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小喜鹊

每次背上行李,在母亲泪眼模糊中离开家乡的时候,总忍不住频频回首,看母亲一人孑然站在晨曦中,背后是大山,山脚下便是我们的村庄。刚爬上山头的朝阳发出万道金光,穿过村庄里密密麻麻的梧桐树,刺痛了离人和母亲的眼!

村里每家房前屋后都栽得有梧桐树。这种树不仅可以给树下的茅草屋周围一院子的绿荫,而且长大后可砍来做家具.有女儿的人家,总是指望用梧桐木来做陪嫁的家具。我家门前的那棵,要两个人合抱才围得过来,也不知道是哪年种的。在高大的树上,有一个大大的喜鹊窝,很多年了,记忆中已有好几代喜鹊出生,长大又飞离了它们的家。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喜鹊的爸爸妈妈就会来整理它们的家,准备要宝宝了。家乡每年要下三个月的雪,所以在寒冷的早晨从梦中醒来,听见几声唧唧喳喳的喜鹊声,给冻僵了的乡村凭添了几分活跃。家乡人讨厌乌鸦,因为乌鸦是邪鸟,但喜欢喜鹊,还说”喜鹊叫,客人到!”,对于好客的山里人来说,有亲朋自远方来,是开心的事情。

几乎整个春天都是在喜鹊声中度过的,而经过一个春天,准有新一代小喜鹊诞生并成长。作为孩子的我们每天在梧桐树下仰头盼望的那一天,也就要来临了!

盼望着的就是小喜鹊离开父母准备试飞的那一天。一般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突然间喜鹊声比往日多,好似小喜鹊的远亲近邻都来观礼一样,热闹异常。 我们小孩子早早就侯在梧桐树下,等待试飞大典的来临。小孩子好奇心重,并非是要从小喜鹊离开父母去天空自由飞翔中就人生领悟点什么,而是要去抓喜鹊!

小喜鹊初次学飞的时候,是那样的幼稚可爱。它们一个个从家里跳出来,却不会从这树飞到那树,往往落在房上或地上,举起稚嫩的翅膀连跑带飞,一次也就50米那么远。它们甚至不知道人类的危险,有时候人走近了还瞪着眼睛打招呼,这正合了小伙伴们的意,可以轻而易举地抓到一两只。

其实我们并非是要将他们烤来吃,只不过认为自己应该帮助它们。我没有喂过其他的鸟,只喂过一只喜鹊。我曾亲手为它准备景致的竹笼,每天挖蚯蚓来喂它,还陪它说话。我当时想,这样,它就不用四处奔波,又不用为食物担忧,该有多好!

只不过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它在我的精心照顾下还闷闷不乐,象生病的样子。 也不见唱歌了,也不见跳舞了,而且眼里朦胧的蓝色!后来在父母的干涉下,只得将其放飞。

我不知那只小喜鹊后来怎么样了! 是否会为生计发愁?是否遇到它的爱人?在蓝天飞翔的时候是否有呆在我为之准备的笼子里面舒服?是否经常回家?这些我都无法了解了!

而后来,我也象它一样,开始四处漂泊。当又一次背上行李告别大山的时候,我不禁对这只小喜鹊牵肠挂肚起来!

1998年3月18日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