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完的妖

身边人有很多经典感悟,“打妖怪”之说属其中之一。它想表达的是:作为凡人,皆不完美,面对内心的各种妖怪,例如“贪嗔痴恨爱恶欲”,得经常奋起战斗,俗称“打妖怪”。

我觉得这一说法形象贴切,甚是喜欢。以往自己打妖,不忌讳言辞激烈,态度狼狈。打出经验后,也关心起来姿态的优美、造型的利弊了。通俗点讲:以往打妖,棍棒乱下,招招恶毒;现在打妖,嬉笑怒骂,讲点修辞,来点文艺,最好是无招胜有招。我发现,那妖怪也在招式下变美不少。

当然了,我最羡慕的还是那些少妖少魔的“女菩萨”们,他们似乎不是地球人,无欲无求的六根清净,好像从来没遇着妖怪一样,弄得我好像闻到自己满身恶念,俗不可耐,甚是不堪。

我就一直想弄明白这个咋回事。绞尽脑汁多年,仍深不见底,去路不明,叫天地不应,呼朋唤友不灵,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上下不得索。挂在半空的感觉很奇妙,上不上下不下的,看着潇洒,实则悬累悬累的无奈,只能干等时日,得一解脱。

某天,女菩萨们很真诚的跟我说:你们才是社会的希望!无欲无求对社会的进步贡献不大,你们这等对妖作战经验丰富的才代表了人类的先进生产力。

我呸!站着说话不腰疼。面对那漫山遍野的妖们,生产力早淹没在妖里妖气里去了。女菩萨们皱着眉头,轻捂鼻头,低语道:别让妖兴风作浪就成。

我回头瞅瞅上下五千年,左右看看五大洲,低头看下沙石路:真没见过不作怪的妖,也没遇过降了妖的人。得道成仙都在神话里,要不就在书词间,说说写写就算了。输入键盘、刻录脑海,想想都笑话的。

无奈本性乖巧,还是照着女菩萨们说的做了。妖怪作乱,举棒就打;妖不兴风,也难懈怠。多年下来,貌似赢盘已现。殊不知,这机灵点的妖怪早升了级,进化成血液渗透到了周身,打妖就得剥妖,骨肉相连,奇痛无比,谁敢说打就打?

于是,就陷入了:要么与妖赴难,要么与妖共舞的境地。

那些打打杀杀,尚属初级阶段,妖是打不完的。上下左右求索中。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