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的呢喃

成长不惑 Navigation

毕德生先生在其《The Contemplative Pastor 》一书中提到,人的一生中,会自然学会三种类型的的语言:

  1. 表达亲密和关系的语言。

  2. 传递信息的语言。

  3. 激发行动的语言。

婴孩一出生就会用第一种:摇篮的亲密语言,包括哭叫、 格格作笑、呓语或唠叨一些无意义的字词。  这是表达心灵亲密的语言,不太讲究说话的内容和动机, 而是基于天然信赖的呢喃。

慢慢地,孩子逐渐学会了第二种:传输信息的语言。开始学会描述周遭的世界,玩具、眼睛、耳朵等等,开始询问“如何”以及“为什么”。

然后,进入第三种语言,激发他人行动,使别人做出反应,做一些平常不做的事,如:我要喝水;下来;别说了。语言的力量被发现,不需使劲即可达到一些目的。

第二种语言是关于描述和解释的语言,在学校里占主导地位。第三种语言,常用于说服、公关、广告、新闻和训诫等,是我们在社会里常见的语言。

进入学校进而跨入社会后,我们几乎专注在第二和第三种语言,以至于第一种语言逐渐退出。 而这第一种语言,恰恰是祷告和诗的语言,是亲密、心灵和爱的语言,是说不出来的叹息!

正像我年轻时写过的一首小诗《写诗的冲动》中所说的:文字越长,感动也少。

当从那暖洋洋的南国
瞬间移动到临冬的北方
便有了写诗的冲动
季节婵递 显示了生命的鲜活

年轻的时候  用诗歌明志
逐渐长大才有了
散文的忧郁  小说的唠叨
文字越长,感动越少

恋爱的时候
几乎所有的语言都是诗歌
那是因为
一个人爱着  分秒都是活的

当我们逐渐陷入了数字
日子便成了算盘上的珠子
而曾经 有男孩用鲜红的丝线
串了圆润的珠子送他的爱人

寒风瑟瑟 诺大一个城市
我裹紧衣杉 突然发现自己
离心很近 离我的爱人很近
对生命的感恩 惟有诗歌

或许,成长的代价就是我们逐渐失去了第一种语言?

在这个信息时代,在这个消费时代,人们貌似更聪明,也更有欲求,但大大缺乏的,是亲密关系!当我们觉得自己满有力量,可以从所创财富、地位、头衔、业绩等处获得慰籍,便失去了相互依恋的关系。

实际上,我们在青春期时,会有两三年重新使用第一语言。我们可以成天与同伴在一起,谈一些看起来愚蠢而又无意义的事,或者使用压缩的语言,说着只有亲密圈的人明白的暗语。那是怎样纯真的亲密友谊啊!

这第一种语言,也是老年人常用的语言。到那时候,我们厌倦了所谓新鲜信息,也对那些激动行为的人一笑置之。年轻时的回忆是那样的甜蜜,也很享受孙辈孩童或宠物的陪伴。

有意思的是,四十多岁的时候,当逐渐厌倦了第三种语言的操纵和营销,也明白第二种语言传输的信息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人们逐渐会想起重拾第一种语言。这正是人们常说的中年危机的一部分。

这是认识自我并转变成长的一个契机。

这是一道坎,有的人逐渐成熟,能顺利跨过。他们破碎自我,认识到自己的软弱,寻找到自己的信仰,将前半生的很多问题顺利化解,能正确评价曾经的成功,也能平静地接纳自己的弱点和错误,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改变,那么将会在下半场获得更丰富的人生。

这也是一道墙,有的人被外在的成功或包装迷惑,骄傲地拒绝破碎自己,最终撞了南墙。然后继续重复第二第三种语言,而最终难获得第一种语言带来的亲密和平安。

这更是一场征战,但打仗的目标是让自己变弱,因为所追求的是没有凭据而坚信,是绝望时满怀盼望,是在最孤苦时被爱。

这就是人们所谓的中年危机,每个人都得面临那么多关乎心灵的事。但有谁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经历了什么?正如我喜欢的吟唱诗人歌手Leonard Cohen在一首歌里反复询问的:

What happens to the heart?

心灵都经历了什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AMMb9CiScI&t=115s

 


为领导者言:语言的使用,于个人成长至关重要,对一个组织的成长何尝不是呢?在你的组织中,是否拥有三种语言的使用时机?尤其要紧的是,在你的核心团队中,是否有第一语言存在的适度空间?沟通时,是否综合有机运用了建立关系、提供信息以及促进行动的语言了

 

 

成长不惑 Navigation
推荐0 recommendations发布在修身与成长, 培训与开发, 文学与休闲, 资源与分享, 领导与管理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