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需尽量避免微观管理

I posited that micromanagement is just bringing in great, wonderful, imaginative people and then crushing their souls.

微观管理就是把一些卓越、不凡、有想象力的人带进组织,然后让他们抓狂。

—Mr. Chieh Huang, Box.com 创始人/CEO
Think about the most tired you’ve ever been at work. It probably wasn’t when you stayed late or came home from a road trip — chances are it was when you had someone looking over your shoulder, watching your each and every move. “If we know that micromanagement isn’t really effective, why do we do it?” asks entrepreneur Chieh Huang. In a funny talk packed with wisdom and humility, Huang shares the cure for micromanagement madness — and how to foster innovation and happiness at work.
我很赞同Chieh关于微观管理(Micromanagement)之定义。

情境领导模型中的微观管理

设立目标、近距离指导和紧密跟踪的领导风格(在情境领导模型里称为告知式领导风格)针对追随者业绩表现准备度较低时是相当有效的,但若错用在准备度较高的追随者身上,则的确是一种微观管理。

当一个团队或者追随者正在执行一项任务,而他们准备度很高,有意愿并且有能力(R4),而领导者还继续使用单项沟通的告知式风格(S1),这种不当匹配的情况就会出现。他们会把你的高工作—低关系的S1领导风格看作是生硬的,苛刻的,甚至是鄙视的。

即使你很详细地说明何人,何事,何时,何地以及怎样做,仍然会让追随者觉得不合适而且难受。实际上,追随者会认为这根本是个惩罚。也许他们有比你更好的主意。这种不当匹配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如果这种情况变成经常的行为,则更是雪上加霜。

为什么领导者会针对R4状态采用S1的领导风格?

你想完成的工作或者任务。也许你的时间紧迫,你要赶着达成目标。你甚至会认为这是个危机时刻或者是至关重要的情况,因此你想让人们都专注在当前工作上而且不能有稍许偏离。在专制的组织中,你也许会认为你有义务使用更强硬的方法,因为“我们通常都是这样做的”。

如何才能提高你的领导一致性?

尽量避免本能反应的行为。尽量不要受某个命令和控制文化的影响。仔细想一下你自己领导他人方面的准备度和你有可能会经历的压力。最重要的是—停下来准确地判断你的追随者或者团队的准备度水平。R4的员工能够主动与你协商和汇报信息。因此你需要顺势建立信任和承诺。

考虑一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使用S4风格的风险更小。如果你总是担心授权之后的结果,那将会阻碍你的授权。一个更安全的办法是事先跟你上司商量你授权或分派任务的计划。对于你授权的个人或者团体,你也许还要跟他们商讨一些诸如什么是警告信号或者提醒标志,并且说明如果出现类似的情况,就要及时主动地向你汇报。因此你要寻找机会把任务委托给有意愿有能力的个人和团体,这样你也会逐渐建立起授权的自信。 


峻茂推出《高效领导力》在线课程,让你能根据追随者的状态匹配最佳可能适宜的领导风格。

领导论语101: 领导者不要做心理医生

子绝四:勿意,勿必,勿固,勿我。

–《论语 子罕》

讲解领导力十来年,倡导领导者们诊断追随者的表现状态,然后调整自己的领导行为去适应。诊断能力的重要性,的确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而且,我常常提醒领导者诊断时不能做心理医生去猜测追随者并为之贴标签,这就是论语里的“勿意”。勿意,就是不要乱猜测(意度)的意思。

实际上,孔子曾经感概:眼见不一定为实,凭借内心的想法来做衡量事物,到头来也不一定可靠。典故出自《吕氏春秋•审分览•任数》: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焚之,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弃食不详,回攫而饭之。”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

大意是说,孔子被困陈、蔡之间,有七天都没有尝过米饭的滋味。估计是疲倦不堪,在白天躺着休息。后来颜回想办法讨回一些米煮饭。当饭快要熟快熟时,孔子路过,远远看见颜回竟用手抓取锅中的饭吃。孔子故意装作没有看见,当颜回进来请孔子吃饭时,孔子起身说:“我梦到祖先了,应该拿这些清洁的食物先祭祀他们”。颜回忙说:“不行!刚才有灰尘掉到锅里,我抓了出来,扔掉总不太好,所以自己吃掉了。”孔子感叹反省道:“原以为眼见为实,谁知实际上眼见的未必可信;凭借内心的想法来做衡量事物,到头来也不一定可靠。看来要知道一个人的为人,也真的是不容易啊!”

