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行番外之大气姐姐

此行日本,集团组织,全是同事,来自全国不同分公司,住宿随机。认得我的几个姐妹拉着我凑对,我都不能奉陪了。因为来之前就答应过一个落单的姐们儿得跟她住。虽然认识不久、交往不深,但我们在公司有着共同的好朋友,另外两个家伙把她给单独落下了,连吃饭都没个作陪的,看着也于心不忍,于是我爽快又利索的答应她全程陪同,合屋而宿。

 
到了日本,我身无分文。因为临行前真是忙得爆炸了,索性带了张信用卡就出来了。连行李也是前晚11点多才整理齐备,第二天上午6点多又爬起来赶大巴,想来真是匆忙而疲累。看到这姐们淡定从容的样子,我想,好歹有个依靠了。

 
这姐们儿生的浓眉大眼的很富态,高挑靓丽,皮草加身,姑且称她作大气姐姐吧。
大气姐姐一副“我罩你了”的表情,我倆拿着房卡,拖着行李就直奔酒店房间而去。待到安顿下来开箱拿物用,这姐们回头一看我箱子,啧啧称赞:“你箱子咋能这么齐整啊?”我扭头一看,她箱里没几件衣物却早已横七竖八的分不清上衣下裤的了。我见怪不怪。为什么呢?因为在某些认知上我习惯了被误解。例如说吧,我明明就是一个会把自己行李整的妥妥帖帖的女子,却偏偏被误认为家里会乱成一团的“汉子”。罢了,解释多累啊!怪自己大咧惯了,都被定型了呢。

 
大气姐姐见着我行李箱之后感觉就不一样了,她絮絮叨叨的交代了自己在家被婆婆老公妈妈姐姐保姆阿姨伺候惯了的事实,把自己丢三落四的糗样掀了个底。把我乐得在床上直打滚。回头我倆就愉快的达成了分工:我负责房卡,她负责自己别弄丢东西。

 
出行第一天大气姐姐没把自己弄丢,把我给弄丢了。事情是这样的:自由时间我去了趟厕所出来,发现约好了在门外等我的大气姐姐不见了。我不敢乱跑,担心她找不找我着急。等待的当口我错过了集合时间,按规矩当罚。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大巴门口,大气姐姐已经在车上端坐着了,估计她也内疚,极其笨拙的递过来热水给使劲让我喝下去。哎哟,我的亲姐啊,这是要把我烫死不成啊?我本来恼是恼了的,这一口水下去只觉得这姐姐煞是可爱,肚里偷笑得更欢。

 
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行程里大气姐姐待我的确不错的,各式用品邀我共享,各式点心邀我共尝。跟我絮叨着投资理财、家庭婚姻等心得体会。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告诉我:一个对独立空间要求很高的人是需要自己的喘息空间的。也不必强融进圈子和别人。我留心去触摸她的这个感受,会发现她在人群里的离神、在交流中的恍惚。我想,于她来说,多年共事好友的离开对她这段日子的考验应该是蛮大的。所以她还是习惯跟随旧识同事们交流,哪怕他们全是男性。[pullquote]一个对独立空间要求很高的人是需要自己的喘息空间的。也不必强融进圈子和别人。[/pullquote]

 
我很理解,留心着她和她的物件不要被丢下,习惯性地帮她把手机和充电器拔下放箱子附近。但还是有一天没有帮她看住东西。当然了,结果不坏,她跑回酒店房间不但拿回了小件,还惊讶的发现了项链戒指之类的都忘在了房间。幸亏回去一趟,不然可亏大发了。等她回来我笑着说她真是大方,她羞羞的一笑,揶揄的讲起了另一次旅游丢了更多东西,没法找回,因为连在哪丢的都记不清白了。

 
旅行完毕,我们相约以后继续同行。大气姐姐大方邀请我以后的周末去她海边小筑里躲避低气压。我说一定。也真心想着一定会去。

 
我肯定那屋里会摆上这次日本采购的碗碟,于我于她都是美好回忆。

 
我希望下次开会相见,能看到她走近了更多的朋友,找到了更多伙伴。最起码,能有个中午一块吃饭的好朋友。实在不行,下次周一我就作陪,邀她和着几个老友一块吃个美美的午餐吧!

 
2016年,我想走近更多的人,也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我。我觉得是时候了。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文学与休闲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