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行者

       深夜返程中,脑子里突然跳出三个字:爬行者。 愈发觉得,用这三个字形容自己,妥贴而又恰当。

       百度了一下:爬行者(Creeper),昵称苦力怕、蠕行者、JJ怪或庞怪。这是否就是我?

       时常感觉自己内心有一个怪物,总结便是:不喜按套路出牌便是我的套路。求学时,从未秉烛夜读过,也未头悬梁,椎刺骨,寄宿上学那会,总得睡到早起铃声我才爬起来,可考试运从来好到一开考就是班上前三名,没事运气好还弄个全校前十。按咱中国人的好胜劲,咱应该乘胜追击,可考全班前几名并非我自己的主观乐意,自然也没有想一直考第一的那股子心甘情愿劲。莫名其妙地,我就成了同学眼里令人仰慕的学霸。

       乖乖的外表下面有颗自己都按捺不住的叛逆心,只喜欢干自认为有趣的事。记得某次考试前夕,深觉无聊便鼓动好友逃课去别的学校恍一圈,看看他校的风景与人群,躲回宿舍睡觉时回顾一天的经历,躲在被窝里偷乐。童年时,最爱躺在外婆家那大凉床上,仰望星空,夏风丝丝惬意凉,思绪也飞到了浩瀚神秘的夜空。后来每每在异国他乡时,总会仰望星空暇想,我念的人在天上是否也念着我。

      前几天与一师姐聊,她那些精典论断让我惊讶无比,精细的时间管理,敏锐的感知力,高度总结概括能力,主动突破自我的那种韧劲体现的淋漓尽致,难怪80后的她早已经是知名上市公司年薪百万的总经理。面对这么强悍的人生管理者,不由心生敬意,对比自己这么多年的任性妄为,才惊觉自己一直以来只不过是一位被动觉知者。

       相比较,工作中的我是不是运气又太好。这些年的成长基本都是被推着走:总有领导包容我不时的个性,要自由,要潇洒,要快意人生,要自己内心舒服。走上管理者道路,从独立运作一个项目,到独立运作多个项目从未主动去争取过,都是被推上岗位,然而责任心让我无法推脱,逼迫自己去不眠不休不负他人的信任。可内心总在打小边鼓,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工作机器,要按自己的意愿活一生,要去看山看海看日落,要翻山越岭去见少有的几位挚友。于是,渐渐地,想办法推脱与一堆陌生人的聚会,去到著名大会也不爱拉名人合影,总爱与自己独处,随意发表胡思乱想到朋友圈。望着周边各种形形色色赶路人,我仿佛看见自己在路边悠悠的爬,想必别人看我必定是怪物一个吧。

      “大多数人懵懂一生,聪明的人总是敏锐的感知一切变化”, 那么我是什么?我有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和潇洒?人性的嫉妒,自私,傲慢,控制欲难道我都没有过吗?实在今日才知反省是不是过于愚钝?扪心自问,我有过很多缺点,我不够聪明,比起那些敏锐,感知,行动力强如狮虎的人,我自我评估大概充其量是个小上的爬虫,在按照自己的步骤慢慢前行。

     “你在被动觉知还是主动觉知?”读了那么多的书,认识那么多人,为何始终不能够自成一派,始终觉得任督二脉未打通,下笔未如神,思想走一百步就如碰天花板撞不破,我到底撞不撞,如果撞了受伤流血怎么办?旁人眼里的优雅淡定,实则内心也曾如热锅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过,我们当过蚂蚁,当过蚂蚱,这就是我们真实鲜活的人生。

     几问下来,甚是惶恐,原来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平凡的不能再平凡,那曾经的有过的不可一世,沾沾自喜都被浇灭,内心瞬间谦卑.

     活不易,死亦难,不敢死。他人如猛兽有横冲直撞,我依旧如爬虫般继续挪着我的小慢步。看山看海看星星,追风追雪追月亮。

    终其一生,我们尘归故里,尘归尘,土归土。只愿来的那天,不负苍天不负已!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