 很多时候,面对事物,不尽信所见,不轻易地否定他人的看法或论述,以为自己真理在握。更不要轻易去论断他人。并以此臆断之意为行动基础。

前一段时间还看过Trevor Maber介绍的关于我们大脑中的“推论阶梯”以及这样的心智模式如何让人们做出错误判断。当然,我们更应该从中学会如何避免这些错误。

Trevor Maber: Rethinking thinking

“推论阶梯(Ladder of Inference)”这个概念是由哈佛大学著名的管理及系统学者Chris Argyris所提出的一种心智模式(Mental Models),而这个理论与左手栏 (Left-hand Column)和兼顾主张与探询(Balancing Inquiry and Advocacy)这两个理论并列为行动科学领域中的三个最著名的工具,也在最经典的学习系统学著作(《第五项修练(The Fifth Discipline)》中被详细的阐述。今天要介绍的推论阶梯,就是用阶梯的譬喻分析人们思绪从观察、判断、行动之间所经历的七个阶段:“观察”、“过滤资讯”、“赋予意义”、“假设”、“作出结论”、“调整看法”、“作出行动”。


1. 原始资料(Raw Data

在阶梯的第一层,我们观察原始资料及经验,像是观赏录影带一样看着事件的发生经过。


2. 过滤信息(Filter Info

接着,我们的大脑开自动代我们做出选择:它依据我们的习惯或喜好,从观察得来的资料中挑选出我们认为重要的资料及经验。


3. 赋予意义(Assign Meaning

在第三层,我们开始诠释这些资讯,为刚刚所挑选出的资料赋予意义。


4. 假设(Assumptions

紧接着在第四层,十分关键的过程发生了:我们根据先前所做的诠释发展出假设,而我们也开始模糊掉事实与故事间的界限。


5. 结论(Conclusions

第五层中,我们根据刚刚的假设定下结论,而我们也在这阶段决定了我们对该事件的情绪反应。


6. 调整看法(Adjust Beliefs

第六层,我们建立起对世界的种种看法与信念。


7. 作出行动(Take Actions

最后,我们根据方才所建立的信念采取行动。

动画中,Trevor Maber 透过停车位被抢走的故事举例说明这个阶梯如何运作、如何导致错误的推断;当我们看见好不容易找到的停车位被人无礼的抢走,我们首先目睹了这个事件、从观察到的资讯中筛选出对方急促的车速、刹车声、以及驾驶的表情。

接着,我们开始将这样的行为连结起过去认知的意义、并且做出假设和结论:“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导要依序排队、相互礼让才是对的,眼前这位插队的驾驶,恐怕就是个没有家教的混账吧!”而面对这样的情境,我们的大脑便告诉我们:此时我们应该表示出愤怒与不满。于是冲突便发生了。

然而,一如现实世界中一样,我们的判断很可能是错的!这位抢走停车位的驾驶下车、道歉连连,解释到他是因为妻子即将临盆,情急之下才停了这个停车位,此时,我们才会发现,我们所观察到、筛选过的资讯不足以完整地了解事件经过,导致我们做出了接下来一连串的错误假设、结论、认知、与行为。了解对方行为背后的原因后,他人的推论梯子打破了我们原有的想法,情绪也因此有了转变。

下图便指出,依据这个心智模式,人们会在每一次的思考的第六个阶段建立起信念,影响着下次我们在第二阶段挑选资料的偏好,逐渐建立起每个人独有的价值观及思考路径。也就是说,借由认识我们心智模式的运作,我们可以发现自己的大脑很可能是偏颇、不可靠的,需要不时地由梯子上往下检视自身的反射性情绪和思考。

因此,我们需要练习在作出行动前停下来想想:我的思考是否够完整、周延,而非仓促的跳到结论去(jump to conclusion)?我们是否站在自己的梯顶上,将我们习以为常的个人假设当作事实,从而用自己的价值去评断他人?当发生误会、冲突、偏见时,我们能否重新检视自己的假设和结论,并试着了解对方脑中的推论梯子与我们有何不同呢?另外,除了不断的反思,共享观察成果与资讯也能帮助我们拓展独自思考所形成的僵化思路。

我们每分每秒都在没有意识的状况下对周遭环境作出各种判断及反应; 让我们在重新认识“思考”这件事背后运作的模式后,试着打破固守的成见与信念、用全新的视角观察世界吧。

峻茂管理学院近期即将推出《冲突领导力》在线课程,其中有内容涉及到如何从推论阶梯上走下来,敬请关注。

你的性格属于五行中哪种?

