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人物之才女姐姐

认识这姐们纯属命运安排。本不相关的一次项目诊断分享让我对她的才华横溢艳羡不已。那会儿还不便直接称赞她的,因为不熟,怕失偏颇,遭人厌烦。

 
期间同看过一场演唱会,交流也不甚多,但觉得很亲切,心里也就常关注,常喜爱。后来机缘巧合同游了一次香港,我那个惊讶啊,原来竟是同道中人啊,二到一块儿去了,两人在一块就像硬币的两个面,不是疯A就是疯B,反正谁也别嫌谁过了。

 

话从头说起,是这么回事。

 
我有事着急去趟澳门,就发帖求同行。众多回应里最后这姐们是最靠谱的,于是约了个下午四点多出发,打算屁颠屁颠的轻松逛澳门去。她没啥大的需求,就只想换个iphone6s了事,这太受我欢迎了啊,我也只打算换个touch就回程的。

 
在我眼里,澳门就只有那几个大商场。上次买touch的地方还记得,下了船直接大巴一载就到了,想想都省心,也没啥好规划的。但是,我忘记了下船之前要安排的那一大截事,船不比出租车,不是说有就有的,你得先准备好票,候着班次,到点出发,过点不候啊!不好意思,我真没关心这码事的。以往每次都是别人帮忙打点,我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呢,到了就有船,没船也能变一个出来,反正不耽误去澳门。

 
赶到这姐们儿约定的地点已经差不多四点了,我带了本自己觉得还有点深度的书,估摸着她能hold住,权当见面礼了。我不会怎么安排送礼的,常常是自己喜欢什么就给朋友带什么,一般来说都会送书,偶尔送点稀奇古怪的物事也没费心问人家喜欢与否,反正了解我的不怪我,不了解我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怪不怪我。

 
姐们儿请了吃了个丰盛的大餐。吃之前我有想过:时间来得及吗?姐们淡定得一塌糊涂,我反倒觉得自己多操心了。记得是在花园城的顶楼吃的广东菜,吃罢,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姐们儿叫了同事送我们去蛇口码头。到了大厅一看屏幕,两人都傻眼了。下一班船得6点多了,到了澳门商场估计也得7点多了,回程班次八点半左右,时间太赶了呀。两人面面相觑,咋办?刚才大餐特餐的当口咋没考虑过这问题呢?不对,应该是约见面时间的时候咋没想过这问题呢?

 
“你为啥要去澳门换touch呢?香港也可以吧?”姐们儿双眼一闪,问出了个很有水平的问题。“香港乱啊,这不澳门还有签证没用吗?”我其实也搞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去澳门换touch了,不过反应也不慢,我赶紧接了句:“去香港也可以啊。我用的是多次往返签证。”姐们一听,掉头就走,拽着我直奔出租车而去,看起来够兴奋的:“那咱去香港!”

 
我反应不快,跑的却不算慢,俩人一脚跨进出租车,师傅都吓一跳。“去深圳湾口岸!”异口同声,默契十足,其实挺过瘾的。 

 
两人一路狂找各种朋友联系购机预约,怎么到了香港的记不清白了。我在香港不认路的,出了大门,就茫然四顾,怎么走啊?这姐们儿不做犹豫,自告奋勇:“跟我走,我熟!”我立马充满信心:“好!要坐公车吗?”姐们儿无暇他顾,奔着公交候车亭而去,我赶紧随上。看着满眼的小巴,却没一个售票员,我坦诚相询:“咋买票啊?怎么没卖票的人呢?”姐们儿明显一愣,踌躇半响,喏喏:“好像我上次来是在一个专门售票点买的……有个专柜,售卖车票……”“在哪儿呢?我咋没看到啊?”“是啊,今天怎么没看到卖票的啊?”我倆很是着急的前后找了几圈。看着大妈大爷都上了车的,两人更是惶恐。“要不直接上车买吧?”姐们儿颇有建设性的建议把我倆给搭救了,上了车来,她拿出八达通,哔的一声妙刷,她过关了;然后她煞是侠气的掏出一把港币,帅气一扔,扑通下去,我也被顺手搭救了。“真是奇怪,上次是在哪里买的车票啊?”她还在使劲回想,我脑子歇工,暂停运转,只剩庆幸。

 
坐了公交坐地铁。我倆东问西问总算找到了地铁站,只是有些奇怪:这香港地铁咋这么奇葩?全都在地面上跑的啊?我们很努力的在站台上找售票点,依然不得要领,看着本地居民对着一排按键选择X区Y段的,滴的一声刷下去,淡然自若的帅酷劲,我倆更加羡慕得紧:毕竟是资本主义社会进化的,老高级了啊!

 
姐们儿不服,抄起手机,按起键盘,她要问一个住在香港的博士朋友,这票到底怎么买!朋友告诉她按照深圳方式找自动售票点,说了几轮,我听着更晕。咱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买个地铁票要按几区几段的啊?姐们儿嘟囔了一句:“咱倆好歹都是有智商的知识分子了,连个票都不会买,说出去是不是挺丢人的啊?”“没事,爱因斯坦不会做饭的。咱问问老爷爷,估计靠谱。”那爷爷不老,就是很惊讶:“这不是地铁?这是铁路轻轨。地铁在那儿!”我倆脸儿通红,不找地缝,直接奔地下去了。底下才是地铁啊!

 
熟悉的自动售票台、熟悉的进站口,不熟悉的是这倆二货在资本主义世界的迷乱慌张。至于吗?不就去趟香港嘛?打住,本来咱可是要去澳门的!这一眨眼功夫的变化,可大了,转不过来算正常。注意,这是二货们的宣言,一路人才懂的!

 
我倆只无地自容了几秒钟,继续兴高采烈的奔着苹果去了,激动啊!我们可是有预约的啊!旗舰店里人山人海,就是可以不用预约也能买货。既然如此,那就顶最好买的买。于是她没要6s的64G的了,直接挑了一个16G的玫瑰金的6splus,看起来更得意。我换了个和touch4没啥区别,配套还降级的touch5,买完就纠结。

 
那姐们儿完全被大屏玫瑰金给惊艳到了,兴高采烈的跑去看服饰。我倆最终买了堆帽子和围巾,等着深圳入冬了来秀精彩。当然了,2015年的深圳入冬有多艰难,那是后话了。倆二货通过这次仓促香港行算是比较清楚的看明白了彼此生活智商了,还好,半斤八两。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您的观点,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