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坐听风声,放下椅子,出发!

我诚邀你一起加入发现领导力之旅!

你也许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你的火车,骄阳下,那隆隆而来的或许仅仅是风声。

久等无益,徒生烦躁。

你当然可以坐在现有椅子上舒服地享受着,不论如何,总有人将你当作英雄偶像。

但你知道自己内心的不安。

你想要旅行,不仅仅是为了诗和远方,而是想更好地认识自我,认识他人,以及明白什么才是重要的。

理解。谁不曾迷茫过?

或许,迷失,才能更好地找到自己呢。


是的,方向及解决方案或许就在那些崇拜自己的小孩子那里!

他们可以将耳朵贴近铁轨,分别风声和火车声。

多年来,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听着风声,还以为就有火车呼啸而来,可以带自己到远方。

那么多的传说、迷思、碎片化、教条,如风,迷乱了人眼。

以至于你坐在舒服的椅子上等。不看,不听,不闻。

你相信风。虽然不知道那风,朝哪个方向吹。

还好有小孩子,他们是好向导,指出了要换一条道才有火车来,才有远方。


我们一起上路好吗? 作为一名领导力教练,我觉得咱们一路上有得聊。 

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孔老人家说过。咱们一起去探索领导力的奥妙吧。

等等,老兄,你还带着那把椅子?你看女生都舍弃了她的椅子呢。

椅子固然舒服,也恐是累赘。

对呀,我曾遇到过很多想探讨领导力的人,心里放不下那把椅子。

他们曾经请我去帮助改变员工,或请教如何通过自己的权威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他们认为,领导力有什么好讲的?归根结底就胡萝卜加大棒罢了。

只不过,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需要借你的口,传我的意。

这没有错。组织要生存,要发展,业绩第一不是吗?

但那可能更多是管理的范畴,而我们这次要探讨的,是关于领导力。

而领导力旅程的开端,恰恰是要改变自己。

毕竟,你我往往在某个舒适区呆太久了,就习以为常了。



我也曾经有一把椅子。很多年前,我坐在讲台后面,或坐在舞台上传播着风声。

李碧华在《霸王别姬》的开篇即点出: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

每一个人,有其依附之物。娃娃依附脐带,孩子依附娘亲,女人依附男人。

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床上,离开了床即又死去。有些人的魅力只在台上,一下台即又死去。

李碧华的确一针见血。但难道我们就如此依附着咿咿呀呀一生?

不错,人生如同一本戏,但这戏是要求每个人在不同的舞台面对不同的观众以不同的角色参与表演的。

有时做主角,有时当配角,甚至要做好没有观众时的表演。

可人们都喜欢在观众众多的地方做主角。一旦获得主演,便入戏太深,忘记还有其他角色和舞台。

而且,一个人在某个舞台表现优异了,最终反而会被那舞台绑架!


对,是被绑架,被一个什么阴谋抓了来当人质,不定哪天被处决,不定哪天就完蛋,战战兢兢,被逼着更为上佳的表演,才能苟活下去。

观众、戏班同仁、亲友等等,都是那绑架者的同党,没人来救。

绝望地表演着那个舞台上的角色,雷同的台词,雷同的情感,雷同的掌声,雷同的谢幕,然后就是轮回。

怕的是,很多时候产生了幻觉,仿佛天下就这唯一的舞台,那角色才是自己,谢幕后反而是虚幻。

庄周梦蝶,恍恍惚惚起来。


唯一可以逃避人质命运的办法,就是自杀! 

电影里,哥哥表演的蝶衣最终自杀了,那是真自杀,是万不得已的。

现实中,哥哥也自杀了,留下万千遗憾在所有粉丝心中。

后来,我也被逼自杀在讲台,于是失去了那耐以自义的椅子。

N年后,当传奇成为了传说,深埋功与名,岂仅是酒后的聊以自慰?

再出江湖,王者荣耀归来?不,别太相信那些渲染,我相信归来时并非是那些激烈的场面。

我相信,闭关而出后,定然是淡定而自由,无适无莫的。

不再是那样的轰轰烈烈,但一定是虽千万人而吾往的浩然。


不需要椅子,不需要武器,不需要功名,不需要位置。

不管如何,我们迟早都会将那些累赘扔弃掉的,想想,不管是否愿意,不是吗?

多藏厚亡,有位称为老子的李先生曾经说过。

还不如早点放下,那伞,那椅子,去迎接风雨,收获彩虹。当然,最终是那自由。

所以,我的朋友,既然你已经丢下了你的伞,也请放下你的椅子吧,让我们轻装上阵,去开始这趟领导力之旅。

不是那椅子不好。且待我们再归来,然后你可以坐椅子,亦可以不需椅子,那时,才是真正的自由呢。

欢迎你,让我们一起走一程!

 


附:《神雕侠侣》第40章“华山之巅”选段

        众人取过碗筷酒菜,便要在墓前饮食,忽然山后一阵风吹来,传来一阵兵刃相交和呼喝叱骂之声,显是有人在动手打斗。周伯通抢先便往喧哗处奔去。余人随后跟去。转过两个山坳,只见一块石坪上聚了三四十个僧俗男女,手中都拿着兵刃。

        这群人自管吵得热闹,见周伯通、郭靖等人到来,只道是华山的客人,也不理会。一名铁塔般的大汉朗声说道:“大家且莫吵闹,乱打一气也非了局,这‘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决不是叫叫嚷嚷便能得手的。今日各路好汉都已相聚于此,大伙儿何不便凭兵刃拳脚上见个雌雄?只要谁能长胜不败,大家便心悦诚服,公推他为‘武功天下第一’”。一个长须道人挥剑说道:“不错。武林中相传有‘华山论剑’的韵事,咱们今日便来论他一论,且看当世英雄,到底是谁居首?”余人轰然叫好,便有数人抢先站出,大叫:“谁敢上来?”

        周伯通、黄药师、一灯等人面面相觑,看这群人时,竟无一个识得。

         第一次华山论剑,郭靖尚未出世,那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为争一部《九阴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艺高者得,结果中神通王重阳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二十五年后,王重阳逝世,黄药师第二次华山论剑,除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外,又有周伯通、裘千仞、郭靖三人参与。各人修为精湛,各有所长,但真要说到“天下第一”四字,实所难言,单以武功而论,似乎倒以发了疯的欧阳锋最强。想不到事隔数十年,居然又有一群武林好手,相约作第三次华山论剑。这一招使黄药师等尽皆愕然。更奇的是,眼前这数十人并无一个认得。难道当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难道自己这一干人都做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只见人群中跃出六人,分作三对,各展兵刃,动起手来。数招一过,黄药师、周伯通等无不哑然失笑,连一灯大师如此庄严慈祥的人物,也忍不住莞尔。又过片刻,黄药师、周伯通、杨过、黄蓉等或忍俊不禁,或捧腹大笑。原来动手的这六人武功平庸之极,连与武氏兄弟、郭家姊妹相比,也是远远不及,瞧来不过是江湖上的一批妄人,不知从那里听到“华山论剑”四字,居然也来附庸风雅。 

订阅
通知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期盼你的想法,敬请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