金木水火土五行,常被先哲们用来描述我们周遭世界相生相克互动现象,从天道、中医药、武术到音乐等等无所不包。 

五行相生相克

偶尔看到一个测评,通过回答几道题,来判断你属于哪一行的性格。特转于此,供朋友们玩味一笑。

 

倘他日有机会,可浏览一下五行之古老智慧,看能否借鉴以帮助理解当前管理和领导实践之挑战,或许能对更为系统性解决问题提供一些启示。

领导者需要伴随组织成长

领导者的风格可能受到其追随者或团队业绩准备度的影响。

比如,若团队成员流动性比较大,或者团队所要执行的工作缺乏标准化,则更多地需要领导者进行传帮带,渐渐地,领导者便形成以我为主,偏向于工作行为的告知式或推销式领导风格。

这种以工作行为位主导的领导风格概貌,对于初创型团队或组织,有其天然的优势,也有利于聚焦于短期的业绩表现和成长积累。

不过,当组织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团队逐渐成熟,或领导者自己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进行跨部门管理时,若还是习惯于采用以前成功的领导风格,则自然就会制约个人或组织的长足发展。成功,往往是成为卓越最大的障碍。

这也就是为什么往往很多组织在初创期生龙活虎地飞速发展,但到了某个阶段,领导者们会突然发现,昨日成功的做法逐渐行不通了,那就是因为组织成长了,而领导者没有成长。

领导者如何能根据组织的变化而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领导风格,或者尽力形成适合的领导文化,这是每个组织管理者需要深思的问题。

何况,初级管理者、中级管理者和高级管理者需要不同的胜任能力模型,但组织中往往在提升管理者时,忽略了进行相应的教练或培训,于是管理者依照昨日的管理或领导习惯施加影响而收效甚微,从而造成个人和组织的沮丧。

刚好观看到一个TED演讲短片,演讲者所言观点与上述不谋而合。特分享之。

Companies are counting on their future leaders to manage with more speed, flexibility and trust than ever before. But how can middle managers climb the corporate ladder while also challenging the way things have always been done? Leadership expert Elizabeth Lyle offers a new approach to breaking the rules while you’re on your way up, sharing creative ways organizations can give middle managers the space and coaching they need to start leading differently.

那么,中层管理干部提升到C-suits (总监以上)层次,会有什么挑战呢,有些什么“坏”习惯需要改进呢?期盼听到你的留言分享。

 

温馨提示:参与《高效领导力》在线课,可以了解不同的领导风格及其适合的使用情境。

高效领导力

峻茂学习银行增发50000学币

因近期学员教学活动频繁,加之年底结算利息,经峻茂管理学院管理团队研究决定,特增发50000学币,以激励各项教学。2019年年利率仍然维持在2.9%不变。

若你有学币业务需要处理,请访问峻茂学习银行。

峻茂学习银行 Summits Learning Bank

我的酒杯,要么空着,要么满盈

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 This is the day which the Lord hath made; we will rejoice and be glad in it. 诗篇118:24

倡导和追求及时行乐的人,往往是悲观主义者。通过种种的秀和自我定义来确认是否存在片刻的幸福。如同身体不健康,每日定量饮酒,当作药,在短暂的眩晕后,向他人或自己重复着描述自己的病。

近年来,我很少饮酒,但每年会毫无预兆地痛饮它几次。如同小时候在家乡喝转转酒,田间劳作丰收后,围着炉火,将酒杯挨个儿传递,不知不觉间,在拉家常的时间中尽享闲适安逸。酒,历来是为健康和快乐的人准备的。所以,我的酒杯,要么空着,要么满盈,我不喜欢计时定量。

我不会有意识地去攫取欢乐,在玫瑰花还是花蕾时便采摘,而是有耐心凝视和等候。如小时候盼着过年穿新衣,在期盼中便幸福无比。之所以幸福,不仅仅是因那新衣,而是父母为我省吃俭用的爱。小时候便明白,新衣总会破旧,但爱不会。

