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造访奥陶纪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第一次听说奥陶纪是在2005年。在去黑山谷的车上,售票员大声宣传:去不去奥陶纪?五月一日正式开园,好耍得很。现在进去不要钱!

当然,想去的话就得包他的车。

我的两天行程早已被黑山谷和石林排满了,但五忆年的沧海桑田,无疑还是一个诱惑。

徒步黑山谷、石林后,感觉soso,于是搭乘了当地最popular的交通工具——摩托车,在山间飞驰了许久,在公路边上一处正在施工的地方,摩托车人告诉我们:景区到了。想象不出,再过几天的劳动节,怎么可能开园?负责阻挡“不速之客”的保安倒是已经就位了,这点确实不在宣传的内容之内。感觉有点意思了。

我算是比较幸福的不速之客。换岗的时候,直接从公路冲到黄土坡下,破碎的农家施工路面。虽然已经划入景区,一所小小的农家院子还在顶半个“农家乐”用,招待着为数不多但来来往往的天外飞仙。饭菜和卫生情况就不是关注的焦点了,店主很热情地推荐了家里的老人为我带路,听到一个价格是5元。老人的屋子在景区更深一点的地方,马上要拆除,据说景区是他发现的,谁知道呢?对于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什么奥陶石,不过是司空见惯的生活场景,放牛的时候靠一靠,阻挡道路的时候甚至推掉。

小农家院与奥陶石还有好一段距离。修路的工人都是乡亲,一路嘲笑着老人又在赚外快。而我就嚷叫着是远房亲戚,依照老人的叮嘱,帮助他自欺欺人。

看到开发的号称三叠泉的池子,俺就后悔了。想象不出这原是自然的湖。简直跟鱼池没有差别,还好,没有买门票!

当时是在这样的心情下,见到奥陶纪的顽石的。石头虽然不说话,却给我安慰。如生铁的色泽质地,遍布鳞片,伫立在丛林,宛如守护帝陵的古代兵士。五亿年的悲凉、敬畏侵入我灵魂。明白,我真正的目的地到达了。

小山坡上,没有大路的地方,滚落半坡的莲花石,文明的衰亡;葬在石头中的亡魂,没有碑传,附身在石缝中,长成树。为什么非说他在遥望对面的庙宇?性本爱丘山,不可以吗?

主干道,圆圆的门洞嘲笑着人类的圆规和工具,时光的雕刻。

两只石骆驼构成自己的围城,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城里的天空,却总要出来。

在迷宫的街道穿行,时间只留给我们一座孤寂的城。十几米高的石头有意无意的队列里,狭窄的小径,磨擦着左膀右臂,也磨擦着趣味的神经。自然总在某处胜人一筹,所以人类一思考,自然就发笑。

可怜的我,没有电池了。相机出现bug,不给面子。

危险的地方,到处都是天坑底缝。能预计到,如果有好的开发者和雄厚的资金,这里的未来在地下。在厚厚的青苔、石缝之下。

天坑一号,数十米深的井底,我在仰望。可以理解井底之蛙的处境。光裸的岩壁,偶尔生长几丛蕨菜。

天坑二号,数十米深的井底,我在仰望。可以理解井底之蛙的处境。光裸的岩壁,偶尔生长几丛蕨菜,且井壁上悬着一条白练,直泻入井底之下的看不清深浅的水潭。这里的青蛙可以游泳,但只是在湿润的季节。时有时无的幸福,失望与希望的交替。

七武士守卫着山林的边陲。清朗的天气,观景台上可以看到天坑所在的小山包宛若神秘城池,将军守城,亿年不悔。也在雾中张望,只有白茫茫;走下去,兀的开朗,武士已在身旁。

始终没数出七个。

没时间了。再转下去,总要几个钟点,土向导用老龙洞和大瀑布诱惑着我。毕竟不够专业,我还须挂念着谋生的五斗米。所以要赶最后一班公车。所以匆匆拜别。

临走,老人开价20元,砍到15。

作了一次匆匆访客,总有那点不圆满的缺失感。来不及逛的部分,成为心中的想念。淡淡的小遗憾中,忘却了soso。

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清莲社06-07文集 Navigation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