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衣裳

几天的繁忙和繁乱终于暂告一个段落。
小女的毕业考试顺利结束,学校也基本敲定。
又难得微醺的六月里有舒爽的风,预报有雨的。
今天,可以不着急回家,
闲散地走走。

石鳞瓦的房屋,满墙的葡萄藤,土灰色的橄榄树,还有经过硫酸铜处理的青青的墙面。纯纯的棉布,窄窄的腰身,习以为常了的双排扣和不对称,泛着灰的颜色。
又来到这里。
看到印在彩色鹅卵石上的“丁勇作品”,和属于衣服的唯一的名字。
想象着这个学习过油画的男人的模样,想象着他曾经怎样地走在加拿大叫做达衣岩的小镇的街上,又怎样地赋予每一件衣服一个梦一般的名字。

那时花开(纯红色连衣裙):窈窕美眉穿着红色的裙子。长发飘飘,不仅漂亮,而且快乐,快乐是因为她就要见到旧城墙后面的男朋友。阳光多情的洒在脸上,灿烂而耀眼。
通往爱情的路往往炙热而残酷。
杂草心事(绿色为主调的花色吊带连衣裙):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层层的褶皱信守着秘密,胸前一扣又一扣的心结,想锁住沉默的告白,还是想轻轻诉说?草儿疯长的季节,心事重重。
风的快意(灰蓝色休闲超短裤):脸躲在头发后;手躲在口袋里;细碎的脚步躲在长长的衣摆下,被风吹成了落叶的弧线……心躲在哪里呢?眼里是被风吹散的往日在手里揉成的颜色,你看见的却是足够坚强的冷漠。
温柔的迷途者(格子半袖衬衣):没有时间,只有行走;没有名字,只留背影;明天会离开,或者从未来。点一只烟送行,在消失的驿站后,有大朵的茶花翻卷,云卷云舒……

喜欢上一条叫做“暮色”的深麻色长裤。有宽宽肥大的裤腿,把纤细的腰和脚踝突出的淋漓尽致。
这应该是属于自己的达衣岩和“丁勇作品”。
无法搭配首饰。
真实的情况是,
任何首饰都会显得多余。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