倡导和追求及时行乐的人,抓住了强烈幸福的稍纵即逝,进而美化,进而迷恋。但我拒绝将其理性化,甚至反感用短暂的瞬间来切割我完整的人生,去为某个时刻而享受某个时刻。与爱人相处的快乐时光可能短暂,但那时光之所以快乐,是因为有我爱的人。我爱的是她,而不是那时刻。真有爱的对象,即使不在一起时,思念也是幸福。

再说,有哪个日子不是奇迹?有哪个季节不让人心醉?有那片星空不让人迷恋?有那种真实不是美好?所罗门鼎盛时期的艳装,怎美得过野地里的一朵野花?且让我们不要仅仅为瞬间的易逝而假装快乐。

倡导和追求及时行乐的人,欢宴痛饮,想到的却是不确定的未来、是失望的过去、是抓不住的现在、是对美好的怀疑、是对永恒的不信任。而曾有一位,爱我到底者,举杯为我立约,无论是饯行还是洗尘,都有确定的方向。于是,我挥拳,并不向空;我撒种,满怀期盼;我移动帐篷,有光照我归去;我朝标杆直跑,有冠冕为我戴上。

 

 

 

 

 

成长是一场英雄的征程

每个人在成长时,都是在追求理想中改变自己,同时与现实困境作出各样的撕扯。即使表面平静的人,内心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轰轰烈烈的战斗。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次征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人们对英雄故事着迷,每个人心里都或多或少有着英雄情结。当我们被那些侠之大者或孤胆英雄激励着时,你可知道这些故事背后都有一个基本的结构或套路吗?

著名的神话学者Joseph Campbell 发现所有古代神话都有相似点,他把这些相似点称为“Monomyth”。在1949年出版的《千面英雄》一书中,他描述了每个英雄在成为英雄之前都必须经历17个阶段。

(进入峻茂图书馆了解和下载本书)

后来,好莱坞电影编剧大师Christopher Vogler从Joseph Campbell的学术著作中获得灵感,将其改造成情节写作的规范,并将这些基本元素统称为12个阶段的“英雄旅程”,作为好莱坞大片剧本创作的秘密武器。

再后来,著名演讲和变革作家Nancy Duarte将这个英雄旅程模型引入到自己的著作Resonate:Present Visual Stories that Transform Audience中,认为所有的呈现都是激发受众的改变,所以,一场好的呈现或演讲,导师或呈现者需要设计一个故事,而受众都是其中的英雄,面临着呼召与挑战,呈现者是导师,在受众的英雄旅程某个阶段出现。

(进入峻茂图书馆了解和下载此书)

再再后来,加拿大峻茂管理学院教研组在教研总监申时义老师的引领下,基于以上的理念和模型,开发出《共鸣:基于学员和业绩的教学艺术》,作为学院培养内部讲师或帮助组织培养内部讲师的核心课程之一。

点击进入了解该课程简介。

下面就是这个著名的英雄的旅程的介绍:

荷兰导演兼动画师 Iskander Krayenbosch于2015年的上述两分多钟的短片,展现了英雄旅程中的12个阶段。从该短片你可以看出,每个英雄都是如你我在平凡世界中的无名小卒。

若上述短片尚不足以让你印象深刻,下面这个9分钟的好莱坞大片剪辑,应该可以窥见英雄故事背后的套路。

(你也可以在腾讯视频观看)

归根到底,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你说呢?

谁的青春不迷茫

细雨微凉,落花狼藉,在这城市中难得的一处僻静小巷漫无目的地穿梭,冬雨朦胧了世界,也弄湿了心情。岁末年初总是一个让人容易回望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年关像多年不见的亲人,站在回家路上,一声声地喊……而我,能拿出什么样的自己去回应了?硕果累累,熠熠生辉,还是虚度青春后徘徊在十字路口的迷茫与焦虑?

