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未来简史》

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写了一部杰作:《未来简史–从智人到智神》(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在这本书里,他用他的视角,描述了人类发展的历程,目前所处的状态,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阅读这本书,我有一种感觉,跟着作者,暂时跳出个人的现实环境,从书的文字中,鸟瞰到人类的昨天今天明天。脑洞大开,一次知识大融通的盛宴,自然与人类与我的联结…。对我的知识储备来说,有点硬撑了,我决定要每年读一遍来消化。

闲话少提,让我们通过以下摘录,来管中窥豹。

 

1

什么原因使人类成为地球统治者?

智力和制作工具?这是我们听到的常规回答。作者的观点是:

“多数研究提到,智力和制作工具是人类兴起的关键。虽然其他动物也会制作工具,但人类在这一点上的能力无疑是远远胜出的。可是说到智力,就没有那么明显了。…人类在大约一万年前就已经成为地球上最聪明的动物,也是工具制作的冠军,人类却仍然只是不重要的生物,对周围的生态系统也没有什么影响力。…两万年前的一般智人,智力和制作工具的能力,可能都要超过一般现代人的水平。…然而,虽然我们石器时代祖先制作工具的能力更优秀、头脑更清晰、感觉更敏感,但两万年前的人类任然比今天弱小得多。” –P117~118

合作团结?听起来确实如此。作者的观点是:

“…我们征服世界的关键因素,其实在于让许多人类团结起来的能力。智力和制造工具当然非常重要,但如果人类还没学会如何大规模而灵活合作,大脑再聪明、手脚再灵活,到现在也仍然是在敲燧石,而不是撞击铀原子。…如果说合作是关键,那么蚂蚁和蜜蜂早于人类几百万年就已经学会了集体合作,为什么没能早早统治人类?原因在于他们的合作缺乏灵活性。蜜蜂的合作虽然非常复杂,但它们无法在一夜之间彻底改造其社会制度。举例来说,如果蜂巢面临突如其来的威胁或机会,蜜蜂并没有办法把蜂后送上断头台,改制为蜜蜂共和国。”–P118

共同的想象力?这是作者的结论:

“智人能统治世界,是因为只有智人能编织出互为主体的意义之网:其中的法律、约束力、实体和地点都只存在于他们共同的想象之中。”–P132
“狼或黑猩猩等动物,都活在一种双重现实之中:一方面很熟悉外在的各种客观实体,比如树木、岩石和河流;另一方面,也清楚自己内在的主观体验,比如恐惧、喜悦和欲望。而智人则是活在一种三重现实之中。除了树木、河流、恐惧和欲望,智人的世界还有各种关于金钱、神、国家和公司的虚构故事。”–P137

从现实中接触的实例,我被作者说服了。作为现代老百姓,我们不制造工具(以至于从小要开手工课,培养动手能力),但我们使用很多工具电饭煲、电冰箱、电脑、汽车;我们从小被教育各种维度灵活合作,体育游戏、家庭活动、项目任务;我们生活在各种虚拟实体的统治中,国家、民族、公司、兴趣班等等。

无论是哄宝宝睡觉的原始需求,还是吸引投资人的高端展示,最吸引的方式还是讲故事。

 

2

虚拟实体与知识的发展

作者把近代虚拟实体的发展,按“宗教、科技、人文”来总结,这种融合,大手笔而且颇为有理。

“讲到现代性的历史,一般把它视为一场科学与宗教之争。理论上,科学和宗教都是为了追求真理,而因为各自推崇不同的真理,也就注定有所冲突。但事实上,科学和宗教都不那么在乎真理,因此两者十分容易妥协、共存甚至合作。…。宗教最在乎的其实是秩序,宗教的目的就是创造和维持社会结构;而科学最在乎力量,科学的目的是通过研究得到力量,以治疗疾病、征伐作战、生产食物。…因此,对现代历史更准确的一种看法,其实是科学与特定宗教(也就是人文主义)达成协议的过程。现代社会相信人文主义教条,而科学的用途不是为了质疑这些教条,而是为了实现这些教条。”–P176

