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一场舞会

  前日和朋友在一起,说起大学时光,颇爱跳舞,读书时,学校每周都有舞会,年少轻狂、热血沸腾的日子,会跳舞的男孩女孩们是快乐的。我那时,也是个积极分子,我记不清我是怎样学会跳舞的,布鲁斯、华尔兹、恰恰、吉特巴、伦巴、迪斯科、小拉……我们宿舍一共6个女孩子,其中4个酷爱跳舞,我们大一时候的教官一来就称我们为“老舞鬼”。

      90年代的大学校园,交谊舞像是一阵旋风刮过。我们工商学院的传言,要掌握三门重要的技能:外语、驾驶和交谊舞。这样,舞会在校园里便盛行起来。

      大学的舞会通常是周末学校内部的舞厅举办的。老师学生,各个课系混杂其中。我们几个爱跳舞的,各有男朋友,但是男友都不爱跳舞,我们几个女孩子便需要偷鸡摸狗,周末的晚上,同时跟男朋友说要去图书馆看书,继而梳洗打扮、涂脂抹粉,做贼一般绕过男生寝室往舞厅跑去。那时候已经有了BP机,最恨玩了一半被call出来,那个恨啊。命运不济的时候,刚想绕过男生寝室门口,被男朋友迎面碰上,顿时绝望地被提溜走,其余人也索然无味,往往全部作鸟兽散。还有可恶的是,某男友直接到舞厅把人给提溜走的,那个丢人啊。

      就这样,大学时光,在压迫和反压迫之间,女生们坚强地坚持参加每一场舞会。最喜欢的是每年圣诞节时的假面舞会。我们当年的男朋友,也许到死也不知道,我们当年是如何为之骚动而折腾的。我们为假面舞会,耗尽财力,准备几天的装扮,改了发型,喷了颜色,甚至互相换了衣服。到了舞会现场,抱着别系的男孩子跳了一曲又一曲,待舞会快要结束而尚未结束时,几个人碰头,呼一下开溜了。回到寝室,便开始谈论,谁谁谁的舞伴像个推土机,谁谁谁的鞋子都被踩扁了,谁谁谁被舞伴突然拉掉了面具。那种心跳、兴奋的感觉,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大学毕业,已经是90年代末期了,接着,人类进入了梦想中的21世纪。埋头工作了几年,有一天愕然发现,很多年没有参加过什么舞会,跳过什么交谊舞了。我则是刚开始工作的一两年,为了释放压力,在灯红酒绿的迪吧里,像嗑了药似的甩头蹦迪,直到有一个大年夜,我在迪吧蹦了一夜出来,天旋地转,进了医院,被诊断为眩晕症,就是传说中的“梅尼埃氏综合症”。从此,连这也戒了。

      我曾经在周末到附近的大学去,期望寻找一点点舞会的影子,然而,总是找不准点子。有时候兴冲冲开车进去,找到学校的娱乐中心,才想起,学校已经放暑假了。在杭州这些年里,唯有看到早晨的西湖边有老年人的露天舞会。我鼓足勇气,好几次想凑过去,也没有敢真正下手。还有一些中年人跳舞的场所,杭州民间传说,男女关系比较暧昧,俗称“舞搭子”,我也没敢多探听。正如我的朋友所说,这年头,杭州哪里还能找到可以跳舞的地方啊?于是,我每天早晨上班经过西子湖边,看着老人们欢快地迈着舞步,我开始盼望自己快快变老……

 

(本文写于2007年7月24日)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