这些年在这个以年轻和效率闻名的城市一路生活过来,感受着年轻的激情、同时也感受到不少的负面词汇:压力、焦虑、迷茫、逃离。近年来宅、丧~等“文化”兴起和日渐盛行,不少原本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出入社会在面临高压的生存环境下,对未知未来充满恐惧、对当下的自己不满,没有信心,却感觉无法、无力改变,从而自我麻醉,彻底放弃自我。好多人在本该怒放的青春年少还没精彩绽放就已在主动选择凋零、迷失在大城市的灯火酒绿之间。

是的,焦虑与迷茫在现代是个高频词,看到前辈晶晶的文字说:“在面临更复杂,更挑战的环境时,流于表面的思考不但没法解决问题,甚至会带来更大的慌乱和焦虑。我觉得是时候去学习,精进一种更有层次和深度的思考模式了。”我深以为然。我们不妨也来尝试一下思考为何会焦虑:回想一下下班后的生活吧,相信很多人会宅在家里追剧,看电影,逛淘宝,或者出去和朋友吃饭、聊天。小日子看着潇洒轻松,但往往是玩的越放松,心里越空虚,越空虚越不愿意跳出当前的状态去观察和反思自己是否应该对自己有所要求、对当前的状态是否应该有所改变。当到了某个契机比如年关时节,不得不被迫去回望自己的时候,懊悔浪费了大好时光,又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提升自己,把握好当下,对未来惶惶不安,这种对于未知的恐惧却不知如何去改变,或可以归纳为当今社会的高频词:迷茫、焦虑。这大约就是年关焦虑的由来了吧。

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如何对抗焦虑和迷茫?焦虑就是认为自己对于未来的生活与走向没有掌控能力,那如何去改变了?那就是提升自己的这种掌控能力,也就是提升自信心,信心从何而来?肯定是自我能力的提升,我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愿意自己未来会变得更优秀、更美好,而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养一株花一棵草都知道不时地去修剪,栽培。却对自己放任自流,大多数人从学校出来后就停止了成长的脚步。反思自己的日常,与其自怨自艾,不如把每天的花费在这些对成长毫无意义的时间用来提升自己,无论是认知能力,深入思考能力或者是专业技能,让每天的自己都有所进步。这世间有诸多的不公平,但是时间是最公平的,不管是谁,什么阶层,一天都是24小时,如何高效利用,让个人成长,这只有自己才能把握。种一棵树最好的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往事既已谬、来者犹可追。好吧,那就放下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去学习,去追寻,去深入思考去开始自我提升之路吧。我想这才是对抗焦虑、对抗迷茫行之有效的方法。

写给未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

 所有的事物都有自己的准则和发展规律,或是自然,也或是充满了编排。种豆不一定得豆,种瓜不一定得瓜。古代的大诗人陶渊明不就曰过:种豆南山下,草剩豆苗稀。遥想当年之景,可能是由于他太过佛系和懒散,所以上帝给他关了一扇门,又给他关了一扇窗。所以种豆南山,并没有如愿而至,随机的结果自然默认最差。还有一种可能,大诗人太过谦虚,明明小有成就,却放大了杂草自嘲无能,导致千百年后的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种假象。我想,只要你幻想丰富言之有理,都有几率会发生。没准大诗人可能是当时心里不好在,也说不好是各种环境因素影响招致,不足为据。

北岛是我所崇拜的一个偶像,第一次看到《回答》,留下了晦涩难懂的印象。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真实的怀疑主义者!我差点不相信天是蓝的,因为我赞同睁着双眼不等于正视现实;我差点不相信雷的回声,于是我在很认真的装聋作哑表示无效;我差点不相信梦是假的,后来每天被闹钟活活吵醒。总之,像《围城》里说的那样,诗是不能解读的。像我这样渺小的阿猫阿狗,把它给解读,是它的不幸。我相信诗,我也相信远方,更相信眼前的苟且,未来的田野。

  

《生活》北岛

趁年轻,还能多崇拜多认识几个偶像,多点选择,才能不盲目站队。《生活》对名家北岛来说,就一个字——网。这个网无限延伸,让万物都有联系,却又只好让人困在此,也好不让知道网外的世界多威胁,因此能在网里苦中作乐,能在网中挣扎后留下自己,找到自己,多美好!毕竟肉体仅存于世,不过百年左右,阎王爷一收,幻化为虚无!但想法可以延续,毕竟土地虽葬有尸骨,也埋有不死野心,愿来到此世不枉此生,让自己活得有意义,把肉体交差,把精神留下。