接下来对人文主义的分析的论点,更是提得新鲜淋漓,解释现代社会形成游刃有余。

“人文主义就像任何兴盛的宗教(如基督教和佛教)一样,不免分裂。…。人文主义主要有三大分支:”
“第一是正统派(也称为“自由人文主义”),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拥有独一无二的内在声音、永不重复的一连串体验。…。我们应该让每个人都尽量自由自在地体验世界、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表达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个人能享有的自由越多,整个世界就会变得越美丽、丰富、有意义。”–P224
“社会人文主义,责怪自由主义过于注重自己的感觉,而不顾他人的感受。…。社会主义让人不要迷恋于自己和自身的感觉,要注意他人的感受,注意自己的行动如何影响他人的体验。…。社会主义并不鼓励自我探索,而是主张建立强有力的集体制度,为我们解读这个世界。”–P227~228
“进化人文主义,源于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冲突是福不是祸,能够促成自然选择、推动进步。毕竟,有些人就是比别人更优越,而在人类体验有所冲突时,最适者就该胜出。…。只要遵照这种进化逻辑,人类就会不断变得更加强大、更能适应环境,最后成为超人类。”–P229

在段落中穿插讲解的“知识公式”,短小精悍,铿锵有力!

“宗教时期,获得知识的主要公式是:知识 = 经文 * 逻辑
科学革命时期,知识公式为:知识 = 实证数据 * 数学
人文主义时期,知识公式变化到:知识 = 体验 * 敏感性” — P213~214

你会发现,这些公式不是替换关系,是包含关系,每一层都包含了上一层的公式。我们从小到大,这些公式都有用到过,只是没有总结出来。按照作者的描述,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数据主义”。

 

3

“数据主义认为,宇宙由数据流组成,任何现象或实体的价值,就在于对数据处理的贡献。…。数据主义是由两大科学潮流爆炸性汇流而成。在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150年后,生命科学已经认为生物体都是生化算法。此外,在图灵想出“图灵机”这个概念的80年后,信息科学家已经学会写出越来越复杂的电子算法。数据主义之处,同样的数学定律同时适用于生化算法和电子算法,于是让两者合二为一,打破了动物和机器之间的隔阂,并期待电子算法终有一天,能够解开甚至超越生化算法。” –P333
“数据主义讲人类体验等同为数据模式,也就破坏了我们的主要权威和意义来源。…。在18世纪,人文主义从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走向以人为中心,把神推向了一旁。而在21世纪,数据主义则可能从以人为中心,走向以数据为中心,把人推到一旁。” –P352

恐怖归恐怖,看看如今,文字、货币、宗教、科技、人文,都在归属于数据;生活、财务、工作、学习、娱乐…,哪一个不是在数字化?我们心甘情愿地追随了数据主义,就算最后可能被它干掉。

作者没有给出数据主义的知识公式,我参考上学学习计算机时老师讲解的一个经典公式,稍加变化:

知识 = 数据 * 算法

 

4
书中,作者描述了很多对人类及个人的预警和问题,值得深思,摘录几个如下:

人类开始保护低等动物

“而近年来,随着人类开始重新思考人与动物的关系,这样的做法(指前面描述的为了满足人类需求做的无情感对待动物)开始招致越来越多的批评。忽然之间,我们对与所谓低等生物的命运有了前所未有的兴趣,或许也是因为自己快要变成低等生物了?” –P89

人类要做的事,不等于所有人要做

“人类在21世纪的目标,并不是说在21世纪大多数人都会做这些事。这指的是“人类整体”将会做的事,大多数人根本不会直接参与,就算参与也可能只是次要角色。虽然饥荒、瘟疫和战争已经不再普遍,在发展中国家及落后的街区里,仍有几十亿人必须继续面对贫穷、疾病和暴力;然而,同时,精英份子可能正要获得永恒的青春、神的能力。” –P49

无用阶级的诞生?

“纵观历史,就业市场可分为三个主要部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工业革命时期,发达国家的人民就离开了田野和牧场,大多数人进入了工业部门。最近几十年,发达国家又经历了另一场革命:工业部门的职位逐渐消失,服务业大幅扩张。21世纪经济学最重要的问题,可能就是多余的人能有什么功用?一旦拥有高度智能而本身没有意识的算法接手几乎一切工作,而且能比有意识的人类做的更好时,人类还能做什么?” –P286

 

5

如果说杜威告诉我们平民必须学习,德鲁克提示我们平民产出贡献,赫拉利则警醒我们平民还要思考未来。赫拉利的思维别具一格,他的预测可能就是后来的显示,这本书非常值得一读。

最后,贴上赫拉利先生的邀请: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