服。所以礼记所以二字在下立文下。称情而立文。为至痛极也。自天子至于庶人。莫不由之。帝王相传。未有知其所从来者。及孝文皇帝天姿谦让。务崇简易。其将弃万国。乃顾臣子。令勿行久丧。已葬则除之。将以省烦劳而宽群下也。观其诏文。唯欲施乎己而已。非为汉室创制丧礼而传之于来世也。后人遂奉而行焉。莫之分理。至乎显宗。圣德钦明。深照孝文一时之制。又惟先王之礼。不可以久违。是以世祖徂崩。则斩衰三年。孝明既没。朝之大臣徒以己之私意。 忖度嗣君之必贪速除也。检之以大宗遗诏。不惟孝子之心。哀慕未歇。故令圣王之迹。陵迟而莫遵。短丧之制。遂行而不除。斯诚可悼之甚者也。滕文公。小国之君耳。加之生周之末世。礼教不行。犹能改前之失。咨问于孟轲。而服丧三年。岂况大汉配天之主。而废三年之丧。岂不惜哉。且作法于仁。其弊犹薄。道隆于己。历世则废。况以不仁之作。宣之于海内。而望家有慈孝。民德归厚。不亦难乎。诗曰。尔之教矣。民胥放矣。圣主若以游宴之间。超然远思。览周公之旧章。咨显宗之故事。感蓼莪之笃行。恶素冠之所刺。发复古之德音。改大宗之权令。事行之后。永为典式。传示万代。不刊之道也。
  昔之圣王制为礼法。贵有常尊。贱有等差。君子小人。各司分职。故下无潜(潜当作僭)上之愆。而人役财力。能相供足也。往昔海内富民。及工商之家。资财巨万。役使奴婢。多者以百数。少者以十数。斯岂先王制礼之意哉。夫国有四民。不相干黩。士者劳心。工农商者劳力。劳心之谓君子。劳力之谓小人。君子者治人。小人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百王之达义也。今夫无德而居富之民。宜治于人且食人者也。役使奴婢。不劳筋力。目喻颐指。从容垂拱。虽怀忠信之士。读圣哲之书。端委执笏。列在朝位者。何以加之。且今之君子。尚多贫匮。家无奴婢。既其有者。不足供事。妻子勤劳。躬自爨烹。其故何也。皆由罔利之人与之竞逐。又有纡青拖紫并兼之门使之然也。
  夫物有所盈。则有所缩。圣人知其如此。故裒多益寡。称物平施。动为之防。不使过度。是以治可致也。为国而令廉让君子不足如此。而使贪人有余如彼。非所以辨尊卑。等贵贱。贱财利。尚道德也。今太守令长得称君者。以庆赏刑威咸自己出也。民畜奴婢。或至数百。庆赏刑威。亦自己出。则与郡县长史又何以异。夫奴婢虽贱。具含五常。本帝王良民。而使编户小人为己役。哀穷失所。犹无告诉。岂不枉哉。今自斗食佐吏以上。至诸侯王。皆治民人者也。宜畜奴婢。农工商及给趋走使令者。皆劳力躬作。治于人者也。宜不得畜。昔孝哀皇帝即位。师丹辅政。建议令畜田宅奴婢者有限。时丁傅用事。董贤贵宠。皆不乐之。事遂废覆。夫师丹之徒。皆前朝知名大臣。患疾并兼之家。建纳忠信。为国设禁。然为邪臣所抑。卒不施行。岂况布衣之士。而欲唱议立制。不亦远乎。

Tags: 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