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老爷子的合乐化建议

魏老爷子,我不知道他的确切名字,乃我几年前一堂课上的学生,因上过我的《情境式领导》课程,大领导很认同,后又再次受邀为他们公司讲授《领导组织学习》。魏年过50,精神爽朗,脑门发亮,思维敏捷。是我见过的主管财务的老头中最开朗和外向者,让我知道财务总监原来是可以不板着脸的。

尝记得一起吃饭,本人不太熟悉那些菜名,而且同桌的领导们我一下子无法认识完全,正心里不安着,发现只要魏老爷子说话,总有一些笑声,逐对他很感兴趣起来。
问他:“您去年听过我的《情境式领导?课程,可还记得?”
答曰:“你的课程很好,而且用了,很有效果。”
“哦,看来您老很认真啊。”我心里小小得意。
“是啊,你说过,在家里的两条原则:第一,老婆永远是对的,第二,如果老婆错了,请参照第一条执行。我觉得很有用啊,而且一直在用。效果很好。“
“^_^,我是讲过那话的。但是。。。。这个,哈哈。”
“当我琢磨领导力的时候,我还发现了一个道理 。”
“什么问题?”我对领导力的问题很感兴趣。
“那就是:在公司,会计比出纳的权力大,没有会计的单子,别人无法取钱。但在家里,出纳的的权力比会计大,可以不经过会计而先动用钱!”
“你在家是?”
“会计!”
之后就同老爷子交上了朋友。当然这是我自认为的。也许在老头子,他是讲了一个笑话而已。
第一天课堂开始,我当众叫他老爷子,大家很开心,彷佛拉进了同大家的关系。然后我请他上台写“学习二字的繁体字,因为我凭我的直觉,他是能写出来的,果然不出所料,他用很漂亮的书法写出来了,为我讲解学习的原本意思增色不少。
课间,我总找老爷子,边开玩笑边向他学习,因为感觉他那么亲切。对于我来说,有人课后沟通是幸福的事情,也是一种休息。
通过几个课间,我学习到的知识如下:
“老师为什么没有助教?”
“我不需要助教的。”
“那你身体很好啊”
“这同身体好有什么关系?”
“至少你的睡眠很好。”
“如何知道?”
“你居然不要人帮助就可以自己睡觉!厉害,一般老师都带一个助教,帮助自己睡觉!”
“……  ”
“老师,你说这个哲学是否很重要?”
“当然,今天的学习型组织课程就是一种管理哲学啊。”
“怪不得我学习起来发现你的那些系统思考很复杂。”
“是啊,那些反馈环是很难懂的啊。”
“那些环很有意思,怪不得人家说哲学哲学就是折过来学,果然如此!”
“老师,大家为什么不说真话?”
“大家有自己的顾虑,毕竟没有说真话的氛围。”
“今天大家发言是否按照要求进行?”
“有差距,虽然说了很多语言,但是有时候同问题是有偏颇的。毕竟时间短。”
“大家都发言了,都给了建议,但这叫合乐化建议,不是合理化建议。”
“合乐化建议?”
“对,就是我说着你听着,我就这么随意一说,听不听到,认不认真是你的事情,若你执行或采纳是你听进去了,若你不执行或采纳,就当我没有说过,拉倒。”
“啊?”
“于大家都好啊。也就是将你讲的秩序换为混沌,是模糊的建议的概念。属于言者无意,只看听者是否有心”
“……”
课上老爷子向我学习,课间我向老爷子学习,成了我那两天课程的一个乐趣。还有好多的观点不一一列举。总之很感谢他带给我思考。
当然,我们也谈到了很多的其他方面的东西。于是我知道老爷子可以背诵《名贤集》,我知道老爷子练过书法,我知道老爷子在投资方面是一把好手,尤其在基金方面……
我喜欢老爷子。喜欢他讲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如今好几年过去了,在这个初春的午后,突然想起他来。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