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国宝

她是天蝎座,气场强大,中气十足,鬼灵精怪,难以驾驭。年轻时靠智商掌权,年纪大后就以智慧称霸。偶尔以情动人,仍不服管束,很是头疼。

当年我们母女二人为了抢夺主导权,争得不亦乐乎,眼看我就要得权,人家学会了撒娇耍赖,仗着年长,以静制动,以软吃硬,弄得我无处发力,没有脾气,只能握手言和,索性割据一方,互不干涉,双方自爽。

这国宝嘛,智商比我高,智慧比我多,脾气比我好,说话比我快,点子比我多,表情还比我到位呢。我实在难有胜算,但也老不服气,不甘束手。尤怨了她在我年少时管束太多、要求太严,毁了我那自由光明的童年时光;尤其干扰了我那青葱翠绿的少年岁月。我要讨回公道。

论理她装哑,论道她装傻,论情是唯一能hold住她命脉的了,偏偏她比我会哭。我真是无从下手啊。多年来,我发现只有一招可以让她惊慌失措,那就是——我真不好了,她就怕了。例如,我胃疼了,我心情不好了,我压力大了,我受欺负了,她一定乖乖的对我千依百顺,端茶倒水,嘘寒问暖,伺候得我像个公主似的。这样心里是舒坦了,但老觉得胜之不武,不足挂齿。

有阵子,我故意跟她唱反调,东的西着来,北的南着走,上的下着挂,左的右着放。国宝呢,甚是了得,拆过几招之后,领悟得了,倒着随我来,几个回合下来,我真是对着棉花打谜拳啊,拳拳都着道儿。我不打啦!偏不行。为什么呢?国宝得势,不曾松懈,加之得寸进尺,对我是该管的不该管的照样管,该唠叨的不该唠叨的照样唠叨。我脾气算不错,就是不服管,得顺着毛来捋。那画面真美,就是看着好别扭。我们扭了好些年。我怪国宝不让我,国宝怪我不听话。

什么叫听话呢?你让我公务员去了了此生,我得甘之如饴每天品茶看报?你让我找个白面书生,我得昧着良心欢呼我爱纨绔公子?你让我逢假必归,我得雀跃不已发誓我爱我家?我还希望你听我话了呢:事情少管点,爱护自己些,花钱大胆点,唠叨有新意;别老管东管西,唠来叨去,好吗?她不听我的,我也不理她的。好吧,都不擅长嘴仗,那就来场冷战吧。地盘在这,拔河来去,那红绸儿晃来晃去的就是不得我们意。

好累啊。

我发现,国宝采取了新战术。第一,她唠叨少了,管得松了;第二,她跳起舞了,唱起歌了;第三,她会的多了,词汇新了;第四,她显然不围绕着我转了。她仍然关心我回家早晚,饭菜冷暖,工作成绩,交友状况。但是她不发表观点,也不常给意见。偶尔说叨也很快止住。这让我很不习惯。我找个机会想挖掘她战略意图,不想她悠然道来:你们大了,拴不住,管不着。我能照顾好自己,活得健康精彩就是替你们省心省力省金钱了。再说了,唠叨多了还拉仇恨,我何苦费力不讨好呢?

国宝这招显然很好使。我不但觉得她合情合理,甚至感觉她不可或缺。既然有这等智慧和行为,我想国宝宝刀未老,值得托付。于是,我会经常给她汇报思想状况,也偶尔寻求前路指导,关键时刻撒个娇耍个赖也觉得蛮有意境。国宝觉得自己老重要了。她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尚未成年的子女对自己的千依百赖。还打啥仗啊?凡是能用撒娇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凡是能用金钱达成的共识就不需分歧。我和国宝分别当起了各自王国的公主,我们互不发兵,常有通商;偶尔建议,也并不强求。当然了,我年纪小,是晚辈,该请礼问安的自然不能疏忽了;她年纪大,是长辈,该指手画脚的时候自然也该摆摆派头。咱都能理解。

我想,国宝一定也是经年才了了这人之本性了吧?即使亲如母女,但凡个性,也不是能轻易扭转的。既然她无法改变自己,又怎能强求女儿放弃本我呢?我想,随着我年岁渐长,明了这世事纷飞,总算是顺上了国宝的这节奏,演顺了这奏章吧。

我们年纪相差这么大,她还是我妈,都得耗上些心力,浪费些表情,才寻求到这顺其自然的流畅,更何况与其他人要演奏的乐章更宏大更悠长呢?

愿天下相识容易,相处不难。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家庭与生活,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