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来了,十年之前

2008年2月17日     天气/阴   【人与人,心无戒缔才能不拘小节】­

过年放了十九天假,而我却从头到尾的感冒,算算时间—明儿就要开工上班;为了不让这难得的假期变得毫无“意义”,步行到和依妹儿之前一起租住的河南岸小区附近,看看以前常光顾的小店,回想当年; ­

那里的一些老板依稀还记得我,开头总是不敢确定地试探“咦~你好久没来咯!”, “是啊,我前年年底搬了,今天回来看看,”看她们腼腆的笑,我也表现得很善意; ­

转角的那家汤粉小摊没怎么变,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大的流动餐车上摆满了食物,而胖阿姨总是带着白袖套衣着整洁、笑呵呵的迎来送往,一看就觉着这里吃食干净…… ­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小吃摊旁扎满了食客,跟两年前一样,入夜的时候老找不着空桌子; ­

和我拼桌的是两个看上去很青涩的小妹,她们像极了两年前的我和依妹,吃个小吃还总是爱笑着吵嘴,绞着瓢羹拼命往碗里加辣子,时不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抢对方碗里的吃食,紧跟着的是会心的哄笑;

别人碗里的东西好吃一点? ­我笑了,那时是我和依姊妹感情最好的时候! ­

人与人之间,只有心无戒缔才能不拘小节! ­

­【环视】【回忆】 且 【怀念】 

我的那份烫粉还没出锅,就只好眼谗地瞅着这对姐妹花在我跟前大块哚夷,任由四周各种美食香香味往身体里渗透,烹得一身菜香…… ­­

姐妹俩笑闹着离开小吃店,落下了半碗塞不下的面条,想起乡下90多岁外婆的教导不禁感叹:活在现今社会真是挺好,有的吃,还有的剩…… ­­

小姐妹雀跃的身影消失在不远的转角处,本应收回视线的我却被一团慢慢靠近的漆黑身影摄住了眼球!­

那片衣料裹着一副病态的骨头,薄薄的身板在不停地微微晃动;大片大片的发饼杂乱如草淀似地跺在头上,眼睛时不时地在发股间忽闪忽闪四处扫描,微微发乌的嘴唇不停喏动…… ­

应是早计划好地,待小姐妹走后她便靠拢,凑搓地坐了下来,一边谨慎地用眼角瞟我,一边颤巍巍地用左手轻轻地把那半碗面条往自己面前拔,距离差不多的时候便慢慢地低下头,无声地扒啦着那些已经泡得绵软地面条; ­

那两只忽闪的眼睛一直盯着碗沿,余光打在我手上,整个人松垮垮地摊在那儿却又把脊梁骨绷得死紧,像是怕惊扰到我,又更像是怕惊扰到自己…… ­

才兴起的食欲立马跑的没了影,刚刚还香喷喷的火锅味儿在这时也因高温而酵出一股子酸,渗到我的头发里、外套里、甚至袜子里,甩也甩不掉; ­

见我没呵斥,她胆子便大了些,吃得呼拉响,眼神儿也只顾着在混浊的汤里捞面去了; ­

有风,胖阿姨临时搭吊的顶灯微晃,光含蓄地打在了她脸上:一张其实有着清秀五官和白晰肤色的脸上蹭了大块的油污,肮脏地衣料因垢迹而显得厚重,仔细瞧时发现上面隐约有些刺绣印花,依稀看得出原是顶好的衣服,我微微生疑,心里软,微向前倾想问问,她敏感地往另一边侧了侧,两腿迈开——嗯,那是预备跑的架式;

怕吓着她,我试着放低了嗓音“你……”…… ­

果然,看着她仓皇且颤畏的背影,我进退不得;许是微饱后有了点劲儿,她跑得很快,也就我转身付钱的功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实我只是想说“要不要再来碗面?”…… ­

是啊,对她来说,还需要什么呢?

近来纠结心头郁郁不乐的那些是与非,突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和她相比,我已得到的太多,如阿婆教诲:

知足方得长乐!

【2018年7月10日 对话青春】

胖阿姨小摊的灯似才从心头晃过,转个身就十年了呵;

那个十年前的小姐妹依妹儿,如今已为人妻,为人母,女儿皮好好机灵得很,一家子辗转多地,最后安家在我们曾经奋斗过的地方——惠州; 而我却早早的离开了曾经信誓旦旦留下养老的岭南福地,回到了长沙;

那个说“知足方得长乐”的外婆,已于2016年10月1日离世,享年105岁;家族的一众子孙后人万分悲痛;她给我留下的最大财富,便是打小的谆谆教导:知足常乐,与人为善…那些点点滴滴拼凑出我为人处事的原则与道德底限;

我已不知该用怎样的字眼去描绘此时此刻的心境,内心的感恩澎湃拍打着心房;

朋友,是非与对错,在时光的眼里并不重要;

请珍惜当下在身边的每一个人!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