并不是每件事都能够计算出来,也并不是每个能计算出来的事都有意义。有的人八岁有感于某个事物,于是在其间游刃有余融会贯通,发挥出了最好的天赋和聪明才智,年少成名。有的人从小想法就与身边不太一样,甚至为敌,不管受的是何等教育,不管经历多少失败打击,但坚持了下来,属于疯子在右类型,终封得一世之名,成了争议焦点,不说载入史册,但也被后人记住很久。事实上,大多人都很平凡普通。活在当下,立志高远想打破常规,想改变生活,想实现伟大梦想的普通人比比皆是。可是想要做好一个简单的普通人,难!想要做好一个优秀的普通人,更难!这并不是文字游戏,也许你会诧异优秀的普通人现实中都不普通,(恕我冒昧)接下来我并非告诉你要成为一个有雄才大略的雄鹰,会当凌绝顶,也并不是为了衬托那能拼命登上山顶的理论蜗牛,就当我多言数穷好为人师,我想说的是:活着请遵循内心的想法,“理想”今年几岁没那么重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开开心心的工作和生活,不强求付出与回报,不忘初衷,不好“捷径”,尽最大努力,守住纯真!

成名来得太快的感觉,一定是很爽的,但有时候会不得不反思,是不是来得太快了。总之,人活着总是难逃“围城”定律——解决问题的时候,就会有新的问题产生。不论如何,这得看自己怎么去接受。到底接下来是该摒弃推翻还是吃老本继续保持,过了这个分水岭,就开始了盖棺定论的最终剧本。如若选择的是放弃前身重新开始,那之前的成绩淘汰过后,剩下的就是“欲擒故纵”的情怀,仿佛告诉铁迷:过去已经结束,现在接着演,重新演,盼着咱吧!但这样的方式刺激而有容错率,希望更添精彩,难说也寿高多辱。若是选择不忘初心的坚持,固然也有两面性,或是留下“业界良心”的芳名,或是留下“不思进取”的结局。想来想去,真是复杂,“哈姆雷特”太多,没必要过多拉扯和在乎他人所见。

 


                                   《笑场》李诞

说了那么多梦幻泡影和双全法,我从李诞的《笑场》 里找到了简单的意义——人间真的有美!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事如果真能实现,只有一种可能:佛是“我”,卿亦是“我”,所以好好对待“我”就行!从诞哥的《扯经》中,我感悟了不少美好的真谛。我是真的欣赏这个满呼开心点人间不值的大哥,要不是被吐槽,压根不知道他老是喝得被带走的模样。但这刚好属于我偏爱的一种“人设崩塌”。再次搬来作家冯唐整的诗:“茶是一种生活,酒是一种生活,即使相差甚远,也有相通的地方。…… 茶喝多了,君子之间淡如水。酒喝多了,能体会小人之间的温暖以及市井里不精致却亲切的活法。”诞哥就是这样有趣的人,写的《扯经》里藏着太多无奈,虽想却无为,虽痛苦却坚持,很多时候人不就是这样吗?总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也总是有恃无恐,至于为什么非要傻不拉叽的追随,因为傻不拉叽病入膏肓?其实是真的发现了美,不管怎样都舍不得丢下,精诚也许所至,金石开不开都不重要,只要见过此生之美,不顾一切地也要继续下去,痛苦于我加焉!

我     所想

侧身于天地,看似在变,却不离其宗。人间烟火美,繁华喧嚣也美。惊险过往美,正道沧桑也美。心中自由世界,清澈高远。务必选择善良,不畏浮云不造嫌。流量社会,保持清醒,带着爱,活下去。

圣诞节里的树

今天是圣诞节,突发奇想,来聊聊树吧。对,就是平时我们见着的那种树,路边上就有,也是你今天收到的祝福图片里那种铺满了整屏的葱绿的树。

为什么要聊树呢?咱又不是专家,上学时获得的那点生物知识也没更新,对树的认识怕是浅薄得很,能聊啥呢?

这要从2018年的一场台风聊起。这场台风叫作“山竹”,是2018年的第22号超强台风。由于声势浩大,过境时摧毁了很多的树。虽然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但“山竹”对树造成的影响至今仍在。最大的证据就是,经常走过的街道上,这两旁的树阵近日里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还很诡异。

诡异在哪呢?按道理来说,这经不起折腾的树,该倒的倒,该砍的砍,早就处理过一轮,拉走了。剩下的都是存活的,该留的留着,几周几月之后还能屹立的,也都正常的生长着,没见哪有报道说忽然又倒下了一棵砸了物伤了人之类的。

但是,最近有些反常:这道路上的两边树都不对称了。其中一旁的树整个全消失,只留下一截光秃秃的桩,不足20厘米长;另一旁的树呢,则像被剃了光头去了毛一样,光溜溜的只剩一根大树干,擎着几根小树桠,矮了一大半。

明明就是同一条道路,一直都是均衡对称的,怎么现在还区别对待了?搞出这么个不均衡发展,是什么原因呢?

