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余香

教会我手冲咖啡的姐姐离职了。 

带走了一整套的手冲用具。 

但大家上我们这来喝咖啡的习惯一时半会还没改,常有人过来问我要咖啡喝。 

不忍心一次次拒绝大家的热烈。我尝试着组合出一套新的手冲咖啡用具,希望把那种特别的香味留下来,让它们无拘无束的继续飘浮在午后的办公室里。 

对于一个颜控来说,我其实并不较真于用具的功能性,只要好看,费力点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在好看这件事情上原本就存在着一些可爱的分歧:花花绿绿的彩色固然让人心旷神怡,但素雅恬静的黑白灰会显得更高级,有一种超出我心灵围墙的冲击美。对于更高级的三原色,我喜欢,但一直没用,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小小的纠结追了我快一星期的时间,很难定下来是花绿色还是黑白灰。就像舍不得跟姐姐说再见一样,我希望纠结本身也代表着一种联系,至少,在我心里,它们不曾离去。 

从这个方面来说,我是墨迹又阴柔的。带着点避世的懦弱,被蚕丝样的情绪包裹,找着点温暖,就觉得很舒服。舍不得,放不下,于心不忍,百转千回,只差荡气回肠……真是只想象力丰富的小蚂蚁……  小姐姐还是依依不舍的走了,留下几张跟我的合影,背景是办公室的窗台。 

离开之前,趁着我不在,她悄悄的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无声无息的带走了。 

活到现在,我应该做好了准备,学会好好的跟人“say拜拜”。 

至少,不会因为留恋一点咖啡的香味而难以释怀。 

实际上,我高估了自己对美好日子的依赖。 

当一切看起来很美,美得目眩游离的时候,人们更不愿意很快的失去。 

我也一样。 

昨晚跟大大的美女姐姐跑步。聊起对色系的运用。她让我感受到一个事实:收敛起对五彩缤纷的迷恋,并不意味着失去活力与青春。 

哪怕我想把三原色留到退休之后再用,也不意味着它们不可以提前进入我的生命。打造一个立体的,多声道的自己,或许更鲜活? 

无论如何,我怀念相处过的日子。哪怕以后大家也能随喊随聚,但聚在一起感觉,会因为不是14楼的那个办公室有差异。 

或许,再次相聚的时候,我们可以买更多的咖啡,泡更多的手冲,甚至觅一处更宽大的场所,聊更多的话题…… 

但,那个大家开怀大笑,欣喜着相逢的午后,不会再回来;那一刻生机蓬勃的感受,永远不一样。 

这是常识,也是真理。我甚至不愿意去跟人争辩,这话到底对不对。 

只是,固执的坚守着:那一刻,最美。美不胜收,久久不愿离去,哪怕鹏程万里,无极限。 

在我的生命里,有很多这样的时刻,才雕刻了一出出我的生活美剧来。 

有时候要放手,有时候要紧守,有时候,只需要不紧不慢不慌不张的好好享受。 

我不愿意怀旧,那样显得懦弱……但感动的当口,我会好好停留,嗅一嗅,那香的残留。 

那就买下来最喜欢的那个黑色手冲咖啡壶吧!当画笔,刻下新一轮的满室留香。 

我怀念很多人,希望你们也想念我。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文学与休闲, 追随与执行, 领导与管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