按道理,这事跟我等平民无关,政府相关部门该管的在管。但是,我最近在做一个试验:我想知道自己的思考能进行到哪个程度,我希望自己能适应一种新模式,能组织一种新方式去适应未来世界的范式。所以,我任由思考的轮盘转动,试图用有限的精力,去穷奇究竟,探探世界的纵深美。

我是这么想的:1、同一条道路的树遭遇的不同待遇,可能因为它们是不同的树种——那为什么要用不同的树种呢?不管是选款、运输、维护,多个品种就会多份成本,一条道路两种树,有点不划算;2、有可能购买树种的时候就有多款选型,最后选了不止一款——那为什么在这条道路的两边树种不一样?(其他道路没有出现过不平衡的情况)3、有可能栽种是随机分配的,树种的数量也不是严格对等的。轮到这条道路的时候刚好就剩了一样,所以在某个路段之后又会出现全是一个树款的情况——那为什么一些是修剪,另一些就要砍掉呢?4、有可能经过台风的检验会发现某些树种生存力差,有些则强,去弱留强——那为什么是今年才来做这个事呢?5、有可能经过了台风“山竹”,确认了某些虽存活了十几年的树种在关键时刻并不顶用。

顺着这个逻辑,我一路求证:发现那些被砍掉的树果然是个“外强中干”的主,不管它们直径多大,树心“中空”的特征都很明显。一个个树桩看过去,让人惊讶不已,这些平时看起来茂盛到极致的树,竟然都有一颗空洞洞黑乎乎脆弱的“心”。若不是这场“山竹”台风,真的很难发现它们早已“败絮其中”。看过了几十个树桩之后,我留意到一些存留的树干上绑着一张A4纸,写满了字,凑近一看,我乐开了花,暗叹,“果不其然”!上面的文字是这样的:“某某区城市品质提升工程,将对某某路进行景观改造。该路行道树为阴香,属于速生树种,树冠较大,枝叶密集,但是树木枝干较脆,病虫害较多,树形较差,不抗风力。台风“山竹”导致胸径达1米的阴香倒伏,砸到周边居民楼,台风过后不少树木存在倾斜现象,难以抵抓地力。而腊肠树抗风能力强,树冠规整,遮阴效果好,此外,腊肠树形美观,属开花树种,开花景观效果好,故本次某某路提升中按照区政府工作部署将原行道树阴香更换为腊肠树。因此,我局将在某某路进行施工,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至此,我从月初开始就有的疑虑有了答案:最近哐当哐当的砍树绑树修树行为,不是一场常规意义上的“过冬”储备,而是为了接下来十几二十年的安全考虑。是台风“山竹”给这座城市留下的思考和礼物。

我没那么无聊,整天跟些树去较真。但是,2018留给我的反省和探索实在太多了,我由衷觉得,以往那种浮于表面的浅层思考是行不通的。在面临更复杂,更挑战的环境时,流于表面的思考不但没法解决问题,甚至会带来更大的慌乱和焦虑。我觉得是时候去学习,精进一种更有层次和深度的思考模式了。一开始,总是不习惯的,也难以触及纵深。但是,任何强大必是起于微弱。若连个发愿的心思都没有,打开礼物的动力都不在,又怎么开始呢?

这个2018年的圣诞节来得特别有意思,它跟我身边的一群树产生了关联,串起了我的小尝试,并导出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小表演。我对这个过程和结果都是满意的,至少,它们证明了思考的逻辑不需要太细索的因果。顺着这个思路下去,一定能在未来更多的圣诞节里收获深度思考带来的好礼物。

这只是个开始,笨拙也罢,稚嫩也行,好歹,它已启动,轰隆隆的声音里,旧的将被砍伐、被修剪、被迁移、被覆盖……以后,会有条深深的轨道,顺着脉络,慢慢滑。未来可期,思想可达,我觉得紧张又兴奋,还充满了好奇。

 2018年的圣诞,祝福大家一样快乐!